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4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半神:创世录
  4. 第三章 一个容易受伤的月老

第三章 一个容易受伤的月老

更新于:2018-03-14 16:26:23 字数:2846

字体: 字号:
  “呵呵,你不要激动。”白胡子老头看见我一脸错愕的样子,笑呵呵的捋了捋白胡子对我说道“你可能会有很多的疑问,你先听老朽给你解释一下,我说完了你要再有什么疑问我再给你解答。”说着,老头长袍一甩虚空变出了一套古朴的桌椅,白胡子老头又一甩长袍桌子上出现了一盏茶杯,而且看起来茶杯里还泡着热茶,白胡子老头端起茶杯吸溜了一口热茶,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上,清了清嗓子翘起二郎腿对我说道“如你刚才所看到的,因为世人对上天众神的遗忘,抛弃了原有的信仰,良知也越来越少,导致这个社会开始变质,你有没有觉得你所在的城市犯罪率很高啊?我们天上的众神为了重新给世人信仰去导人向善,就经商讨定下了《半神》这个计划,目的就是为了选一批凡人,并赋予他们神力,让这些凡人成为半神,去用神力让世人知道还有神的存在,用众神给予的能力去感化冷漠的世人,让世人再次信仰上天的众神,你就是我选中的那个继承我能力去执行计划的凡人。现在你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问老朽了。”

  我愣了愣,呆滞的看着白胡子老头,大脑已经处于死机状态了,其实刚才看那个影片的时候我是在懵逼中,基本没有往心里去,但这老头解释完了之后我是真的乱了,天上的众神?半神计划?感化世人?窝草,我怎么感觉我跟那些小说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呢?这么离奇的事情都能在我身上发生。不过,我现在真的感觉心情平复了许多了,没有那么慌了,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对老头提问道“额,第一个问题啊,你能把我先解绑吗?”真的,这只能在霓虹国爱情动作片里看到的捆绑姿势确实让我羞耻无比,我觉得在这样被捆一会我的体内就会有什么东西觉醒了。白胡子老头听我这么一说,呵呵一笑对着捆在我身上的红绳说了一声“松”我身上的红绳瞬间松懈,我大头朝下的一头摔在了地上,我在心里把这个死老头和他的家人问候了一遍才爬起来,对这老头又开始提问“那个,第二个问题啊,你们是神,那为什么不自己现身感化世人呢?选什么半神啊?”

  老头又捋了捋胡子对我说道“这个问题啊,直观的和你说也很难说清楚,给你举个例子啊,你们人间也分国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土,国土内发生的一切国家大事、民生设计都是这个国家内部矛盾,轮不到其他国家指手画脚,也不能干扰别的国家的事物,但国家都握有着军事力量和毁灭性武器,所以每个国家都要签署合约不能和别的国家动武。而我们天界也是这样,中州有中州的天界,外国有外国的神仙,我们这些天界划分成许多区域,就像国家一样,都相互制约,不能过界,天神们的神力太强,有些神甚至可以一己之力毁灭一座城市,而这些天界也担心,其他天界的神下凡施展神力的时候会对他们势力内的凡人造成影响,所以都签订了一份协议,只能允许我们指定一些凡人去继承我们的神力,做我们在人间的代理人,这就是咱们中州仙界为什么定制这个半神计划的原因。”

  听老头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啊,原来这些天界也有这么多勾心斗角啊,真心觉得水太深啊,我又问道“那我做了你们的代理人,应该去做些什么啊?”

  老头听完我的提问又一次端起了茶杯,刮了刮茶叶又吸溜了一口茶水对我说道“漫天诸神,每一个的神力都不同,掌管的能力也不一样,你要用我给你的神力去做相应神力范围内的事情,然后你就和人间一样炒作你所做的事情,扩大影响力,让更多的凡人相信我们的存在,去信仰我们。”

  我这就有点明白了,这些神仙那我们当做傀儡,然后让我跟传销组织得头目一样去拉会员,而他们就是那些传销组织的幕后老板,给我一定的启动资金去诱惑新会员,不过不同的是,一旦组织破灭了或者被妖妖灵叔叔们捣毁了,他们这些幕后大老板就永远翻不了身了,丫的,这些神仙看来也不是啥好鸟啊。我紧接着又问了个最好奇的问题“那仙人你是什么神啊?又有什么能力啊?”

  老头听我这一问,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着装,又拢了拢白发,仰头斜视上方四十五度角,一手掐腰,一手扶着额头,用一种浑厚沉稳的声音对我说道“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那老朽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为了铸造幸福的姻缘,为了守护甜美的爱情,贯彻爱与真诚的缘分,可爱又慈祥的天神!月老!老朽是爱情红线的掌管天神!红线!红的明天在等着老朽!就是这样!yeah~”说完老头扶在额头手放在脸旁摆了个剪刀手的姿势,那根红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背后摆成了个囍字。那一秒我感觉空气都冻结了,我自己就像被冻住了一样,我都能听到我的身体冻裂破碎的声音了,一片一片,一块一块的碎裂着,如此中二的台词,我真的不能想象怎么会从这样一个须发皆白的猥琐老头嘴里说出,还有最重要的,我怎么感觉他说的他的能力这么不靠谱呢?怎么听着和个婚介的一样?还月老?这不是活脱一个基佬吗?我实在受不了老头那姿势,一脸懵逼的对老头确认“Excuseme……我确认下啊,您说您叫月老?”

  老头原地一蹦又摆了个思想者的姿势确认到“嗯哼~”我又是一阵恶寒,接着问道“你可以简单的清楚的和我再解释下是掌管什么的吗?”老头又做了个健美姿势对我回答“老朽是掌管姻缘与爱的天神!”

  我满头黑线啊“额……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婚介的神仙或者是民政局管发结婚证的?”老头听了我的理解点了点头表示默认……我已经不能淡定了,心中有如一万头羊驼奔涌,对老头咆哮的吐槽“你妹啊!让我继承一个管结婚搞对象的神仙的神力,然后去感化世人,去拯救世界?闹呢?介绍对象这活明明是我朝居委会大妈的工作吧?你难道要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逮谁和谁说你相信缘分吗?那些什么火神、水神、雷神、战神都死哪去了?为毛非要是你这么个婚介的神仙找到我?”谁知道老头听了我的吐槽一下子就闪到墙角,蹲在地上背对着我抽泣着,一手还在地上画着圆圈,委屈的呜咽着“怎么连世人都嫌弃我……当时竞聘岗位我不就是没找关系嘛……不就是没给玉帝送礼嘛……就剩了这么一个姻缘天神的活让我干,我找谁喊委屈……几千年了,天天被别的神仙笑话跟个老娘们一样给人撮合对象……我不委屈啊……本以为能靠这个计划证明自己的能力还是有用的……没想到……你也嫌弃我……我不活了……呜呜呜……”我看着月老身上散发的强烈怨念我一脑门子黑线,这让我咋办啊,没想到啊,这个看起来贱歪歪又不着调的老家伙内心竟然这么脆弱柔软,还积压了这么多委屈,看的我心里也有些不忍“那个,你先别哭了,咱有话好好说好不好?你这样哭哭啼啼的,别人还以为我把你这老头咋地了。乖~别哭了,快起来吧”说着我就要去扶月老,谁知月老一边摸着眼泪一边甩开我的手,哭的更凶了“呜呜呜……几千年了……我连个把信徒都没有……香火提成也没有……你看人家财政局的赵公明和比干,当年天天吃香火吃的都吃不下了……我这连个毛都没有……人家那个风光啊……好不容易熬到现在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谁知道啊……呜呜呜……”

  我是彻底无语了,这哪是月老啊,明明就是个怨妇啊,我实在忍不了了,可是又离不开这里,怎么办啊,老头越哭声音越大,从呜咽变成了嚎啕大哭,从嚎啕大哭又变成了满地打滚,我一咬牙一跺脚,做了个改变我未来的决定“……哭你大爷哭!别哭了!我答应还不行吗!老子做你的代理人!老子做半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