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5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龙祥道
  4. 001两小无猜

001两小无猜

更新于:2018-03-14 21:24:25 字数:2640

  一条清澈的小溪荡漾点点涟漪,河边的树木郁郁葱葱,空中飞行的小鸟偶尔点过水面,留下圈圈圆晕,划破了水面上树的倒影。粼粼的波光在灿烂的阳光下格外明丽。河面上出现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奔跑的倒影,一头乌黑的长发随风飘起,小巧而白皙的脸上绽放着开心的笑容,面上的五官镶嵌的精致得当。长长的睫毛忽闪着青春的光芒,黑水晶似的眼珠灵巧的转动,明亮得像一潭清池。一张小巧的嘴,如那枝头一枚成熟的樱桃。

  “来追我呀,萧杨哥哥,我在这呢,嘻嘻...”

  一个小女孩藏在一棵大树后戏谑道。说完小女孩脚踩着一种极为飘逸的步法向一片草地掠去。

  “青儿,你太快了,怎么也追不上,不追了。”

  男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便躺在了草地上索性不追了。小青回到萧杨的身边,食指点了一下男孩的鼻子。

  “萧杨哥哥,你什么都好,就是太懒了,倘若你用心的跟宇文叔叔学功夫的话,肯定能追上我”。

  萧杨惬意的躺在草地上,嘴里含着一根树枝懒洋洋的道:“为什么要学功夫呢?纵然宇文云峰那般的叱咤风云,可他哪有自己的自由,不是保护我父亲就是替皇家效力,我只是不想活得像他那么累。如今天下太平,学功夫也没用。还不如读读书,做做画。”

  “好了,萧杨哥哥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娘亲刚才教我唱了一首歌,我唱给你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听青青唱歌了。”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么哗拉拉拉拉我摔了一身泥...萧杨哥哥,好听不好听?”

  “哈哈,逗死了,唐妈妈怎么教你这么逗的歌曲,不过我觉得这样唱更逗,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么哗拉拉拉拉毛驴放个屁...”

  “呀,你坏死了萧杨哥哥”

  “好青青,咱以后就这样唱好不好,如果你答应的话我以后每天多给你讲一个故事好不好?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么哗拉拉拉拉毛驴放个屁...哈”

  “真的每天多给我讲一个故事”

  “那当然,只要你答应我以后唱这首歌都这样唱,而且还不能告诉唐妈妈是我教你的,我就每天多给你讲个故事。

  “好吧,萧杨哥哥我答应你,以后这首歌就这样唱。”

  “来,青青,我们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两个稚嫩的童声引得天空的小鸟都不由的驻在枝头注视着他们俩。

  “今天家里是不是来客人了,父亲好像在客厅待客,真是奇怪,我父亲很少亲自陪客人,不知道今天是哪位贵客。青青,我们去看看好么?”

  “好啊,不过萧杨哥哥你得背着我,我累了。”青青对萧杨撒娇道。

  萧杨背着青青冲后花园来到客厅门前,萧杨对青青打了个噤声的手势,“嘘...”两个小家伙偷偷的往客厅内观察,一旁的侍卫也不管不问,任由他们窥视。

  只见有一人面庞微红,浓眉之下一双虎目炯炯有神,无形的散发出威慑的气息,正是萧王爷元坤。左侧的那人身高七尺,一身青色长袍,头戴道观,手拿浮尘,身背一口宝剑,看起来仙风道骨,说不出来的飘逸。右侧的那位看起来年过五旬,身材魁梧,面带威严。发髻中夹杂着丝丝白发。

  “萧王爷,您言重了,小王爷不就是到我这里上个学么?没问题,别的事我不敢夸海口,但京兆学院的事我还是说的算的”五旬老翁道。

  “呵呵,就是阿,萧王爷,上官老头就是京兆学院的院长,他说同意肯定没问题的。贫道以茶代酒敬王爷一杯,祝小王爷将来学艺大成,以便将来接替您执掌三军”

  萧元坤欠了欠身,举起酒杯喝下了那位道士敬的酒。

  “唉!道长,您是不知道内情,如若不然,仅仅如此小事本王哪敢劳烦二位大驾,只是犬子实在是庸劣不堪,今年都八岁了,一点点功夫都没学,论身手还不如唐大人家的小女唐青青,这实在是让本王无地自容。京兆学院乃我龙祥国培养青年一代人才的圣地,本王只怕犬子到那依然顽劣,在那培养人才的圣地做那害群之马,如此一来,萧某人岂不成了罪人了。”

  “犬子庸劣不堪..嘻嘻”青青对着萧杨取笑道。

  “切,父王分明在讲我的坏话,我庸劣与否,青青你是最知道的,不是我学不会,而是真的不想学。”二小继续窥视。

  “萧王爷,您放心,小王爷到了学院之后,我一定尽全力教导。必将还您一个叱咤风云的儿子”上官院长拍着胸脯打着保票。

  “如此,那本王先在这里谢过上官院长了,那等到学院开学我就将犬子送去学艺了...”

  “萧杨哥哥,我们都八岁了,不能整天再像小孩一样玩闹了。我爹说我们将来学有所成,可以报效国家。看王爷的态度,你是不去不行了。”

  萧杨叹了一口气说:“青青,咱们走吧。”

  “二位大人,要不要我先把犬子叫来见过二位大人?”萧元坤道。

  “那敢情好,我也有日子没见过小王爷了。”东方院长拈着胡须笑道。萧元坤扭身对侍卫到:“去叫小王爷!”

  “诺!”侍卫匆匆离去,刚出门就看见了萧杨。

  “小王爷,请留步,王爷召见。”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萧杨想:怕被父亲叫进去见上官院长结果还是躲不掉。

  “青青,你先回家吧,我去见上官院长。周侍卫,烦你送送青姑娘”

  “那你今天又不能给我讲故事了,明天加倍补上”青青不情愿的准备离开。萧杨忽然凑在青青的耳边小声说:

  “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么哗拉拉拉拉毛驴放个屁...这样唱才加倍补上,哈哈!”

  “萧杨哥哥,你就知道欺负我,我要走了,不理你了”

  萧杨跟着侍卫来到客厅,躬身施礼,“见过父王。”

  “杨杨阿,过来,见过二位大人”萧元坤指着那位年过五旬的老者,“这位是京兆学院的院长上官燕飞大人,这位是大长老东方智超”

  “见过上官伯伯、东方伯伯”萧杨忍着心中的不快,给三人露出摆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仿佛真的像一个很乖的孩子而不是顽皮。

  东方智超仔细的打量萧杨,只见此子鼻梁挺直,直上印堂,两眼之间山根部分没有凹陷。稚嫩的额头显得有些方。东方老道眯着眼睛,面带微笑道,“王爷,此子将来并非池中之物...。”

  “为何?”萧元坤一脸疑惑,深知东方智超并非胡言乱语。

  “天机不可泄露,来日你自会明白”

  “哈哈哈,东方老道就会跟老夫卖关子,萧杨,你先下去吧,我跟两位大人再喝几杯。”

  萧杨慢慢又返回了小溪边,躺在草地上,嘴里含着一个草根,望着即将西下的落日,残阳如血。心里说不出的无奈,恐怕以后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和青青自由的玩耍了。难道真的要去京兆学院修行?难道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小王爷真的要跟那些芸芸众生、凡夫俗子一样为了追求自身的强大而放弃自由,去京兆学院那种无聊透顶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