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4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五代目风影
  4. 第二章 一尾守鹤

第二章 一尾守鹤

更新于:2018-03-15 11:37:02 字数:2542

  相传在上古时期,有一头绝世凶兽,名为十尾,乃是世界创世之初就出现的恐怖魔物。

  十尾,拥有无限的伟力,可以吞食大海、可以撕裂大地、可以挪移山岳,拥有着可以毁灭世界的力量。

  只是,在恐怖的魔物,也敌不过人。十尾虽然肆虐一时,但最终还是被一个“人”所镇压了。

  这个人,便是忍者的始祖——六道仙人。

  六道仙人不仅将十尾的灵魂抽出,还将其分为九分,形成九只尾兽。根据尾巴数目的不同,分别是:一尾守鹤,二尾猫又,三尾矶怃,四尾孙悟空,五尾穆王,六尾犀犬,七尾重明,八尾牛鬼,九尾九喇嘛。

  被封印在我爱罗肚子里面的,便是一尾尾兽:砂之守鹤。

  对于砂之忍者村,乃是于整个忍界的人来说,尾兽都是极为凶恶恐怖的存在。也正是因此,因为封印了尾兽而成为人柱力的我爱罗才会被砂忍村的村民所排斥,恐惧。

  但是对于熟知剧情的我爱罗来说,尾兽绝非什么穷凶极恶的存在。它们固然看上去凶恶无比,但其实很是耿直。真正可怕的,从来不是什么尾兽,而是人类自己。

  所以每当我爱罗见到沙之守鹤的时候,我爱罗放而会放松几分,就像见到自己的朋友一般。

  也正因为如此,沙之守鹤对我爱罗的态度并不是很好,每次都摆出穷凶极恶的样子,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恐怖”。

  “可恶的小子,你当本大爷是谁啊?本大爷可是守鹤啊!终有一天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听到我爱罗的话之后,守鹤变得更为愤怒,疯狂的喊道。

  “杀了我吗?如果我死了,你恐怕也活不了。”听到一尾的话之后,我爱罗也不生气,笑眯眯的说道。

  “放屁,如果你死的话,那你大爷我也不会死,过些日子还会复活的。”守鹤似乎不屑的说道。

  “复活吗?一尾复活之后的确还是一尾,可是复活之后的你还是你吗?你说是不是,守鹤?”我爱罗笑道。

  “小鬼,你……”守鹤的脸色依然是愤愤不平,但却并没有答话。

  没错,尾兽的确是不死的,即使现在的它死了,也依然会在某个地方再次复活,但是复活后的它却不再是它了,而是一个新的一尾,新的一尾守鹤。

  “你要是想出去的话,那我们打个赌吧,赌注和以前一样,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你出去。如果我赢了,你就得帮我一个忙。”我爱罗也就不再刺激守鹤,而是聊起了一个守鹤最感兴趣的话题。

  如果说被封印的守鹤还有什么愿望的话,那就是从这个该死的封印里面出去了。

  “狡猾的小子,这一次你想赌什么?老夫可不会在上你的当了!”听到我爱罗的话之后,一尾立即愤愤不平的说道。

  也无怪一尾愤愤不平,在过去的两年里面,类似的赌博进行了一百六十七场,而这一百六十七场赌博里面,我爱罗赢了一百六十四次,而一尾仅仅赢了三次。

  没有人知道,在我爱罗幼年的时候,一尾出现的“暴走”,并非是因为我爱罗控制不住尾兽,而是他打赌失败了而已。

  “让我想想,好吧,我赌你不知道六道仙人叫什么名字,而我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我爱罗笑眯眯的说道。

  “可恶的小鬼!这我怎么知道!六道老头就是六道老头!像你这种小鬼,怎么会知道那么久远的事情。”守鹤听到我爱罗的问题之后,变的更加愤怒了。

  当六道仙人从十尾之中分割出九大尾兽的时候,他已经是晚年了,包括尾兽在内,都尊称他为六道仙人,因此一尾的确不知道六道仙人叫什么名气。

  “不知道,那就输了,据我所知,你是六道仙人创造出来的,几乎可以算作是他的儿子。儿子不知道父亲的名字,你能怪我吗?”我爱罗有些洋洋得意的说道。

  “好吧,这一次算你赢了,说吧,这一次要本大爷帮你做什么?”守鹤发泄了一会,然后略略有些沮丧的说道。

  “帮我毫无破绽的离开村子!拜托了”

  说道这里,我爱罗的语气甚至都有了一点激动。

  如果仅仅是想要离开村子,那其实是很容易的事情,毕竟此时的我爱罗已经能够初步控制一尾,以他的实力,想要逃出沙之忍者村,自然不会很难。

  但是那样的离开,却是叛逃,从此之后,他的身上会被烙上“叛忍”的印记。

  此时的我爱罗虽然是人柱力,虽然受到村民的畏惧和憎恨,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这种畏惧和憎恨同样也是来自对我爱罗的敬畏。

  毕竟,忍者最敬佩的就是强者,而我爱罗身为村子的最强兵器,自然是当之无愧的“强者”。

  更重要的是,我爱罗的身份是四代风影罗砂之子,拥有砂之忍者村最高贵的血统。

  两者相加,我爱罗的身上其实贴着“未来风影”的标签。

  因此对于我爱罗来说,叛逃其实是一个最搞笑的做法。

  他之所以想要离开村子,是因为他从叔叔夜叉丸那里得到一个消息,那就是沙之忍者村的英雄,灼遁忍者叶仓已经悄悄离开了村子,似乎接到了某个隐秘的任务。

  夜叉丸以为叶仓只是出村完成一项秘密任务,但我爱罗却清楚,叶仓这一去,就回不来了,因为她其实是被当做了和雾隐忍者村交易的牺牲品。

  对这种肮脏的政治交易,我爱罗无从评论,但他知道,这给了他一个机会,一个收服灼遁忍者叶仓的机会。

  坦白说,叶仓的事情其实让我爱罗有些措手不及,他其实并没有做好出村的准备,更没有做救援叶仓的准备。

  要知道,此时的我爱罗仅仅只有五岁,他真实的实力也只是勉强达到了上忍水平罢了,即使动用一尾守鹤,他也就是精英上忍的水平,综合实力甚至都未必能比得上灼遁忍者叶仓,若是想要救助灼遁叶仓的话,他的实力其实太勉强了一些。

  除非,我爱罗“尾兽化”,将身体的控制权全部交给一尾守鹤,那才能让他拥有“影”的力量。

  不过,除非真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我爱罗不会那样做的。虽然,我爱罗相信一尾守鹤的“承诺”,不会借此永远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如果他完全尾兽化的话,那实在是太显眼了。他若是那样做的话,恐怕无法再砂之忍者村呆下去了。

  尽管,我爱罗对于砂之忍者村其实并没有丝毫的留恋。但是,如果他想实现自己的野心,或者说是梦想的话,他决不能成为一名“叛忍”。

  如此一来,救援的难度就太大了,而后患也及其的恐怖。

  但是,我爱罗清楚的知道,自己必须进行这一次救援。

  刨除良心方面的问题,光以现实来论,他也必须要这样做。

  如果没有叶仓这样上忍层次的臂助在,自己的许多谋划,就只会是泡影罢了。

  毕竟,在整个砂忍村,乃至于整个忍界,“灼遁忍者”叶仓都是他目前唯一有信心能够完全掌控的忍者。只有被深爱的村子所背叛的她,才有可能完全投在自己的麾下。

  只有拥有叶仓这样的助力在,他才能实现更多的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