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1:46:2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邪者云霄
  4. 一,降生

一,降生

更新于:2018-03-10 11:53:52 字数:2988

字体: 字号:
  六月里,云居山区的小雨连绵不断,在通往云霄宫的小路上,三个人影掠向山顶,其中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向身后的一对青年安慰到:“快了,再有一个时辰,就到了。”“没事的,贱内还撑得住,您老放心吧”一个英俊的青年答到。这个青年就是最近江湖上名噪一时的“飞花剑客”柳阳。那位老者是被武林誉为博古通今,能窥天机的***智多星***魏无机.本来柳阳的妻子何塞凤已有八个月的身孕,正在家中静养。可是一个月前魏无机突然来访,邀二人同往云霄宫。原来魏无机夜观星象,感悟到将有一婴儿诞生在云霄宫。此婴儿的善与恶将影响武林的命运。。。。。。

  云霄宫的会客厅上被称为“武林第一人”的云霄宫宫主杨天啸与妻子肖敏,陪着刚刚来访的魏无机和柳阳夫妇谈论着最近武林形式。只听魏无机说道:“三年前在杨大侠带领下,会同武林同道一起合力将魔教教主万无皇诛杀,致使魔教四分五裂,才使得武林有今天的安定,可说得上功德无量”。“过奖,过奖,这是武林同道齐心努力的结果,并非我个人的功劳,请魏前辈不要再提及。”杨天啸拱手答道。魏无机又说道“冒昧的问一句,尊夫人是不是以身怀六甲?”杨天啸惊奇的望着魏无机:“不错,前辈如何得知?”“哈哈,老夫数月前夜观星象,将有灵儿降于贵宫,所以匆匆赶来与杨大侠商量一些事情。”杨天啸忙道:“前辈有话请讲”。“魏无机继续说道:“此子乃为万物灵气所形,聪慧无比,为善则武林之幸,为恶不但云霄宫将有无穷灾祸,武林也不得平静,请杨大侠慎重。”杨天啸急道;“前辈深夜来访,一定有解术,还请告知。”“解术老朽还不知道,但有一些安排,需要杨大侠支持”。“前辈请讲”。魏无机一指柳阳夫妇道“巧的很,柳老弟也将喜得千金,我想让你们两家结为亲家,然后将其女交由你们抚养,长大由她执掌云霄宫,你看如何?”杨天啸思索一下说道:“这是好事,但不知柳兄愿意否”柳阳听了说道:“关系武林安危,我没意见,更何况和杨兄结为亲家,求之不得。”“哈哈,柳兄虽然如此说法,但心中恐也舍不得,更何况尊夫人,”杨天啸接着说道:“这样吧,我与柳兄结为兄弟,如何?”柳阳忙道:“那太好了,高攀杨兄了。”:“你我兄弟就不要客气了。来人,摆位备酒,我与柳兄要结为异性兄弟。”不一会,下人将酒备好,两人歃血为盟。杨天啸长柳阳六岁,为大哥,柳阳为弟。礼毕,杨天啸握住柳阳的手说道:“贤弟,家中还有何人?”“我自幼孤苦,只与凤妹相依为命。”“那好,为兄有个提议,你与弟妹移居舍下,这样可以使你们二人免去相思之苦”,

  杨天啸说道。柳阳忙道:“大哥,这如何使得,要给大哥添很多麻烦的。”杨天啸说道:“你我兄弟就不要客气为好。”这时魏无机说道:“杨大侠说的有道理,住在一起也可以共同调教两个孩子,我看,柳阳你就不要推辞了。”“阳哥,既然魏前辈都这么说了,我们就留下吧,只不知肖姐姐,愿不愿意?”何赛凤说道。肖敏连忙笑道:“妹妹,我巴不得有个人和我说说话呢,男人只知道江湖大义,从不会关心人。有了妹妹就好了,我就不寂寞了.”魏无机看到两家并一家说道:“好了,我还有一些事和几位说一下。”“上前辈请说”。魏无机捋了捋胡子说道:“杨大侠,将来令郎出生后,最好不要教他云霄宫的武功,这样对云霄宫有利无害,还不要让别人知道他是你们的儿子。切记切记。”杨天啸问道:“前辈,我不让他学本门武功,那该教他些什么呢?”魏无机说道:“以此子之资,定有所作为,天地万物,自然为师。成就高低,全凭领悟,一切随缘。”“好,紧记前辈教诲”。魏无机拿出几张人皮面具来说道:“令郎容貌,将为人所嫉,可能会给他带来麻烦,这是几张面具,从他出生到成年都可以用,你们要好好保存,”杨天啸接过面具说道:“谢谢前辈。”“好了,事情办好了,我要走了,各位后会有期。”杨天啸刚要挽留,只见人影一闪,魏无机已到门外,扬长而去。“哎!大哥,不要惋惜了,魏前辈就是这样,来无影去无踪的。”柳阳说道。“哦,贤弟,我都忘了,给你们准备房间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哈哈!”说完两人相携而笑......

  庐山雄奇秀拔,云雾缭绕。景色之美,古有诗赞。此时正有两位老者在对弈,其中一个悠闲自得,一个愁眉紧锁。只听其中一位说道:“老豆腐,快点呀,要不我先回家睡个午觉。”“死酸菜,有什么可臭美的,睡觉?哼,小心宫主来了,让你这老不死的睡个够。”话音一顿,老豆腐接着说道:“你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一点耐性都没有,真是的,哎!”“我没耐性,这步棋你都想了两个时辰了,我要再等,花儿都谢了。”“这和花没关系,两个时辰你就坐不住了,少主从早上一直坐到现在,动都没动。”说着望向了不远处的瀑布.原来瀑布中间有一块凸石,上面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任由瀑布从天而降,砸在身上,却丝毫不动。“你说少主年纪这么小,又没练过内功,怎么能在瀑布里停这么长时间?”老酸菜也看了看瀑布里的少年,“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不行”。突然,“扑通”一声,那个男孩掉进了瀑布落下的深潭里。两老依然坐着,脸上没有一丝着急的样子,好像早已经习惯了。过了一会,小男孩从潭中爬出来,抹了一下脸上的水,走到二老边上,问道:“两位师傅,谁输了?”“少主,这还用问吗,再让他十个子,他也翻不了身。”“哎,老酸菜,亏你还是饱读诗书,连胜不骄的涵养都没有。是不是书吃到肚子里,又放出来了。”“嘿,你这臭豆腐,自己不读书,还羞辱别人,难怪跑了一辈子镖还是个小小的镖师。”“镖师?镖师怎么了你不还是天天受镖师的气,哈哈!”“你。。。。。。”“两位师傅别吵了,我爹来了”两个老者连忙住嘴,四下张望没见一个人,顿时知道受骗了,“好哇,少主,你竟敢拿我们寻开心。”说着二老扑向男孩,只见男孩就地十八滚,翻身跃入了潭里不见踪影。“哎!”两老一阵叹息“老酸菜,你平时书读的多,你说说为什么,宫主将武功教给柳柔而不教少主呢?”“宫主这样做必有道理,你还是问宫主吧,不过可惜了少宫主这么好的资质了,别想了,走,喝两盅去。”说完,二老回身走了。

  “哗啦”从水中冒出了一个小脑袋,望着二老的身影,回想刚才二老说的话,暗道,爹爹告诉我师出自然,最好的功夫,是适合自己的功夫,要适合自己就要从周围的环境中领悟,我已经领悟了水虽柔,却可穿石,并用这个道理来强健我的筋骨。四周的竹子虽密,却挡不住风,我已可以闭着眼睛在竹林里奔驰,雨虽急,我却可以用竹枝将它挡在身体之外,闪电虽快,却可被我看见,可是我能用一个树枝在水中刺杀小鱼不被别人看见。我还有什么可学的呢?外面是什么样子,我是不是该去看看了。

  夜晚,一个瘦小的身影投入到潭水里,随着河水离开了。

  清晨空气清新,阳光明媚,本应让人感到舒适。但在云霄宫的大厅里却是一片寂静。“对不起,宫主,我们没照顾好少宫主”老豆腐一脸愧疚。“这不怨你们,都是霄儿太顽皮了,你们先下去休息吧。”“是”。老豆腐和老酸菜转身出去了。“这可怎么办啊,啸郎,霄儿还是个孩子,你派人去找找啊。”肖敏急道。“夫人,不要着急。霄儿也不小了,让他锻炼一下也好,我会派人去保护他的,你难道不相信云霄宫的情报系统和实力?放心,没事的。只不过,送霄儿到庐山十年了,不知道他现在学到什么技艺了,柔儿也不小了,她的武功是没问题了,但她也要慢慢接手云霄宫了。以后的天下就是他们这些年轻人的了。放心吧夫人,贤弟,弟妹,我们的孩子长大了,要飞了。”杨天啸说完,挺起了胸膛,望向了远方。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