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苍狼绝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机械师考核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机械师考核

更新于:2018-03-15 11:15:23 字数:3554

字体: 字号:
  “咯喔喔喔喔。。。。。。。。。。。”清脆机械的闹钟声把我从又一天的美梦中惊醒了,我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套上散落在房间里的衣服,顺手揉掉眼睛里的某些物体,在镜子面前站定。看着镜子里的我不禁有些发愣,散乱不羁的头发已经略微有些长了,顶上的朝天翘起,下面的披散在肩头上,乱蓬蓬的头发让我的脸显得有点小,刚睡醒的肌肤有点白,颇有几分奶油小生的感觉,五官虽不算出众,但也是相貌堂堂,不必那些城里的小少爷弱多少,更是有几分别样的阳光和健康的活力。啊啊,我真的是,太帅了!

  “死猪!起床!”爷爷歇斯底里的吼声把我从自恋中惊醒过来,我以华丽的诺夫斯基天鹅湖小碎步走到房间的北角上,地上有一个洞,有一根光滑的金属棒自下而上的贯通了整座房子,我住在家里的第四层,也是最高层,我顺着管子滑下,三楼是爷爷的房间,这老东西的房间没有我的来的美观,我的房间里有壁纸,而从他的房间里就可以明显的看出墙壁全是金属,简洁的家具让这个房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金属罐头,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我家就是用一堆集装箱堆建起来的,这个在外面比较明显。

  所以我不是很喜欢带同学回家,因为我家是在城外随意堆建起来的一个避风港而已,爷爷是这么说的,我不是很理解他的意思,我今年十四岁,我没有父母,爷爷也没有告诉我他们在哪里,但从城里的亲戚那里大概听说,是出去干什么事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当我向爷爷询问的时候,他默默的坐下来抽烟,然后跟我说:“什么时候你过了机械师初级考核,就和你详细说说。”以后我再问起他就直接把我给无视了。真是个奇怪的老头,但这个奇怪的老头很厉害,城里人的机器出了问题都是找他修理的,这也是我们的主要经济来源。

  爷爷的房间下面就是客厅,中间一张长桌,厨具围着长桌摆满了整个房间,准确的说,这更像是一个餐厅,而我的早饭已经放在桌子上了,万年不变的烤面包加鸡蛋,爷爷坐在桌子边抽烟看报纸,我坐下来开始给面包抹上我最爱吃的蓝莓果酱,道:“死老头,少抽点烟,污染我心情了。”

  “啰嗦,我的事还轮到你来管了?死小鬼!”我们爷俩之间的对话总是那么亲切。

  “哼哼,等我今天考完了,你懂的!”今天我要参加初级机械师的考核。

  难得的,爷爷没有和我拌嘴,放下报纸和我对视了一眼,沉沉的“恩”了一声。这让我感觉很奇异,我伸手向爷爷的额头探去,想要试试他是否是发烧(骚!)了,道:“死老头,发骚啊?”

  爷爷抄起烟斗砸在我的手上,道:“没大没小,快点走了”

  那一下砸的我生疼,我揉了揉手,眼神有点幽怨,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呢,把剩下的早饭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抄起旁边的小背包向门外走去,包里是考试需要的东西,昨天整好放在楼下的,打开门引入眼帘的是高矮不一的集装箱群,落魄的不只是我们一家,高高低低的集装箱堆建在一起,就像城市一般,中间空出来一条五米来宽的道路,我跑过宽宽的平台,因为我家坐落在建筑群的最西侧,所以后面只有大片的草原,因为最下面一层是四个集装箱拼起来的,上面除了中间被客厅占去之外,其它就是广袤的平台了,十二根若婴儿手臂大小的钢丝缆绳从每一层的边角垂下,绷直了固定在最底下一层的边角上。其它地方随意的堆栈着许多货物,废弃物和箱子,这让我家成为了一个天然的游乐场,而更吸引我的是游乐场下面的大车库,爷爷一直不允许我走进那里,不知道隐藏着什么秘密。

  平台北侧有一道楼梯,我的“烈马”就锁在楼梯最底层的栏杆上,“烈马”是我的坐骑,一辆改装过的老式山地机车,是我十二岁生日的礼物经过我多年的细心改装,丝毫不比新的机车差,因为老式机械,所以还是用电气混合的动力,我拔掉充电插头,抬脚跨上我的座驾,撑脚收起,油门一拧,混合动力推开老旧的阀门,为机器注入动力,随着白色的废气从尾部喷出,机车带着我走上了征途。当然,是针对考核。

  集装箱阵很有顺序,所以我只要一路向前就可以出去现在的速度是60码,不消一分钟就可以出阵,阵的尽头是一家早餐店,过了店门便可以上到官道,官道全是柏油马路,开起来那叫一个舒服,没有集装箱阻碍视野,那边的城池就显而易见了,黝黑的城墙泛着属于金属死气沉沉的光芒,城里更是一座座烟囱林立,顶上都徐徐冒着或蓝或白或黑的烟柱,那便是试场所在地——钢城。

  名副其实,钢城就是钢城,不仅仅是建筑材料,连人也都奉行强者为尊,虽然表面上又是另一回事,但那么多年,我也差不多了解这座城市了。看着那些烟柱,我不禁感叹,世界似乎和这星球开了一个玩笑,这个星球叫做帝王星,霸气的名字,似乎是全宇宙的君主,这个星球上的资源并不少,但却不是我们人类独享,除了我们还有另一种存在与我们瓜分了世界,他们就是魔族。

  魔族只是一个统称,详细计算起来,小到奇形异状的怪兽,大到实力强横的魔王都算魔族,数量是人类的N倍不止,在这块名叫艾欧的大陆上,人类占领了温暖的南边,高等魔族则生活在寒冷的北边,两者以纬度四十度为界,相互僵持不下。

  因为魔族的存在,人类的资源占有量就不是很充足,然而以人类的心性,这些资源在数十万年内挥霍一空,也是拜它们的无私奉献所赐,人类在与魔族的斗争中得以暂保,时间并不会因为大事而停止转动,人类想要存活下去就必须要不断开发能源,因为能源是生存和生活的根本。

  煤,石油,天然气,风,太阳光,各种能源在人类历史上出现,人类也随之进入蒸汽,电汽,可循环能源时代(纯属瞎编,与事实有差距),直到它的出现。

  它被发现于接近北部边缘的一座矿井中,巨大的矿脉在岩石层里孕育,宛若一条蛰伏地底的巨龙,它叫做极冰晶,是一种高分子矿体,组成成分除现在可探明的十二种元素外,还有两三种不明元素。在与电的接触过程中会发生解体,产生大量气体和高热,没有废渣,正是它的出现,是人类进入了次蒸汽时代。利用它作为能源的机械表现出了非同凡响的高效率,超越之前人类历史上所有能源达到的极限。

  那么问题来了,作为新能源的它能用多少时间?

  在接下来的开发过程中,惊喜是不断的,探测表明,极冰晶矿脉在以每年增长2%的速度向外扩张!这无疑是一起惊天大喜,新能源的开采被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每年流入市场的极冰晶价值不能算很高,因为大家的生活所需可以依靠太阳能的能源,极冰晶主要用于大型机械运作和战斗。

  对,就是战斗,既然有魔族,自然少不了魔族的对抗者,除去普通士兵,那个名为魔族杀手的特殊国家编制。

  我已经到了钢城门口,通过城门检查来到了钢城的街道上,这里的店铺满是岁月的味道,整齐罗列在街道两侧,宽阔的街道可以同时并行九辆车。考试场地在城中央,钢城中央政府的对面,一座充斥机械风格的大殿。

  机械师,大陆上油水最肥的职业,就业前景非常好,绝对不会失业,因为战争绝对不会停止。顾名思义,机械师就是制作机械的技师,小到家用机械设备,大到战争机械都要学习,职业等级明确,分为机械学徒,机械师,机械大师,机械宗师,机械匠,五个职称,每个职称又有十个等级。而我,姓江名中,是一名十级机械学徒,今天来参加机械师的晋级考试。

  八岁时,爷爷开始教导我机械知识,十岁,我考取了机械学徒资格证,并进入钢城城立机械师学院学习。机械学徒的考核很简单,只要死记硬背都可以通过,而机械师不一样,机械师考核要加入实际战斗考核水平,而这个考核也是我们钢城机学院的年纪考核。钢城机学院,全称钢城城立机械师学院,名字有点怪怪的,但没人敢取笑,毕竟实力在那里,钢城是我国的机械大城,其公立学院则更是钢城实力的重要代表,其学费也是高的吓人,爷爷不知道为什么有钱送我来这里读书,明明我们还住在那种破地方。

  于是乎,作为贵族学校里的土鳖,我受的鄙视是相当不少的,好在我的饿学习成绩名列前茅,长久的机械师学习也带给我发达的逻辑思维和灵活的头脑,所以我在学校里还是有一些朋友的。

  我把机车停在一对豪车中间,遥遥的看见有个人在向我招手,那人身穿着蓝色的衬衫,墨绿色的发色让一眼就认出他是我的好友——林墨。林墨并不在意我的身世,和我很要好,,也是我最为珍惜的好朋友。

  我跑到他身边,道:“大乌龟,来的很早嘛。”墨绿色的发色成就了他的称号。

  林墨道:“你再叫我乌龟,把你烤了,鸡窝头!”

  林墨幼稚的反了我一击,我们相伴走上殿前阶梯。

  “矮油,你说他们饭吃了是有多空,楼梯可以造那么高。”我看着身后足有十米落差的楼梯道。

  “你懂个屁,土鳖,这叫做荣耀,你懂吗?”林墨抬头挺胸,脸上很是臭屁。

  我看了他一眼,踩了他两脚。这货很没形象的抱着脚乱跳。在出示来准考证之后我们被引入了1号考场候考室,宽大的房间里人头攒动,参加考核的人不在少数。距离考试开始还有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不过片刻,候考室铃声大作,我们按排各自进入试场,找到座位坐下后,工作人员开始分发试卷,考试分为笔试和实战,先进行笔试。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