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08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新百鬼夜行
  4. 第四话 废墟

第四话 废墟

更新于:2018-03-14 19:38:37 字数:3369

字体: 字号:
  时代更迭,小山村也是一样。

  算下来,我倒是很久都没有回去过了。不知道山脚下是不是也建起了高楼大厦,也和这省城一样彻夜的灯火通明。纵然不是,也该有许多砖房了吧。

  省城,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的房子真高。高得看不见顶,非要抬起头,仰到帽子掉在地上才算。日光灯的光线比山村里的白炽灯亮了很多。

  也冷了很多呀。

  我的学校在一个小镇上,虽然是个小镇,离市里也不远。虽然没有高楼林立,但是也算繁华地带。街上依旧车来车往,吓得路人不敢轻举妄动。

  而这个故事,就从这个小镇的一个旅馆里开始。

  每到周末,旅馆的外灯早早的就熄灭了。意味着这里已经客满,没有房间了。学校的寝室也是空了大半,自然都是情侣出去找那没人的地方缠绵了。

  而单身的同学,要么吆五喝六相约去网吧奋战通宵。要么就三五成群去超市购买一些生活用品。

  我喜欢逛街,但不喜欢花钱。所以常常只去超市晃晃,什么都不买。看看,饱饱眼福就行了。很多女生说和我逛街可以省下不少钱,因为我会站在货架前考虑很久,自然她们也就跟着考虑一下。所以不至于一冲动就买了一大堆不用的东西回去。

  也是这样一个无聊的周末,我一个人去了超市。什么都没看上,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出来准备回学校。因为过了十一点学校大门就锁了,进不去了。

  晚上不是很热闹,但也不至于冷清。和这热闹格格不入的,是一个在某旅馆外翻垃圾桶的女人。

  拾荒匠见过不少,穿得如此整齐干净的拾荒匠还真没见过。她一边翻着垃圾桶,却还一边喊着一个名字。声音极其悲痛。

  “失恋了吧...还是走吧。”

  “小兄弟,请问你看到我的孩子了么?他叫陆英,才三岁,没有我,他可能么活呀。”

  说完她就哭了起来,我愣在了路中间。三岁的小孩?怎么会丢在这大街上?

  “呃,我没有看到呀。那个,您报警了么?”

  “报什么警啊,这房子垮了。警察、消防什么的都来过了。就说没看到我的孩子。这才多少年呀,他们怎么就这么狠心一口气给我推了呢?家里的东西没了事小,我的孩子还在房间里呀!呜...”

  房子垮了??这明明四处高楼林立的,哪来房子垮了一说啊。看来这个女人精神有些问题,我还是赶紧走吧。不然发作起来,可别伤着我。

  走到街转角还是放心不下,我就掏出手机准备拨打100报警,让警察来妥善的安置一下这位“不幸的母亲”。可当我回头准备看看这人的时候,刚刚经过的地方竟空空如也。垃圾桶也没有被翻过的痕迹,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人呢?这才几步路啊。这么快就不见了?邪门死了,还是快回学校吧。”

  回到学校洗洗淑淑就忘了这事了。接下来还是教室、寝室、图书室。依旧是三室一堂。对,还有食堂。典型的大学乖宝宝生活。

  但是一周过后,我又碰到了那个女人。

  还是那个路口,还是那个垃圾桶。她还是在翻什么东西,还是不断地喊着“陆英,陆英,你在哪啊陆英!”。还是不断的哭泣,声音还是那么悲痛。

  “阿姨,要不我帮你报警吧。您这都找了一个星期了。”

  她听到这话竟瞪了我一眼:“什么一个星期,今天他们才推倒的我的房子!趁我上班不在家,就做出这样的事!他们怎么忍心!陆英还在房间里啊!陆英!”

  看来还真是精神有问题了。

  这下不报警是不行了的,怎么能放任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在街上呢。不过为了避免她看见我打110,我就转过身去拨号。不过刚转身我就想起上次她忽然消失的事情。会不会这次也...

  回头,同样空空如也。

  “糟了糟了,这次肯定是碰到脏东西了。有怪莫怪,观音菩萨王母娘娘玄天上帝真主安拉...”

  我就这样口不择言的念着各路神明的名号一路回了学校。进寝室之后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我的个乖乖,老七你干嘛去了。脸色白成这样。”

  “你这要是一不留神,人家以为你反串艺妓呢。”

  靠在门上我还是惊魂未定,见我一头的冷汗,他们才知道我真的不是装的。

  “你到底干嘛去了,咋啦你倒是说呀。”

  “我...我见鬼了...”

  “见你妹的鬼呀,咱寝室七个人哪个没见过赌鬼酒鬼啥的。”

  “不...不是...是真的...真的鬼!”

  “那你说说那鬼长啥样。”

  “白...白衣服...就那种女的穿的...风衣似的那种。长头发...还...还用发卡别在后面。大概...大概这么高。三十多岁...在连锁超市那边旅馆那里,翻垃圾桶...边翻还边‘陆英,陆英’的叫。一转眼,就...就没了。”

  “切”五个声音同时响起,表示对我的不屑和鄙视。

  而老五坐在电脑前面一动不动,不知道在看什么。

  结果那天晚上之后,我就感冒了。特严重的感冒,已经没办法起来上课了。老四自告奋勇的帮我请假,还留下在寝室照顾我。

  这次感冒的确不轻,整整一个礼拜才稍微好转一点。我坐在桌子前面裹得像面包一样,这样都还在瑟瑟发抖。老四帮我打饭去了,我抱着热水看着药片发呆。

  “老七你没这么虚吧,以前感冒最多两三天啊。这次咋啦?”

  “谁知道...”

  “对了,你上次说那个女的,确定是在喊‘陆英’?”

  “五哥...我...我还骗...骗你不成。”

  “哦,没事,吃药吧。”

  “五哥你咋啦...”

  老五摇摇头,表示没事。吃了药吃了饭,我就找了这两天的笔记来看。笔记是老三帮我记的,我在大学最大的财富就是这六个好兄弟。

  “对了,晚上你带我去看看你说的那个女的行么?”

  “那有啥好看的呀,那么吓人。”

  “好奇嘛,这不这辈子没见过鬼么。”

  “随便啦,反正出了什么事你帮我兜着。”

  于是到了晚上,裹得像面包一样的我领着他往连锁超市那个路口走。

  想起那两天晚上的经历,我还是相当害怕的。而且最近这一个礼拜躺在床上,我几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中邪了。也许是没有帮那个阿姨找小孩,阿姨怀恨在心?想到这,我不禁紧紧地拉住了老五的胳膊。

  出乎意料的,这次他没有对我的幼稚行为表示愤怒。好像,他也有什么心事。

  那个白衣阿姨还是在那里,还是不停地翻着垃圾桶,还是喊着陆英的名字。

  老五突然甩开我,我一下没了支撑就摔倒在了路上。而接下来这一幕,更让我回不过神了。

  老五看到白衣的阿姨,竟然突然奔过去。站在她后面看了许久,然后一下子跪下了!这时老五也开始哭,哭着喊了一声。

  “妈!”

  这个女人是老五的妈妈?怎么会,老五不是说,他三岁的时候他妈妈就死了么?是被危楼的砖块砸死的,是意外死的呀!

  我脑子已经一团乱了,白衣女人也停止翻动垃圾桶。她愣在那,然后回头看见了跪在地上的老五。

  “陆英,真的是你陆英。”

  “妈,是我,我,你看,我长大了。你看,我长大了!妈!”

  “我终于找到你了!”

  白衣女人伸出手抚摸着老五的脸,然后和老五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陆英,我总算找到你了。”

  说完这句话,她竟然开始渐渐的模糊。就像电影里的神仙一样发出淡淡的光芒,渐渐的变得透明。

  “不,妈,别走。妈!”

  白衣女人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着看着老五。然后渐渐的不见了。

  “妈...”

  那天晚上怎么回的学校我不记得了,反正回去之后我突然又发了一场高烧。奇怪的是第五天烧就退了,感冒就完全好了。

  “五哥,那天那个,真的是你妈?”

  “废话,你忘了我叫啥啦!”

  “陆...陆...”

  “陆英!你个傻子!发烧烧糊涂了吧!”

  “我真忘了么。”

  “我就是在这个城市出生的,改建之前我就住在连锁超市那边。现在那里的那个旅馆,就是以前我住的地方改建的。

  我三岁那年,我妈出去上班了。我家并不富裕,所以她常常工作到半夜才回家。那天下午,我跑出去玩了,结果城市改建队的来了。开着挖掘机,说我家是违章建筑。一下子就给推到了。邻居的张奶奶和他们理论,最后竟然被他们打晕在路中间。而我妈回来看到这一片废墟,以为我还在里面,就进去找我。结果还没完全倒下的房屋估价,就把她砸死了。”

  老五有些抽泣,这是他第五次在我面前落泪。

  “我是晚上回来才知道的,从那以后我就跟着奶奶住在一起。那时候我天天哭天天哭,奶奶都怕我哭瞎眼睛。于是我哭一次她打一次,之后我就不敢再哭了。”

  “等我上大学回到这里之后,我就经常听说那里有女人在找孩子。一直不敢相信,直到你都说亲眼看见了我才决定去看看。结果,还真是我妈。也谢谢你老七,你帮我和我妈都了了一个心愿。”

  身后的阳光很灿烂,高楼依旧林立。不知道这里的每一个居民,是不是都有一个美满的家呢?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