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弑神行动
  4. 第二章 死亡的赞歌

第二章 死亡的赞歌

更新于:2018-03-15 16:26:46 字数:2498

字体: 字号: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透过树叶中的缝隙向地面撒下零零碎碎的斑点。轻柔的微风拂过他的脸颊,带来阵阵的凉爽。夏至的西安没有北方的燥

  与桂花清香凉风,慢慢的向学校走去。

  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每一天走到校门口找个小摊子要一碗面然后看着来来去去熙熙攘攘的学生等着学校那一成不变的《献给艾丽斯》响起。冯言的父母除了留下一所别墅和仅仅够生活的钱之外只给他留下了寂静。

  南极:

  晶莹的雪从天空中缓缓散落了下来,深蓝色的冰川一望无际,一切显得是那么安静。突然间北方的天空一道柔白色极光飞速的射入一座冰川内,在射中的那一霎间冰川的四周浮现了许多青涩难懂的符号。符号从四周向冰川顶处聚集为一个完美的圆,当聚集成圆的那一刻一道光柱从天而降。一个身影从光柱缓缓走出,淡蓝色的牛仔裤下是一双白色的帆布鞋;洁净的短发却是一双深紫色的眼瞳。18岁的年华陪上白色的T桖衫显得是那样青春。少年的右手上握着一把似乎是一把玻璃做的汉剑,剑身中深紫色的雾状气体缓缓流转着,勾勒出深紫色的两个繁体字—死亡。

  少年缓缓抬起剑,轻轻的转身一挥指向西安“王者,我回来了。”

  《献给艾丽斯》依然在那个时间响起,校们口的冯言缓缓的向教室跺去。不会儿他就听见班主任的声音“今天,我们班转来了一位新同学!”冯言走到门口敲了敲门,“你来了,回位吧”班主任似乎已经习惯了他这样。这时,一双深紫色的眼睛向他望去。深邃的紫色像是看穿了他的一切“你好,我叫祝融。”男孩向冯言伸去手道“你好,冯言”冯言伸去手与他握了握“火神?很有意思的名字。祝融微微一笑“你更有意思。”

  月光懒懒的散在树林中,房间中冯言正激动的玩着CF,房间的角落处一把青铜古剑正泛着黑芒。“咚……”门外的一声强响把正激动的冯言从游戏中拉了回来,“嘚嘚嘚嘚……”别墅的其他房间响起了枪响。冯言从角落中摸出古剑,缓缓的走下了楼然后往后门奔去。“嘚嘚嘚嘚……”冯言刚一离开后门身后就响起了枪响。“快快快……”身后一个头顶套着丝袜的人向别墅里喊到。“妈的”冯言往地上吐了口吐沫便向树林深处飞奔而去。

  树木似飞的往后奔去,大约十分钟后,冯言感觉身后差不多甩掉了那些人便靠着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突然间,一旁的密林中走出几个头顶丝袜端着枪人来“小子,我等你很久了”领头的人道。冯言转身就跑,没跑几步便发现后面的人也追了上了。“跑啊,怎么不跑啊。”领头的冲了过来抬起脚向着冯言的小腹处就重重的踹了过去,强大的力道使得冯言后退了一米多。“小子,搞死老大的是你吧。”领头的激动的摘下了丝袜摔在了地上“还记得我吗?”“老六!!!”冯言。淡淡的黑意开始从眼中升起,手中的青铜古剑上王者二字也开始泛起黑光。突然老六的身体开始颤抖,紧接着四周的其他人也开始颤抖。只见树林中的空中剧烈的波动了一下,冯言一眨眼却发现面前的老六和其他人消失了,取之的是一小撮黑灰。"叮叮叮……"冯言手中的剑也开始抖起来,王者二字上涨起了浓郁的黑光。前方的密林中一道白色的身影缓缓走来,洁净的短发下一双深紫色的眼瞳在黑夜中显得特别引人注目。右手中玻璃似的剑剑身燃烧着淡紫色的火焰,剑身内部紫色的雾已经不见了取之的是两个深紫色的繁体字花纹—死亡……

  "好就不见了,老大"祝融说。这时候冯言的眼睛弥漫着深邃的黑色"是啊,死亡"冯言直视着祝融说。"看来你找的宿主不怎么样啊”祝融道。"我更想不到你会成为帝天的走狗"冯言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祝融向冯言竖劈下去,"死……"冯言双手举剑横挡住祝融的攻击,巨大的力道使冯言后退几十步。。。。。宁静的夜似乎并没有感受到紫色火焰的炙热,不远处一颗茂密的大树下青年半跪在地上手扶着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啧啧啧…”祝融手提着剑缓缓的向冯言走去,用剑一挥。冯言从地上拔出剑横挡在胸前,谁知祝融只是虚幌一枪用脚向冯言踹去。“轰。。。”冯言像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撞在了不远处的树上。“噗。。。。”血液像不要钱似的喷了出来。

  他用剑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古剑上的黑芒浅浅的在月光下闪烁。冯言伸出左手重重的在古剑上一划,血液缓缓渗入王者二字之中,古剑上再次散发出浓郁的黑芒。剑上的龙纹诡异的慢慢消退,黑芒逐渐化为黑雾。当龙纹全部消失时剑上的黑雾也化为两条黑龙盘旋蜿蜒在剑身之上。冯言的黑瞳望着祝的眼睛,这时森林中忽然传来女子的哭泣声“神泣”淡黑色的气流从地上喷涌而出包裹着冯言,随着哭泣声越来越大。冯言猛的向祝融奔去,手中的剑化为两条盘旋的黑龙向祝融刺去。祝融眉头一皱,紫色的火焰从右手的剑上蔓延至全身。

  紫火与黑龙猛然碰撞在一起,白色的气体从古剑上传入冯言的体内。“冷,渗入至灵魂的冷。”冯言眼中的黑色似乎淡了几分。祝融用力一甩“轰”反力量把冯言撞出,撞出的瞬间冯言把古剑插入地上。剑在地面上划处一条长约三米的沟壑。

  “神泣的威力不足一成啊!!”祝融道“那你还要唤醒冯言的一丝理智才能挡住。。。”黑色的眼瞳淡然的看着祝融的道。“能不费力解决就不费力解决。”说话间紫色慢慢从祝融的身体上退回剑中。死亡之剑上的紫火开始回缩往剑身内,透明的剑身中紫雾也开始燃烧。祝融把剑平放在胸前,死亡之剑猛的爆裂开来化为一团巨大的火焰“焰舞”祝融手指一指火焰猛的向冯言飞了过去“轰”紫色的火焰包裹住冯言。紫火之中两条黑龙盘旋在冯言身上。“好像不怎么样啊。”冯言带着紫火走到祝融身边道。“是吗!!!”祝融嘴角一翘“结”紫色的火焰随着这一声冻结成一块紫色的冰块。紫色的冰块中一青年死似的躺在里面,身体上还旋着两条黑龙。祝融一招手,一丝火焰从紫冰中钻了出来化为一把透明之剑回到了祝融的手中。“该出来了吧!!”祝融转身向密林中一处黑暗说。“啪啪啪。。真不亏是火神"一男子拍着手从林中走出。男子一声运动装,带着一副黑色的大眼镜,手中右手拿着一把古扇拍打着左手。“我想带走他。”男子指了指冰块“你说呢”祝融淡淡的说手中的死亡却早已再次燃起剑紫火。“年青人,不要激动。这由不可得你。”男子缓缓的走向冰块,正当祝融打算阻止的时候却发现不能活动。“抬走”忽然从祝融的影子中走出两个影子抬起冰块。

  “后会有期”说完男子和影子沉入地底。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