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记住活下去
  4. 第四章 离开

第四章 离开

更新于:2018-03-15 17:02:09 字数:3202

字体: 字号:
  作者息生版权所有

  Ps:一个新建立的读书群:39294544

  “丽思,我给你说的事情,你好好考虑一下!你就不要送了,我这就走了,家里还有很多事情呢!”一个白白胖胖的妇人在院子门口临走时,转过去对丽思说的话。

  “谢谢,啊姑嫂的好意,我还要和小西丹他们说说这事情,这段时间,小西丹一直都很背上。”丽思回答道。

  说完,那叫啊姑嫂的的胖女人已经走了,这是陈良和小茜回来看到的情景。

  小茜的脸色一点都不好,这一段时间都对丽思不好。很少和丽思说话,用沉默来表示对丽思的不满。

  小西丹还是和前一段时间一般,很好说话,可能还是不相信自己的哥哥,自己心中的大英雄就那样离开了自己吧?而且晚上常常做梦惊叫,将陈良和小茜他们都要吵醒。

  丽思晚上起床看小西丹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有时候根本就不用起来看看,只有在前一段时间,还要将小西丹好好的呵护一下。

  或许这就是小茜对丽思的不满吧?

  还好,在这段时间里面,陈良几乎成了这个家的男人,顶起这个家的男人。教陈良说话,才是小茜最开心的事情,因为除了和陈良说话,小茜整天几乎都不说话,手里在不停地做着许多的事情,好像这个家的重担子一下子就落在了小茜的身上。那胆子好像就要压得她那瘦小的身子揣不过气来。

  她消瘦了许多,比起一年前的她,现在几乎就是皮包骨头了。现在除了上山采药之外,还要去村里分猎物,还要将草药拿到村里去换其他的生活用品,比如粮食,比如油盐,还比如皮毛。

  丽思从来不出门做这些事情,小茜很少和丽思在一起做事情了,以前都是小茜和丽思一起做,而且在分猎物的时候,西丹就会和她们一起回到家里。那样的日子对于小茜和丽思来说是多么的幸福。

  可是,当西丹死去的时候,这一切都不存在了,现在丽思,只有在回家吃饭的时候才会遇上她,只有在晚上回家睡觉的时候才能看到她。

  而整天陪着小茜的就是活死人陈良,还有那跟屁虫小西丹。

  陈良和小茜学习说话很快,也能慢慢地和小茜交流一些了,当然这些都是在没有人的时候她们才会说几句话。因为这样的话,肯定会将别人吓坏。

  毕竟陈良在村里人的严重只是一个活死人。活死人是不会说话。说话的就不是活死人了。

  “你为什么不和你嫂子说话?”陈良说道。

  “我心里很烦,整天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小茜说道。

  “你……是担心她要离开你们了吗?”陈良说道。

  小茜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和她说明呢?我看她好像有事情想要和你们商量。”陈良说道。

  “我,我心里很烦,我知道她迟早都会离开我们,我……我不想看到她,我不想和她说话。”小茜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难过。

  “那你恨她吗?你讨厌她吗?”陈良问。不知道为什么小茜的情绪波动这么大。

  “我不讨厌她,我一点都不恨她,其实我是喜欢她的。”听到这里,陈良的心里笑了。

  “其实,我知道,她总有一天会离开我和我弟弟的,你也会离开我们吧?”小茜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忧愁。

  “是的!因为这里不是我的家乡。”

  “你什么时候走?我能去你的家乡吗?”小茜问道。

  “至少要等你们好了之后我才会走,你当然可以去我的家乡,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不知道要怎么回去。”

  小茜看着陈良,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微微地笑笑,陈良看到这样的表情的时候,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惊讶。小茜才多大啊!现在的小茜所承受的和她的年龄并不相符。

  她,和他,都应该有一个美好的童年。

  月亮,圆圆地,挂在当空,那些星星不停地在夜空中眨着眼。就好像一个个调皮的孩子。

  是啊!自己来到这里都这么长时间了,居然不知道这里还有如此美丽的景色!

  活下去,难道我过去的一年还算是活着吗?陈良在心里这样慢慢地想着,看见小茜,丽思,陈良在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我,我想和你们商量一件事情。”丽思有些紧张。

  小茜和小西丹还是静静地吃着晚饭,好像吃的非常专注。她们看上去并不理睬丽思的话,其实他们的心里是在期待着丽思要和他们说什么。

  这是丽思第一次正式和他们说话。是在西丹去世之后。

  “弟弟,你不是想要学习打猎吗?”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何必这样转弯抹角。”小茜有些不耐烦了。

  “我前几天去请了村里的村长,请他教授小西丹的狩猎技巧,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愿意?而且啊姑嫂也介绍小西丹去。”丽思紧张地说道。

  “我……小西丹看看小茜,自己拿不定主意,打猎,作为一个男人,就应该在外面和猛兽拼杀。

  “我看还是算了吧,弟弟和我学习采药不是很好吗?我们现在上山采药不是也能换来很多粮食的吗?”小茜说道。

  “弟弟,你愿意吗?你不是一直想出去打猎的吗?”丽思问道。

  “我,我……是很想打猎,可是我……小西丹拿不定主意,现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说算了就算了,而且村长的打猎技巧并不好。”小茜说道。

  陈良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打猎还有什么技巧吗?还要学习吗?疑惑地看着小茜,看着丽思。

  当看着丽思的时候,陈良心里吃惊不少,才发现丽思变的是那么憔悴。在也不是一年前的丽思了,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让一个人的变化是如此之大。

  陈良疑惑地看着这一家人,不在知道该说什么好,也不好表达什么意见。小西丹本来就是一个没有主意的人,看见小茜如此的坚定,自己也只好同意小茜的意思。

  这时候的丽思好像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也只是无奈地看看陈良,毕竟只有陈良这样的人才能分担一些家里的事情。

  小茜也看看陈良,只是无奈地唉叹一声,还能做什么呢?她们是不会指望陈良能做什么事情,现在的陈良能帮助家里做所有的人木材已经是很不错的事情了。

  这一个美丽的夜晚,就那样静悄悄地消失,慢慢地只听见丽思在厨房里慢慢地清洗着用具,这时候的小茜已经上chuang睡觉了,一天的活计,不是她那样瘦小的身体能承受的。小西丹也睡觉了,不过在他的房中偶尔还能听见一些声音。

  这时候的陈良还在一个人站立在院中,静静地看着天空,这里的天空真的很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厨房的灯也熄灭了,不过陈良并没有打算去睡觉,只是静静地、静静地走进了西丹的库房里。在那里有着很多捕猎的工具,都是西丹用过的工具。

  当陈良走进去的时候,在一个角落里,有一个清瘦的女人正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把铁枪,正看着那铁枪入神。好似在回忆着什么事情一般。

  “咳。”陈良轻轻地咳嗽一身,打破这种宁静。不过那清瘦的女人好像根本就是没有听到一般。还是痴痴地看着那把铁枪。那把铁枪在月光下发出有幽幽的冷光。

  很锋利的铁枪!不知道有多少生命葬送在这把铁枪之下,曾经用过这把铁枪的人,一定是双手沾满鲜血的人。

  陈良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站立在窗前的那个清瘦女人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幽怨而又凄婉的美。

  陈良再一次发出响声,为的就是打破这种夜晚的宁静,他知道,那个清瘦的女人是谁,也知道这个清瘦的女人在想着什么事情。

  虽然自己并不像要打扰她的相思,可是自己一定要进来看看这个男人的“天堂”。为什么打猎还要拜师?为什么打猎还要有专门的工具?为什么这里打猎的意思好像和自己理解的打猎根本就不一样?为什么自己看见的猎物和自己在家乡看见的猎物就不同?为什么没有一个完整的猎物?

  来到这里自己充满了疑惑,虽然自己以前基本上不明白什么是外国人,但是这个的人给人感觉就不是外国人,好像地球上是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人一般!虽然异国他乡的生活方式不一样,可是自己总是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太不一样了。

  还发现这里每个人都不一般,好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领一般,好像每个人都有自己别人不一样的特殊才能一般。

  就在自己将要再一次发出声音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惊恐的呓语!小西丹又在做噩梦了。

  陈良快速地转身离去,就在自己刚要出门的时候,就在自己刚要离开这个小屋的时候,陈良却听见了丽思的声音。

  “小弟又做噩梦了。”幽幽的声音,传进陈良的耳朵的时候,陈良在那一刻就知道,小西丹每天晚上从噩梦惊醒的时候,丽思应该知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