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5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少年打怪欢乐多
  4. 第二章 百花缭乱

第二章 百花缭乱

更新于:2018-03-15 13:07:57 字数:2226

  “出来了,王子出来了!”这时拍卖场座位上有女忍不住轻呼道,有激动的贵妇甚至都站了起来。

  此刻拍卖场的窗帘被侍者猛地拉住,这半圆形的拍卖场空间呈暗黑一片,紧接着探照灯打起,几道幽蓝色的光束聚到了台上升降机升起的地方,而后一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好有型。”

  “竟然与我心中的王子丝毫不差。”这是众女的心声。

  “小白脸!”当然与众女相反众男却大都心中暗骂,有的看见的自己的伴侣都被台上的小白脸迷住了,真是恨不得上到台上把小白脸一拳打趴下。

  挺拔的身姿,俊俏的脸庞,一身黑色西装外加幽蓝色的光束更是给台上的身影加了几分魅力;不过最夺人眼球的还是台上身影的气质,没有一点点拘束之感,仿佛自己不是奴隶,而是来开演唱会一般,这都让众人产生了几丝疑惑,这位不是走错地方了吧。

  “小帅哥,不管花多少钱,姐姐要定你了!”

  突然,这时一位身材丰腴保养极好的贵妇,不顾形象的站了起来,她盯着台上的身影大声强势宣布道。

  这贵妇突然发声,使得在场众人怔了一下,随即在场有人不满了,有许多女子纷纷反对,“这里是拍卖场,不是你家,你可省省吧。”

  “就是,现在这里的谁差钱,真是没有一点素质!”

  台下热闹纷纷,台上的长相憨厚的中年拍卖师,推了推自己的眼睛,他瞧着抬下的场面眼睛笑成了弯月,看来这场拍卖会肯定大赚了,也不枉他奴隶拍卖场通知了周边很多国家的女富豪。

  这些女富豪们也许早就不相信什么爱情了,但是对于优秀的异性还是很渴望的,而台中央的家伙显然具备了这一点,这样想着中年拍卖师不由看向了台子中央。

  “王子?!这个拍卖师还真说得出来。”

  梁秋此刻心中暗道,他可不是王子,他的这具身体只是一平常人,记忆中是因为一次游玩被捕奴团抓住,然后就被卖到了这奴隶拍卖场,他的家应该是在这个世界的花之国。

  从借尸还魂开始,梁秋就接受了这句身体的记忆,可以说他即是这个世界的梁秋,也是前世的梁秋;在这个世界他的家在花之国,对于亲人梁秋还是有感情的,如果有机会他肯定会回去的,只是现在的情况,谁又知道未来会在哪里。

  这时台下疯狂的景象让梁秋回了神,接着他不禁挺直了身体,开始熟练的朝着台下的贵妇们发出暧昧信息,作为一个全能特工,梁秋知道怎样才对女子最有吸引力,他此刻的表现让台下的众贵妇都觉得梁秋是在瞧着自己,她们的眼睛更明亮了。

  未来在哪里,管它在哪,梁秋有随遇而安的性格,现在的时刻他没有一点办法,倒不如且行且乐。

  “玛德!这个小白脸还真配合,不过看那些娘们疯狂劲我都嫉妒了。”看着台中央受欢迎的梁秋,中年拍卖师倒是有点佩服,作为一个奴隶没有崩溃罢了,这位还把自己当明星了。

  啪、啪。

  接着中年拍卖师用力敲了两下木槌,示意众人安静,道,“好了,各位现在开始竞拍,王子的底价是……”

  “本小姐出5万紫金币,谁不不要给我抢王子!”在拍卖师还没说出说出底价的时候,突一如暴熊般的身影就急不可耐的站了起来,边对着梁秋抛媚眼,边宣布道。(1紫金币=10金币=100铜币)

  “曲曲5万紫金币就想得到王子,本人出8万紫金币。”

  “10万紫金币。”

  “15万紫金币。”

  ……

  “真是疯狂啊。”承受着一群如狼似虎的目光的梁秋,此刻感受到了台下贵妇们的疯狂,没想到自己这么值钱,眨眼的功夫,他的竞拍金额就到了50万紫金币,梁秋此时也感到了真正角逐的时候到了。

  “55万,呵呵呵,小帅哥看姐姐这里,姐姐以后会疼你的。”一穿着暴露身材丰腴到极点妇人边举牌,边向着梁秋献了一个吻,此刻梁秋看见这妇人直接打了一个哆嗦,这大妈这岁数还自称姐姐,梁秋只感到一阵阵不舒服。

  “60万,帅哥我也是喜欢的,大姐你可不要给弟弟抢啊。”此刻一个娘娘腔接着道。妈蛋,此刻看着最后的两人,虽然理智知道正主还没开始竞拍,但万一正主不竞拍呢,想到这里梁秋直感头皮发麻,他发誓要是这娘娘腔敢出现在自己面前,绝对要一脚爆了他的鸟蛋!

  “哈哈,小白脸傻了吧,被这两个人看上了真是幸运啊。”

  此刻拍卖场一位左脸有疤的大汉说出了众男心中的想法。拍卖场中贵妇毕竟只占一部分,而剩下的有许多男性早就看梁秋不爽了。

  “那娘娘腔是赵国有名的基佬,他老爹去世的时候给他留下了一笔丰厚财产,都让他用来收集美男了,而台上的小白脸要是被他竞拍到那就爽了;还有那穿着暴露的是葵花大娘,可是玩皮鞭蜡烛的高手,小白脸到底花落谁家呢,哈哈。”

  脸上有疤的大汉的旁边一位中年男子坏笑着说出了现在正竞拍梁秋两人的身份,中年男子的介绍顿时使得周围众男一阵暴爽,他们很是希望梁秋被这两人其中一人拍到,想到梁秋的以后悲惨下场众男直感爽爆了。

  不过事实却不是他们想象那样的,在拍卖师还没有开始数数倒计时的时候,一声音报价就直接彻底压制了两人,真正的角逐开始了。

  “100万。”

  ……

  “150万。”

  “啊!那位是岳保国女拳霸;那个是燕子岭的女领主;那位是富谷集团的董事长……”

  此刻一个个鼎鼎有名的女强人,都被认了出来,而梁秋这时在台上却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刚才的基佬就好,虽然都是被奴隶的命运,但某些他还真容忍不了。

  “200万!”

  这个时候,突有一美妇以绝对的高价压制了众女,这令众女恨得牙痒痒,不过在扭头看见是这位后一下子就无声了;

  梁秋也不禁向着发声的方向看去,首先是映入眼中的是持着报价牌子的一只玉手,手指白嫩而修长,而此刻这只手的主人双眼含情的与自己对视了下,然后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