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4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苍龙碎星行
  4. 风起一松山 2

风起一松山 2

更新于:2018-03-14 16:24:06 字数:3303

字体: 字号:
  秦长歌躺在藤椅上,破庙四周仍是断壁残垣,破破烂烂。远处的青山也还是那样嫩绿,仿佛能掐出水来,风断断续续地吹着,和以往任何一个夏夜没有任何区别,秦长歌叹了一口气,还是不一样了——小东子和小西子走了。

  空气里的血腥味已经散尽了,破庙里没有人点灯,秦长歌摸着自己已经结了痂的左腿伤口,思绪回到了三天前。

  那天的天气很好,借着晨曦里的微光,他还往小西子的脸上多抹了两把灰,确认她已经够像一个脏兮兮的小难民了,才拍了拍手带她出门。两个人早早地到了毗邻码头的通化街,秦长歌在寻了一个好位置躺下来,破草席子往自己身上一盖。小西子坐在他身旁,面前放了一个破碗,怀里抱着一块“五千金币卖身葬兄”的牌子。

  松山县因港口而兴盛,十余年间县城已比原来扩大了数十倍。通化街是码头来往人流的必经之地,鱼龙混杂,但同时这里也有着松山县最大的鉴宝阁和黑市,所以即使是松山县主也不敢轻易对此有所动作。秦长歌听着来来往往的脚步声和交谈声,迷迷糊糊正要睡去时,耳边传来一阵骚乱。

  他没有起身,侧头将耳朵贴在地面,是马蹄的声音,沉稳有力,还不止一只。松山县远离草原,只有镇上稍有财力的人家才能驯养马驹,更别提是这种落地有力的千里良驹。骚乱声很快平息了,他能感觉到人群在慢慢地散开,马蹄的声音越来越近,他能感受到马蹄在他身旁不远处轻轻掠过。秦长歌莫名感到一阵紧张,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秦长歌屏息等了许久,马蹄没有动,有脚步声在向他们靠近,有人问道:“我家小姐问,你是否是难民?”是个很清脆的女声,带着些不屑。

  小西子弱弱的答道是。那人又开口道:“那你跟我走吧,我们家小姐愿意收你做丫鬟。”小西子摇头,推开那人来拉她的手,那人怒道“能被我家小姐看上可是你的福气,由不得你做主。”她刚说完,身旁又多出了几个脚步声向他们靠近,竟是要硬抢人。

  秦长歌终于忍不住了,猛地坐起来,将先前出声那人狠狠推倒在地,把小西子护在了身后。

  “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抢人,你们视郡法何在?”周围不知不觉已经围了许多看热闹的人,秦长歌没有看地上的那名侍女,而是死死的盯着那匹由四头骏马拉着的华贵马车,车厢左前方绣着一个小小的蒋字。

  厚重的车帘被一双纤细的双手掀起,车里挂起了薄薄的菱纱,透气的同时也遮住了车中人的模样。“既然她是卖身葬兄,那我买下她,不就是帮了她吗?”这声音如同高山上泠泠而下的清水,冷冽而清新,让人在骄阳下都不禁生出一分冷意。

  秦长歌和小西子都大吃一惊,他们以这个手段博取他人同情赚点小钱,但也猜到以小西子这病怏怏的模样,没有人会愿意出牌子上的五千金币来买她。要知道一个普通人家生活一年只需要五十个金币。蒋家虽然有钱有势,五千金币毕竟不是小数,而蒋老爷膝下只有一个不满十岁的女儿,这人是谁?

  秦长歌心思百转之时,那侍女已在别人的搀扶下爬了起来,将钱袋丢在他们身前。那钱袋用的是南边的白彩锦,在阳光下反射出五色的光芒。这种布料秦长歌只远远地在县主千金莫青柠的衣服上看见过,他望向不远处的港口,那里停着一艘紫青色的大船。秦长歌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紫青色,是修仙世家才能有的船只颜色。

  “是我们做错了,不该欺骗路人,还往小姐大人有大量多多海涵。”秦长歌拱手道歉。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秦长歌不去看他们或是嘲讽或是愤怒的脸,等着车内人的回应。

  “我以前也曾有过心悸之症,只是同病相怜罢了,你不来,可惜了。”略带惋惜的声音从车窗里飘出来,如夏日的一股清泉,浇熄了旁观者心中疑惑,带着些蛊惑人心的意味,竟有人忍不住开始暗暗讨论秦长歌是不是别有用心。饶是秦长歌脸皮再厚,在这样的讨论声中也红了耳根。

  小西子原本木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从秦长歌身后探出头来,众人这才发现,这小姑娘竟有着一双如此漂亮的眼睛。

  “我不去。”小西子的声音像新出的嫩芽,带着朝气与脆弱,让人心生怜意。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小姑娘自己不愿意。

  车内的人没有再说吧,把车帘放了下来,也不知她如何动作,那拉车的四匹骏马竟自觉地向前慢慢移动起来,侍女丢下一个恶狠狠地眼神,慌忙跟了上去。

  人群里响起一声感慨:“真不愧是蒋家本家百年才出的修行天才,还未曾截天机就能够做到念力外放,‘素女剑’真是名不虚传。”

  “听说这位蒋小姐潜心修道,不理红尘,已许久不曾外出,为什么突然来了松山?”旁边有人发问。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王家公子拿到了索引,蒋家小辈里自然也得有个人撑撑腰啊。而且这位蒋小姐拿的,还是玉索引。”

  “听说,这次王公子早早就下了帖子,抬了二十箱珍稀药材到蒋府,只求见这位蒋小姐一面。不知道这次是否能如愿以偿呢?”

  这人话音刚落,人群里又是一阵唏嘘。

  在喧闹的讨论声的掩护下,秦长歌和小西子悄悄地溜回了破庙。

  “秦哥,我觉得她很可怕。”小西子忧心忡忡道。

  “没事,你明天起就待在家里。我出去,总不会回回都遇上她吧。”秦长歌拍拍她的头以示安慰,却没想到竟然真的一语成谶。

  第二天秦长歌睡到了晌午才懒洋洋的爬起来。穿上打满补丁的长衫晃荡到通化街上,却看见昨天自己躺的地方围满了人,他假装不经意的混进人潮里。人群围着的,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大圆台,昨天那个趾高气扬的侍女站在上面,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彩球,眼睛却在围着的人群里梭巡。

  秦长歌还没来得及打听是什么事,只听得前面人群一阵欢呼声,好多人伸出手一跃而起,像是要抓什么东西。只是一瞬间,他向天空望去,那个红色的彩球就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的怀里。

  人潮在他身前自动分开,侍女走到他面前,脸上似笑非笑:“恭喜这位小兄弟,今天获得了和我家小姐一起品茶的机会,想来这红球能选中你,你也定是这松山青年中的翘楚。”品茶是近几年才流行至密云郡的风俗,一般青年男女之间相约品茶,一般都视为对彼此有好感的象征。

  秦长歌心中暗叫不好,昨日那一闹,很多人都对蒋家这位小姐趋之若鹜,现在他夺了这红球,岂不成了众矢之的。秦长歌忙推脱道:“刚才我只是凑巧,而且我地位卑微,品茶这种风雅之事还是让给剩下的各位吧。”那侍女似乎早就料到了他的回到,呛声道“莫非你瞧不起我们家小姐。”

  话音刚落,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一行人拨开人群走进来。一行人中衣着最华贵的人摇着一把纸扇,看起来儒雅话语却犀利:“谁敢看不起蒋小姐,我王宇辰第一个收拾他。”

  众人哗然。昨天之后,松山镇谁人不知王宇辰心悦这位蒋小姐,可惜,这位蒋小姐听说了那二十箱药材后,眉也没抬就让人还到了王府大门口,整整摆了半条晴川街,可是笑坏了过路的行人。

  秦长歌抱着红球的手微微颤抖,若他去,势必会得罪王宇辰;可是若他不去,那位蒋小姐也不会善罢甘休。侍女环抱着双手,冷冷地看着沐浴在王宇辰可以杀死人的眼神中的他,眼底涌现出几丝快意。她自小陪伴在小姐身旁,明白能让小姐不顺心意的人很少,很少能活在这个世界上。

  秦长歌站在原地,围观的人看着他,就欣赏一只搁在浅滩上的鱼,,无论如何挣扎也不会有退路。

  秦长歌动了,他向站在一旁的人借了一把刀。众人脸上尽是嘲笑,一个连学堂都没有进过的人,难道还想和王蒋两家抗衡吗?

  “咔”的一声,在场的人都震惊了,秦长歌竟然拿着刀对着自己的左腿砍了下去,立时腿上的鲜血就涌了出来。侍女也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秦长歌死死地咬住下嘴唇道:“长歌今日见了血,怕是会扰了小姐品茶的雅兴。还是烦请再选一次吧。”松山县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男女相约,若是见血,便是不吉。众人诧异,他竟是能从刚才的绝境中生生地走出了一条活路。

  侍女看到了他眼里的狠厉,又是惊又是怕,一时不知如何言语。

  秦长歌转身,拖着腿一步一步走出人群,人潮自动为他分开了一条道,只不过这次人们的低语声中少了艳羡和嘲讽,多了一丝敬佩。

  “这位小兄弟好魄力。”王宇辰的声音穿越人海落在秦长歌的耳中,“那么我相信你定然也不需要大夫的救治就能自行痊愈。王某拭目以待。”

  秦长歌没有回头,攥起的拳头上血管因用力过大而撑得通红。腿上的血滴了一路,回到破庙时,却发现小东子无助地蹲在门槛上。

  见到秦长歌,小东子瞬时有了主心骨,哭诉道:“秦哥,小西子,小西子的心悸之症又发作了。这次好像更严重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