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4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会说话的镜子
  4. 第三章 简单的手法

第三章 简单的手法

更新于:2018-03-15 07:26:15 字数:3264

字体: 字号:
  晚上,明宇回到了宿舍,打开那本记录了很多案例的笔记本,提笔写道:

  “死者应该是死于窒息,也就是说凶手应该是死者熟悉的人。传说或许只是一个引子,用来引起死者的注意或者是恐惧,这样就能为杀人的营造一个应有的环境。

  “其次是动机,凶手花费很长的时候来散播传言,来引起死者的注意,目的是什么?他杀死者的目的又是什么?既然是熟悉的人,为什么,要制造第二现场,凶手要隐藏的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和传说一样,让案件变成无头公案嘛?

  “从现场的情况开看,第一现场不会离死者的房子太远,这样拖动尸体就是引起别人的注意,那就是说,第一现场应该就在附近。......等等,要是凶手用某种手法来掩饰或者用某种工具来运送尸体,就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或者凶手就是一个常年和运输打交到的人......

  “要是这样的话,事情也许就简单了......”正在这时,明宇想起了他和那个中年队长的约定,便摸出手机,按照名片上的号码打了出去,电话很快通了。

  “陈队长是吗?我是方明宇,中午我们见过面的”

  “恩,我知道,你现在打电话,是想知道验尸的结果嘛?”

  “果然是明白人,没错,不过我不想在电话里说,我是想告诉你,明天上午9点,要是方便的话,我想去看看尸体,到时候你在告诉我尸检的结果,如何?”

  电话另一头停顿了少许“好,我会在市刑警局的门口等你、”

  “好的,那就这么定了,我们明天见。哦,对了,还有个事情想告诉你,不知道有没有用,杀死被害人的应该是他的熟人,而第一现场应该不会离死者的家太远,所以,麻烦你们在附近好好的查查,可能会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还有,那个谣言可以暂时先放一放,那个不重要了,凶手散步谣言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谋杀打好前站,我想查是查不出什么结果的,所以,白天的3条里省去了一条,希望能给你减轻点压力哦!”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没有什么真不真的,在没有明确的线索之前,一切都有可能的,所以,只能麻烦你了。”

  “好,我会尽力的,还有别的事嘛?”

  “没有了,晚安,明天见。”说完,明宇先挂了电话。提起笔,继续写道:

  “凶手用的是最简单的手法,简单到被人遗忘的程度,正式因为这样,整个事件才会显的很麻烦,也许要是,看看尸体,事情会更接近黎明。”

  抬手看了下表:九点过十分。明宇收起笔记,躺在了床上:“没什么新意的案件,有点失望,或许比我想像的难吧,希望如此。”

  第二天一早,明宇来到了市刑警队,陈队长——那个中年人果然在门口等他。明宇主动上去和陈队问好两人无语的进了刑警大院。

  ......

  “尸检报告你看过了,有什么想法嘛?”陈队问

  “和我想的一样,窒息而死,凶器因该是常见的麻绳或者别的什么绳子,这样一来我就明白了。”明宇,翻看着尸检报告。

  “那你想怎么办?”

  “不怎么办,因为我想知道的事情还不够全面,陈队,死者的人际关系你应该查过了吧,什么情况?还有,你派人在家属院里搜索有什么结果嘛?”明宇反问

  “搜索还在继续,目前没有什么发现,死者生前的朋友不多,关系好的只有3个人......”

  “我不想知道这3个人多余的东西,我只想知道,他们3个都是做什么的,会不会开车或者是搞运输的。”

  陈队的脸有点难看“3个人都会开车,而且都有自己的车,至于运输的,好像只有一个.......”

  “好了,我只要这一个人的全部资料,可以嘛?还有,我要再检查一遍尸体,不知道陈队同意嘛?”

  陈队的脸开始扭曲了“可以,我答应你,但是有个条件,你知道的东西也要告诉我们,我们不能只帮你收集证据。”

  “呵呵,陈队,我让你们帮忙调查的东西,你们也能用啊,那也是线索,怎么难道你们的调查没有进展嘛?”

  陈队的脸红了“好了,你去尸检室吧,让小刘和你一起,他是负责尸检的。等晚一些,调查有结果了,我再通知你。”说完转身离开了。

  第四章锁定目标

  明宇和小刘进了尸检室后,陈队立刻联系了在现在附近调查的警员“现在有什么发现吗?”

  “暂时还没有发现,我们正在搜索小树林,稍后在和陈队你联系吧!”

  “好的,一定要仔细的找,不能放过任何可疑的东西。”

  “好的”

  电话挂断,陈队去了资料室,因为在他们调查死者身份时知道他曾经有前科,他想去资料室看看有什么新的发现。这个线索他并没有告诉明宇,因为在他看来,自己不能输给一个毛头小子!

  2个小时以后,明宇出了尸检室,同时陈队也回来了,在现场搜索的警员也传来了消息,发现了血迹并已经取样调查了!俩人见面,陈队为了挽回被动的局面首先发问:“有什么发现吗?”

  明宇笑而不答,陈队心理犯迷糊了“这小子又想干什么?”

  “没什么,和报告上的基本一致!”明宇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陈队稍稍停顿“现在的搜索有结果了,发现了血迹已经取样拿回来化验了,如果和死者的血型一样,那就是能找到第一现场了......”

  “那又能怎么样?”明宇打断了陈队“如果化验的结果不是死者的留下的呢,又准备如何?”

  “怎么会呢,你不是说,死者的住居不是第一现场吗?又让我们去搜查周围的情况,难道有血迹的地方不是第一现场吗?”陈队心里有点窝火“为什么一切都是你说的对,真以为我们是吃干饭的!”

  “没错,我是说死者的住居不是第一现场,但是在树林里找到的血迹,又有什么理由证明就是死者的呢?被害人全身没有任何的伤痕,除了脖子上有绳索嘞过的痕迹外。那么树林里的血迹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还有凶手既然在作案前散布了谣言,那为什么又要在一个夏夜,一个有众多人在附近的小树林下手呢?...在尸检报告里也提到了,死者的胃液里还有少量的酒精,这说明他生前曾和某人一起喝酒,再从死亡死亡时间来判断,报告上说,死者是死于半夜12点到1点之间,那么也就是说,他回到家里的时间或者被害的时间不会超过11点半,人的胃需要时间来消化食物,能在胃液里检查出酒精,那证明,在被害的当晚死者的最后一顿饭是和自己的一个熟人出去喝酒了。去了什么地方喝酒,和什么人喝酒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而不是去化验什么树林血迹的时候。我让你们去搜索,不是去找什么血迹,而是去看看死者在被人拖动尸体时有什么遗留的东西,或者有什么可疑的痕迹。”明宇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稍稍舒缓了一下“陈队,我知道这里只是一个很小的镇,平时不会有什么命案发生,但是这一次发生了,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独立调查事件的能力吗?你在这里应该当了很久的刑警队队长了吧,难道是多年的安逸生活让你的脑袋迟钝了,很多表面化的东西看不来。陈队,你应该是前辈了,请不要再犯一些低级的错误!”明宇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因为他觉得这个陈队,根本没有当刑警队队长的能力,或者是说,他没有天赋。

  “陈队,我只是个晚辈,我懂得的东西是有限的,不如你们老前辈,我知道,你一直在为我的介入不满,有些线索没有告诉我,你是想破案,但是不要太看重表面,同时,也不要太过于深化”说完,明宇转身准备离开。

  “对了,我还想说,这个案子已经基本明朗了,我说的死者那个搞运输的熟人,叫郭成,他的嫌疑最大,因为死者有前科,这个前科是,死者在15年前入世偷盗,误杀了以为老人,那位老人交郭庆海,他是郭成的父亲,后来死者因入世偷盗和误伤被判了12年有期徒刑,12年啊,只有12年,这对一个失去父亲的儿子来说是不是太轻了呢!”

  陈队震惊“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过我是个侦探,我想知道的事情都会想办法去弄明白的。”明宇想了想“就像保存的日记,我想什么看都可以。”说完,离开了刑警队。

  “陈队,”这时尸检室的小刘推了推发呆的陈队“方明宇是国家警视厅认可的侦探,他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来浏览或是获取警厅存档的资料,这时他刚才告诉我的。我看见他打了电话,刚才在尸检室里。”

  “嗯!”陈队简单的回答了下,也离开了。

  在陈队心里一直停留在明宇斥责他的时候,那段话不仅让他无言,更让他感到羞愧,一个干了30年的老刑警,就因为过了几年的安逸生活边的迟钝了,一个简单的案子,在众多线索面前竟开不出真相“难道我真的老了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