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情醉沧澜
  4. 第三章 失忆

第三章 失忆

更新于:2018-03-14 14:15:58 字数:3842

字体: 字号:
  漫天的碎屑和灰尘中,一条人影突然从棺材中站了起来。

  但见其眉发倒竖,满脸乌黑,眼如铜铃,一如被雷劈过一般。

  人影一经站起,一抹脸上的灰尘,便是四下张望,同时口中骂道:“呼,呸,谁他妈暗算老子,妈的,弄得满嘴都是,这啥啊,黑不拉几的。”

  刚把头发一甩,还不待其缓过神来,便见到一道娇小的人影向着他怀里投送过来,一道清脆犹如黄莺般的声音如期而至,“哥哥,你没死!唔唔。”

  “啥东西啊!”张三一惊。

  当即便感觉好像自己被人给抱住了。

  当他看清怀中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时,愣了一愣,道:“你谁啊?抱着我干嘛!”

  张巧梦抬头望着眼前邋遢之极的张三,笑了笑,也不说话,只是将头埋向其胸口。

  不远处的白雅云亦是一脸呆滞的将他给望着。

  从看到张三从棺木中站起的那一刻起,她的目光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满心的喜悦亦不知从何说起,任由笑容爬上自己满是泪水的脸际。

  “轩儿,你没死!娘能再见到你真是,真是太高兴了!”白雅云怔怔地的说道。

  说着,竟是笑了出来,望向张三的目光变得异常的慈爱。

  这般气氛却是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半响,张轩回过神来,怔道:“娘亲?”

  随即,目光飞快的四下望了望,周围的一切便是落入了他的眼中。

  他看到的不是以前熟悉的冰箱,电风扇什么的,有的几张松木桌椅,上有水壶水杯什么的,两扇不知道用什么纸糊的拼花木窗,和满眼的白绫,从房梁的这头缠到了房梁的那一头。

  从张轩所站的位置刚好可以透过大门看到屋外,外面是一处小院,用红瓦白墙围了起来,院中种有三两棵松柏,苍翠欲滴,傲然而生。

  见到这一切,心头便是一震,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卧槽,我这不会是穿越了吧……”

  透过散落在眼前的长发,依稀可以见到不远处的妇人就那么活生生的站在那里,是如此的鲜活,根本就不像梦中想象的那般虚无缥缈!

  这一切竟是那么的真实!

  他轻轻掐了下自己的胳膊。

  当即从胳膊上传来一阵疼痛。

  这是真的,张三在心里一声低呼。

  该怎么办?

  他低头无意中望了望下方,目光顺着撕开的裤腿,便是见到那只白嫩消瘦的腿。

  他吓得退后一步,同时脑海中嗡嗡作响,就像要炸开一般。

  这条腿?不,这具身体不是我的,他在心里嘶吼道。

  他常年奔波在外,自己的身体很是清楚,怎么会是这样的。

  借尸还魂!

  想到这张轩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现在的这个状况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

  闻着张巧梦从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很好闻的薰衣草香味,再看看近在咫尺的俏丽脸庞,以及那双活灵活现的双眼,是那么的纯真。

  深深的呼吸了几口空气,拼命的压制下自己心中那复杂之极的心情,然后便是想到,只怕这里应该就是器灵所说另一个位面了。

  自己在之前的那个世界就是一个废人,没有父母,没有朋友,就连最起码的生活都成问题!

  浑浑噩噩的过了二十载,父母,亲人,这些根本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那他真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醒过来。梦醒时他又要面对生活的种种,人世的悲凉,只有在梦里,他才能大胆的去完成自己没有实现的梦!

  在梦里他的女友永远鲜活!

  在梦里他有疼爱他的双亲!

  在梦里他不用在饱受凄凉!

  在梦里他拥有他那只已经不可能在拥有的右腿!

  但这是梦吗?

  现在怎么办?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乱说肯定会被揭穿,思绪挥洒间,终是让他想到了一个,能让所有人相信的理由。

  失忆!

  这可是21世纪玩得最转的理由,无数小说,电视剧都为之神往!

  也许只有这样他才能将眼前的困境跨过去。

  当下,面色一狞,露出痛苦之色,呼道:“哎呀,我的头好痛!我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张巧梦离他最是接近,自然听得真切,小脸上顿现焦急之色,向他问道:“哥哥,你,你怎么了?”望着此时张轩的举动有些不知所措,只得改抱为扶。

  白雅云见状,面色一变,奔上前来,低声问道:“玄儿,你你别吓唬娘啊,娘这把老骨头可再经不起折腾了。”

  “我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啊,我的头好痛。”

  当即,白雅云一把抓过张三的手腕,急忙替其查看起来,双目紧张的注视这张三,“我是你娘亲啊,怎么你连娘亲也认不得了吗?”

  张三捂着脑袋,摇了摇头。

  旁边,张巧梦扯了扯白雅云的袖子,压低声音,道:“娘,哥哥不会是失忆了吧?”

  白雅云看了她一眼,沉吟一下,对她说道:“梦儿你在这儿看着你哥!我去把你爹叫来。”

  “嗯”张巧梦点了点头。

  说罢,便是转身而去,只在原地留下一道道残影。

  张巧梦扶着张三从棺木上下来,俏脸有着些许紧张,对他说道。“哥哥你忍着点,娘去喊爹去了。”

  张三点了点头,但依然是用手捂着头。

  未几,张三向着一旁的张巧梦看了过去,问道:“巧梦吗?”

  听到哥哥叫自己,张巧梦急忙转过头来,望向张三兴奋道:“太好了,哥哥想起来了吗?”

  张三摇了摇头,“我想问这里是哪儿呀?”

  张巧梦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对他说道:“啊!这里是张府,哥哥你现在在家里啊!”

  “家里吗?哦,我现在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张三捂着头笑道,“看来要你帮我好好回忆回忆了。”

  “扑哧”张巧梦忍不住笑了出来,笑道:“看你哥哥你是在擂台上被打傻了,居然连我和娘亲都不记得了。那我现在好好和你讲讲看你能不能想起点什么!”张巧梦没好气的说道,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只得选择相信张轩所说的。

  “除了娘和你,张府还有些什么人啊?”张三故作头痛的问道。

  张巧梦又急忙扶住他,小嘴就像数星星一般的娓娓道来,“家里有太爷爷,爷爷,祖母,二叔,三叔,四叔,还有各位姨太,你还有二十来个兄弟和姐妹,咱娘亲和爹爹,你和我,我们爹爹是家主,咱家人最少,家里不算旁系,加上家丁丫鬟什么的有五百三十多人!”

  “这么多!”张轩一惊,看了她一眼,笑道:“那我在我这么多的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几呀?”

  张巧梦伸出三根犹如白葱般的手指,“第三。”

  张三不由得嘴角抽了抽,妈的老子叫张三就排行第三,这也太坑爹了吧,收起心思张三再次问道:“那你呢?”

  小丫头俏脸上掠过一抹落寞,低声道:“女娃子在府中是没有排行的,有也只是在众姐妹间按出生的早晚弄的那所谓的排行,做不得数的。”

  闻言张三一愣,道:“怎么咱爹娘还重男轻女啊!”

  张巧梦苦笑一声,耸了耸有些柔弱的肩头,回道:“女孩子长大了就要被嫁出去,以后既不能进长老会,又不能随便回来,因此家族是不会过多培养的,那样完全是给别人做嫁衣,浪费资源!”

  张三多看了这个便宜妹妹两眼,怔了怔,不知该说什么好,偌大一个张家,身为小姐应该享受极高的待遇才是,但实际上居然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张三思索了一会儿,面上浮现一丝疑惑,道;“可我看到咱娘亲那身法好像不是一般人啊!不是说女的不被允许修炼吗?”

  小丫头笑了笑,眼中涌现出一抹崇拜之色,道:“看来哥哥你真是什么都忘了,娘亲可是来自大家族的人,在一些大家族,那些小姐们可是关乎家族的脸面,一个大家族的人如果连一点修为都没有出去还不被人笑话啊,大家族并不在乎那点资源的。”

  “哦,”张三点了点头,露出释然之色,“那咱太爷爷辈分那么高,他修为怎么样?”

  小丫头笑笑,比了个剑指,“具体我不知道,总之很厉害!”

  张三也是了然,女孩都不被允许修炼,恐怕修炼上的事情她也弄不明白,张三坐了下来,把小丫头抱在怀里,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那你以后愿不愿意跟哥哥一起练呀?”

  “好啊”张巧梦一喜,不过随即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之色,低声道:“不过爹爹是不会同意的,咱家分配的资源只够哥哥你一人的。”

  “那,那些叔叔伯伯他们家也一样吗?”张三眉头皱了皱。

  张巧梦急忙摇了摇头,正色道:“不一样的,多一人就多一份修炼资源,同为张家子嗣,是不会厚此薄彼的。其他就看各自的天赋了。”

  卧槽,那不是说之前那家伙一挂,这一家应有的那份资源不也没有了!

  张轩如此的想到,不过随即便是释然了,偌大的一个家族,暗地里的竞争肯定少不了,不过之前那个虽然死了,可自己却是借他的身体复活了,这想必不是某些人乐意看到的吧!说不得之前那个就是被某些人害死的也说不定,

  当然,张三这也是猜测。

  似是要验证张三的话一般,不光彩的一幕正在某个角落悄悄上演着。

  张府的西院,其中的一间屋子里,房门被人从里面反锁,

  屋内正堂上此时危坐着两个中年男子,旁边还站着一位中年妇人,此时他们正在交谈这些什么。

  其中一位身材高大,面相略黑的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眼前二人一眼,道:“现在那个小子死了,就没有人和我们争了,老四你说说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坐于其旁边略显消瘦,被前者唤为“老四”的中年捋了捋胡须,眼中闪过一丝阴翳,冷冷的说道。“那小子是死了,可我们最大的麻烦还在,只要他还坐在那个位置上我们就永无出头之日!”

  他们旁边的中年妇人闻言亦是插口道;“还有老爷子,他始终是对我们几个看不上眼。”

  那妇人长有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此时微微的眯着,给人一种心狠手辣之感。

  说罢,一旁的消瘦中年眼皮抬了抬,冷道:“二哥,要不想个法子将老爷子弄出去?”

  “弄出去?”高大男子眼睛一亮。

  “嘿嘿。”消瘦中年冷笑一声,对着自己脖子比划了下,森然道:“对,弄出去,然后我们让他永远回不来!”

  高大男子点了点头,道:“这个方法不错,那你说说应该怎么办。”

  “你们不会想要向老爷子动手了吧!”妇人神色顿时一变。

  高大男子看了她一眼,神色中似是有些不悦,反问道:“怎么都这个节骨眼了,你害怕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