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3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修行僧
  4. 第二章 萌芽

第二章 萌芽

更新于:2018-03-14 17:22:39 字数:2637

字体: 字号:
  木牢是存放古典秘籍的地方,也是人们趋之若鹜的庙堂。各大势力都有相关的负责人在这里寻觅游逛,意图找到一些潜力巨大的璞玉。故而滥竽充数者不胜枚举,或者他们来的目的就是吸引那些夜行者,而不是先人的传承。

  俟叶还未看到木牢的影子,却已淹没在人海之中。

  “呃,传说中忘魂国最大的建筑,看来还伴生着一个更庞大的蚁群呐。”

  “哎,俟叶,你也来这里了?”雪泫笑了笑说道。

  “呃,最近为什么总是想到她呢,我这是怎么了?”俟叶无力地叹息道,便在人群中隐去……

  “他怎么了?”雪泫很不解地现在原地,看着他木然地远离。

  “蠢货,竟还想着她!脑子真是坏掉了。”俟叶愤怒地在内心中咆哮。

  “哇!好!大!啊!”俟叶眼睛瞪得老大,看着那没有顶的的建筑,惊呼道。

  周围的人纷纷看向他,都无语地笑了笑……

  俟叶虽然并非第一次来这里了,但每次都被这怪物惊到。

  目光所到之处,都抹了一层厚厚的油彩。各色各样的形态,挤满了木牢的外壁。从远处看去,就似一座耸立如剑的巨峰,隐没在火山群中而难以察觉。最高处当真看不见?俟叶产生了疑问。也许是涂了天空的颜色吧。

  又走了好长一段,俟叶终于看到了那气势恢宏犹如堤坝的大门,由人组成的洪流从这里泄下。兵道者手握枪械,把守在门的两侧,成列延展,形成一个宽广的漏斗。统道者坐居碉垒,管理秩序。还有兽道者,左牵黄,右擎苍,震慑着周围……声音嘈杂,犬吠,人吼,碰撞,挤轧之响混成一团。

  “罢了,罢了,速速将MAX取来,赶快逃脱这是非之地。”俟叶按照程序走进木牢内部,早已没有了欣赏的兴致,匆匆将书寻到便快步离去。

  ……

  “我的天,已日落西山耳。”

  有必要这样集中管理么?凡事差不多就好了,抓得太紧反而多生了拖累。人啊,总想着把握一切,在无意中透露着愚昧。

  “MAX原理,对么?这是真理么?即使是真理,被那群蠢货这般强制性地推行,也会失了真。作为忘魂国的人,将外国的东西死搬硬套,领主,哈哈,不过一个成长比较顺利的蠢货罢了……”

  “那你确定你正确?”

  “我们忘魂国自古以来都是深潜式的思维,从不说破,掌局者亦是参与人,故而我们先前强大,之后的衰落不过是因为迷失罢了,并不是我们根基的问题。这般引进外籍,这领主也只是个头脑简单的蠢货而已。”

  “我最近怎么可以老说蠢货这个词呢?该死!这不是我!”

  “总之好的东西是不能被宣传的,一经宣传肯定被糟蹋,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俟叶简单翻了翻MAX,便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哈哈,俟叶,你可真是可怜啊,都三十多的人了,连妻儿都没有,你活个什么劲?”云龙双手交叉胸前,无比傲慢的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异人。

  “对不起,我叫异人!”

  “垃圾,改个名字你还是垃圾,从小我就知道你蠢得可怜,虽然成绩开始被你压着,可后来还不是超过了你!”

  “我不屑那种为功名而学习的路罢了。”

  “垃圾,死到临头还他妈嘴硬。”云龙狠狠地踹了异人一脚。

  “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雪泫是你能配上的么?”云龙走到异人身前,吐了口黄痰,然后道:“我们走!垃圾!”再回头看了看,便带着几个弟兄摇摇晃晃地离开。

  淅沥的雨清洗着异人身上的血迹,低沉的黑云恍若天地之隔的一床厚被,盖在异人身上,任异人在地上蜷缩。

  暴雨尽情地肆虐着这片土地,拍打着木窗和叶纸。俟叶从床上坐起,揪来一件棉衣披在身上。

  俟叶稍稍撩起叶脚,眼睛睁得老大,盯着外面的惨状……

  这便是世界的另一面啊,竟如此地暴戾。白色的闪电劈开了遮盖苍穹的黑玉,云朵间刹那的亮光便是崩析的裂纹。豆大的雨滴亿万地挥洒,犹如诡异世界下遣的精灵,欲要毁灭这里,拼命地冲杀。哗啦啦的噪响不绝于耳,轰隆隆的雷鸣震破虚空……

  清晨,湿润的泥土香弥漫进每一粒空气,挺过风雨吹打的花朵娇滴滴地挂着露珠,在初光中摇曳恍若羞答答的少女。俟叶站起身来,痛快地伸了一个懒腰,便打开了门窗。

  “嚯!真的好!舒!服!啊!哈哈!”

  “哎,吃饭啦,吃完赶快去平石场读书去,我刚才看见你好几个同学都走了!”厨房里传来俟叶老妈的声音。

  “呃,唉……”俟叶顿时蔫了下来。

  “一会儿记得把外籍带上啊!”

  “嗷嗷,哼,切!”俟叶愤愤地冲进了厨房,抓起馒头,就开始咬嚼起来。

  “我为什么要读别人的书呢?”俟叶走在泥泞的路上,懊丧着脸……

  “他在思考,我也在思考。”

  “他没在思考,我还在思考。”

  “他基于他的生活得出他的理念,我也有我的生活,为什么不能自己总结?”

  “他的未必适合我,但我的肯定与我相切。”

  “我的思想全部来自于我的生活,这是多么地贴近啊。”

  “小鬼,不要瞎想了,人家是谁?人家是伟人,你算个屁啊!”

  “屁有屁的生活,有它的独到,我等有何资格干扰?”

  “你……愚蠢!那为什么别人都供为圣典?说明人家是对的,你算老几!”

  “是啊,我总感觉自己明白了一切,转瞬又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茫茫宇宙间,我算老几啊?”俟叶甚至有着抽噎,有想死的感觉。

  “活着的意义,也许死了就知道了。”

  俟叶坐在平坦冰凉的白石台上,看着数不尽的人在摇头晃脑,叽里咕噜地背书。

  “这难道就是真理么,真理是这样被获知的么?”俟叶无比惊讶和惶恐,疯了一样抱着自己的脑袋,堵着自己的耳朵,想要逃离这催逼的咒念。可是一旦进了这平石台,不熬些时辰,休想走人。

  俟叶努力地让自己安定下来,他告诉自己要冷静,唯有冷静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快,你们快点,他疯了,赶快将他送到仙水池救治。”一个统道者带着几个医道者匆匆赶来。

  俟叶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弟兄被带走,心又凉了大半。

  “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只要顶住,就会迎来盎然的春天!”

  “啊!美好的未来等着我,我得坚持住。”旁边的一个哥们说完,拿起一块石头朝自己的脑袋砸了两下,“哦,清醒多了。”

  俟叶痛苦到了极点,他无法理解。身边不就是春天么?心怀善意,哪里不都美好么?他们在追求什么?领主究竟是要把我们往哪里领啊?

  “哈,哈……”俟叶喘着粗气,应着呼吸的节奏,渐渐忘却了之前的经历,慢慢好受了些。

  “为什么我们要这样接受知识,为什么不能是受着引导,让真知自然地生成?”

  “为什么要哄抬真理,为什么要确立权威,为什么不给新思想诞生的机会?”

  “混蛋,你不好好理解MAX原理,你怎么对得起你母亲!”

  “是啊,我怎么能这样自私地放浪,天真地幻想!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承担……”

  俟叶低下了头,忍着大脑的抽搐。两道目光犹如两根木棍僵硬,扫过一行行的文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