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0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混乱黎明
  4. 第二章 杀戮日

第二章 杀戮日

更新于:2018-03-14 19:01:28 字数:4005

字体: 字号:
  整个世界从未像如今这样混乱过,哪怕曾经种族之间的战乱也不曾如这般一样弄得人心慌慌。那些偶尔会在某些宗教典籍中提到的恶魔或者神灵的形象,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并开始大肆的杀戮。

  想到之前充满生命气息和美丽魔法的夜晚,人们总归可以相信这是一个文明在走向灭亡前最后的一个挣扎。

  虽然整个联军的关系并不十分牢靠,比如精灵和矮人的士兵就在几天前还你死我活的为一处魔法宝藏厮杀,而如今却以战友的身份相互埋怨。但无论是公国的王,还是部落的首领,甚至是村落的族长,他们都深刻的知道,为了利益而杀戮和为了杀戮而杀戮比起来,哪一个更加的可怕。眼前出现的那些生物,更像是后者。

  灾难才刚刚开始不到一个月,人们便仿佛身处地狱之中。空气中弥散这来不及处理的尸体散发出的腐臭。单只是莱恩国,平民和皇室的死伤就已经到了难以接收的地步,更何况那些军队不多的小国。

  “我要你们有什么用!”在莱恩国的某座城市里,汤姆指挥官拍碎的身前的桌子大吼道!

  “我们被算计了”弗朗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看向窗外,虽然整个城市的恶魔已经被军队和魔法师联手清理干净了,但当他看向所以一切在阳光下留下的影子都特别的不舒服和不真切。

  “对,特别狡猾。和以往遇到的那些抠脚的货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此时,布里斯和奥科拉站在墙角像是受到老师责罚的小学生一样。

  布里斯一行三人在吃了败仗之后,便径直的回到了汤姆面前领罚。弗朗无论如何都是要回来领罚的,因为他所谓的不能玷污家族的给与的姓氏。布里斯在听到弗朗说要自己担下责任之后,便也屁颠屁颠的跟了回来。

  “势利眼”布里斯在心里狠狠问候了指挥官全家族的女性无数次。心想虽然弗朗把所有的责任都自己抗了下来。可但看眼前的架势,哪有半点被责罚的意思,反倒是站在墙角的自己和奥科拉承受了来自指挥官的绝大多数怒气。

  “狡猾。”汤姆不断的重复着。在他看来,虽然敌人的狡猾会让战争的胜利变得更加困难,但这同时也意味着有更大的机会通过谈判来结束这场战争。

  布里斯见汤姆没有搭理自己,悻悻的闭上了嘴,一脸怨念的看着正在发呆的弗朗。

  只有奥科拉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自从进了城,戴上了现在连上的那个黑色的面具后就逐渐的沉默寡言起来。面具是布里斯提议买的,因为他怕奥科拉的这幅鬼样子吓到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从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后来,布里斯催促这奥科拉换药想要将他的面具摘下来就被奥科拉拒绝了。那个黑色的有种莫名的妖艳的面具便一直戴在奥科拉的脸上没有再摘下来。

  “弗朗,你有没有把你遇到的情况和里恩牧奇老先生说过”汤姆一脸严肃的问到。

  “已经写在魔法纸鹤上了,估计家主已经来赶往这里的路上了。”弗朗仍然呆呆的看向窗外,目光在那些影子之间来回游离。

  汤姆见弗朗没有正眼瞧自己,也顺着他的目光朝窗外望去,眉头也渐渐皱成了一团。“不愧是里恩家的人”,汤姆说话的功夫也没有闲着,迅速的向自己的枪里填满了子弹。布里斯用惊讶的眼神看着那些暗红色的子弹,那可是连魔法护盾都可以轻松穿过的存在,并且造价不菲。

  真没有想到汤姆这么深藏不漏,布里斯心里暗自想着,看来以后要多套套近乎。

  “你们在这等我,千万不要离开这里”汤姆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拖沓,留下这一句话后人已经消失在门外。

  “没想到指挥官还是个有钱人,真是深藏不露”布里斯痞气十足的坐到了指挥官的椅子上,要不是桌子刚刚被拍碎,此时他的腿已经搭在上面了。“对了,我说弗朗,你怎么就怂了呢,说好的你帮我们担责任,现在倒好,责任是你担了,挨罚的还是我们。”

  此时窗外传来了枪声和打斗的声音,很明显汤姆和某个残留的恶魔打了起来。声音一直持续着并且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大魔法师,你不过去帮帮忙么”布里斯仍然悠闲的靠在椅子上,只不过有一直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枪,这是能在战场上得以生存总结出的经验,任何绝对的安逸都预示这死亡的来临。

  “插不上手,我去只会是个累赘”弗朗话虽这么说,此时的手中的魔法书已经浮在他的手上,一道道魔法划出的光线飞向房间的四处慢慢隐匿起来。“你们留在房间里,我出去看一看”说罢也起身走了出去。

  “他会是累赘?”布里斯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你说——”他刚要说些什么,却戛然而止。因为他发现此时房间里面只有自己,奥科拉不知何时也离开了房间。窗外打斗的声音仍旧很大,布里斯紧锁着眉头心想若是汤姆赢了倒还好说,万一挂了,那恶魔岂不是又要开始打开杀戮了,自己还是造作准备的好。

  他一改之前慵懒的状态,目光变得锋利起来,这是在死人堆里面才能磨练出来的气势。布里斯在整个房间翻找了很久,才找到一把布满灰尘似乎很久没有使用的枪,看了眼,里面还有些子弹,心想虽然和自己平时见到的子弹有一些区别,但这也多多少少能增加自己存活下来的几率。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布里斯也离开了房间。

  虽然听着声音的时候心里对打斗的激烈程度有了大致的评估,但当真的看到眼前一片坍塌的建筑,布里斯还是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知道自己之前还是太小瞧汤姆了。

  由于视野的开阔,布里斯很容易就找到了正在和恶魔大战的汤姆以及躲在不远处观战的弗朗两人。

  “快赢了吧”布里斯走到弗朗身边问道。

  “快输了”弗朗尴尬的笑了笑,“它很狡猾,很有可能是尾随我们来到这里的”

  听到这话,布里斯感觉自己后背上的汗毛同一时间立了起来,一股凉风在汗毛之间来回穿梭,还不及安抚这些瑟瑟发抖的汗毛,汤姆便被恶魔打飞进废墟之中,而恶魔由于失去了攻击的目标,将头转向布里斯三人这边。现在布里斯全身的汗毛都炸开了,表情有点抽搐,暗骂汤姆没用。

  虽然汤姆的枪法出神入化,速度也远在恶魔之上,但身体素质和恶魔却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不断的攻击并不能给恶魔造成致命的伤害,可是只要被恶魔找到机会,贴身肉搏几下,汤姆的五脏六腑都会因为强烈的冲击而翻腾几下。汤姆的劣势就慢慢增加,直至被恶魔找到致命的破绽。

  布里斯三人目光坚定的对视一下,然后微微点了下头。弗朗站在原地,手中的魔法书周围已经漂浮起了很多魔法,布里斯和奥科拉面朝着恶魔向左右两边缓缓的移动,做出迎敌的姿态。

  在恶魔冲向他们的一瞬间,布里斯和奥科拉十分有默契的朝两个方向调头就跑,布里斯嘴里还鬼叫这什么东西。只有弗朗一脸尴尬的站在那,做好了迎敌的姿态。

  就在弗朗准备和恶魔进行厮杀的时候,恶魔似乎对他毫无兴趣,直接从他身边掠过,直奔还没有逃跑多远的奥科拉。

  虽然布里斯鬼叫着逃跑,但同时也关注这恶魔的动态,他和所有人一样十分不解恶魔为什么直奔奥科拉而去,他自己逃跑的脚步也放慢了,看到了恶魔移动的速度,他自认为自己的两条腿的长度远远不够。

  奥科拉此时也同样在暗骂自己的运气实在差的可以。恶魔一瞬的功夫就来到他的身后,用两条粗壮的双臂将他推倒,血液从指尖滴答滴答的流下,看来在与汤姆的战斗中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奥科拉顺势在地上滚了几圈,这才化解了从背后传来的强大推力,连上戴的那个黑色面具也由此掉落在了一边,露出真容的他脸上大半的肉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森森的白骨,那个恶魔也在第一时间跟了上来,只不过当看到奥科拉的面容之后在奥科拉面前停顿了下来,他分明的感受到了恶魔眼里的异样情绪,那种带着疑惑和激动的情绪。

  此时,弗朗的法术攻击已经落到了恶魔的身上,虽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精妙的是每一个魔法攻击都落在了恶魔不同的伤口上,使所有伤口都朝着更加恶化的方向发展。不约而同的,夹杂在魔法攻击中间的是一个个子弹炸裂开来,而子弹的来源正是布里斯手中的那把刚刚找到的黑沉沉的枪。

  布里斯可没有弗朗那么精准的攻击能力,子弹基本上是胡乱打出的,落在恶魔身上的更是寥寥可数,可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在的是,那些基本被忽略的攻击竟在恶魔身上留下了巨大的伤口。布里斯看着自己手中的那把枪,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他的心也咯噔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本来以布里斯无赖一样的性格,只是打算在暗中放放黑枪,可谁承想他那机枪成了主要的伤害输出。而开过这几枪之后,他的精力和体力就像被那些子弹吸干了一样再也没有了什么力气,布里斯现在哪里顾得了这么多,只是暗骂一声“我艹,拉仇恨了”

  恶魔果不其然的朝着布里斯飞奔而来,布里斯紧接着又朝着恶魔开了几枪,但都被恶魔轻松的多了过去,又开了几枪的布里斯疲惫感更加的强烈,整个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只有眼睛努力的睁着,看着向自己飞奔而来的恶魔。

  汤姆刚刚从废墟之中爬出来,感觉自己骨头都像碎了一样。刚刚抬起头看向恶魔就看到了布里斯将恶魔打伤的画面,本来满是诧异,但看到布里斯手中的枪,心里满是惊喜。同时暗叫了一声不好,快速向布里斯的身边跑去。

  本来布里斯以为自己的小命就要这么交代了,突然跑到他身边的汤姆让他大喜过望。对于一个枪手来说,身体的强硬程度本身就比魔法师好不到哪里去。布里斯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汤姆不得不冲上前去和恶魔肉搏,由于准备不足,汤姆的双眼就被恶魔一瞬间用犄角刺瞎,顿时涓涓的血水从双目中涌出。汤姆也顺势将布里斯手中的那把枪拿到手中径直的指向恶魔。

  此时恶魔也不动,饶有兴趣的看向两人。

  “别动”汤姆虽然眼睛瞎了,但似乎他还是能很清楚的感知身边一切的存在。“我可一发子弹都打不偏”

  “你要能用这把枪,这句话我就说不出来了”恶魔话虽这么说,但很听话的站在那里,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动作。这也是汤姆无数次尝试和恶魔沟通,恶魔第一次做出回应。

  “敢不敢赌一下”

  恶魔沉默不语,看着汤姆有些血肉模糊的眼睛已经被鲜血充满,但他总觉得汤姆仍然在恶狠狠的看着自己。是个人物,恶魔对汤姆做出了这样的评价,他也是最不愿意与这样的人为敌的。不过很多事情并不能如他所愿。

  “为什么?”汤姆尽量减少自己的动作,甚至是脸上肌肉的。因为他知道,一旦他露出了破绽,这里的所有人都会在一瞬间死于非命。

  “信仰和尊严”恶魔冷冷的回答。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