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8:14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名留青史
  4. 第二章 乱起

第二章 乱起

更新于:2018-03-14 13:03:44 字数:3056

字体: 字号:
  “陛下,臣奏请工部侍郎贾鲁为水监,统治河务,贾鲁善水利,使其为水监,黄河必治。”只要抬出山东盐场,惠帝必定允诺,脱脱胸有成竹,一切尽在安排之中。

  “准奏。”惠帝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最近老是黄河泛滥,一发洪水就要钱要粮,都说皇帝富有天下,现在自己却穷得叮当响,真是不当家不知才米油盐贵!

  公元1344年,黄河屡次决堤,淹没良田无数,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沦为难民。元顺【惠】帝虽然名字取得顺,但最近遇事老是不顺,难民是不得不管的,不是元顺帝有多么心疼百姓,而是为了避免他们造反,黄河一发难,天下人都倒霉!这是有原因的。

  元顺帝没钱,但灾还是要救的,本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态度,就让全国人民来支援,元政府不但加重了税赋,还新增了许多税种,要饭有乞讨钱【税】、过节要收过节钱【税】、~~~~~~

  丞相府中,贾恒正跟着脱脱在院中散步,身后跟着几名伺候的仆人,

  “友恒啊【小名】,好好努力,治河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脱脱语重心长的说道。

  “属下定不负丞相厚爱。”贾恒听丞相呼他小名【古代一般亲近之人才呼小名】,心中一喜,连忙下跪行礼。

  两人正聊得开心,相府管家寻了进来,向脱脱和贾恒行了一礼,“老爷,哈大人求见。”

  “哦,快请。”脱脱闻言连忙说道。

  哈麻兄弟被贬出京城,听闻脱脱官复原职,于是前来辞行,顺便托点关系,以便将来好回京城发展,本来是京城户口,被太平【前丞相,公正廉明】这么一整,一下搞成了外地户口,自然十分不甘。

  ~~~~~~~~~~~~

  寒风肆虐,似乎要将眼前的破茅草房吹上天,“吱嘎~~”之声不绝于耳,周成正和百二五、朱八八二人围坐于屋内,屋里除了周成和百二五要饭的家伙【几只破碗】和一堆稻草,就只剩下这一套破茅草房了,据百二五说,这是周成【施三八】那没见过面的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产。

  此刻,可怜的朱八八同学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周成二人哭诉,“三八哥~~你~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啊!”

  “好了、好了,别哭了。”周成拍了拍朱八八的背,同时轻声安慰着朱八八那受伤的心灵,朱八八的眼泪不但没有止住,反而像黄河一样全线溃提,像小孩一样趴在了周成肩头嚎啕大哭了起来。

  周成也是满脸愁云,前几个月还好,只要勤劳工作【讨饭】,还是有的吃的,现在黄河发难,几百万劳动人民全部转业加入了讨饭行业,周成的收入直线下降,再加上【元庭】政府又乱收税,周成也实在是过不下去了,不过再惨还是没朱八八惨,就这几个月时间,老爸老妈还有哥哥姐姐相继饿死,三哥去了倒插门,四姐嫁了人,家里就只剩他和他二哥两个人了,要不是周成在屋后腾了块地,朱八八的父母真的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唉!为什么当初大学就不读历史专业呢!”周成心中懊恼不已,要是以前读书的时候多研究下历史,起码现在能有个参考,不像现在还要为生存发愁!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唉!你看城外寺庙的和尚,做什么都不用交税,还过得逍遥自在,昨天我还看见一个和尚在城里街上喝酒吃肉呢!”百二五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说到酒肉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真不公平,凭什么~~~~”

  听着和尚二字,周成突然脑中一闪,“对啊!历史上朱元璋好像去当过和尚!”想到这里,周成脸上愁云尽散,又出现了笑容,“对了,八八,二五,我们有出路了!”

  闻听此言,百二五和朱八八都抬头望向周成,眼里满是疑惑,但更多的是期待。

  “我们可以去寺庙当和尚啊!”周成兴奋地说道。

  百二五脸上先是一喜,接着眼神又黯淡了下去,“人家能要我们吗?!咱们啥也没有,和那群和尚既不占亲,也不带故!”

  “你这个笨蛋,和尚和地主一样有钱是吧?”周成伸手轻轻敲了敲百二五的脑袋。

  “恩,对啊!”百二五直视着周成的双眼,同时点了点头。

  “和尚和地主一样也是人对吧?”周成接着说道。

  “对啊。”

  “地主会做那些又苦又累的杂活吗?”

  “肯定不做啊!”朱八八和百二五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这不就对了,我们就去那里做事啊。”周成两手一拍,洋洋自得的看着百二五二人。

  在周成的记忆当中,元朝的社会风气是相当开放的,和尚不但可以娶老婆,钱多了还可以做生意开当铺,提前了六百多年进入现代化的生活,真可谓思想超前!

  正当三人在屋里商量事情的时候,“砰”的一声,破茅草房被一脚踹了开来,惊得周成三人差点掉了魂!

  见两个官差走了进来,愣了片刻后周成首先回过神来,本来有些温热的心中“咯噔”一下凉到了脚底,泛起一股不妙的预感,这些家伙一来准没好事!脸上却瞬间堆满了自认为迷人的笑容,“嗖”的一下站了起来,“二位差大爷有何贵干?”

  百二五和朱八八接着也站起来站到了周成身后,有些畏惧地望着两个高大【相对而言】的官差。

  两名官差也不答话,眼睛在屋内四处扫视了一番,见整个屋内空空如也,不免邹了邹眉头,“收税。”

  此话一出,周成三人又是一愣,“收税!?”几乎同时瞪大了眼睛,带着惊讶和疑惑望着两位官差。

  “根据朝廷户部新税法,为了鼓励全民生产,发布了新税法,凡在家待业的闲散人员,均要向朝廷交纳一定费用。”说完两个官差便走到了三人进前,手一伸,“快交税,每人五十文钱。”

  周成现在是欲哭无泪,眉毛鼻子拧成了一团,整个一张苦瓜脸,“缴税!这还是大白天,天咋就这么黑啊!看来还是二十一世纪好!”一觉醒来,莫名其妙来到这鬼地方,由富翁一下子变成了穷要饭的,当真是穿越小说看多了,刚开始还想着凭借自己超前的智慧和还算“丰富”的历史知识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英雄救国,建功立业的生活,却被残酷的现实生活一点点将梦想撕碎,当离开父母给他留下的遗产,他才发现自己是如此脆弱,离开了他认为黑暗堕落的社会,却发现自己掉入了真正的地狱,对古代广大底层人民【包括自己】产生了莫大的同情!

  “官爷,您瞧吧!我们真的是穷得叮当响,家里连耗子都不光顾的!”周成边说边朝破房中空荡荡的四周指了指,同时又拉了拉身上的破棉衣,“您看看,衣服都成这样了,哪还有钱~~~”

  “啪。”

  周成本来毫无血色的脸颊上印上了一个微红色的掌印,捂住脸颊,火辣辣的疼痛刺激着周成的神经,在二十一世纪哪受过这种鸟气啊!胸中的怒火爆涌翻腾,眼神瞬间充斥着寒芒,双手缩在破衣袖中紧紧地捏成拳,偶尔微微的颤抖,但脑海中的一丝清明提醒周成一定要冷静,元朝分四等人,他们这些南人是最低等的,杀了最多赔一只羊、马,现在又是元末动乱年代,命如草芥,死了就死了,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真要是动起手来无异于自取灭亡!抬起头,眼中的寒霜早已消失,依然是满脸笑容,“官爷,要有钱早就孝敬您二位了。”说着将破烂的棉袄口袋翻了出来,“您看,真的没有啊!我们三人都两天没吃饭了!”周成说到最后几乎是语带哭声,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比这凄惨的场面二位官爷早就见惯了,但眼见确实没钱,又家徒四壁,也就没再说钱,反而是脸上挂上了笑容,“好,今天本大爷心情好,你们三个就从我裤裆下钻过去,要不然~~”说着“哗”的一声抽出了半截佩戴的长刀。

  周成脸上的笑容霎时变得有些难看,“这~~”心中不停地咒骂也不能抵消那翻腾的怒火,罢了!罢了!就学学韩信,忍一时胯下之辱,将来如果出了名兴许还能成为一段佳话!回头看了看目瞪口呆的朱、百二人,微微点了点头,转过头毅然从官差的胯下钻了过去~~~~~~

  三人站在门口望着两名官差远去的背影,周成在心中立誓,“此仇不报非君子!”

  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