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真魔经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怪客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怪客

更新于:2018-03-15 16:42:43 字数:4002

  三千五百年前,九州天降墨雨,三天三夜,万物皆黑,日月无光。

  期间,有妖风自东海起,呼啸苍穹,席卷天下。

  据传闻,那雨幕妖风中,似有异妖降世,凶光蔽日。

  其后年间,九州皇朝征伐不断,更有异兽凶妖出没,妖邪肆虐人间,民不聊生,饿殍遍野。

  这样的情景,整整持续了两百年之久,直到后百年,一位异人横空出世,以无上神通,诛妖灭邪,威震天下,每一现身,必有金光冲霄,霞光满天,世人以为仙人降世,九州得以初定。

  太平日子来到,可这个时候,老天仿佛又觉得人世间太过安逸舒适,毫无乐趣可言,好似偏要创造出诸多事故,将九州弄得热热闹闹才好。

  这一天,一位世人途径某处山涧,见山腰一洞穴中冒出霞光万丈,光芒直冲苍穹,好奇之下,攀岩入内,此举动,竟被他意外发现了多年前那场大雨的玄妙之处。

  那一年从天而降的,除了漫天墨雨之外,好像还有一些更为奇妙的东西。

  一些文字或刻于金箔,或书于木棉,散落九州各地,有缘者得之,据文字修炼,初始感觉身强力健,时日一长,据书中所言,一些人更是修出了能斩妖除魔、移山填海之大神通大造化。

  这些人或开宗立派,或逍遥世外,随着时日久长,九州门派林立,不胜枚举,这一类门派,秉承着得于天,当馈于天的教训,门下弟子,皆已匡扶人间为正道,修得一身神通,除暴安良,斩妖化邪,对于残害人间的妖物,也起到了明显的克制作用。

  后数十年间,有一位民间恶徒偶然修得道法,受不了徐徐渐进的修真之苦,剑走偏锋,以夺人造化为由,创造出邪意魔功,霍乱人间,天下再次大乱。

  渐渐的,众多门派开始出现正邪之别,强弱之分。

  而我们的故事,便是要从中土三大修门之一的‘无差门’开始说起。

  这里是中土大洪帝国地界,在大洪国都城十里开外,是享誉天下的无差仙门。

  仙门立于一千七百年前,底蕴深厚,自创立以来,门人遍布天下,民间流传的剑仙故事,到是有一半来自于此。

  仙门坐落于灵秀青云山脉,终日云雾缭绕,微风过处,可见琼楼。

  那些云雾,正是仙门防止世俗之人闯入的第一道禁制,若不是身具仙缘者,贸然进入,只会在山中迷失方向,不知归路,时日久长,世人觉得神秘之余,对于仙门更加心怀敬畏。

  此时位于门派后峰,一位少年正背着竹篓,在山间行进,行走间,不时停下脚步,将一些奇异花草采下,放入背篓。

  周凡是无差门药童,由于资质平庸,五年前入门后被分配到后山采药所。

  这等苦差事,对于一心想修炼的弟子来说,并没有太大前途可言,而作为普通人,若是干满十年时间,就可以在山中当个小管事,一月的俸禄,也要比那些都城中在职的小官员高些,于穷山村出来的周凡来说,这个差事可以说很不错了。

  采药童这个职务,若是运势不错,碰巧采到某些珍稀草药,奖励的银子也十分可观,后山够大,近的地方已经没有什么油水,远处又不大安全,但是为了生计,依然也有许多人愿意冒险。

  山中山鬼多,吃人的异兽也时常出没,一般就算有采药童愿意深入,也大都是结伴而行,像周凡这样的,就实在是个例外。

  行了半天,来到林中一个水潭处,周凡解下背篓,准备在此歇歇脚。

  看着一背篓装得满满的草药,联想到回去之后能兑换的银两,周凡不由得暗笑起来。

  他年纪不过十七,长得眉目清秀,似长时间行走山间的缘故,皮肤看起来有些黝黑。

  水潭方圆百米,周围没有任何植被,光秃秃一片,水色混浊,黑如墨汁,不时还会从水面上涌出浓郁的黑雾,袅袅回旋,长久不散。

  这本是十分妖异的景致,不过两年的时间,周凡也多次来到这里,时日一长,隐约看出此地的不凡之处,也没什么觉得惊奇的了。

  那是一年前的时候,有一回他采药时,无意惊动了山间妖魅,被追赶之下,慌乱中来到此地,哪想到那妖魅似乎对此地有所顾忌,远远的,就不敢再上前一步。

  经过多次测试,最终周凡发现,这里无论是猛兽还是山鬼,都对这个水潭十分畏惧,而这,也就是周凡胆敢深入后山采药的主要原因。

  就算遇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往这里跑就安全了。

  周凡坐在地上,这里没有草皮,坐起来并不舒服,但为了恢复体力,也只有在这个稍微安心一些的地方稍做休息。

  不过,今天这水潭跟往日相比,貌似有了一些变化,水面上的黑雾,似乎也比前两日多了数倍,水色看起来比之前更黑了。

  “前面的可是周师弟?”一个声音,从林间传出,周凡抬头,只见两个人影缓步远远走来。

  两人穿着月色长衫,背负长剑,说话的那人,约莫双十年纪,长着一张狭长的马脸,脸上带笑,说着话,走到了周凡跟前。

  周凡咋见两人,也是一惊,赶忙起身行礼,身子下意识的挡住身旁背篓,拱手道:“周凡见过两位师兄。”

  马脸男子呵呵一笑,挥挥手,道:“果然是你,师弟胆子不小,一个人竟敢如此深入后山,也不怕被山精勾了魂儿去。”

  “师兄说得甚是,小子正准备往回赶咧!”周凡说完,正准备拾起背篓,却被马脸男子伸手拦住,急忙道,“陆师兄可还有所差遣?”

  被他唤作陆师兄的马年男子呵呵一笑,道:“师弟莫慌,我起先听人说起,采药所周师弟天生一副好鼻子,平日间找到的灵草是其他弟子的数倍之多,也不知道今日可收获了什么好草药,不妨拿出来让我瞧瞧?”

  周凡心里咯噔一下,连呼坏了,这么下去恐怕要赔本,平日间遇到此二人也就罢了,偏偏自己刚才收获了一株了不得的草药,心头想着,面上不显声色,道:“都是些寻常草药,师兄怕是看不上眼。”

  “哎!师弟哪里话!”陆师兄摆摆手,一把夺过他手中的背篓,周凡不敢阻拦,看他就此翻弄起来,后者眼神越发明亮,片刻后,从背篓最下面掏出一株深蓝色小草,喜道,“居然是‘灵犀草’,师弟果然好本事,这玩意儿我可是找了许久!”

  周凡心头大骂,嘴上却笑着道:“此草竟然是‘灵犀草’?小子目光短视,认不得此物,倒是看它颜色稀缺,这才采了下来。”

  “是么?”陆师兄似笑非笑的望着他,笑道,“师弟果然福缘深厚呵!”

  “师兄谬赞,既然师兄看中,那是此草的福气,小子便将其赠于师兄了!”周凡内心猛地抽搐,恨不得立即甩此人俩大耳光,面上却还要努力保持微笑。

  这两位都是无差门修法弟子,地位远远不是自己一个采药童可比的,就算人家明抢,到时候吃亏的还得是自己。

  整个无差门弟子约有四万余,其中修法弟子不过占其中三千人,身份地位,可想而知。

  陆师兄双眼一眯,满意的点点头,道:“既然师弟有这份心意,那为兄的自然不可推迟,往后有什么不便,只管来玉竹峰找为兄。”

  “小小心意,不敢劳烦师兄。”周凡说着,拱手告辞。

  “咻咻!”

  正当他背上竹篓,步子还没抬起时,地面猛地一震,一声厉啸突然从水谭中呼啸而出。

  声音尖锐刺耳,伴随着水花四溅,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周凡被这股气味一冲,只觉得脾胃翻腾,一股暖流自下而上,从口中喷出,却是白吃了午饭。

  “什么东西?”

  “唰!”

  “唰!”

  两位师兄相继祭出法器飞剑,警惕的盯着水潭。

  黑雾弥散,飞速扩张开来,视野逐步减弱,仔细一看,黑雾中竟充斥着无数张鲜红色的鬼脸,被黑雾拉扯牵引,看起来异常狰狞可怕。

  “何妨妖人,在此作祟!看剑!”陆师兄一声断喝,手中法决变换,飞剑一声轻鸣,化作流光朝黑雾最浓郁处射去。

  “嘭!”

  黑雾没有丝毫变化,而陆师兄却爆炸了,是的,整个人就这么在原地炸成了血雾。

  “邪魔外……”另一位师兄颇一开口,“嘭!”地一声,也跟着炸了。

  “娘也!”周凡双目圆瞪,吓得浑身一抖,顾不得腹中不适,将手中竹篓一抛,跪倒在地,双手抱头,一声大喊如滔天惊雷。

  “上仙饶命!!”

  说罢双目一闭,对着水潭中心一个大拜。

  周围安静得可怕,片刻没有声音响起,好像有水滴落在了自己的脸上,周凡把眼睛张开一条线,发现身前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一身黑袍,破烂不堪,被水打湿后紧紧贴在身上,长发及腰,看不清楚面目,只有那裸露在外的左手,让人一看之下,就会觉得不寒而栗。

  鬼脸,全是拇指大小的鬼脸,密密麻麻的布满整个左手手臂,浓郁的黑雾,正是从这条手臂上冒出,鬼脸在变化,每一个鬼脸的样子都十分清晰,就像是活人一般,他们在张嘴说话,在怒视,在讥笑……

  可是周凡却听不到任何声音,目光与那条邪意的手臂接触,仿佛灵魂都会被后者吸走。

  这个时候,那人缓缓抬起头,在并不强烈的阳光下,那张苍白且消瘦的脸显得异常妖异,嘴角动了动,像是在笑:“仙……”

  说出‘仙’这个字时,像是错觉般,他的头顶倏地冒出一丝几乎不可见的金光,那人的双眼也猛地皱了一下,一把扯住自己的头发,脸上露出几许疑惑,口中喃喃道:“仙……仙,魔!魔!杀!杀!杀!!”

  最后一声,像是嘶吼,青筋暴跳,吓得周凡一屁股坐倒地上,赶紧道:“上仙息怒,上仙息怒!”

  那人猛地回过头,幽绿色的眼珠直勾勾的盯着他,口中不断叨念:“魔……你是……魔?”

  “不不不!”周凡赶紧摆手,指着自己的胸口道,“上仙,我不是魔,我是良民,是大大的良民!”

  “啊!”

  那人一声咆哮,鬼面左手猛地颤抖起来,无数笑声从手臂上传出,男人的、女人的、小孩的、老人的……汇集到一处,让人毛骨悚然。

  突然,他伸出那只手,一把掐住了周凡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浓郁的黑气霎时包裹住了周凡的整个身子。

  周凡只觉得那些黑气像活了一般往自己嘴里钻,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冒起,仿佛五脏六腑被什么东西猛烈冲刷着,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径直喷在了那人脸上。

  那人被他吐得满脸鲜血,看起来更加狰狞,一双幽绿色的眼珠死死盯着周凡,表情慢慢浮现出几丝痛苦,牙关紧咬,最后化作一声咆哮:“滚!”

  脖子上的压力骤然减轻,周凡整个人腾云驾雾般的飞了出去,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那些黑气脱离了怪人的掌控,厉啸声不断,马上争先恐后的涌入周凡体内,不过片刻,那些黑气就消散得一干二净,天地之间,一片清明。

  而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周凡的手臂上悄然多出了一块黑色印记,不注意看的话,就跟寻常人家的胎记相差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