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6:07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江湖之极品清洁工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落第秀才不如狗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落第秀才不如狗

更新于:2018-03-15 15:23:12 字数:2979

  

  “就您这身子骨,扛麻袋扛得动吗,去别家看看吧,做个账房先生什么的也不错!”

  “对不住了您呐,小店只管吃喝,没有工钱,您要是不愿意就轻便吧。慢走不送!”

  “别,秀才大老爷,我们可不敢用您呐,这万一朝廷怪罪下来,我们可担待不起,您还是好好考取功名吧。”

  ……

  陈广孝是个落第秀才,来外地一次不容易,并不想就这么狼狈地返回家中,然而囊中羞涩,又不好意思找家里人要,于是便想找份活儿干,最起码等到来年再努力一回,也好报答父母的殷勤期待。

  然而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他,找份活儿却是那么的困难,这已经不知道走了多少个地方了,却没有一份适合自己的活儿。

  眼看着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估摸着待会儿就该宵禁了,陈广孝无奈,只能步履蹒跚地朝借宿的地方走去。

  客栈他住不起,所以就住进了一座据说闹鬼的宅子,不用花钱,倒也方便。

  “少读诗书陋汉唐,莫年身世寄农桑。骑驴两脚欲到地,爱酒一樽常在旁!苍天啊,我陈广孝可不想潦倒众生啊,您就不能给我个机会嘛!”

  陈广孝走到一处河边,看到那碧波荡漾的河水,不由感慨万千,站在石桥之上长叹不已。

  这里是兰江府,兰江府内有一条兰江河,此地也是因这条河而命名,河水清澈见底,夜间如琉璃一般,映着月光,格外美丽。

  石桥周围,行人匆匆,也有那对夜景感兴趣的才子佳人或者驻足岸边,或者抚琴画舫,听到陈广孝如狼嚎一般的感慨,都不禁议论起来。

  “唉,又来一个怀才不遇的读书人,这兰江河里死了多少这种人了!”

  “嘿,什么怀才不遇啊,就是自以为是,还不如咱们这些杀猪的屠户呢。”

  “听他咏诗,倒也应该有几分文采吧,可惜了。”

  “哪来的酸秀才扰人清梦,惊走了大爷我梦中的仙女儿!”

  这话响起,便见一个坦着胸,一片乌黑的胸毛露在外头的醉汉从旁边桥跟下站了起来。

  醉汉过来一把揪住了陈广孝的衣襟,这陈广孝秀才一个,只知道读书,身体差得不行,哪里经得住他这一下啊,顿时被衣服勒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去你的吧!”

  醉汉这般还不罢休,直接一把将陈广孝扔进了兰江河之中,只听得“噗通”一声,人就掉了下去。

  陈广孝可不会游泳,双手拼命在水里面扑腾了几下,就直接沉了下去。

  大概是这水进入了鼻子,呼吸都不顺畅了,然后眼前一黑,就没有了直觉。

  “出人命啦——!”

  石桥之上顿时乱成一团,那醉汉也仿佛清醒了许多,一看情况不妙,转身就溜走了。

  陈广孝并不知道岸上发生的这些事儿,他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而在水中发生的事情,岸上的人也不知道。

  只见水底一团黑影窜了上来,直接钻进了陈广孝的身体之中。

  “谁会水啊,赶紧下去救人啊,这半天还没浮上来,是不是被水鬼给抓去了啊。”岸边聚集的人是越来越多你,不过始终没有一人敢下水的。

  兰江河水流并不算缓,再加上此时天已经黑了,这总不能点着蜡烛去救人吧。

  就在此时,月光之下,一道白影踏空而来,仿若月宫仙子一般,那白色的绸缎衣服,那蒙着白纱却依然可以看清楚的俏丽容颜,那每一个动作都让人魂牵梦绕的曼妙。

  都使得这个人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

  白影在石桥栏杆上踏了一下,然后借力跃入水中,犹如美丽的鱼儿一般,上来的时候,已经将落水的陈广孝救了上来。

  “菩萨!菩萨啊!”

  “这是仙女下凡了吗?”

  “不是,此女虽然蒙着面纱,不过看身段和这功夫,应该是镜花宫的人,但是谁就不清楚了。”

  “哼,镜花宫如今居然还在,想本尊当年成名于江湖的时候,镜花宫那帮臭娘们可是没有少给本尊添麻烦啊,既然今日你们有人现身了,本尊就先用‘天磁魔功’吸收了你的功力,然后再杀上镜花宫去报仇!”

  无人知道,陈广孝的身体里边多了一个灵魂,而且听这灵魂的口气,似乎还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嗯?怎么回事儿?这人的身体竟然是‘九龙锁魂体’,不是龙魂体?我!我!我****贼老天,你这么玩我!”

  这大人物想要控制陈广孝的身体去对付那白衣女子的时候,却忽然间发现了一个令他惊恐无比的事实,本以为是龙魂体才附身的,却没想到是九龙锁魂体。

  龙魂体对于修炼魔门功法具有数倍功效,而九龙锁魂体虽然效果更胜!可问题在于‘锁魂’二字啊,一旦灵魂进入体内,便无法出去了,而且还会被这种体质不断炼化。

  因此九龙锁魂体在昔日都是练就最邪恶魔功的魔门中人梦寐以求的体质啊。

  其实不光是灵魂,包括别人的内力,一旦进入这种人体内,便会被锁住无法脱出了。

  “啊啊,不好,已经开始了,不行,我必须得专心应对这九龙锁魂体的炼化,至于以后的事情再说吧……”气急败坏的大人物本打算在陈广孝的身体里胡搞一番,看看能不能破了这身体,可是却被九龙锁魂体压制得毫无办法,只能暂时放弃了控制陈广孝的身体,专心去对付这九龙锁魂体。

  而此时那白衣女子却微微皱了皱眉,喃喃自语道:“奇怪,方才我竟然嗅到了一股可怕的气息,像极了母亲所说的一百年前的魔门祖师练魔心!可一瞬间就不见了。”

  “不行,我必须得速速返回镜花宫,将此事禀报母亲知道,否则的话,一旦练魔心出世,江湖必然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那就糟了!”

  想到这里,白衣女子在陈广孝身上拍了几下,看陈广孝将脏水吐出,已经恢复了呼吸,这才腾空而起,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女子离开没多久,陈广孝就清醒了过来,看着周围把他当猴子一样围观的众人,不由挠了挠头,心中纳闷:“怎么回事儿,我刚刚被那醉汉扔进河水之中,这是被救了吗?”

  “秀才老爷,是镜花宫的姑娘救了你,可惜人已经走了。”

  “是啊是啊,来无影去无踪,这镜花宫不愧是武林翘楚,厉害啊。”

  “谁说不是呢,镜花宫宫主可是当今的武林盟主,一个女人做武林盟主,那得多了不起了。”

  “咕——!”

  陈广孝正听着周围那些人乱七八糟的议论声呢,忽然间肚子叫了起来,这不争气的家伙竟然还叫得非常响,就仿佛害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不过也没办法,这找了一天的活儿了,真得是一口饭都没吃,就喝了几口兰江河的河水,这会儿肚子里感觉都是水在“扑腾响”。

  他站起身子,摸了摸自己的袖筒,心中一想糟了,肯定是刚刚掉进河里的时候把钱袋子给丢了,虽然那里面钱不多,可是几十文也够他吃喝了,节省点就是。

  但现在却是郁闷了,一文钱都没了,这可怎么活啊,难不成学那些猎户出去打猎?

  丢人就丢人吧,可问题是自己也不会打猎啊。

  唉,人活到这个份儿上,真得还不如刚刚在水里头被淹死呢,还秀才呢,苦读诗书十八年啊,到头来还只是个秀才,连一口饱饭都吃不上,都不如地里头刨食的乡下汉子。

  “哎呀,这可不妙了,秀才大老爷肚子饿了啊,小美人儿,你说公子我该不该给秀才大老爷一点吃食呢?”

  突然间,耳边响起了一个非常得瑟的声音,陈广孝抬眼一看,不由心中愤怒。

  此人他认识,是跟他一起参加考试的,甚至还是挨着坐的,虽然中间有夹板隔着,但是陈广孝却能清楚听到,那监考的官员居然给他夹带作弊!

  后来成绩出来,他陈广孝没中举人,可是这个家伙却中了举,虽然名次不怎么样,但举人跟秀才就是不一样啊。

  再看看这位举人公子身边那位小美人,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家碧玉或者大家闺秀,反正是长得笑魇如花,肤如凝脂,实在令人羡慕。

  回过头来看看自己,不仅孑然一身,连个关心自己的女人都没有,而且又是落第秀才不如狗,更是饿得连饭都没得吃了。

  这种日子,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

  不过文人有风骨,秀才也有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