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1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复仇之瞳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流亡的少年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流亡的少年

更新于:2018-03-14 19:11:20 字数:2243

  蔚蓝的海洋卷起一阵阵轻柔的浪花,海边的微风轻轻拂过人的脸颊犹如婴儿肌肤般柔滑,海鸥们也三五成群地在礁石或海面上徘徊。还有岸边的少年正出神地望着远方的海面,少年脸上的稚嫩还没有褪尽,却依然掩盖不住眼中的沧桑和忧伤。尽管这样,依旧无法否认这是一幅多么和谐的画面。只有少年的一头银发有时被海风轻轻吹起,才会发现那被头发遮掩住的左眼隐隐泛着红色的光芒!为这份和谐又增添的些许的妖异。

  “哥哥!哥哥!我又捉到了光蝶!”

  这时一声欢快的呼唤打破了这份宁静。少年的脸上也终于露出由心的笑容,转过头去,一位清纯的少女正朝他跑过来,少女穿着一身洁白的衣裙,乌黑顺滑的披肩仿佛被远远地甩在身后,而少女的一只手高举着,手里抓着的是一只宛若透明的蝴蝶,蝴蝶轻轻扇动着翅膀使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光晕,美丽异常。而少女正是少年柳寒曦的亲生妹妹,柳思琪!

  “小琪,你还是这么的喜欢光蝶呀。”柳寒曦溺爱地揉了揉少女的长发。

  “当然啦,哥哥知道小琪从小就最喜欢光蝶的。”少女低头看着手里的蝴蝶,有些失神,又有些哀伤。“光蝶可是咱们柳域最漂亮的……”说着,不知想到了什么,少女开始沉默起来。

  可是现在,柳域已经没有了。想到这里,少女脸上的伤神又加重了些。

  “小琪放心,那些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柳寒曦把少女搂在怀里,狠狠地说到。同时左眼的红光仿佛响应似的

  闪烁的一下。

  “恩,哥哥,我们一定会报仇,然后让柳域恢复如初的!”

  少女也抬起头,看着哥哥,眼中尽是坚定的希望,仿佛刚刚的伤感只是幻觉。只是,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右眼也闪过一丝紫芒。

  “当然!”

  他们本是柳域域主的孩子。想当初,他和小琪刚出生时,整个柳域都沸腾了,因为他们是带着上天的礼物来到这个世界的,就是他们的眼睛。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生来就是上天的宠儿,因为他们身体的某个部位会发生变异,拥有奇特的能力。但这种人并不是很多,而柳寒曦与柳思琪先后出生仅仅相差几分钟,却同时拥有变异的眼睛,但奇怪的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眼睛带来了什么能力,就算他们自己也不行,而且柳域的所有文献中都没有任何关于他们两个异瞳的记载。

  可是就在他们十五岁的时候,却有一群神秘的人闯入柳域,企图抓走他们。而为了保护他们,整个柳域几乎被屠杀殆尽。柳寒曦至今忘不了父亲为了他们的殊死搏斗,以及十二护卫在逃亡路上的相继牺牲。

  他还记得护卫长死前对他说的话:“少主,我们以后无法保护你们了,请照顾好自己和小姐,千万不要被他们捉住,那是一群丧心病狂的人。记住,只要你们活着,柳域就有希望!”

  背负着强烈的仇恨及整个柳域的的希望,他开始带着妹妹四处逃亡,不知走过了多少域界,然而那些人却始终不放弃对他们的追捕。就在这一追一逃之中,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三年。

  三年的逃亡中,他们经历了不少,更成长了许多。最重要的是他们找到了前进的方向。那个屹立在世界顶端的叫做冥的人,没有人知道他或她是男是女,更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只是每个人都知道他的存在,都在口述着他的传说。传说冥单独拥有着一个域界,叫做冥界,那里只有死人才被允许存在,活人是无法进去的。但是,没有人知道冥界在哪里。

  关于冥的一切就像传说一样神秘但又真实存在。传说中冥无所不能,甚至将死人复活。

  而柳寒曦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冥界,见到冥,不惜一切代价请求他复活柳域的所有人!但是在这个愿望实现之前,他们不能被抓到,更不能死。所以他不顾一切地历练自己,即使不为了复仇,即便无法打败敌人,更不知道自己和妹妹的眼睛究竟有什么作用,但至少要保护好妹妹。

  这是他最后的牵挂了!柳寒曦心中想着。他已经失去了一切,绝对不能再失去最后的妹妹,哪怕自己拼了性命,也要保护她不受伤害!每次看到妹妹默默修炼,一次又一次地遍体鳞伤,他都会痛恨自己的弱小。

  只是他并不知道,此时此刻柳思琪也有着同样的想法:拼了性命也要保护哥哥!

  这三年里,虽然每次她都被哥哥保护在背后,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软弱,反而更加坚强。

  每次看到哥哥为了保护她而伤痕累累,每次听到哥哥在睡梦中的惊呼,她都会感到非常心疼,都会在背后默默流泪。

  哥哥已经付出了太多,也太辛苦,所以她不想让哥哥看到自己伤心,所以每次在哥哥面前她都会露出笑容。但是默默地,她同样严苛地要求着自己,利用一切时间来历练自己。每次遍体鳞伤的时候都会幻想着某一天自己有了足够的实力,能够将敌人全部打倒在地来保护哥哥,她都感觉全身充满了动力。

  “哥哥,我们的眼睛究竟是什么?”柳思琪抬起头,看着柳寒曦。

  “我也不清楚,但肯定不会普通,否则那这家伙怎么可能这么执着!而且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只能我们自己偷偷的调查,但是这么多年了也没有任何相关的信息。”

  柳寒曦抬头望了望天空,是啊,三年了,他们穿过了一个又一个界域,查了无数的资料,却没有任何线索。红色的瞳孔有很多,但是像他这样的血瞳仿佛从未出现过,更何况妹妹的紫瞳,更像是绝无仅有的特例。

  没有资料也就罢了,他们的异瞳至今为止没有展现出任何能力,而且平时也隐藏在正常的瞳孔下面,完全看不出异常!只有在情绪激动的时候才能展现出来。

  “好啦,海边风大,咱们回去吧。”柳寒曦拉着妹妹的手往回走去。

  然而轻松的语气并没有掩盖住他那深沉忧虑的眼神。柳思琪默默的跟在他身后,默默地看了看哥哥,并没有说话。

  …………

  “哥哥。”

  突然,柳思琪叫道。

  “嗯,怎么了?”柳寒曦有些疑惑。

  “咱们晚上没吃的了。”

  “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