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5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兽灵龙魂传
  4. 第二章 奇怪的印记

第二章 奇怪的印记

更新于:2018-03-14 15:33:36 字数:3928

  “堂主,你过来看看,这孩子情况有点特殊。”一位年若三十出头的黑袍使者一脸惊奇的看着石台上唯一的孩童,随后向白袍老者喊道。

  白袍老者名唤晋天,年过六旬,是鸠城宗族堂堂主,也是祭天仪式的主祭司,乃是鸠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晋天闻声走了过去,看了看这个男孩,男孩身高若一米三左右,身体瘦弱,面色发黄,头发也有些泛黄,一看就知是营养不良导致的,相貌一般,一双眼眸却是生得比较灵动。

  晋天看向男孩的额头,也惊了一下,不是因为男孩额头上的火云有多么出色,而是他额头上有着一个特别奇怪的印记,看上去像是火云标记,但又感觉未完全展开,而且这个印记不是单纯的白色,印记分为三层,中心是银白色,中间是紫色,最外层是金色,就如同最后形成的光幕那般,很是让人诧异。

  “怪了,怪了,老夫主办开窍仪式几十年,还是头一回看到这样的印记。”晋天忍不住贴得更近去观察那个奇怪的印记,心中满是疑惑。

  小男孩本就很不自在,被晋天这一靠近,显得更加紧张起来,身体不自觉的有些发抖,似乎是感受到晋天身上有一种莫名的威压感。

  黑袍使者疑问道:“那依堂主看,他这算是开窍成功了呢?还是没开窍成功呢?”

  晋天双手背负,仰望天空,良久后再看向男孩,见他瑟瑟发抖,晋天微微一笑,轻抚男孩的头发,和声说道:“孩子别怕,我叫晋天,是宗族堂堂主,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孩怔了一下,颤声道:“堂、堂主好,我叫封明泽。”

  宗族堂堂主是什么样的地位,鸠城百姓谁不知道,封明泽不过是一个民间小儿,还是一个没见过世面,没钱、没势的孤儿,面对这样的存在,心里既紧张又害怕。

  “嗯!”晋天点点头,道:“既有祥光照体,又生出印记,那就是上天的宠儿,你也去领个徽章吧!三日后去宗族堂报到。”

  封明泽有点受宠若惊的看了看晋天,喜色如表,连忙向晋天躬身行礼,应了一声,兴高采烈的向登记台跑去。

  “今年情况很不一般呐!”晋天深深叹了口气,想着今天出现三十六名开窍成功的孩童,不禁有种喜忧掺半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陆元,这个孩子以后你多留意一下,一旦有什么特殊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是。”陆元就是这名黑袍使者,同时也是宗族堂教学老师。

  台下,樊善刚准备走上阶梯,就看见封明泽走了过来,视线立刻被封明泽额头上的印记所吸引,“明泽,你这是……?”

  封明泽明白樊善想问什么,但他也不知道,只能摇摇头,然后将领取的徽章在樊善面前晃了晃,樊善见到徽章,顿时便将疑惑抛于脑后,一把将封明泽抱起来,欢声道:“太好了,太好了,总算是对故人有个交代了。”

  “故人?什么故人?”封明泽好奇的问道。

  樊善浑浊的眼眸转了一圈,转开话题道:“呃……没什么,我们回家吧!今天真是太开心了。”

  ……

  “禀城主,今年开窍成功的孩童有三十六个,其中有三个是先天三花聚顶,九个两魂智者,二十三个一魂智者。”

  鸠城宫殿中,风伯流云坐在书房正看着书,经守卫禀报后,一名身穿黑甲的将军走了进来,向风伯流云行礼后,便将今年获得灵魂的情况报上。

  风伯流云闻之震惊,鸠城建城千余年,此等情况还是头一回出现,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件大好事,有了这些智者的出现,大大的增加了鸠城的实力,不但能够有足够的力量抵御兽族侵袭,他日开疆扩土,也是指日可待了,风伯流云仰望穹顶,似乎看到了鸠城威能在恒古流域一展宏图的希望。

  “晋堂主何在。”

  黑甲将军拱手说道:“晋堂主在善后祭天大典余后工作,一个时辰后便会来觐见城主。”

  “好,你先下去吧!”

  “是。”

  鸠城宫殿位于鸠城城池中央,占地面积约两千平方,并不算特别宏伟,宫殿高十米,由青冈石磊成,石面上刷有一层桐油,主要是为了防止风化,房顶上是金黄色的琉璃瓦,经风霜打磨,目前显得有些暗淡,从外表上看,这座宫殿比较朴实,并不是特别的华丽。

  宫殿里分有三厅,正门进去是议事厅,占有整个大殿三分之二的面积,议事厅内也非常简洁,墙壁是金色,地面是红色,中间有两根一人环抱的柱子支撑了穹顶,最里面中心位置有一个十来平方的石台,石台上铺着一层红色斑纹虎皮,也不知道是多少张虎皮拼接而成,看起来就像是一整张虎皮一样,两个龙形兽匍匐在石台两端,中间摆着一张由温玉雕刻成的宝座,上面挂有一块金色大扁,扁上龙飞凤舞的刻有“忠孝廉义勤政爱民”八个大字,整个议事厅当中,也就这张宝座看起来华丽一些,其他地方,只能用朴实二字来形容了。

  出了议事厅外,还有一个寝宫,乃是城主休息的地方。叫寝宫,却并不大,甚至旁边的书房都比这寝宫大上许多。整个宫殿的设计,都是按照第一代城主的意思设计的,虽然是城主,也不能铺张浪费,更不能劳民伤财,可见第一代城主是多么廉洁爱民。

  随着鸠城的发展,城主也在一代代的更替,在宫殿的周边也修砌了一些偏殿、后花园等,都比这宫殿要华丽得多,但从来没有谁想过要重修宫殿,千年以来,一直都以这座宫殿为主殿。

  一个时辰后,晋天来到主殿书房,向风伯流云行礼后,风伯流云连忙让人赐坐,以礼相待,可见晋天在风伯流云心中的地位。

  “晋堂主,今年出如此多智者,尔等劳苦功高,尔后定当封赏啊!”风伯流云笑盈盈的说道。

  晋天连忙起身鞠躬行礼,道:“这都乃上天庇佑,城主恩德,我等只是例为行事,实属应当,实在不敢要什么赏赐。”

  在鸠城中,晋天本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封不封赏,对他来说意义都不大,更何况确实只是例行公事,没有做出特别的贡献。

  风伯流云微微笑了笑,并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话锋一转,说道:“对于今年这种异常情况,堂主可有什么看法。”

  晋天思索了一会,道:“从整体情况看来,对于我们鸠城来说是好事,但一下子出这么多智者,确实让人匪夷所思,特别是在这三十六个人当中,同时出现三个三花聚顶的顶级智者,千年难得一见,属下以为,怕这天下,要出什么大事。”

  “哦?”风伯流云疑惑道:“堂主为何有此一说?要出什么样的大事?”

  晋天沉声道:“属下也不知会出现什么样的大事,只是当时开窍仪式结束后,冥冥中有种喜忧参半的感觉。”

  风伯流云道:“嗯!堂主说的也不无道理,天降异象,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但不管是什么事,我们保守本心就好。对了,我听许将军说,三十六人中,有三人是三花聚顶,九人两魂智者,二十三人一魂智者,那还有一个人是什么情况?”

  晋天道:“在这三十六人当中,有一个名叫封明泽的孩子有些特殊,在仪式结束后,一样有祥光照体,但额头上出现的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火云,颜色由金、紫、银三色组成,很是奇特。”

  风伯流云脸上顿时出现一丝好奇之色,若有所思的说道:“竟有这种奇事,真是闻所未闻呐!那堂主打算怎么安置这个孩子。”

  晋天回道:“属下一时也很难明白其中缘由,也派遣人前去打听,这孩子乃是一孤儿,据说是幼年间村庄被兽族所屠,险象环生被人所救,后送到城中收容所看养,没有什么其他特别之处,属下打算先让他到宗族堂学习,尔后再细加观察。”

  “嗯!”风伯流云微微点点头,脸色萧然,然后来回踱步,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晋天见该交代的事情也都交代完了,于是站了起来,微微拱手道:“城主要是没有其他吩咐,属下就先行告退,不打扰城主休息了。”

  风伯流云停了一下,随后微笑着看向晋天,道:“宗族堂后续的事情就有劳堂主费心了,去吧!”

  晋天行礼后,便退出了书房。

  ……

  收容所内,此时是一片欢声笑语,特别是今天刚晋升为人生人的五位智者,备受众星捧月的感觉,今天晚上樊善特别加了几个荤菜,其他人也跟着沾光,美美的吃上一顿。

  夜晚,繁星依旧,明月当空,除樊善、陆小青、秦夕月、商娥、封明泽、卓小艳六人以外,其他孩子都回房睡觉去了,院子里,一团篝火上正煮着热腾腾的菜汤,樊善看着这五个孩子,怎么看怎么喜欢,他们将来必定是鸠城的栋梁之才,是鸠城人民的骄傲,又何尝不是他的骄傲呢?这些孩子都是他一手拉扯大的,每个人的习性、脾气、出生,他是再清楚不过,从小受苦,都比平常人家的孩子更加成熟懂事,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樊爷爷,我们走了后,你可要好好的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再像以前那么劳累了。”说话的是陆小青,这孩子虽然只有十岁,却是异常的懂事,平时也最讨樊善的欢心,樊善也一直对她寄予厚望,开祭天之前,五个孩子当中,他最看好的就是陆小青,所以在祭天仪式后,他首先就看到陆小青,可没想到的是,五个孩子都获得了灵魂,完全超越了预期,欢喜的那股劲,到现在还没缓过来。

  “是啊是啊!樊爷爷,等我们五个都进入宗族堂,每个月都能拿一个银板的俸禄,到时候我们都献给收容所,这样一来,大家就都不用那么辛苦了。”商娥是收容所的小妖精,灵动活泼,点子最多,但不得不说,她也是个懂事的孩子。

  恒古流域流通货币有三个等级,一个金珠可以换一百个银板,一个银板可以换一百个铜币。

  一个银板意味着什么?普通人家一家三口一个月的伙食费,而且还是那种吃得比较好的,平时收容所三十多个人,一个月的消耗也就是一个银板,每个月五个银板,那得富裕成什么样?樊善想都没有想过。

  “那怎么行,你们进入宗族堂,生活也是需要用动的,都给收容所了,你们拿什么开销?”樊善语气比较艰巨,绝不是做做样子。

  商娥道:“樊爷爷你就不要推辞了,我听说宗族堂包吃包住,每年还发两件衣服,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动,我还听说,但凡是宗族堂弟子,都有立功的机会,只要立功,就会就奖励,所以,我们以后是不会愁没钱用的。大家说是不是。”

  其他四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商娥的说法。

  五人轮番劝说,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得樊善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哈哈大笑,最后樊善也不得不答应他们,毕竟是他们的一片孝心,为了收容所,也为了收容所的那些孩子们,樊善还一本正经的向孩子们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