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这是江湖
  4. 第二章 少侠阿毛

第二章 少侠阿毛

更新于:2018-03-15 17:20:53 字数:5244

字体: 字号:
这是江湖目录
共106章
  在长江以南的地带,普遍的山峰都要比北方的矮小一点。

  这里的镇子叫做红石镇,是南方的一处小镇,方圆五十里的人家平时都到这镇上来买卖交易。红石镇三面环山,想要到更大的县城只有通过东边的一条大路才能出去。

  已经是傍晚时分,集市早就散了,一条小路上偶尔会有赶着回家的人经过。在小路经过一处矮山的树林里,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尖叫。

  “臭娘们给老子闭嘴!”

  树林里两个手里挥舞着砍刀的彪形大汉正围着两个村姑,看样子应该是打劫了。两个大汉一个是刀疤脸,另一个只有一只眼,看上去确实是很吓人。

  “你你你…你想干…干嘛”年纪小的村姑哆嗦着问了个并不高明的问题。

  刀疤脸看着像受惊小兔的小村姑,饶有兴致的摸了摸下巴,突然一瞪眼,学她结巴道:“我我我…我没没没…没想干嘛!就就就想…打打打打个劫~!”

  “啊~!”小村姑尖叫一声,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双手死死抱住另一村姑。

  独眼龙甩了刀疤脸一后脑勺,道:“他妈哪里来那么多废话”,然后转身向那两个村姑喝道:“识相点把值钱的都拿出来,老子不劫色!”,“不识相的话也不介意劫个色!”刀疤脸插了句话道。

  本来两个村姑见天色晚了想绕小路快点回村子,怎料到刚进树林就倒大霉碰到了打劫的。小姑娘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想到村子里老人说的山贼都是杀人不眨眼要钱不要命的家伙,“哇~”的坐在地上就哭了起来,两个村姑一个吓哭了一个吓懵了。

  刀疤脸看着这场景,突然有点转不过来,看向独眼龙,问道:“二哥,怎么办?这两小娘们不按套路出牌啊!”,“梆!”刀疤脸又挨了一蹦脑瓜子,“按什么他娘的套路!”刀疤脸被独眼龙喷了一脸口水。

  刀疤脸拉下脸委屈道:“二哥,你和大哥平时不是说那把刀唬一唬,那些胆小鬼就会乖乖的把钱送来的吗?可现在……”

  独眼龙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不给你他妈不会自己去拿啊!”

  刀疤脸“嘿嘿”哂笑两下,然后大步地走向那俩姑娘,一手向包袱抓去。那吓懵了的村姑一下子就惊醒了,尖叫一声后死死抓住包袱不放手。

  刀疤脸扯了两下没能把包袱抢下来,转过头哭丧着脸问独眼龙:“二哥,她不给啊,怎么办!”

  独眼龙气的吹胡子瞪眼,要不是离得远,不然就要把刀疤脸的脑袋刮成一头包了。他一手提起砍刀,挥舞两下,气冲冲走过去不知道是要砍刀疤脸还是砍那村姑。

  “住~手~”这时一把少年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暂时把场面镇住。

  独眼龙停下了脚步,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树林的小路上,并且快步地向着他们走来。当独眼龙和刀疤脸回过神来的时候少年已经快到他们身旁了,手上还多出了一柄铁青色的剑。

  独眼龙才反应过来,这小子是想要英雄救美。他急急的浑声朝少年喝道:“站住!不然……”,少年压根没听去,没让独眼龙说完手中的剑直直往他脸门刺过去。

  这一剑来得很快,独眼龙的反应将就停留在“高手”上,下一刻他不得不躲开了。少年这一剑逼开了独眼龙后没有和他纠缠,下一剑就削向刀疤脸拉着包袱的手,刀疤脸本能地把手缩了回去。没等少年再出剑,独眼龙就拉着刀疤脸快速地后退了七八步,一脸凝重地盯着少年。

  独眼龙试探地冲少年问道:“小子,你是哪个门派的?”

  少年没有理会独眼龙,而是对那两个村姑问道:“大嫂你们没事吧?”,坐在地上的小姑娘已经停下了哭鼻子,回过神来盯着少年一小阵,突然间嚷道:“你不是张秀才家的阿毛吗!?”,少年脸上僵硬的笑了一下,道:“额…其实,你可以叫我张立恒”……

  独眼龙那边看不下去了,大声道:“那个…张阿毛,老子今天就只做这么一趟生意,你是铁心要妨碍老子发财了?”

  这个自称叫张立恒的少年挠了挠头,说:“我…我名字真的叫张立恒,阿毛是爷爷叫我的。我也不想妨碍你发财,但不许你抢别人东西!”

  独眼龙继续问道:“嘿嘿~这么好本事,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我?我不是什么门派的弟子”张立恒摇摇头道。

  独眼龙不像刀疤脸这个菜鸟山贼,弄清楚眼前这使剑还使得不错的小子不是什么门派弟子之后,再也没什么顾虑了,眼睛凶光大露。独眼龙用手肘碰了碰刀疤脸,低声道:“三弟,二哥今天给你开开荤,上去把那小子给做了!”,刀疤脸乐呵呵的笑了几下,答一声“好嘞!”就挥着砍刀向张立恒去。

  张立恒看这两个恶汉嘀咕了一阵突然一个拿着刀朝自己走过来,手里的剑不自觉地握紧了一点,他可不觉得自己两句话就能把山贼打发走。要不是爷爷生前让自己拿着手上这柄“传家之宝”日练夜练,面对着两个比他高一个头壮两圈的绿林大盗还真没底。

  看着刀疤脸乐呵呵的走过来,那眼神就像饿狼看见了羔羊那样,看得张立恒发毛。听见刀疤脸说了句“小子受死吧!”,人就提刀扑了过来。

  张立恒一手把身旁的小姑娘推开,同时身形快速地闪开了刀疤脸迎头劈来的一刀,心里暗道一声“好险!”,这家伙是要玩阴的。

  刀疤脸的第二刀也快劈到,张立恒不敢多想,提起剑使出他在这柄“传家之宝”上练了五六年的招式,“唰”的一剑居然穿过了刀光,解了眼前的困境。然后又是一剑。

  迎着张立恒反击的这一剑,看上去轻飘飘的,但刀疤脸却无从下刀,他看似人是傻傻呼呼的,但反应却是十分快,知道这一剑危险极大,迅速的撤刀闪开。尽管刀疤脸撤得快,这一剑还是刺穿了他的衣服,而且是贴着肚皮穿过去的,他都能感受到从剑身传过来的冰凉。

  刀疤脸惊出了一身冷汗后,不退反进,“嘿嘿”傻笑一声后砍刀又大开大合地向张立恒攻过去。张立恒自己也是第一次和人交手,刚才那一剑自己也是胆战心惊的,但看见一击得手后,心头大定,迎着刀疤脸的第二次刀光挥剑而上。

  刀疤脸的刀法虽然大开大合,但是粗中有细,放到江湖上也能算是比较高明的一门刀法了。但十几招过后,刀疤脸快要崩溃了,眼前这小子他妈就像个刺猬,根本就哪都打不进去,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快要成一堆烂布了。

  在不远处看着的独眼龙的眼睛则是越来越凝重。

  这一下刀疤脸铁了心,拼着受伤也要这刺猬砍翻,一招“燕子双回环”的刀把式向着张立恒使出去。张立恒和刀疤脸对了十几招后,手中的剑越使越顺,一下都没有被刀疤脸伤着,而且来来去去都是用的同样三招,打得是越来越兴奋。但这下“燕子双回环”一刀来了后刀疤脸这次没有撤刀,而是顶着剑锋砍出第二刀,张立恒第一次与人交手,始终是经验不足,这一下慌了神,急忙收剑回挡。

  “当!”刀剑相碰,张立恒被震得后退了四五步,手臂一阵阵的发麻。而刀疤脸这下子高兴了,看着后退的张立恒“呵呵”笑了起来。但没有人注意到的是,刀疤脸的砍刀已经多了一个半大不小的缺口。

  这时候独眼龙突然提刀跳了过来,冲刀疤脸喊道:“三弟好机会,一起上!”,刀疤脸会意,两把刀同时向张立恒砍去。

  张立恒大惊,顾不上发麻,重新挥剑上前。他清楚地感觉到这些刀锋刀刀都是要拿命的,心头不由升起一阵怒火,手上速度加快,剑招突变!两个山贼这边开始时稳占上风,突然间发现剑影多了起来,虚虚实实,居然看不出真假来,两人还被几道穿过的剑光刺伤了好几处。

  就十招过后,形势突转,两人被张立恒的剑影招呼得手忙脚乱。独眼龙高声呼喊道:“三弟,燕子双回环!”,刀疤脸听后心意相通,两人同时使出拼命的杀招—“燕子双回环”。四道刀光直劈张立恒,张立恒这回没有像第一次面对刀疤脸使这招时的慌乱,反而主动举起长剑向两把刀削去。

  一阵金属的刺耳声过后,双方都陷入死一般的沉静。

  三个人都停下了手,人完好无缺地站在那里。只是,独眼龙和刀疤脸手上都只剩下半把刀,而另外两截断刀齐刷刷躺在了张立恒的跟前,张立恒手中那柄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剑这时候在残阳的映照下形象瞬间高大十几个档次,闪烁着的是得意的光辉。

  张立恒动了,挥了两下手中的“传家之宝”,乐呵呵地笑了起来。这一笑不得了,独眼龙和刀疤脸也从迷茫中醒悟过来,这本身是乐呵的傻笑这时候在他们听来就是来自地狱的呼唤。两人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同时把两把断刀扔向张立恒,然后果断地拼命往树林外狂奔。

  张立恒挥剑把断刀格开,同时大喊一声:“站住!”

  两人听到叫喊声居然真的就停了下来。张立恒提着剑就要向他们走过去,刀疤脸对他一摆手,道:“你站住!”,张立恒一愣,道:“干嘛?”

  独眼龙说:“你不用过来,我和三弟今天不想和你打了!”

  刀疤脸说:“但你不要误会,不是我们打不过你,是你小子的剑邪门,我和二哥不想跟你打。”

  张立恒:“……”

  独眼龙:“小子我警告你,别到处乱说我们秦山二雄输给你了!”

  刀疤脸:“我们只是回去换把兵器。”

  张立恒:“……”

  独眼龙:“我们记着你张阿毛了,过几天我们大哥会亲自去收拾你!”

  “嘿嘿,你死定了!”刀疤脸用手指狠狠地指了指张立恒。

  两人说完,一溜烟的跑了个没人影。看着他们跑掉的方向,刚才一句都没插进话的张立恒才喃喃道:“都说了叫我张立恒~”。

  张立恒这时想起了那两个村姑,回头想看看她们有没有受伤,但在原来的地方却没看见人。其实在张立恒和刚才那秦山双雄打起来,那两个村姑躲得远远的,后来越躲越远干脆回村子去了。张立恒见她们走了后,也没多想,然后又捧起自己那柄“传家之宝”翻来覆去的看,他以前从没有发现这柄破破旧旧的剑居然这么锋利。

  张立恒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听爷爷叨唠,这柄剑是百多年前一个武功极高的高人送给爷爷的爷爷的。那个高人还告诉爷爷的爷爷,说用这柄剑可以练成一门很高明的剑法。当时爷爷的爷爷见这柄不但没有剑鞘,而且还满剑身的裂纹的剑这么寒碜,也没把高人的话放在心上。然后过了几十年,爷爷的爷爷也老了,有一天他突然发现这柄剑上的裂纹居然是有规则的,隐隐约约是一套剑法。于是他就练了起来,练了半天后突然倒下了。爷爷的爷爷才明白,自己已经早过了练武的年纪,现在一练下来,气血不继,一下就把身体练垮了。

  爷爷的爷爷自从那以后就一病不起,再加上心中后悔懊恼,没几天就要驾鹤归西了。爷爷的爷爷临终前留下遗言,告诉了曾祖父和爷爷这柄剑的秘密,并叮嘱当时已经快五十的曾祖父不要练上面的剑法,而让爷爷去练。

  爷爷也曾研究过那柄剑上的剑纹,但他看来十几年都没有看出什么剑法来,自己终于也就放弃了。张立恒的父亲自小就喜欢念书,跟不相信那柄“破剑”有什么绝世武功,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它,后来考了个秀才,就更没碰过那柄剑了。幸而张立恒自小就爱玩耍,对那柄剑更是情有独钟。张立恒六岁的时候,他告诉爷爷他看到了剑法,可把他爷爷高兴坏了,于是整天逼着他练这上面看到的东西。早午晚都能听到张爷爷喊声:“阿毛,练剑喽~”

  张立恒的母亲早死,而父亲醉心功名,几次会试未果,日夜读书,劳累过度,在张立恒十五岁那年一病不起,最终撒手而去。而在去年,张立恒的爷爷也因年老逝世,张家就到今天就只剩下张立恒一人,和那柄“传家之宝”。

  今天是张立恒爷爷的忌日,上山拜祭完爷爷的张立恒刚到山脚就碰上了刚刚那一幕。张立恒第一次这么实在的觉得自己每天练习的“剑法”的厉害,在自己还没有使完剑上九招剑式就已经能把两个强盗打跑,尽管一大半功劳是在“传家之宝”上,但这已经够张立恒晚上开心笑醒了。因为“传家之宝”是他的,不是吗。

  张立恒没头没脑地依照剑纹练了十几年的剑,本来剑纹给出的只有三招,但他硬是悟出了九式。天赋这样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对着一堆乱码也能练成一门剑法的人,在没有天分的人的世界里是无法理解的。

  张立恒抚摸着宝剑,是的,宝剑!又把那两把断成四节的砍刀扛在肩上,哼着小调欢快的往村子里回去了。

  还没走到村口,张立恒就看到已经跑掉的小村姑领着一大帮手拿锄头棍棒之类“武器”的年轻汉子往他这边浩浩荡荡地走来。

  小村姑看到张立恒完好无缺后,一下子跑了过来,“扑通”的向他跪下,连磕三个头。这下把张立恒吓惨了,忙把她扶起来,直呼“受不起”。

  一帮年轻力壮的小伙都是精力过剩的家伙,听说张立恒一把破剑惊退了两个拦路劫匪,都缠着他打听点“英雄事迹”。

  张立恒含含糊糊的把那帮人忽悠过去了以后,总算是放下心来。张立恒的传家宝剑是不可以轻易让别人知道的,他也懂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些粗浅道理。

  但尽管如此,第二天张立恒的事情还是传遍整个村子,以前人家见到他打招呼都只管叫他“阿毛”,现在则变成了“阿毛少侠”。张立恒在角落里撅起嘴喃喃道:“为嘛不叫张少侠,非要叫阿毛少侠……”

  又过了两天,事情平复了不少,张立恒照以前那样出去上山打猎。出了村口没多远,一个人跌跌撞撞的朝村子这边走来,张立恒大惊,因为这人胸前竟然一大片血迹。

  张立恒赶紧跑过去把差点晕倒的男子扶稳,这才看清这人胸前有一个深可见骨的伤口。张立恒心里震惊无比,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伤口,这家伙居然这都还能撑着走路,真不是一般人。

  这时候,听到受伤男子口中传来虚弱的声音:“张家村…”

  张立恒听到后神色一凛,敢情这家伙是奔着张家村来的,莫不是村里谁的亲戚。于是对那男子说:“大兄弟这里就是张家村,你是哪家的亲戚么?”

  然后继续听到男子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张…张……阿毛…”

字体: 字号:
这是江湖目录
共10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