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2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逝魔变
  4. 第二章 噬灵(1)

第二章 噬灵(1)

更新于:2018-03-10 11:18:09 字数:3688

字体: 字号:
  第一卷应家的叛徒第二章噬灵(1)

  乌云遮天蔽日,狂风疾卷而过,刹那间天空阴暗下来。

  “劈啪——”

  电闪雷鸣,大雨如注。

  在鼎源城郊外,茫茫野草中,一人疾步如飞。他所过之处,泥泞的地面上竟是若羚羊挂角一般,看不到丝毫踪迹。他没用任何避雨的工具,如注的大雨滂沱而下,却不沾他身分毫。

  周围只有雨声和风声,除了他再看不到任何人。

  但是他却一步几回头,四处张望,神色慌张,如惊弓之鸟。

  他望了望前方,脚步更是加快起来,前方就是一处密林。穿过此片密林,就是嘉祥城,到了那里会安全许多。他隐身鼎源城将近三年,没想到还是在今天被发现。

  他摸了摸贴身藏起来的《修魔秘录》,不再迟疑,再次加快脚程向着密林行去。

  《修魔秘录》,修成它,自己的修为会一日千里,大仇就有希望了。奈何,这乃是比邪道还令人不齿的魔道,被全修仙界的人所不容!为了大仇,自己必须要修成它,所以,自己只有逃了!

  身入密林,他的心情害怕而紧张,心提到了嗓子眼。

  只要走过这片密林,那么自己最起码可以安全几年,如果,走不过去怎么办?

  他的心如打鼓一样“砰砰”乱跳,暗自向上天祈祷。

  他认准了方向,闭着眼发足狂奔起来,凭着他的神识,不用害怕撞到什么东西。

  “房崇勇!”

  一声叫喊,在这滂沱雨声中清晰传入耳中,这三个字如同惊雷在他房崇勇的耳中炸开。心脏猛烈的抽搐,房崇勇霍得停止脚步,睁开眼睛,便看到一位身穿灰衣,身负长剑摸样有三十上下的中年人面带微笑转过身来。

  “应凌,是你!”房崇勇吃惊的指着对面的应凌。

  “是我,崇勇师弟,你没有想到吧!”

  “凌师兄,你我相交多年,今日连你也不放过我,要对我赶尽杀绝?”房崇勇的心疼痛无比,他与应凌一见如故,相交多年,他就像他的兄长一样。

  “不!”应凌一摇手,道,“我是来劝你,你我情同手足,我不希望你坠入魔道!魔道被所有修仙者所不容,你若不放弃,必定要被追杀至死!”

  “要我放弃魔道,不可能!”房崇勇决绝道,“我修仙资质只是上游,想要报父母大仇,我一定要有傲人的修为,短时间内能让我修为更上一层的唯有修练魔道!”

  “崇勇,你想清楚!”应凌还抱着一线希望,想要将房崇勇打醒,“万年前,魔族大举入侵,烧杀抢掠,为恶不做!最终被前辈们不惜一切代价赶出去!魔族狼子野心,眼见灭我们不成,便想到同化我们,所以传播出这《修魔秘录》!不错,《修魔秘录》的确可以让我们的修为一日千里,但是练成之后,你将化身成魔!”

  “这我知道,化身成魔又如何!只要能让我报得了血海深仇,成魔我也在所不惜!”房崇勇也是大吼,情绪激动起来。

  “崇勇,你糊涂!成魔之后,你将没有自己的思维,有的只有戾气,只有杀念!”应凌恨得牙根痒痒,为什么他不明白呢!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可以报仇,怎样都没关系!”房崇勇眼神空洞,口中不住的说道,突然,他的身体周围冒出淡淡的黑气渐渐笼罩住他,他的眼中闪过厉芒,“应凌,你不用假惺惺的了!我早已看穿你今日的来意,动手吧,没人可以阻止我修魔,阻我修魔者,全都是我的敌人,我要杀杀杀!”

  看到笼罩在房崇勇身上的淡淡的黑色魔气,应凌疼心疾首,道:“你已经开始修魔了!我该想到,我早该想到。崇勇师弟,对不住了,身为师兄,我不忍你坠入魔道,奈何如今你已修魔。修仙界本就不平静,我更不可能留你这个大隐患在世!”

  “废话少说!应凌,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破风刀在房崇勇的身前打转,原本光亮照人的刀面,如今也是被淡淡魔气笼罩。应凌不再犹豫,身后背着的那把冰凌剑也是霍然出鞘。

  “破风刀诀之破空式!”

  房崇勇大吼,手掐刀诀,一上来就是破风刀诀的杀招。风,无处不在,破风,就是破掉无处不在的风,空气中没了风的阻力,刀速疾如流星向着应凌斩去。

  急速向着应凌斩去的破风刀,在迅速变大,刀势也是一路飙升猛涨,到得最后时刻,已然是一把两丈巨刃,凌空狠狠斩向应凌,刀气森然,夹杂着扰人心神,还不精纯的魔气。

  房崇勇的刀速太快,应凌想要施展剑诀已经来不及,灵力急速涌进冰凌剑,三尺的冰凌剑的剑身快速增长,寒芒吞吐中,应凌将其一横,硬是抵挡住狠斩下来的破风刀。

  肉眼可见的气浪四处激荡翻滚,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树木被搅得粉碎。

  风暴过后,应凌半个身子深陷泥中,嘴角血水流出。

  他没想到,房崇勇一上来就是杀招,出手如此无情!

  “既是如此,就不要怪我!”

  应凌一用力,身子拔地而起。

  剑诀急速施展,手指连连曲转弹动,冰凌剑灵性非常,随着应凌的剑诀指法开始快速飞动起来,或顿或动,或慢或疾。

  从某一刻开始,方圆百米内的温度急剧下降,花草树木尽皆冻死。地面上不知何时铺上一层莹莹白霜,天空中开始有雪花开始徐徐飘落。在雪花飘落之时,空中的冰凌剑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

  “雪舞冰寒!”

  半空中,应凌语气冰冷吐出这四个字。

  雪舞冰寒,这是《冰凌剑诀》中一招范围杀伤招式,由于杀伤范围广,所以威力不集中,也就是说威力并不多强。

  “嗤——”

  满身魔气的房崇勇身处在一片冰寒世界中,看到应凌用此“雪舞冰寒”这一招,不禁嗤笑出来。他们知心相交多年,对于对方的修为与招式可以说都了若指掌,雪舞冰寒这一招威力如何,他十分清楚,根本奈何不了他!

  “应凌,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你会死得十分荣幸,你是我修魔路上第一个死于我魔刀之人!”

  一掐刀诀,依旧是他最强一招“破风斩”!

  他不会手下留情,虽是至交,但这位至交已经是自己修魔路上的阻碍,阻止自己修魔的,就是在阻止自己报血海深仇。不可饶恕!唯有杀死!

  破风刀迅速化为两丈巨刃,再次向着应凌斩去,但是这次十分异常,两丈巨刃不知为何斩向应凌的速度竟是速度越来越慢,到得最后,那两尺巨刃竟是直接化成碎片消逝空中。

  房崇勇一皱眉,再次掐诀,又是一记破风斩,这次他看清楚了,破风刀化成的两尺巨刃所过之处,每一片雪花都会在其身上留下伤痕,伤痕密布,最终导致巨刃断成零星碎片,破风刀无功而回。

  房崇勇不禁瞪大眼睛凝视这片片雪花。

  这并不是普通的雪花,房崇勇的瞳孔收缩,这些雪花,分明就是一把把十分迷你版的冰凌剑。每一把冰凌剑飘下来,都是寒意森森,剑意凛然。

  “不可能,怎么可能!剑意,这是剑意!才短短三年时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房崇勇万分吃惊,眼眸中闪过一丝恐惧,他大吼,“应凌,你竟然领悟了剑意!”

  房崇勇与应凌同为筑基期修仙者,但是应凌却比房崇勇的修为高一筹,不过,房崇勇凭借他破风刀的霸道无双,却是可以与应凌一较长短,真正拼起来,输赢难说。不过,这是以前,如今应凌竟然领悟了剑意,那么,他房崇勇就只有被碾压的份!

  “逃!”

  房崇勇,念头一动,已经动了逃的心思。领悟剑意与没有领悟剑意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

  “不错,这正是我的‘冰凌剑意’。‘雪舞冰寒’是我《冰凌剑诀》中威力最弱的剑诀,但是它也是杀伤范围最广的剑诀。”应凌的声音缓缓传出来,“冰凌要在温度极低的环境下才可以形成,我的冰凌剑意一出,周围空气都被冻结,配合上‘雪舞冰寒’的范围,正可以完全克制你的最强破风斩!”

  “房崇勇,而今你已入魔道,已非是我同族!受死吧!”

  剑诀指法行云流水般施展出来,给人一种眼花缭乱之感。

  方圆百米内,原本缓缓飘落的“雪花”冰凌剑,突然集体暴动起来,一起涌向房崇勇。

  房崇勇急急后退,奈何在这雪舞冰寒之中他所有行动都受阻,速度已经大大不如从前。眼看就要被多如牛毛的“雪花”冰凌剑刺死,他拼劲全身修为大吼一声:“刀浪滔滔!”

  这是破空刀诀中唯一一招防守招式,重重刀影,瞬间笼罩在房崇勇周围,暂时挡住这牛毛一样多的“雪花”冰凌剑。

  房崇勇知道,要不了多久自己这刀浪滔滔一定会被破掉,这这之前,自己一定要逃出这雪舞冰寒!

  但是,应凌没有给房崇勇逃的机会,相交多年,他如何不了解房崇勇?他飞身上前,催动剑意,缓步走进那重重刀影之中,如入无人之境,那些重重刀影在他临近之时尽皆碎裂,不堪一击!

  这就是“意”之威!

  哪怕领悟到的是最烂的“意”,在没有领悟到“意”的修仙者面前也是无敌的存在!

  不知何时,冰凌剑再次回到应凌的手中,它冰寒依旧,剑意依旧,它不带一丝颤抖直直刺向了房崇勇的印堂。

  风依旧,雨还在下,百米之内的温度逐渐恢复正常,只有那被冻死的花草树木显得很是诡异。

  应凌望着死不瞑目的房崇勇,伸出手帮他合上双眼。

  他的手中是两本线装书籍,一本是《破风斩》,另一本赫然就是《修魔秘录》。

  应凌将《修魔秘录》放在房崇勇已经冰冷的尸体上,伤感的说道:“崇勇师弟,安心走吧,你的仇我会为你报!这本《破风斩》我带走了,我会给它找到传人!”

  “你已入魔道,尸体必被他人不容,未免你的尸体遭遇不测,所以,我只好连同着《修魔宝录》一起烧掉!”

  滂沱大雨却淋不灭这火,不多时火焰灭,房崇勇连同那本《修魔秘录》都已经化成灰烬。望着灰烬,应凌长叹一声,转身离去。

  在应凌离开之后的一段时间,一颗暗黄色的珠子自灰烬中滚出来,接着停住,像是在辨别方向一般,之后这暗黄色珠子又继续滚动起来,方向却正是那嘉祥城。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