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玺术纪
  4. 第一卷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铁之主

第一卷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铁之主

更新于:2018-03-14 13:50:37 字数:4091

字体: 字号:
  序

  这片大陆是由无数的铁渣和火种构成,血力和玺术的迸发,印和铁的斗争。。

  承载黑色历史的无纹者背负铁之主信仰的负碑者企图将大陆重新构造的火毒师与火药师之间700年那不为人知的血腥历史南方诸岛里那可以令神州陆沉的铁树一家,北方大陆令诸城忌惮的无监者监狱和魔鬼的传闻

  西方大陆万国和东方大陆最为频繁,西方的铁将军东方的钓鲸人西方玫瑰王朝中那艳丽与凶狠兼并的玫瑰枪姬东方由无数铁一族组建的铁矛女还有那传闻那历史永远篆刻在无数乌桑木上的海上大城邦(天枢阁和中古无数异族)女子都城阿佛拉亚,海洋里数不清的历史和湮灭了一个世纪历史的鲛龙一族和传闻自中古纪元就存在的那头鲸,

  货币的改革,历史的重演,无纹者的无数屈辱,种族之间的歧视,奴隶与贵族的制度,信仰与王权的结合,构建了这篇宏大浩瀚的史诗。。。。。。。

  黑色,永无止境的黑色笼罩着这片莫名的地方。遮天蔽日的黑色气体笼罩住那个姑且称之为太阳的发光体,昏暗的黄色光线从那圆形球体发出,将这片生于黑色,死于黑色的地方照出一片光明。易尘细细看去,似乎有无数黑色人影在背负着什么似的,向着远处那庞然大物前进着。地面上,黑色的煤渣铺满了极目远望的所有地方。无数的人从易尘身旁经过,没有任何反应似的。如同具具活着的尸体,两手向后,拖着一条又一条的无边铁链,这些人双目无神的样子,衬的这片诡异的地方格外恐怖。

  ”你们怎么了?“易尘伸出手,试图抓住一个过路的行人。手一碰触,却猛然发现,他的右手竟然自那个中年汉子的袖子穿梭而出,没有一丝动静,仿若接触到的是空气一般。而那中年汉子继续地背着铁链从他身旁走过。”这是怎么?“少年自言到,带着疑惑地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掌,手掌显得略微细长,指节异于常人的白,如同一块白净的暖玉一般,除此之外,却也没有任何的不同之处。

  “不对,肯定是哪里出错了,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我为什么手无法触摸到别人!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易尘放眼看去,四面八方到处是人,身强体壮的中年汉子们****着上身,古铜的肌肉迸发出的力量,使劲拖拉着那远超常人大腿粗的铁链,汗水在额头集满,垂垂欲滴。年纪稍显稚嫩的少年们也是双手将那链条举扛在肩上,前后成弓字,一条条青色的筋在手上凸显出来。此外还有数不清的妇孺垂髫,竟如同魔障般,将那地上的或大或小,奇形怪状的链条捡了起来....

  “这些人将链条全部朝着一个方向用力,这样看来,问题肯定发生找那巨大的物体那儿了!”易尘边想边试图挤过一个一个朝着他走过的身影,向着那前方不知名的地方奔去。

  可是当他迈开步子走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身体似乎站不稳似的向后倾斜,脚也差点腾空摔倒。”这是!“易尘双手使劲向前一推,奇迹发生了,整个人似乎碰到了某种看不见摸得着的力,才堪向前了一步,“呼”易尘深呼一口气,身体别扭地向前推着走去。路途算不得遥远,却格外的难以挪开步子,越发靠近,易尘就越发的感觉前方有一道接着一道的无形阻力,似乎面前有一股强大的斥力将他驱逐出这片地方。而身旁那些衣衫褴褛的人们,好似没有任何影响一般,向前捡起那些掉在地上黑色链条。不知过了多久,约莫着有三个时辰,易尘终于站在了那物体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易尘仰起头,向上瞄去。看到了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一幕。

  巨大的黑色铁龙如同扭曲一般缠绕着自己的肢体,一片片黑铁鳞片张开着,四肢盘踞,龙头上仰,形态怪异。而那被误认为成黑色物体的铁龙口中咬着的,竟是一个椅子!准确来说,应该是一把无数的棺材融合而成的巨大铁王座。轻轻衡量就可以目测出来,那铁王座起码得有五米高,三米宽,“这得是什么怪物才会将一把铁王座打造在这令人作呕的怪物上”易尘自言到。

  忽地耳旁一阵风吹过,一股黑色的玺力以声音的形式传来,

  “铁之主”

  一个硕大的手掌搭在易尘左肩上,易尘侧目向后看,巨大的身影让他仰起头来,不可名状的压迫感在双眼看到那人得时候猛然缠身,易尘不自主的双腿跪在了地上。那个被无数人信仰的神明,悠悠拿开手掌,没有理会跪下的少年,向着前方那个铁王座走去,天空上的那斥力具象化了的黑色气体呈看得见的趋势向两边扩散开,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在面前嘭地扩张出来。易尘只感觉自己如同一只不会思考了的蝼蚁般,面对着的是一个铺天盖地的巨人。眼前的存在让他无法正常思考任何,易尘试图屈膝,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

  铁之主走向那百米大小的铁龙面前,之间那铁龙原本空无一物的眼珠突然亮了起来,铁龙活了,放下嘴里咬着的王座,“吼...”狂怒的咆哮,巨大的龙息传向四面八方。面前无数的人影马上放下手中链条,收到了信号一样,双膝跪下,发出无数的砰砰砰骨头与坚硬地面的碰撞声,一个个头颅使劲砸响。朝圣一般,没人敢抬起向王座看去。而那铁龙也垂下那鹿一样头颅,环绕在这祭坛之间,温顺地看着这黑色气息的存在。

  “人类,为何你身上有魔鬼的气息!”低沉的声音传出,带着一丝惊讶。

  易尘正欲抬起头颅,却感觉身体在晃动,空间也在晃动。一片片的铁块飞舞,无数的烟雾与那巨龙在空中发狂,铁之主坐在王座上,没有任何反应,看着眼前的少年。

  ”小尘“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着,易尘睁开眼睛,看见原来是大哥易天行焦虑地看着他。懵然地向窗外看去,已是起床时分,他敲了敲头,对着易天行道“大哥,我刚才好像梦到什么重要的东西了,可是一时之间又记不起来。”一旁的高瘦的少年没有做声,而是走向木门将他那铁匠服取了过来,看了眼睡眼惺忪的弟弟,轻声说到“记不起来就不要记了,起来吧,铁匠师父催我俩了“易尘套着铁匠服回道”恩。“心里却任然试图回忆起那非常重要的东西。

  铁之王都虽号称整片大陆最为富饶的都城,他是铁王国这个庞然大物的中心城市,也是这块大陆的中心城市,玺术的开发,丝绸与烟草的贸易,让这个古老城邦素有“东方之城”的美名,话虽如此,这座城邦虽是自古传承下来的城邦,不过也有他为人所指的一面。譬如那自古留有对人种,对职业的不平等对待。

  天灰蒙蒙的,一夜之间大雪侵袭了这片大地,数个月都难得一见的冰雪将这座黑色城区裹得严严实实,远远望去,犹如一个身披黑甲的铁乌鸦士被西城主加爵封地,成为一个统领百人的白衣银雀官。唯一没有被那白色风雪所包裹着的,也许就只有西城区那些冒着浓浓热气和火星的铁铺了。

  玺铺—铁之王都师秦最为激烈的行业,同样也是最为吃香的行业,身为一个以信仰铁之主数千年的伟大城邦而言,对于每一个玺匠的梦想而言,就是打造出一把旷世绝伦的玺具,让自己的子孙后代能自豪的对无数异邦的游吟诗人和战士们高呼:知道吗?这件玺具可是我们家族打造而成的。

  城西,街道林立,黑色的砖石因为这座从事玺具打造的铺子而看起来充满凝重感。而此时,街道尽头的铁炉和鼓风炉的声音早已呼啦呼啦地响着,西城的一家玺具店铁炉已经火热地开始他的一天,铁炉旁,一个少年正使劲地抽拉着那巨大的鼓风炉,少年显得格外力不从心,额头的汗水流经眉头,滴了下来。他停下手中拉杆,看着一旁的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

  “臭小子,哪有你这样拉鼓风炉的”一旁的玺匠一边呵斥,一边将嘴里劣质的烟卷吐出一个白又浓的烟圈。那个玺匠五十来岁,一张面孔黝黑极了,硕大的鼻子里猛地喷出一雾烟。玺匠别过头去,看向易天行,对着那正在淬火的高大男人道“嘿!天行,教教你弟怎么拉鼓风炉,这犊子需要个教他怎么用巧劲的大哥,而不是埋头淬火的大哥。”玺匠抽完口中的半截烟头,嘀嘀咕咕地,似乎对着烟卷的短小和少年的不知变通而苦恼。而后对着那双黑又粗的手掌吐了吐唾沫,打算抡打起那块铁疙瘩。忽然外面传来打锣声。

  “丑时已过,寅时将至!”一道锣声伴随着奇特腔调的声音一起传出,更夫准时打响那面黑色的更锣,向着这条空无一人街道喊道。更夫是个矮小的男人,路过这玺铺的时候正巧看见铁匠训斥易尘,对着铁匠笑道“呦,铁匠师父这么教徒弟呢!”

  “这不主之七日临近了么,嘿,几年都难得一次的盛会呀。“玺匠放下手中活,走出门,和那在这个时间点显得有点异常的更夫唠起嗑来。两人嘀嘀咕咕,不知交流着什么。

  一旁的易尘尴尬站在鼓风炉旁,看了看门外窥见一切的更夫,又转向看到大哥,一双凌晨中黑色的眼眸不知放哪去,低头看着缓步走来的大哥的那双紫木打造的木屐。“怎么搞的,这样拉鼓风炉会让你手受伤的”易天行伸出手将易尘双手搭在风炉手柄上,一手弯曲,一手伸直。轻声道“这样试试。”

  “哥,这个姿势我手不好发挥臂力。”易尘不适应地动了动双臂拉鼓风炉,发现手臂的力量难以调动。一旁的易天行看着易尘的动作,眼神微微上下闪动。而后,右脚轻轻伸出,将易尘下体的双脚轻轻挪成前后步子,”再试试,不要专注于手臂,将力放在腰和两条大腿上!“易尘照着大哥的话,气力慢慢沉下,吸了一口气,腰板发力,手臂猛地拉将开来。一双手臂一刹那似乎获得新生,浑身气力自腰板而生,由双腿作为支撑,将力气全部借双臂发挥出来。

  “啊哈,这样轻松多了,没有那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了。”易尘对易天行惊呼道,显得特别开心。“力是从腰那儿出生的,不是你那小手臂,手臂长不出力量,臭小子!”一旁的玺匠笑道,

  “恩,正如铁匠师父所说,小尘”易天行伸出手,揉了揉小他一个头的易尘的碎发,笑道“人的第一颗心脏在胸膛,它赋予我们呼吸和感知生命的能力;而人的第二颗心脏则生于腰之下,跨之上,它赐予我们······”未等得易天行说完,易尘道”我知道,那是玺力的源泉!他赋予我们无坚不摧的意志和力量。大哥,你说过玺力的源泉由心脏而生,将生命的力量携带而出,经由次脏带着玺力通过玺之脉络运转全身“易尘对大哥的摸头很是受用,咧嘴笑着,两个小虎牙露了出来,给人别样的感觉。

  “什么玺力玺术的,臭小子们赶紧给老子打铁,趁着主之七日到来之前,老子要狠狠捞它一笔”玺匠嚷嚷着走到淬火池旁。易尘见那更夫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只见铁匠将那块已经成型的铁疙瘩塞进那浑浊的水槽里。“嘿,终于要完成了,供给铁乌鸦士们的玺具--望天矛“

  易尘和易天行看到玺匠手中那尖锐的矛头,不由慨叹。“终于不用和那群烦人的铁乌鸦士们打交道了”

  铁匠很得意的向着两个少年扬了扬他手中的杰作。嘿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