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2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半岛之恋
  4. 第二章 点点与雪儿 悲惨的人生

第二章 点点与雪儿 悲惨的人生

更新于:2018-03-14 17:57:53 字数:4385

  第二章雪儿与点点悲惨的人生

  天气已经从阴霾中走出来了,但是龙雨的心情还停留在那夜与无机雪儿几个人的纠结中,这让本来熬夜过多的龙雨看上去有点过度憔悴了。一个人走在街道的时候,龙雨总时不时的要自我打量一下,总是在担心雪儿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其实龙雨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这几天无机和雪儿就像人家蒸发了一样,丝毫没有联系自己的意思,而自己本来就是逃兵一样结束那天的,也巴不得躲的远远的不需要再面对他们。

  可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该来的还是早晚要去面对。就在龙雨回公司结完上个文案的工资正坐在回家的公交车的时候,自己的电话响起来,是点点的号码。这多少还是出乎意料的,这几天一直没有上过游戏,怎么会是她呢?!要打电话的话现在应该是雪儿吧,不是雪儿也该是无机的。

  “点点?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虽然想起点点龙雨心里有点不平静,龙雨到现在还是无法把点点和那天见到的那女孩重叠为同一个人,龙雨不敢相信她们就是同一个人。

  “给你打电话,不行吗?是不是现在该打电话给你的是雪儿?!呵呵”电话那头的点点半开玩笑地说。

  “什么意思?”龙雨不禁流出冷汗,难道点点已经知道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情,还是她本来就认识雪儿,就知道雪儿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吗?

  “呵呵,装傻呢。还不是那点破事,我才不想参合。我找你是有事情,你现在有空没?”点点已经笑兮兮地说道。

  “哦,什么事情?我现在有的是时间,游戏里的事吗?”龙雨试探地问道,除了游戏里和点点有话题,其他的龙雨一时还想不出和点点之间会有什么连接的地方。

  “见面再说吧,你来我学校附近的网吧,就在东门门口斜对面。”点点略显忧虑地说道。

  “哦”龙雨随意回答了一句就挂上了电话。点点是青岛大学东校区艺术设计专业大三的学生,这以前龙雨就知道的。于是龙雨赶紧从下一站点下了车,坐上104路去崂山的公交直奔青岛大学东校区。

  青大龙雨以前来过,有几次是因为游戏里买卖道具,有几次是因为公司的事情来大学取资料和送策划书。不过总的来说除了每月定时回公司俩三次龙雨还是很少到青岛市区东部的,龙雨不喜欢东部,总认为那是商业办公区,建设的太现代化了缺少浓郁的生活气息。是的,生活气息,自从三岁的时候龙雨开始学习绘画起,龙雨身上就多少沾上了艺术家的不羁和骄傲。对于完全是由钢筋水泥筑就的环境,龙雨自认为那是死的是没有人性的是没有必要投入感情去接触去了解的,龙雨身上的这一毛病对于龙雨来说曾经是他错过了很多事业发展的美好机会。

  大约经过了半个小时龙雨到达点点所说的网吧。网吧的环境都是不怎么样地,尤其是大早上的,有很多通宵的玩家懒懒散散横躺或者睡卧在电脑旁,龙雨曾经有过多段时间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的,不过现在的网吧和以前相比较已经改善了很多,无论硬件配置还是环境管理上都比较好了,所以在不忙的时间里,每天龙雨也会抽出俩三小时在网吧玩游戏,网吧有游戏气氛,龙雨是这么认为的。

  刚进门,点点就从门口附近的号码座上起身招呼龙雨过去,龙雨走过去,看见点点电脑上玩的是眩舞。现在很多女孩都玩那款游戏,龙雨听说过,但是自己没玩过,那东西幼稚了些。

  “去隔壁冷饮店吧,这里太乱了,不适合说话。”点点对龙雨说到。

  “好,走吧”

  在冷饮店龙雨给点点叫了咖啡,自己来了杯崂山绿茶,就细细打量着点点。点点今天穿了一袭白色开领无肩连身长裙,外面披着很小的粉色罩衣,下身穿着银白色的短靴。这身打扮和龙雨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感觉不太一样,上次点点给龙雨的感觉就是漂亮,而现在龙雨的对面就像坐着一为清纯的仙子一样,这让龙雨对点点的又有了很多疑惑。尤其是当龙雨想起无机的时候,无机那天和龙雨说过点点是他女朋友,他现在住在点点家里。

  有10多分钟谁也没有说话,龙雨疑惑着看着点点,点点面带着些须害羞的红晕自己自顾品尝着咖啡。一为服务员从旁边走过,这让龙雨意识到场面有点尴尬,于是首先打破沉闷。

  “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龙雨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说道。

  “恩,有事情。”点点说话的声音很小,龙雨能感觉出点点似乎心里有好多难过的事情。

  “什么事?”龙雨故意面带轻松的微笑,想让点点心情放轻松些。

  “我们认识半年多了吧,不过真正认识才是几天前的,现在也是我们第二次坐在一起。”点点虽然是在和龙雨说话但是眼睛却一直看着墙上的一幅装饰图案,那是一只木质雕塑瓶。

  “是啊,怎么了你好象今天有很重的心事。遇到什么难办的事情了吗?”龙雨不解地问点点。

  “我想问你借些钱,不知道方便不方便?”点点的声音小的离奇,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并不想让龙雨听到一样。

  “哦,多少?”龙雨现在的经济装备并不是很差,但是也不是那种富裕之人。

  “五万。”点点迅速的回答到。

  五万对于龙雨显然是不小的数目了,一般龙雨每个月会接下公司发个他的2到3个设计案子来做,不过都是些很小的可以独立完成的小公司企业策划和市场规划的小案子,做一个龙雨也就可以拿到3000左右。

  “这么多,你不是还在上学吗?!要这些钱做什么啊?”虽然龙雨对金钱没什么概念,并不在乎自己有没有钱,但是每月固定的花消还是不少的,房子也是要每月交纳两千左右的房贷。龙雨很想帮点点但是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

  “有点急用,我想休学去外地。”点点仍然声音细如蚊般说到。

  “有点多啊,何况你也知道,几千对于我来说是没什么问题,五万就承受不了了”龙雨说的是实情,现在龙雨的存款也不过几万而已。

  “我知道,我们的关系,我是不应该问你借这么多的,但是实在是没办法。我现在和爸妈闹反了,认识的人都是都在上学,都没有钱。”点点慌乱的解释道。

  看着羞涩的又着急的面色红润欲哭的点点,龙雨心里真的很不忍心拒绝她伤害她

  ,可是龙雨心里很清楚,他和点点只是网络上认识的朋友,彼此随时可以消失的,并不是真正的朋友关系。

  “是无机让你问我借的吗?”龙雨突然心灵一闪出现了无机的影子,于是问道。

  点点没有回答,只是低着的头的点了点。

  “你和无机认识多长时间了?”龙雨不死心地继续问道。这倒不是龙雨要去打探别人的隐私,而是龙雨坏揣着唯一一个可以让龙雨安心拒绝点点的理由。

  点点仍然没有回答,但是龙雨明显看到点点眼中已经噙出泪花。

  点点的拒绝回答,让龙雨没有了退路。龙雨只能草草的说回去想想办法再打电话联系,结完帐就回自己台东的家里。

  回到家,龙雨挂上FSB游戏,然后去楼下吃了点中午饭,就躺下睡了,这几天的发生的事情和工作都让龙雨感觉到有点疲倦。

  在晚上八点左右门铃声把龙雨吵醒了。龙雨起身去看了门,看见是点点,就把她让到客厅给她拿了瓶饮料自己去卫生间简单洗刷了下。

  等龙雨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点点并没在客厅,龙雨看看外面的门是关着的,怎么搞的,刚来自己就走了吗,龙雨心里寻思着就望主卧走去。

  当龙雨推开主卧的门的时候,龙雨愣住了,床上躺着一个人,是点点。点点紧闭双眼赤裸全身躺在床上,白皙的身体像一篷白雪,优美的曲线红润精致的脸蛋,龙雨不禁心情澎湃起来。龙雨知道自己完了,再也没有什么勇气或者力量可以让龙雨去拒绝她和她的身体了。

  怀里的点点的身体已经平静了,不再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惊颤。可是龙雨看着银灰色的床单上那斑斑红色的血迹迷茫了。怎么可能呢,龙雨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一只手捧起深埋在被单里点点的脸看着点点问点点。

  “你这是第一次?”

  点点羞涩地闭上明亮的双眸回答道。“不是,这是前俩天无机让我去医院做的。”边说边边啜泣起来。

  点点的回答让龙雨惊诧,更让龙雨心痛,无机?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龙雨不由自主地心疼地紧紧搂抱着点点,用手轻轻抚摩去点点那本该没有泪水的嫩滑柔弱无骨的脸蛋上流下的泪水。

  龙雨把点点留在家中待了一周的时间,并不是龙雨舍不得让点点走,龙雨想好好照顾这受到太多伤害的跌落人间的天使。当然在抚慰点点伤口的时候,点点也给龙雨讲述了她和无机和雪儿的一段故事。

  点点的真名叫杨佳倩,她是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在网上玩游戏认识无机的。那时候无机给点点的印象是特别能哄人开心,点点说起那时候脸上还是充满了美好的回忆,大约在网上相处了三个月,无机就邀请点点去他那玩,无机当时在自己的老家延吉。涉世未深的点点一放寒假就自做主张不顾家人的反对自己去了延吉,刚去的时候一切都是美好,可是慢慢点点就发现不对,无机并不是像他在网上说的那样,好多事情包括家庭事业全是假的,甚至无机已经有一个俩岁多的女儿。点点就想回青岛,可是无机拿出了几张期间乘点点睡觉的时候拍摄的不雅照片和录象,又对点点许下很多美好的承诺。点点丝毫没了选择。又继续在延吉待了一周的时间后,有一天无机让点点去火车站接个人,并且告诉点点那人游戏里的一些大体情况,并让点点欺骗那人之前就是点点一直在网络上和他交往。点点去了,并带那人住进了无机事先安排的宾馆,后来点点收到短信让她陪那人睡觉,并威胁如果不做的话立刻就把点点所有的照片和录象带到青岛去,点点痛苦的接受了。半夜的时候无机突然闯进房间,后面的事情点点没有说的很详细,不过龙雨已经猜的差不多了。龙雨就问点点,现在还有得选择吗?点点只是摇头,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好在回青岛后无机也跟着过来了,之后对自己还算不错。

  “你这次借钱,我不是也要像冤大头挨宰了?!”龙雨开玩笑地对点点说到。其实龙雨心里明白,他借出的钱就从来没打算要过,因为很小的时候他就看过一位诗人写过的话——当你的朋友向你借钱的时候,那是因为他真的需要你。

  “那看你自己了,你现在不借也可以的,无机不能把你怎么地的。”点点已经没有和龙雨之间的陌生感,相反这几天的相处让点点很开心也很有安全感,仿佛还是那个没认识无机之前的天真烂漫的美丽少女。

  当然龙雨会“借”给点点钱的,龙雨已经喜欢这女孩了,龙雨想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她让她不受伤害。点点走的时候,龙雨问过她以后的打算,点点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要把钱给了无机尽快摆脱他会找一个地方自己度过一段时间的。雪儿呢?她和无机是怎么一回事情,龙雨想起雪儿的时候也问过点点。点点谈谈的说:也可能和她一样吧,只不过雪儿命不好,人不是很漂亮又没上学,不用在意和雪儿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每个人都可以走出属于自己的路的。

  是的,每个人都是属于自己的生活,也有属于自己的路,无论前面的道路有多艰辛日子还是要继续的,雪儿一样,点点也是,自己也是,就连无机他也是啊。

  点点离开青岛的时候没有让龙雨去送她,只是走之前用公话打了个电话告诉龙雨她还会青岛的,这是她的家,这里也有她爱的人。龙雨不知道他算算点点爱的人中的一员,但是龙雨祝福着点点下一站无论在哪无论遇到什么人都要开心幸福,也自己暗暗决定要守侯着这女孩的归来,龙雨是喜欢她的——龙雨很确定地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