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4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歧灵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更新于:2018-03-14 16:29:36 字数:2078

  这是一家餐馆,不过它有些特殊。透过餐馆厚实的防弹玻璃,可以看见,餐馆外硝烟弥漫,却是一处战场。待瞧得仔细,一方是人类士兵,一方却是奇形怪状的恐怖妖怪,亦或者说是恶魔。

  韩风是地球联盟先遣军司令,一身军装的他目光紧紧盯着玻璃外的战场,眉目紧锁。餐桌上是服务员端来的咖啡,韩风一口未喝,他在等人,等一个被世人尊称为“先知”的异人,确切的说,他是被“先知”邀请来谈话的,至于谈话的内容,无外乎异形,也就是外面那些奇形怪状的恶魔。

  手指有节奏的敲击在餐桌上,声音犹如野马奔腾时四蹄踏地的声音,异常的有节奏感。随着咖啡渐冷,韩风有些不耐。正在这时,餐馆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只鸭舌帽探了进来,伴随着外面机枪扫射的“哒哒”声,以及异形的嘶吼声。“鸭舌帽”四处张望了片刻,然后径直朝韩风走来,边走边脱下了厚实的外衣,以及那顶独特的帽子。帽子下面是一张略显妖异的脸,碧绿的瞳孔,高高的鼻梁,以及金色的长发,乍看之下,竟然让人无法分辨出性别。

  “先知”在餐桌对面坐了下来,朝服务员打了个响指:“清水甲鱼!”转而对韩风点了点头:“韩将军久等!”

  韩风略微点了下头算是回应,用略显低沉的声音问道:“先知这次召见韩某人,不知……”

  “将军客气,召见不敢当。”“先知”略微停顿片刻,方才继续说道:“异形大军进攻地球已经十三年,起初一代异形尚可力敌,如今的二代……恕我直言,此番下去,人类恐有覆灭之危。”

  韩风点点头:“不知道先知有什么高见?”

  “嘿,高见嘛,却是没有,不过韩将军可知为何一代与二代相差如此之大?”

  “我虽是个粗人,却也听别人说起异形进化之类的话,就好像……千万年之前地球物种的遗传和变异?”

  先知摇了摇头,嘿嘿的笑了起来:“要说异形进化,却是不假,不过嘛,归根结底,这苦头却是人类自找的。”

  韩风对先知一口一个人类,貌似自己不是人类一般的言语有些不高兴,却也没有纠结这点小细节,就继续问道:“先知这话是什么意思?”

  先知没有立即答话,待服务员将“清水甲鱼”端上了餐桌方才叹道:“唔,好久没尝到甲鱼的滋味了,果真是……人间绝味。”浅尝几口,头也不抬的对韩风继续说到:“十三年前,异形一代进攻地球,人类疲于应付,在日渐不敌的情况下,被迫使用生化武器‘病毒一号’,方才将异形赶出地球。却也最终导致了异形的变异,亦或者说是进化。”

  “异形借助病毒一号,将其大军筛选了一遍,弱者都死绝了,变异的大军更进一步,越发强大,这也就是如今的二代异形。病毒一号虽然缓解了人类的危局,却也只是延缓而已,现如今,人类已经没有能够解决二代的手段了。”

  韩风把眉头皱成了川字:“异形究竟是什么东西?”

  先知赞许的点点头,也不知是对甲鱼的赞许还是对韩风的赞许:“异形嘛,其实说白了,就是世界树上的虫子而已,世界树强大之时,虫子无关紧要,一旦世界树衰弱了,虫子反而多了,就显得危机重重了。”

  “世界树?”

  先知一愣,方又释然:“也罢,今天就索性对韩将军说个明白。”

  人类生于地球,地球之外是浩瀚的宇宙空间。宇宙之中是否有其他智慧,这个毫无疑问,但宇宙之外是什么场景,却已经超脱了人类所能想象的极限。宇宙本身又是什么?人类亦无从得知。这个时候,有一群学者,据说领悟了宇宙的本质,提出了“无限学”的说法。按照“无限学”的理论,宇宙只是世界树的一根营养传送通道里的营养液,地球只是营养液的一个营养分子。而宇宙之外,是一个个平行宇宙所组成的宇宙群,宇宙群之外,便是世界树这个主体,宇宙,只不过是世界树的一部分。而世界树与世界树之外的其他又构成了另一个更高层次的宇宙……而所谓的异形,便是寄生于世界树的虫子,他们靠吸食世界树的营养维持生命,也就是吸食宇宙为生。在世界树繁茂之时,虫子所吸食的营养液不足以影响到世界树的产出,因此并不会对世界树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当世界树衰弱之后,虫子的数量反而进一步增大,这就造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营养液的数量在虫子的吸食之下日渐减少,以至于剩余不足以平衡世界树本身消耗,于是问题便出现了——营养液变得越来越稀薄。这也就导致了宇宙的破灭。当虫子在世界树外表不能吸食到足量的营养液之时,虫子们只好转而进入世界树之内,也就是一个个宇宙当中,这也就是现如今的异形对宇宙的进攻,而地球,只是一个小小的战场而已。

  “二代异形的实力相信韩将军已经足够了解,人类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除非……进化!”

  韩风眉目一挑:“进化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就算成功了,一百个人里也得死个八九十,失败的话……整个人类都得玩儿完。”

  先知哈哈一笑:“韩将军,适者生存的理论几千年前人类就已经懂得了,只要人类的火种得以延续,死伤再多却也不必担心。世间本就如此,只有强者才能生活的安逸,弱者终将遭到淘汰。”

  “强者就该有保护弱者的觉悟,而不应该把弱小看作是蚂蚁随便乱踩。先知的理论,含某人不敢苟同。”

  先知冷笑道:“韩将军,明人不说暗话,保护欲人人都有。但以如今的形势,人人都是泥菩萨,就不必说什么大道理了。总得要死人,韩将军能护得住整个人类不成?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