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5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圣裁诸天
  4. 第二章坠落凡尘的修仙者

第二章坠落凡尘的修仙者

更新于:2018-03-14 15:03:01 字数:3138

  时光飞逝,岁月荏苒,一晃就是好几年。此刻的岳寒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山野村夫一般的存在。每日靠在这山林中打猎为生,日子过的倒也还算不错。

  他一直没有忘记羊皮卷的事,每日天蒙蒙亮,早起的第一件事便是闭目修炼。然后等到东方鱼肚白的时候,便要开始跑步锻炼身体。到了太阳升的老高的时候,才开始为一天的生计奔波。

  岳家以前是个大家,产业覆盖十分的全面。当初的南明城,小到酒馆茶楼大药房,大到房产田地制作工坊,都有着岳家的势力。岳寒从小接触的不是武学,而是药理以及一些制作工坊的东西。

  这也给了现在的岳寒能在丛林中生活下去奠定了基础。一间不大的洞穴,里面的陶瓷家具一应俱全。这全是这些年,岳寒自己制作的。

  这片森林名为万兽森林。是这个星辰上唯一一个被星主府的人指定不许任何人进入的森林。因为这片森林是只属于星主,隔三差五星主府的人会到这里打猎。

  万兽森林很大,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岳寒在这里这么多年了,至今没有被人发现过。

  当然,就算有人见到了岳寒,也未必会认出他就是当初南明城岳家的少主。此刻的岳寒,一身兽皮装,头上的头发犹如稻草一般的杂乱。咋一看与野人无异,谁又会想到他曾经是一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阔少爷呢?

  高空中一块陨石飞速的朝着森林深处砸出。陨石与空气摩擦,产生了高温,让这块陨石看上去犹如彗星一般的美丽。陨石直冲冲的砸向了万兽森林深处。

  一个巨大的响声回荡在幽静的森林中。瞬间响声周围鸟兽飞散。而此刻的岳寒却也正好注意到了这一幕。

  岳寒拿起手中的木棒。“陨石一般都是来自太空的。据说陨石打造的武器十分的好用。看来老天开眼了,是时候让我换一换装备了。”

  森林中遮天蔽日的树木没有对岳寒带来任何的影响,岳寒以猎豹一般的速度,快速的穿梭在丛林之中。很快就来到了陨石掉落的地点。

  而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惊呆了。地上有一个人字形的坑洞。而坑洞中哪里有陨石?有的只是一个满面焦土的人。这人看上去与岳寒的年纪不相上下,差不多二十岁刚出头的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靡靡肉香,袅袅青烟从他身上的每个角落散发。

  这人表情极度的痛苦。扭曲的外观让岳寒无法一瞬间看出他的庐山真面目。而这人显然已经昏死了过去。岳寒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么长时间,他都没有转醒的样子。

  岳寒壮了壮胆子,伸手准备把他从坑洞中拉出来,谁知刚刚接触他的胳膊,岳寒便犹如被火烧一般的尖叫了起来。

  这人身上炽热无比,犹如刚刚出了炉膛的火炭一般的热。岳寒没办法只好等他身上的温度稍稍的降了下来以后才动手把他拉了出来。

  岳寒不是傻子,昏迷的这个人的身份显然是一个修士。是修士,身上必定会有那么一两件宝贝的吧。这也是岳寒去伸手拉他的原因。

  这人从高空中坠落。身体与大气摩擦,产生了如此骇人的温度,这人就算是天大的本事也都已经死了吧。而他的衣服,居然仅仅是破了点而已,显然这家伙身上的衣服就是个宝贝。

  岳寒手脚十分的麻利,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把这人拔了个精光。

  一边抚摸着那犹如绸缎一般的衣服一边惋惜的冲地上的人道:“大哥,不是小弟不厚道。你看你已经死了,这宝贝你要它也没用。还不如留给我呢。我也不白占你便宜。我会找一个风水宝地,好好的厚葬你的。”

  像是听到了岳寒的话,躺在地上的那人喉咙中居然发出一声嘶哑的声音。这让岳寒惊的汗毛的根根竖起。

  岳寒再次给自己壮了壮胆子。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他的鼻子下方。若有若无的鼻息,让岳寒不寒而栗。这家伙究竟是什么身份?从高空中坠落,整个人都要烤熟了一般,居然还能活?

  岳寒弯腰抓起棍子就准备往这人头上招呼,但棒子举起来以后,却又再次放了下去,在举起再放下,连续了好几次。最后他长叹了一口气。手中的棍子随手一扔,然后再次把这人的衣服穿好。将他背回自己的洞穴中。

  连续一个月的时间,岳寒每天的工作多了一份,那就是照顾这个自己不认识的人。

  也多亏了他懂一些药理,会把脉医人。这个陌路人在岳寒一个月的照料下,身体一点点的恢复了起来。只是,一个月过去了,他仍然没有醒来。

  一天,岳寒打来一只野兔,熬了一锅令人食指大动的兔肉汤。就在他准备端进来喂这个陌路人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洞中有声响。

  岳寒疑惑的走了过去,发现那人居然已经站了起来。而他的手中则是捏着那本羊皮卷。

  岳寒走上前去。“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那人转头看了一眼岳寒,然后再次转过了头。漠然的走向一边的石桌旁坐下。手中的羊皮卷不肯放下。

  “是你救了我?”

  岳寒点了点头。呲牙一笑,露出了两排玉米一般的牙齿。“对,我懂一些药理,看你受伤那么重,我就把你救了。一个月的时间,你终于醒了。我刚好煮了一锅兔子肉,你等着,我端给你吃啊!”

  岳寒说完一路小跑着跑到了石锅前。美滋滋的道:“你小子终于醒了。看在老子救你一命的份上,怎么着也要送我一两件宝贝吧。”

  岳寒端着石锅来到了洞中。而那个修士此刻正在阅读羊皮卷中的内容。看到岳寒走了进来,不屑的一笑。“这五岳上人真是脸皮厚啊!”

  岳寒勃然大怒。“你在胡说什么?五岳上人是我的恩师。我承认这羊皮卷是他偷来的,里面的功法不是他自创的。

  但他临死之前肯把东西留给有缘人,让我从一个普通人一跃成为修士。让我报仇有望!在我眼中,他就是神!我不准你这么说我的师傅!”

  那人微微蹙眉。“很久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了。你刚才说你报仇有望是怎么回事?”

  岳寒想了想,把岳家无故受难,到最后悬崖边遇到谭龙,以及最后进入五岳上人的洞府找到羊皮卷的事全部吐了出来。

  谁知那人听到岳寒的话以后腾的一声站了起来。“你真的不是巫族之后?”

  岳寒愤愤然的道:“我连巫族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人眼睛紧紧的盯着岳寒,而岳寒则是毫不畏惧的看着他的双眸。

  “看来你没有说谎。来,你先闭目修炼一下我看看。”

  岳寒心中大喜。心说:“好小子,终于肯给我点实际的东西了。”

  岳寒连忙坐了下来。闭目修炼,过了好一阵子,身体依然没有入定的状态。那人不由得开始摇头了。

  又过了一阵子。岳寒的呼吸终于平稳了下来。心脏的跳到越来越慢,却也越来越有力。脑袋上空依稀出现一道微弱的小漩涡。空气中游离的能量开始一点点的注入百汇穴。

  一个时辰以后,岳寒睁开了眼睛。

  “岳寒,你的天分不够。五岳上人能九十岁成就筑基,已经是废柴中的废柴了,而你很可能连他都不如。”

  话音未落,岳寒颇为不悦的抢道:“你又在说我师傅!我不允许你说我师傅是废柴中的废柴!”

  那人头疼的揉了揉脑袋。“这样吧,你毕竟救我我一命。我羽凡向来是知恩图报。那个南明城的谭家,我会帮你摆平掉。”

  “谁要你帮我?我要自己亲自手刃谭家的家主,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

  羽凡不由得冷笑了起来。“你们岳家当初也是大家。你告诉我,你们岳家是不是有一群人,被尊为供奉。你们岳家要管他们的衣食住行,还要每年给他们递交一定的数额的钱财?”

  岳寒颇为诧异。“你怎么知道?”

  “这是秘密吗?没有修士力挺的世家,怎么可能会成为一座城池中数一数二的世家?”

  “那你的意思是?”

  “谭家有修士,一般而言,这些人是一些大门派的外门弟子。虽然没有达到炼气境,但起码也是血气五重以上的人。以你的天分。这辈子都只能止步于血气境,你认为你一个人能斗得过谭家吗?”

  岳寒吞了口吐沫。“我虽然天分不足,但勤能补拙。”

  羽凡抬头看向了天空,不在说话。

  过了许久,他徐徐的道:“去找奇异草吧。我实在想不出什么能帮你的了。而且,你这羊皮卷的内容,很显然也是一个入门的修炼方法,等你找到奇异草以后,我在传你其他的修炼方法吧。”

  “奇异草?”

  “一种叶子会不停的变色的天材地宝,可以帮助人伐毛洗髓,逆天的改变一个人天分。雨落星没有这东西,你只有到其他的星球才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