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牌之异界特种兵
  4. 第二章 穿越
  陈浩走到这名男子前,先踢走男子右手握着的手枪,然后仔细看了看这名男子,不得不说,大头的准头很好,子弹从后心射进,眼见是活不成了。陈浩略微松了口气,把箱子提了过来,然后对着对讲机说:“老鹰呼叫猎人,兔子已经抓获,OVER”“猎人明白,老鹰原地待命,注意安全,我们一会就到!”“老鹰明白!”例行完公事,王浩把箱子一放,箱子却开了,两面牌子滚了出来,陈浩一抓,把两面牌子又对在一起,看了起来。这是一面古朴的铜牌,上尖下方,象个令牌,上面似乎是一个篆体的天字,下面却是一个八卦的图案,周围却是一些古怪的花纹。“一定是国家的文物,这次估计是立功了。”陈浩暗喜。这时一个声音却传了过来,“你一定想不到我的心是长在右边的,所以,你,和我一起死吧!”陈浩抬头看了看那名男子,他的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着一枚手雷,保险已经打开,他面色狰狞的松开按着卡簧的大拇指,陈浩习惯性的向旁边一滚~~~~~~~

  “失踪?!你们是怎么干活的?怎么会失踪?”锅底咆哮着。“老郑,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周围散落的尸块经过DNA鉴定全是昆家老四的,陈浩我们也找不到啊!”老铁顿了顿,“或许有奇迹,我们等等看吧!”

  缅甸N市。“金沙先生,事情的经过就是这个样子的,最后拿到铜牌的武警和铜牌一起消失了。”一个穿着白色西服,戴着金边眼镜的中年人平静的坐在沙发上,听完下属的描述后,只问了一句,“司机呢?”“我们处理了,很干净的。”金沙挥了挥手,人就全退下去了,“消失了,怎么会消失了呢?封锁消息,没理由啊?他们不知道那个有什么用的。没理由消失啊!”金沙自言自语道。许久,他拿起电话,“萨哈,你安排下,我要去中国。”

  陈浩醒了,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森林里。昏迷前,他听到一声巨响,那颗手雷的威力他知道,虽然他采取了躲避措施,但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他坐了起来,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怎么可能连个伤口都没有?他下意识的冲着对讲机喊“老鹰呼叫猎人,老鹰呼叫猎人,听到请回答!”喊了几遍,陈浩放弃了,因为除了林子里不知道什么鸟叫了几声之外,除了安静就是安静。陈浩索性也坐下来,检查起自己的装备来。微冲在,手枪在,子弹还有不少。小腿旁边的匕首也在,这是锅底送的,德国货。药物不多,食物有一天用的压缩饼干。陈浩迷茫了,我这是在哪儿啊!手这一动,身旁一个硬硬的东西,陈浩一看,是那面铜牌。不过现在铜牌浑然一体了,居然象从来没分开过似的。“难道~~难道~我穿越了?”陈浩呆了,把铜牌收了起来。

  陈浩看了看天色,感觉有点晚了,决定明天一早就开始出去转转。他拧开一个子弹头,收拾了点枯枝烂叶,简单的堆了个火堆,一为取暖,二为防止野兽。弄完了这些,陈浩抱着枪昏昏的睡去。

  梦中陈浩看见自己躺在病房里,锅底和他的队友在拼命的摇他,猛的他坐了起来,发现身边站了一个人,穿着一个兽皮袍子,头上戴着一个鹿角,背后背着一把箭,手里拿着一把大铁剑。陈浩拿枪对着这人,这人却咧着嘴笑,用剑指了指王浩的身后,陈浩小心的看了看身后,发现一只已经死了的像狼一样的野兽。陈浩明白了,这人救了他一命。陈浩说了句:“谢谢.”却见那人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嘴里不知道说着什么。陈浩心里想,莫非是遇到野人了?想到这里,他不动神色动了动怀里的微冲,枪口继续对准这个野人。野人说了一阵,见陈浩一点反应也没有,于是就用手指了指陈浩,又指了指自己,比划着要陈浩跟自己走。陈浩心想,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出路,不如跟着个人类走走看看,枪里还有子弹,情况不妙自保还是可以的。于是陈浩点点头,起身跟着野人走了。野人见陈浩起身了,就把那大剑往腰里一别,扛起那头像狼一样的野兽就在前面带路了。跟着野人走了不到一个小时的路,树林渐渐没有了,陈浩的眼前看到一片草原,又走了半个多小时的路,来到了一条大河,不知道为什么,河上始终是雾气缭绕。野人带陈浩找到河上的一座木桥,带王浩从桥上走过。过桥以后,陈浩忽然眼前一亮,前方出现了一片竹林,对,就是竹林,和陈浩见过的的竹林一样的。竹林里同样是雾气缭绕,野人仿佛很熟悉路,顺着林子里的小路忽左忽右的走着,陈浩紧紧的跟着。过了竹林,雾气也消失了,野人停了,指了指前方。顺着野人指的的方向,陈浩看到了一个小村庄,大概六七十户人家的样子,村里的房子都是用木头建的,屋顶铺满了厚厚的草,房子外面都用木头扎起篱笆。野人带着陈浩继续走,一路上不断有人跟野人打招呼,野人大声的回应着。也有人偷偷的看着陈浩,眼神里全是防备。陈浩悄悄的打开微冲的保险,手指放在扳机上,脸色尽量装着很轻松,跟在野人后面。野人带陈浩来到一所小茅屋,推开小屋的门。王浩看到,这个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躺椅,躺椅上躺着一个头发和胡须都是银白色的老人,老人貌似是在睡觉,一身白色的袍子一尘不染。野人似乎很畏惧老人,就在老人的躺椅旁边站着,也不出声。见野人这样,陈浩也静静的站在旁边。大约半个小时过去了,老人仿佛睡醒了一样,看了看野人,说了句陈浩不懂的话。只见野人仿佛得到圣旨似的,一边说,一边比划,时不时的还指向陈浩。野人说完后,把陈浩向前一推,就站在老人的身旁。王浩盯着老人看,老人也在看他。陈浩观察着老人眼睛,老人的眼睛是灰褐色的,仿佛一点生气都没有,可是陈浩却感觉老人的眼睛却像看透了他的心似的,这种被人看穿不自在的感觉让陈浩想赶紧把眼睛从老人的脸上挪开,可是这一瞬间陈浩的全身却仿佛不受自己支配似的,仿佛自己任凭这个老人摆布。还好,只是一瞬间,老人已经扭头对那个野人说了句话,那个野人拍了拍王浩的肩膀,把那只野兽放在门口,关了门走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