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鬼冥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鬼孩落地 和尚真言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鬼孩落地 和尚真言

更新于:2018-03-15 16:58:50 字数:4413

字体: 字号:
  “哇……”一声打破了霸气山庄中的宁静,天空风云突变,布满乌云。

  庄主温万仞激动不已,已顾不得天空的变化:“生了,生了……”

  产婆打开夫人的房门,踉踉跄跄的爬了出来,惊慌失措:“妖……妖怪……妖怪啊……”

  温万仞一看连忙跑过去抓起产婆:“什么,你说什么?”

  “妖……妖怪……”还没说完,产婆就已经晕了过去。

  “把她抬出去,照顾好。”温万仞把产婆放下,交代给边上的下人就冲进了房间。

  丫鬟已经双腿发软摊在地上,不停地哭泣,看到躺在夫人边上哇哇大哭的婴儿,温万仞怒了,吼到:“哭什么?是男是女?”

  “是……是少爷……”温万仞一喝,丫鬟果真止住了哭声。

  “还不去服侍好?奶娘呢?”温万仞一听是个男的,顿时笑逐颜开。

  走到夫人床前,温万仞楞住了,脸上表情僵硬:“怎么会这样?”男婴头上居然长了一个畸形的角。

  “妖……怪啊……”丫鬟喃喃自语,靠在桌脚上。

  “妖什么妖?这是我儿子。”虽然相貌有点怪异,但始终是自己的孩子,“夫人怎么样了?”

  丫鬟用手帕擦拭了下脸上的眼泪:“看到少爷就晕过去了。”

  温万仞抬了抬头,忍住了眼中的眼泪,抱起了儿子,叹了一口气:“快去找个大夫来吧……”

  “是,老爷。”丫鬟哆哆嗦嗦爬出了房间。

  “庄主,奶娘来了。”管家老曹带着奶娘来到了夫人的房门口。

  温万仞正哄着啼哭的儿子:“老曹。让她进来吧。”

  “进去吧!”老曹向身边一妇女做了个请的动作。

  奶娘进来就双手放腰间向温万仞行了个礼:“恭喜温庄主!”

  温万仞转过身:“你就是奶娘?”

  “是……”还没说完,奶娘看到温万仞手中的孩子就“啊”的一声晕了过去。

  “这可如何是好?”见每个看到婴儿的人都如此反应,温万仞不禁失落万分,“老曹,你进来。”

  “是。庄主。”老曹走到温万仞边上,一惊。虽然刚产婆喊着“妖精”被他听到,但他也没想到婴儿却是这般模样。

  “怎么……庄主……”老曹也开始语塞。

  “很奇怪是吧?”温万仞苦笑地摇摇头。

  老曹点了点头不语。

  温万仞坐到床边,给夫人整了整被子,看着手里的孩子:“想我问万仞在武林中也是光明磊落,举足轻重,到头来老天居然这样作弄我。”

  老曹想了下,上前说到:“庄主,看这大夫也快来了,要不咱到书房商量。”

  “也好,免得又吓着别人。”温万仞起身带着儿子就走出房间向书房走去。

  “你俩进去服侍好夫人。”老曹出来吩咐好门口的两个丫鬟,便也快步跟上。

  “大哥。”温万仞的师弟钟赫不知何时跟了上来。

  “钟先生。”老曹向钟赫行了个礼。

  “哎,不必这么客气,刚在路上碰到大嫂的丫鬟去请大夫,听说大哥得了个大胖儿子,特来贺喜啊!”钟赫说道。

  温万仞叹了一口气:“师弟,咱进屋说吧!”

  书房里,估计是哭累了,婴儿睡的很安心,打着小小的鼻鼾,温万仞将他放进了老曹原本精心制作的摇篮里。

  “大哥,这可如何是好?”看到侄子生得这般怪模样钟赫也没了办法。“要不就找个人家送了吧。”

  “不行,长得再丑也是我温万仞的儿子。这般有违天理的事我温某绝不做。”

  “那就把知道这事的人全杀了得了……”钟赫做事向来豪爽,脱口而出。

  “这……”老曹话还没说出口,便被温万仞打断。

  “师弟,我温万仞在武林中也算得上个人物,霸气山庄也是武林中公认的正义山庄,纸终究包不住火,到头来我将遗臭万年。”温万仞摆手

  说道,走动摇篮边又看看睡着的儿子。

  钟赫站了起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让天下人看我们的笑话。

  “老曹。”温万仞对管家说道:“吩咐下去,霸气山庄一月不见客,凡有道访者,都山下招待便让他们回去。日后温某将亲自到访。”

  “是,庄主。”

  “冥冥之中老天自有安排。这还孩子就叫冥安吧!”温万仞说着就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了“温冥安”三个字。

  钟赫在书房中踱来踱去,看着孩子,挠挠头:“哎……看着样子奶娘都难找,打扫身子又嘘,这样吧,我让若歌来喂奶。”

  “不可,幽兰也刚出生不久需要奶水,弟妹一人如何照顾得来。再者吓着弟妹也不无可能啊。”温万仞拒绝道。

  钟赫摆了摆手,笑道:“大哥何必这么客气,我那小女也不需喂多少,找个奶娘也无妨,不能苦着我侄子。”

  “那就将弟妹接到庄里,反正师弟你也忙于山下的事物,我也可让你大嫂陪伴好。我在此谢过了。”温万仞作揖道。

  “看这天色也不好,我这就下山将若歌送上来!”钟赫说罢就起身告辞。

  温万仞走到花园中,望着乌云满天,满腹辛酸,霸气山庄到他手里已经是第5代,在武林中一直享有盛名,自己也是乐善好施,武林中只要有

  人来投靠总热情相待,与世无争,武林盟主也从不去在意。可不曾想老天居然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只能唉声叹气。

  果真不出三日,江湖中已流传霸气山庄温万仞生了个妖怪的事情,而且越传越离谱,说霸气山庄本就是妖精的老窝。庄里全是妖精。

  庄内也常听到山下徒弟为了这事跟别人打架的事,武林中个个见霸气山庄的人儿退避三尺。

  温万仞一气之下,喝令封庄。庄内任何人没有庄主同意不得出庄。徒弟们每日在大徒弟戈然的带领下认真练功。

  “给我跪下。”听到钟赫在大厅大嚷,温万仞出来看个究竟。

  看到一个文弱书生跪在大厅直哆嗦,很是不解,便问:“这……师弟,发生了什么事?”

  钟赫喝了一口茶:“呸!此人在山下茶馆诋毁我们霸气山庄,说什么我们都是妖怪,我把那茶楼给拆了,带他进庄来看看我们庄里到底是不

  是妖怪。”

  “温……温……庄……庄主,小……的再也……不敢……了……”说完那书生直磕头。

  温万仞挥挥手,扶起道:“如今人人畏惧我们山庄,我杀了你一个也无法堵上天下的嘴。何况我温某不是这种人。”

  “是……是……是……温庄主的为人……天……天下人皆知。”书生便又磕头。

  “啪……”一声,钟赫一掌震碎了身边的椅子。“大哥,如今天下人皆这般,我再也忍不住了。”

  “老曹。”温万仞打算让管家下山把该山庄里打坏的该赔的都赔了,见管家迟迟不应,便又叫了一声,还是没人应答。

  突然有人进来通报,说有一疯和尚在外闹事,便知道老曹八成在门口。

  “娘的,都闹到门口来了,让老子去揭了他的天灵盖。”钟赫说着便要拿起剑朝门口跑去。

  温万仞伸手拦住,转身问下人:“何事?”

  “禀庄主,那疯和尚说到庄内讨碗酒喝,弟子说庄主有令封庄了。”

  “要酒喝给他就是,何必吵闹?”钟赫说道。

  “曹管家端了一碗给他,可……”

  “可什么……说!”温万仞喝道。

  下人低下头:“那疯和尚硬说要庄主亲自端给他,不然就说我们霸气山庄必完。”

  “好大的口气。”钟赫转身向庄外走去,“我这就让他永远说不了话。”

  温万仞只得跟上。

  山庄门口,一群弟子打着练功棍围着一和尚,和尚衣衫破烂,疯疯癫癫地在地上念念有词。

  “鬼孩落地,风云突变。霸气怨哀,万劫可连。”

  一听和尚如是说,温万仞便知此不是一般的和尚。

  “和尚,你再在此疯疯癫癫,胡言乱语,我便让你今日有来无回。”钟赫拔出剑指着他。

  “哈哈哈……堂堂霸气山庄,点灭帮帮主钟赫居然也跟个和尚如此一般见识,就不怕天下人耻笑。”钟赫顿时被和尚说的语塞。

  “大师,为何事在庄外这般?”温万仞不敢怠慢。

  和尚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贫僧只不过想跟温庄主讨杯酒喝,可这群俗人却不与理睬,若有得罪请多多包含。”

  钟赫见温万仞对和尚如此客气,很是不解:“大哥,你对他这么客气什么?”

  温万仞拦住钟赫,向和尚作揖道:“本庄近日不接待任何客人,刚下人有得罪请大师海涵。里面请!”

  “海涵,海涵,出家人不计较这么多。”说着大摇大摆走进庄内。

  “大哥……”钟赫看温万仞居然还破例让和尚进庄更是愤怒。

  “让若歌把冥安带到书房。”温万仞拉过钟赫小声说道,见大哥这般吩咐,钟赫便不再说话,向厢房走去。

  经过大厅,见刚那弱书生依旧跪着,便对老曹说到:“老曹,把这书生送下山,再把该赔的都给赔了。再让人送壶好酒到书房。”

  “霸气庄主温万仞果然是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有度量。”疯和尚笑道。

  “大师过奖。霸气山庄只能做到如此。”温万仞赔笑道。

  老曹将书生扶起便要出门,不想被和尚拦住:“这人一会贫僧还有话对他说,暂留一会吧。”

  温万仞见和尚开口,虽有不解还是让老曹好生相待,领着和尚到了书房。

  钟赫与若歌已在书房抱着冥安等候,小家伙很安静的眼睛不停转的看着大家。若不是头上的畸角,一双黑眼眸甚是可爱。

  “想必大师就是少林寺癫酒大师了。”进了书房,温万仞鞠躬作揖道。

  钟赫跟若歌也惊愕万分,如此年轻的和尚居然就是江湖上有名的癫酒大师,也起身作揖。

  癫酒大师乃少林寺十大高僧之一,自小遁入佛门,潜心研究佛法,武功高强,本号“癫九”,但因贪酒而自己改为癫酒,云游四方,江湖中

  人见过的少之又少。

  “刚听大师念念有词,想必与小儿有关系,请大师明言。”温万仞道了一杯酒双手奉上说道。

  癫酒大师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看着冥安不语。

  钟赫见状,突然跪下说到:“大师,刚钟某多有得罪,请多担待,但如今霸气山庄有难,请大师指条路。”

  “哎!钟帮主快快请起,癫和尚,何德何能,受不起啊!”扶起钟赫,转身道:“温庄主,可曾听说三百年前,妖界与人类的一场战争?”

  温万仞等人一惊:“略有耳闻,曾听师父提起过,但一直认为这只是个传说。难道真有此事?”

  癫酒大师摇摇头:“三百年前,霸气山庄庄主联合武林门派合入妖界,历经7天,大败魔王弑箫的妖军,弑箫在临死前留下一根手指,说三

  百年后便回来报仇,我这一生都在追踪他的踪影,近日发现山庄妖气突生便想到出事了。”

  “大师是说……”温万仞简直不敢相信。“绝不可能。”

  若歌看着手中的孩子:“大师,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你是不是弄错了。”

  “该来的始终躲不掉。”癫酒自己斟了一杯酒。

  “既然是个祸害,我这就把他除掉。”说着温万仞便要运功。

  若歌死死护住,哭道:“大哥,这是你亲身骨肉啊。你怎么忍心?”

  “我要为天下百姓着想,不能让天下人指着我们霸气山庄骂。”温万仞说道。

  “也罢,孩子还小,妖气还为成形,贫僧这有一尊小佛,乃少林寺法宝——驱哒佛像,能镇压天地间妖气,让小少主必须随身携带,想必能

  保护小少主,待他6岁时就将他送往少林寺交与我。希望我们这样做能多少对世人有用吧。”说着癫酒便将小佛掏出来挂在冥安脖子上。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温万仞说着便跪下。

  “庄主快快请起,切记贫僧的话,6岁送到少林寺,勿让小少主走出山庄。贫僧会在庄内布下锁妖阵,6年后贫僧在少林寺等候。”

  温万仞哭诉道:“多谢大师,温某谨记。”

  “好了,”癫酒拿起酒壶,打开书房,“我也得去布阵,然后会会那小书生了。不必相送。”

  屋内留下还在发呆的三人和什么都不知道的温冥安。

  不出多久江湖上便流传了“癫酒和尚闹山庄,直言霸气乃龙人”的故事。山庄总算又安定了下来,前来道喜的也络绎不绝。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