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13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怪石录
  4. 第二章:骆马湖怪

第二章:骆马湖怪

更新于:2018-03-15 17:51:31 字数:2549

  看到如此骇人的一幕,惊愕的队员,慌乱的心情难以平静,痴痴地愣在原地。

  几名胆小的队员,倒退了几步,两股战战,几欲先走,但无奈腿脚已经无法自制。

  突然间一股尿骚味,弥漫在空气中,原来是一名吓破胆的队员,他的泌尿器官不争气的、不合时宜的敞开了大门。

  当过兵刚退伍、久经考验的民兵队长,对此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情景,也一时无所适从。

  他愣了一愣,就吩咐几名胆大的队员,跟随着自己下到芦苇丛中,看一看究竟。同时命令其他队员,站在岸上,端着枪,时刻准备着应战突发事件。

  队长下到水中,拨开芦苇丛中的芦苇。

  映入人眼前的是一具没头的尸体,从尸体肚子里抖露出来的肠子、心肝等等,不时的晃动着,时时的在刺激着人的感觉器官!

  是老三!原来刚才那个怪物嘴里叼着的,居然是老三的头颅!

  大家看着平日朝夕相处的兄弟,刚才还生龙活虎,转瞬间便阴阳相隔,禁不住的哭出声来。

  悲愤的队长抑制住内心的痛楚,吩咐队员们抬出了老三,一行人正准备回去。

  “砰”一声响亮的枪声,划过空旷的湖面,刺耳而瘆人。

  “什么情况?金龙,你带几个人把老三的尸首先送回去,我去看看怎么回事!”队长嘱咐着身边的一个精壮队员。

  随后就带着两名队员,奔向刚才枪响的地方。

  还是在芦苇荡,离刚才与狗子、阿毛分手的地方不远处。

  阿毛瘫坐在地方,痴痴地望着水面。

  另一边,那名刚才搀扶阿毛的队员,哆哆嗦嗦地捧着枪,惊魂未定。

  “狗子呢?阿毛!”队长看到如此一幕,有种不祥的预感!

  “狗子哥,被~被~被那个怪物叼走了”,那个捧枪的队员看到队长,狂恐的心情稍稍有点安定,磕磕巴巴的回答道。

  “什么?你们三个人,两把枪,都斗不过那个什么怪物,你们~你们啊~”队长空洞的眼神,无助地看着湖面,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狗子,哥对不住你啊!我可怎么向弟妹和爹妈交代呀,哥该听你的,如果不去追那个什么天杀的破坏分子,你就不会在此枉送性命了!”队长悲从心生,完全难以自抑心中的伤痛。

  “快说,刚才是怎么回事?”陪同队长来的一名队员问道。

  “刚才,我和狗子哥搀着阿毛,阿毛一路上不停地说着水怪水怪的。狗子哥听着有点烦,嘲讽阿毛胆小,还说,什么水怪?来得话,老子一枪就崩了它。

  不巧,我们走到这里时,狗子哥突然说想要小便,就来到湖边小解。谁知道,忽然从湖里钻出了个怪东西,叼起了狗子哥就钻进了水里,我枪都没有来得及端起来,那个东西就不见了。”

  “队长,看来是刚才我们打跑的水怪,又跑到这边了。要不我再去喊几个人过来,一起找一找狗子吧?活要见人,死要~~额~~狗子那小子命大,不会有什么事情的,”陪同来的队员说道。

  “快~~快去叫人,越多越好!”

  平静的湖面上,微风吹来,水波不兴,只有些许涟漪在波动。

  十几道手电光线照射在湖面上,来回晃动着,周围寂静而沉闷。

  “狗子~~狗子~~”一声声呼喊声,飘过水面,划过天边,回声顷刻间便荡然无存!

  附近安睡、休息的水鸟、野鸭们,受到这边的吵闹,也不禁纷纷飞出芦苇荡,此起彼伏的鸣叫声,打破了宁静的夜晚。

  “队长,我们还是回村子多叫点人,天亮了再来看看吧!狗子吉人自有天相,一切都会化险为夷的。”

  “队长~~队长~~”队员们此时才回头看看队长,原来伤心欲绝的队长已经晕了过去。

  也难怪,一夜之间,死了一个队员,失踪了一个兄弟,纵是铁石心肠也是难以承受如此大的打击。

  看到如此场景,队员们也不禁暗自神伤。

  “阿毛,阿毛!”收队的队员呼唤着瘫坐在地上的阿毛,此时的阿毛呆呆的看着湖面,眼神空洞而无力。

  由于经历了一夜如此的刺激,精神终于崩溃,他疯了!

  “喔~喔~喔~”附近村庄的鸡鸣叫开了,此刻东方即白,一轮红日即将爬出天际。

  看渐渐远去的队伍,躲在湖边的大头那伙人,半边身子一直浸在水中,此时终于如释重负般的嘘了一口气。

  “大头,刚才的情景你都看到了,那个水怪是个什么情况?我TMD,战战兢兢地在水里呆了这么久,既要担心被发现,还得堤防那个怪东西偷袭。幸亏我们命大,要不然早就就呜呼哀哉了!”那个叫阿松的问道。

  “这个嘛!我也是头次碰到,不是特别清楚。那个水怪出来袭击人的时候,我隐隐约约看了下,应该不是已知的普通生物,和我以前看到过的一本志怪古籍里面的,有点相似。”

  “还有,大头,那群革命小将为什么像块粘糕似的,一直追踪我们?这件事看样子似乎和你无关,不好意思,刚才我说的话有点重了!”阿松的口气比之前缓和了很多。

  “这群人,不依不饶的追捕我们,好像有什么目的!他们刚才不是说,我们是什么破坏分子吗?可我们乃一介书生,循规蹈矩、遵纪守法,怎么可能是破坏分子?这也许是场误会!”大头回答道。

  “既然他们去了,我们就不谈这些了吧!咱们身上都有任务,还是先去处理自己的事情吧!”从水里爬出来后,一直没有说话的高个子说道。

  “这也是,我们不说这些了。大头,你和王教授说的那件事,我们多多少少了解一点,你确定是真的吗?这件事说起来真是匪夷所思,无怪乎刚才阿松质疑,就算是我这种思想天马行空的人,都一时难以接受!”之前的那个瘦子说道。

  “是呀,我们一行四个人受王教授嘱托,陪同大头来一探究竟!今天到了这种地步,大头你还是跟我们交个底吧?我们不想如此不清不楚!

  还有,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说不定又会钻出来个什么不明生物!我可不想暴尸野外,像刚才那位一样尸首无存。当然最好还能找个地方,祭祭我这个五脏庙,我们都TMD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说完,阿松拉起那个高个子汉子,招呼着大家,快步离开了湖边。

  “大头,这是你的家乡,地形你最熟悉,怎么走还是你带路吧!”瘦子说道。

  “好的,洪七,关于时空隧道的种种异象,也不是只言片语就能解释清楚的,我们还是边走边说吧!我家就在湖对面,本来我打算涉湖走近路的。谁知不幸钻出来个水怪,那我们还是舍近求远,绕着湖边走吧!”大头对着瘦子说道。

  待大头一行人走出了芦苇滩,此时天已拂晓。

  骆马HB侧有大片树林,由于养护到位,少了不少人为的破坏和干涉。

  此间林密草旺,各种动植物共生共息,一派原生态自然的气息。

  一路走来,大头不停地和大家诉说自己的种种见闻。

  只是大头的这一席话,说出来也真让闻者愕然,听者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