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狂拳异界行
  4. 第二章 真TM阴

第二章 真TM阴

更新于:2018-03-15 16:17:32 字数:4516

字体: 字号:
  搏风馆的经理办公室内。

  “苏博,这是你的奖金。”一个坐在办公室内真皮实木躺椅上的胖子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密封的牛皮纸袋,纸袋鼓鼓囊囊的,里面显然装有数额不少的现金。苏博拿起纸袋,也不拆开细数,就直接地装进了随身的背包中。

  “不数一下?”胖子笑着问道。

  “不用,跟你那么多年了,这点还是信的过你的。”苏博漫不经心地答道,这个胖子明面上是A市的房产业大亨,却很少人知道这位白道大亨也是A市第一地下拳馆搏风馆的主人,同时也是A市地下拳会组织的主席。自从苏博参加地下拳赛以来,就一直挂名在胖子的手底下,三年来也由一个默默无名的拳坛菜鸟成为胖子手中白战不败的王牌拳师,在让胖子在地下拳坛名声大噪的同时也成为了胖子的头号摇钱树。因为苏博这几年给胖子带来了巨额的财富,所以胖子平时对苏博也是很好,不但在发奖金的时候出手大方,而且很尊重苏博,从来不逼迫苏博去打假拳。要知道的是,在地下拳坛,打假拳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因为地下拳赛的外围赌赛的庄家几乎也都是这些承办赛事的拳师老板,所以这些代理着拳师赛事的老板们在高赔率的比赛中经常让自己手下的拳师故意输掉比赛,好狠狠地赚一把那些无知观众的赌金。但胖子从来没有逼苏博这么做,胖子深知以苏博这样宁折不弯的个性是宁可放弃拳赛也不会故意输给对手,过分的逼迫只能让这棵摇钱树转投别家,这样就得不偿失了。为此,平时对手下十分严苛的胖子在面对苏博时总是和颜悦色,一点也没有在和其他拳手一起时候的老板架子。苏博也知道这些猫腻,只是他生性淡薄,从来不去计较这些事情,在苏博的理念中,他和胖子就是打工的关系,他为胖子打赢比赛,胖子给他奖金,所以在胖子放下姿态套近乎的时候,苏博也没什么别的反映。

  “真的决定退出了?”眼看苏博要起身离开,胖子赶紧的问道。

  “嗯,我以前和你说过的,我来打拳只是为了攒钱开武馆,现在钱够了我也该离开了。”苏博皱起眉头答道。看来胖子还是舍不得他这棵摇钱树,如果胖子识相顺利放他离开的话还好,要是胖子打算用强留下他,那也怪不得他不顾往日情分给他点颜色看看了。苏博就是这样,一向是吃软不吃硬,别人敬他一分,他敬别人三分;别人逼他一尺,他还别人一丈。

  “你不再考虑考虑了?你现在还年轻,这样退出了多可惜,以后等老了可没这赚钱的大好机会了。”胖子还不死心地继续问道。

  闻言,苏博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没有理会胖子的挽留,他直接从椅子上起身,拿起背包走向了办公室的门口,头也不回地向胖子说道:“我走了,这几年你的照顾,我会记得。”

  “等等!”眼见苏博快走出办公室了,胖子急忙叫道。

  “还有什么事?”苏博停下了脚步。

  “刚才那场比赛,你的对手朝仓义重的伤势已经确认了,他的双臂粉碎性骨折,肌肉和神经组织完全崩坏,马上就要被截肢了。”

  “那又怎么了?”苏博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地问道,在残酷的地下拳赛中出现死亡和伤残是很正常的事情,以前胖子从来都没说过这方面的事情,不知道今天怎么好好的提起这些。

  “朝仓是断火流的首席弟子你知道的,但他还有个身份。”

  “说。”眼见胖子卖起来关子,苏博不耐烦地问道。

  “朝仓义重是日本最大的黑社会黑龙会三代目朝仓义景的亲生弟弟!”胖子的额头已然出现了点点汗迹。

  “那又怎么了?”苏博径直走出了门口,“你废话真多。”

  看着关上的门,胖子那和蔼的笑脸慢慢地沉了下来。“不识抬举的东西,本还想留你一条命多赚几年钱的,你答应的话我还能帮你接下这个梁子,是你自己拒绝了活下来的机会。哼,既然是自己找死也怨不得别人了。苏博啊苏博,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的,在这个世界,拳头可不是唯一的道理。”

  H市,市中心的一家新开的武馆,人数不少的弟子们正在训练场上刻苦地练习着。

  “师傅,您看到了吗,博儿终于完成了您的心愿,在您的故乡开起了咱们神念门的武馆。师傅,您看着吧,博儿一定将神念门发扬光大。”看着场上努力训练的弟子们,想起恩师一贯的夙愿终于在自己手上完成,以苏博那淡然的个性,也不禁有些激动。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回去休息吧,记得明天早点来。”看天色已晚,苏博向正在训练的弟子们吩咐道。

  “是,师傅!”弟子们纷纷诺然应允,向苏博施礼完毕后三五成群,有说有笑地离开了武馆。

  看着年轻的弟子们活泼的模样,苏博不禁暗叹,年轻就是好啊,没有那么多压力烦恼,每天都是那么的快乐无忧。想到这,苏博不由得暗自失笑,自己也是还不到二十岁,怎么思想就和四五十岁的老头子一样。不过苏博也明白,小时候流浪街头忍饥挨饿和多年拳台上生死相搏的经历,把自己在这个年龄段应该有的热血和天真都已磨去,相比同龄人身上已多出了几分成熟和冷厉,举手投足间都自有一股多年搏杀养成的令人心悸的气息。

  摇了摇头,仿佛要把这些纷乱的情绪抛出脑袋,苏博在关上武馆大门后走进了后院里的修炼房。走到蒲团前盘膝坐下后,苏博闭目守神,放松了全身的肌肉,开始调动气海里积存的念气在身体的经脉游走,继续冲击念气决的第四阶段。

  随着念气在经脉中四处奔走,苏博的眉头也是越皱越紧,额头沁出的点点汗滴和扭曲的表情显示了他现在正遭受着经脉改造的巨大痛苦。以念气决的理论,人体所能调用的原始肉体力量在大量的锻炼后都会到达一个极限,而到达这个极限后无论怎么锻炼肉体都是无法改善这个极限肉体所能带来的力量,而念气决正是通过调集利用人体细胞在激发能量时所产生的一丝丝的念元,压缩在小腹的气海形成念气后以意念引动继续改造自己的肉体,以突破原有的极限,将肉体改造得越来越强。而改造肉体的意义则在于方便身体储存和利用更加庞大的念气。而苏博在第一次使用念气的时候就发现了,念气的巨大威力远远不是肉体力量所能媲美的,以苏博现在的肉体强度,可以承受大概五百斤左右的冲击力而安然无恙,而两千斤以上的冲击才可能给他的身体带来伤害。打个形象的比方,苏博在马路上被小轿车撞了一下,苏博会面无表情地拍拍衣服继续走,连痛都感觉不到。而被载重卡车压过身体的话,也只能在他身上看到被压过的淤青。换句话说,苏博的肉体强度已经完全地超出了人类的常识。而苏博现在在第三阶段所能使用的念气量也不大,也就是气海内拳头大小的一小团,但就是这一小团念气所蕴含的能量确实极其恐怖的。和朝仓战斗的时候苏博使用的正是通过自己多年对念气决的感悟而创造出与念气决配合的拳法狂拳中的一式——寸崩,这招主要是先通过调动体内的一部分念气,在拳头上形成一层薄薄的念气膜后抵御对手的冲击,在接触到对手的身体后将体内压缩的念气猛地外放伤敌。这种攻击方式十分的诡异,念气不可察觉的特性让对手面对这招的时候防不胜防。迄今为止,苏博研究出来的狂拳中已包含了好几种不同的利用念气攻击的方式,但因为苏博现在所能控制的念气量还是太小,所以还有很多在构想中的招式现在无法体会威力,所以苏博在这段时间放下了狂拳的研究,转而全心准备冲击念气决第四阶。

  正在苏博静心修炼的时候,武馆后的院落闪进了几个诡异的黑影。这几个黑影都是浑身黑衣,黑巾蒙面,背上还背着两尺来长的短刀,完全是日本忍者的打扮,而且他们高明的轻身功夫也揭示了自身的忍者身份。几个呼吸间,他们已经横闪挪移地在苏博修炼房的周围站成了方便相护掩护攻击的战斗队形。其中一名看起来像是头领的忍者点头示意后,房间门旁站着的那名忍者猛地出腿踢开了房门,与此同时,其他几名忍者则一起全力向房间掷出了密密麻麻的手里剑。只听一阵沉闷的“噗噗噗”的响声响起后,整个院落又恢复了寂静。

  没有惨叫声?忍者们疑惑地相互看了看,随即忍者头领示意刚才那名踢门的忍者进房间观察情况。只见那名受命的忍者刚把头伸进房门,就突然感到头上的空气猛然一窒,接着响起了一阵猛烈的风声,还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动作,一只带着沛莫能御力量的铁拳已随着风声狠狠地将他的脑袋击成了碎囊的烂西瓜!

  这正式苏博的狂拳招式之一——破山!与寸崩的阴柔不同,破山是直接调用体内大量念气,倾注在拳头表面上形成一个念气攻击层,攻击时伴随着铁拳以刚猛的力量打击对手,因为攻击时有着破山碎石的威势,故名破山。

  原来在忍者们刚跳进院落的时候正在修炼中的苏博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入侵,苏博那经过多年的念气改造的身体各部位的功能已经得到了很大的强化,在忍者们落地时地面传来的微不可察的振动,和他们的在跳跃中的衣抉破空声都暴露了他们自己。而苏博在察觉有人来袭后决定以静制动,于是一个起身跳跃潜身撑伏在房门上的墙角,而那个倒霉蛋丝毫没有预料到苏博会在门上潜伏,于是直接伸进来的脑袋成了苏博眼前毫不设防的靶子,被苏博以一招暴烈的破山直接爆头。

  眼见同伴瞬间在面前惨死,一群忍者集体陷入了石化。他们不识没见过杀人,作为声名狼藉的忍者哪个手上没沾上几条人命,但苏博不问缘由就直接出手杀人,还是那么血腥的方式,忍者们都震惊了。

  轻身从房门上跃下,苏博冷冷地盯着这帮傻鸟一样的忍者,心中暗自嘀咕:“这就被吓住了,这还是小说电影里那些杀人入草芥的忍者吗?”

  见苏博现出身形,忍者们纷纷从石化状态中惊醒,看着苏博冷厉的眼神和手上不停滴下的鲜血,忍者头领不禁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颤抖而腔调古怪地问道:“你就是苏博?”

  “嗯,你们是黑龙会派来的吧?黑龙会那么没人才么,派你们这帮废物来送死?”从刚看见这帮忍者的打扮后,苏博心中就一片雪亮,黑龙会不愧是日本第一黑帮,短短几天的时间就查到而来自己的所在之处还那么快就派出了忍者暗杀。但这帮忍者的表现实在是有失水准,原以为有一番苦战的苏博不由得松了口气,轻笑调侃道。

  “八嘎!狂妄的小子,受死吧!杀死鸡鸡!”首领被苏博的调侃激怒了,拔出了身后的短刀,一跃而起地朝苏博头上迎风斩下,于此同时,其他的忍者们也纷纷地朝苏博进攻。

  苏博摇了摇头,这帮忍者还真是和自己想象中差距很大啊,无论是从气势上还是功力上,黑龙会也太看不起人了,这样的杀手派多少来都是送死的份。轻身闪过忍者首领的攻击后,苏博一拳击在他的腹部。

  “崩!”随着苏博一声轻喝,首领像一个被戳破的皮球一样喷着血倒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不知生死。其余的忍者不由得都是一愣,这个身形瘦削的青年也太可怕了,只是简单一击就废掉了这群人中最强的首领。惊骇的相互望了望,忍者们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惧意哇哇乱叫着朝苏博杀去。看着这帮连刀都拿不稳的忍者,苏博嘴角挂起一丝微笑,连念气都懒得运起,身形闪动间已是将剩余的忍者纷纷击倒在地。如果是一帮穷凶极恶的杀手的话,苏博会毫不犹豫地将他们全数击毙,但眼前这帮忍者们和穷凶极恶这个词还是有着很明显的差距,来搞笑的成份多过于来搞暗杀,于是苏博例外地手下留情,只是让他们都丧失了战斗力。

  就在苏博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躺在地上的忍者首领挣扎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型遥控起。“可恶的小子,和我一起下地狱去吧!”听见首领嘶吼声的苏博刚转过头来,就看见首领狠狠地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原来,为了防止刺杀失败,忍者在潜行进入武馆的院子早已在武馆周围布下了大量的炸弹!不等苏博反应过来,猛烈的爆炸声已经响起,漫天的火光伴随着强烈的冲击波袭向了苏博。苏博闭上了眼睛,脑海中闪过了最后一个念头。

  “真TM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