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1:35:06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血天幕
  4. 一章 苏醒的神

一章 苏醒的神

更新于:2018-03-14 21:43:44 字数:4354

字体: 字号:
  “夫人,夫人外面灵兽最近有些多,还是不要出去的好!”一座巨大城池城门口卫兵对这一个身着华丽的,贵妇人说道。

  但是贵妇人撇了那个卫兵一眼“多管闲事,我的护卫可是灵兵的高手,小小灵兽能把我们怎么样。看来回去要和你们卫兵长说说,你在城门口带着实在是太委屈你了,应该让你去外面驻守!”

  卫兵一脸苍白,不禁后悔自己的提醒,而自己的同伴也是同情的看了自己一眼。卫兵长绝对不会为了保自己这样一个,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去得罪,这个贵妇人。

  待贵妇人走后,对面的同伴才说道“王同贵,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她想出去就让她出去就可以了。出了什么事情,也不能怪在我们身上,现在好了看你怎么和你家人说这件事情。去了外面驻守没个两三年休想回来,但是两三年能从外面回来的有多少个。”

  “我,但是外面的灵兽真的是增加了,好多的。”王同贵有些担忧的看着外面,好多人想要出城都被王同贵阻止了,但是她们王同贵拦不住,说到底王同贵只是一个老好人。即便知道贵妇人,回来以后会怎么对待自己的,但是还是忍不住为她担心。

  不得不说外面的景色实在是美丽,没有污浊的空气,没有浑厚的尾气。没有噪音,树木成荫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环绕着东傲城流动,在中间的位置穿进中区的位置。茂密且绿油油的草地,是不是一只兔子从草丛蹦出,在看到人后往前探了探头看看有没有扔下的食物。

  “兔兔兔!”贵妇人带着的是自己的孩子,有五六岁的样子,天真可爱。

  “宝宝不要乱走,你跟着宝宝,保护好他。”说完贵妇人席地而坐,说实话这种美景在现在这个时代真的是很常见“西区是东傲城最安全的位置了,怎么可能多灵兽最多也就是多一点突突兔而已,那个卫兵真的是太紧张了。”贵妇人看着时不时冒出来的突突兔的耳朵说道,突突兔的确是最温和的灵兽,亲人也没有攻击性。

  草丛中野花随着风摇晃着,太阳也是明媚耀眼,一望无际的草丛分外迷人。

  被微微的夏风吹过,贵妇人也是不禁想要睡了【嗷!】一声狂傲的嘶吼,让贵妇人从这个美梦中惊醒过来,什么东西!

  “妈妈!啊…………”那个小公子,大喊了一声妈妈便失去了声音。

  “夫人快走,进城去!”只见灵兵境的护卫,捂住自己的胳膊手臂已经不见了,血液也是不断的流下。身后还跟着几只突突兔,跟在后面甜食鲜血,在嘴角雪白的毛发上沾染上了血液,再没有了那份可爱。

  贵妇人,已经被吓到了,但是还是想要去寻找自己的宝宝。这个是她的儿子啊,即便还有最后一丝丝的希望,贵妇人也不想要放弃“我要找到自己的宝宝,他肯定躲在某个角落等着我去找他呢。我要回去找他,我要回去……”然而眼前雪白的獠牙打断了,贵妇人的喃喃自语。

  狂鼠二级灵兽,和灵兵来说是一个级别的,但是兽类的体态本来就是为了杀戮进化的,而人类只是进化大脑,进化方向不同所以在灵气充足的时代,兽类的攻击能力往往是人类的几倍。

  贵妇人的结果可想而知,郁郁葱葱的草地上面留下的只是残骸,破碎的尸体哪能看得出贵妇人生前的美丽。

  “大人!”王同贵看到卫兵长过来说道。

  “王同贵,不用在意你已经提醒过了,哎。只是东傲城附近近期越来越多的灵兽怕,到时候又是灵兽攻城啊,看来灵兽中又出了舞空级的灵兽。”卫兵长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城墙上面,一个个坑洞有些担忧的说道。

  西区由于近百年都没有出现过舞空级的灵兽,所以很安全但是也正是因为安全让人麻木了,居安思危的思想也不是没有人提出过来。但,东傲城的资源不多了,唯一一个御灵境的高手也是在百年前围杀一只御灵境的灵兽时,受了重伤到现在也仅仅只是靠着灵力维持和家人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西区没有高手,哪有人会想长时间在外面修建城墙弥补这些漏洞呢。

  每每巡视的时候,看到城墙出现的变形的地方,卫兵长都是不禁担忧起来了。自己的家人还住在西区,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在这个世界卫兵长真的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再一次鼓起勇气活下去。

  “这个……不是我的记忆,我的记忆…………!”

  “为什么,我想不起我以前……我叫沐木!”一只洁白的手臂从干裂的大地中伸出,这片大地毫无生机,和百米外郁郁葱葱的草地形成鲜明的对比,在这片草原中构成了一个圆,这一百米的距离没有任何生命的存在,哪怕是一只无知的蝗虫都没有蹦跶到这片土地。

  随着土块的不断崩裂,沐木也是伸出了上半个身体,余留下半个身体,还在泥土中向上崩裂土块,企图站起来。“东傲城,东傲城有什么。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在这个地区中间有一块石头,一立方米大小的石头,也是开始慢慢脱落。

  沐木的眼神也是集中到了,石头上面自己醒来石头就出现了异常,这个和自己有关!

  此时沐木已经从土块中站起了,浑身劲力一震将身上残留的泥土,震开将空气染的一片污浊,飞舞的长发也是证明了沐木起身后就像石头走去。

  待沐木走到跟前,一只小猫已经挣扎出了一个头,下半个身体还在里面头趴在还余留下一半的石头上面,大口大口的喘气。然后眉毛呈现一个八字,一脸郁闷的看着沐木,同时眼神中也是有些怪沐木,似乎是怪沐木不帮自己一下。

  沐木看着,笑了笑手搭在剩下一半的石头上面。纯粹的力量透体而出,将剩下一半的石头,震碎成粉末,缺没有伤到这一只小猫。

  沐木将小猫放下,自己理智告诉自己不带猫,有些麻烦!

  但是这只小猫直接顺着沐木光溜溜的身体爬上去,在胸前的位置用自己长长的尾巴,在沐木的胸前绕了一圈,然后又睡了。沐木弄了弄发现根本弄不下来,又不想弄伤这只小猫,没办法带着咯。

  沐木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貌似自己出来的地方挺奇葩的,皱起都是茂密的草丛唯独自己这一块地方,不但土地的颜色漆黑,而且干裂也没有任何生命的痕迹,除了自己和这一只小猫。

  天色不会随着沐木的发呆而不变晚,夜幕很快降临了,天气也是有些小冷。但是对于沐木来说似乎没有什么感觉,有的只是心中莫名的孤独。月光很美透过沐木的指尖照射在沐木的脸上【飞】沐木艰难的想到了一个词,但是这代表什么沐木不知道。

  “看来我的去,东傲城一趟那个不是我的记忆,但是是谁留给我的记忆,我不知道。这是,希望我去东傲城吗?”沐木自言自语的说道,或许凝听沐木说话的只有胸前的小猫。

  不过去东傲城也是有难题的,沐木不知道哪里是去东傲城的方向,而且这里是哪里沐木也不知道,只有找到人或者找到地图才能知道自己的具体位置吧。

  睡觉,沐木并不困但是睡觉只是习惯而已,而且自己所处的这一块地方并没有人或者其他的动物进入很安全。

  时间过得很快,太阳也是如同往日一般照常升起。沐木也是在第一缕阳光照在自己脸上的时候睁开了眼睛,目前需要到一处高地看一下周围的环境再决定自己往哪个方向走吧。

  说实话,周围都是平原只有一处突兀的高峰,与周围的环境显得有些不融洽。

  沐木从此地看过去,这座山峰并不高,只是因为很远,要是理智一点的话是不会选择跑到哪里去的。但是沐木需要,需要确定一个方向不然沐木怎么知道走那边。山峰是一个目标,一个前进的方向。

  沐木起身,拎起睡着从自己身上掉落的小猫,或许是因为太孤独才带上这一只小猫的吧,自己到那座山峰的路还很远。要是这一只小猫都没带上的话,那就真的是太孤独了。

  一路上十分宁静只有偶尔跳出的几只兔子,但是在沐木多出的那一段记忆中,这些草丛中是不安全的啊为何。为何会有这种宁静,这不应该的。

  到达山峰已经是两天后了,登上去才发现,这片土地是有界限的在自己视野所及的地方就是黑色的边缘,那么太阳呢,月亮呢。山峰的顶端有一个漆黑如墨的裂痕,在山峰顶端的空间中央裂开一条痕迹。

  沐木愣了一下,这时有一个声音传了出来【我!来到这里是不是不知道往哪里去了呢,是不是很迷茫自己要走到什么地方去呢,其实我也不知道似乎这个世界已经再没有,我留恋的东西了。但是我为什么没有死去,而是选择在两百年后,哦!外面应该上万年了吧,嗯…………去找回来,找回那份失去的东西,找回我想要的东西,让那些阻挡我的人统统死去。

  至于为什么,等我,也就是现在的你,想起来你才会体会痛苦,体会到他们的虚伪。进去吧,这条裂缝是通往外面的路,是寻回的路,去东傲城去得到你报复的资本,去将诸神黄昏延续下去,让那满天神佛体会到我们失去时候那份痛苦。】

  要是这个声音不是自己的话,沐木肯定以为这个人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不过现在有了目标,有了敌人那么自己的朋友呢。

  沐木迈入裂缝的瞬间,眼前亮起来了一个湿漉漉的洞穴中,外面天还亮着。透过微光到时可以走出去,而出来的地方有一柄木质长柄镰刀,沐木拿起来了,很熟悉。这个就是为什么带上这把镰刀的原因,有防卫的作用吧。

  外面的世界出来了,但是沐木还不知道就是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沐木蹲伏在洞口向外观察。

  外面倒是和里面的环境差不多,也是一片绿色的草地,但是时而因为有动物穿行带动的草地,告诉沐木这里并不是如同里面一般安全,动物也不知道是何物。是否和记忆中的那种灵兽一般拥有强大的攻击力也是一个问题。

  现在出去还不安全,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在作出决定,决定是否到外面或者到外面需要做好什么心理准备。做好什么防护措施,用以保护自己的安全问题。

  这时飞来一只金色的纸鹤,落在沐木的眼前!

  【死神沐木,诸神学院即将开启请务必前往,履行两万年前的诺言。】

  “什么,两万年前的诺言可是我并不知道啊。”沐木看着这一只纸鹤说道,刚刚醒过来就来了这么多事情,沐木真的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嗯……记忆被封锁了,看来你是有计划要进行,目前你需要前往那里,这将是进入诸神学院的考试。】

  “我……我并不知道你是敌是友,所以呵呵……”沐木看着这只纸鹤说道,不过就算自己不告诉他,想必能以一只纸鹤和自己对话的人,修为也是不低想要瞒住,是敌人的话那么没有用,是朋友的话想必会为自己考虑的。

  【嗯……是我冒失了一点,我是诸神学院的校长,两万年诸神已经快要醒过来了,人类的战神们却是刚刚苏醒。所以我需要把握任何时间去培养你们,这些你不需要知道,以后会知道的请您,在前往你遗留之地后通知我们,在任何一个城市只需要通知一下城主就可以。城主会将您传送至诸神学院的,有危险的话请立马回到诸神学院,无论什么敌人。诸神学院都会保护,诸位战神的安全成长。】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啊?我貌似没有说比较明显的发出什么信号吧!”沐木对于纸鹤的到来很是疑惑,为什么这一只纸鹤在自己出来后不久就到了。

  【嗯……请马上离开此地,您苏醒的那一刹那间,爆发的神力消散的波动太强大了,我是直接通过空间跨越将纸鹤传送到您的身边,但是由于还需要保护其他战神的存在我并不能前往您苏醒的地方,万分抱歉。其他的敌人应该在不久后就会抵达此地,注意隐蔽!】

  纸鹤说完这一句话后变燃烧了起来,不久便化作一团灰烬。

  而沐木也是管不了这么多了,起身跑出了这个洞穴,跑向了草原。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