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7:5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冥武窃天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沈氏危机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沈氏危机

更新于:2018-03-14 13:57:21 字数:3339

  百万莽岭,蛮龙古寨,沈氏大院。

  占地极广的沈氏大院中,到处杂草丛生。短短十六年的时间,虽然在历史的长河中不算什么,但就是这短短十六载,便早已让昔日辉煌的豪门破败不堪。整片整片的殿宇摇摇欲坠,唯独前院最小的院子,也是因为经常有人打扫而稍显整洁。

  骄阳似火,在最炎热的三伏天里,沈涵盘腿坐在院子中央,双手轻贴在良伯的身后。一层层细小的冰晶布满了两个人的身体。阵阵白色的寒气,自两人身上徐徐溢出。

  两人之间,一股股黑灰色的血毒,从良伯的体内沿着沈涵的左手潺潺流向沈涵,凭借他身体特殊的血脉将其净化,直到其毒素渐渐变弱,转化成灰白色后在由右手输回良伯体内。

  血毒极其强悍,若不是沈涵是上古蛮龙一族的直系传人,体内蛮龙血脉至刚至阳,正好克制血毒。单单凭借沈涵二流武者的实力,难耐血毒分毫,目前也只能依靠自身的血脉力量消磨血毒,稳定良伯的伤势。

  “呼。”

  良久,沈涵呼出一口灰白色浊气。拖着一双因为寒冷而冻成黑紫色的双手,擦去脸上的冰晶。

  “咳咳,都是老奴拖累了少主。若非老奴这一身伤残拖累,以少主的资质,早已突破了后天境界。唉……”常年因为血毒的侵蚀,良伯佝偻着身子,一脸慈祥的看着沈涵,浑浊的双眼透着股自责。

  “良伯。”沈涵不顾良伯的拒绝,双手虚托着良伯的右手向屋内走去。“十六年前,若不是良伯一家舍身救我,并且舍弃与我同岁的孙儿诱敌,我沈氏一门早已绝后,这份恩情涵儿永世难以偿还。再说,这十年了,虽然被血毒拖缓了修炼,但是也正是因为血毒过体,体内经脉一再被腐蚀修复,现在经脉的强度对比同阶武者,强上三四倍由于。祸福相依,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少主言重了,当年家主救老奴一家,让老奴得以手刃屠寨凶手,已是对老奴有再造之恩。造化之事,一啄一饮皆有定数,没有因哪来的果。”

  良伯在沈涵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坐下,双手颤抖着抓着沈涵的双手,泪光闪烁。想起了昔日枉死的三百一十三位族人,即便强如先天巅峰的他也不禁老泪纵横。

  “昨日,瘸子找人带来消息。在五十年一开的仙蕴紫府中,有一种叫做人面鬼头莲的奇草,对于血毒疗效甚好。

  仙蕴紫府,被我们蛮龙古寨把持,还有两年,便会再次大开。我沈氏一脉虽然破败,却还是先祖蛮龙五大直系血脉之一,只要我沈氏血脉不断,便有一个名额可以进入。铁柱如今已经突破了后天境界,达到了进入仙蕴紫府的条件。半年之后,我们的情况便会好转。您就安心疗养,对于其他氏族是个不小的震慑。”

  沈涵看良伯回想起伤心往事,便扯开话题,提及昨天得到的消息。

  “哎…”良伯心中长叹一声,却也知道这是事实。

  沈氏如今虽然破败,但是毕竟是蛮龙一族五大直系血脉,掌握先祖蛮龙最为重要的躯干秘密。如今沈氏势微,其他四脉无不想打沈涵的主意。在他没有成长之前,少不得自己的庇护。

  “良伯,您好好休息,我去完成今日的功课。”沈涵除去身上的冰晶,恭敬的向良伯告辞。

  正当他转身欲走之时,迎面赶来一个如铁塔一般,身高九尺,壮如蛮牛的青年。

  “良伯,少爷。”

  “怎么了,这么赶。”沈涵看到铁柱急急忙忙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铁柱是良伯十四年前从狼穴抱回的弃婴,得良伯悉心教导。虽然外边看上去五大三粗,却是个少年老成,极为沉稳的性子,很少看到他如此急迫的样子。

  “龙昊来了。”

  “他来干什么?”沈涵双眼微眯,对于这个名字沈涵十分熟悉。

  十六年前,蛮龙古寨举寨探寻一处上古遗迹,却不料这是一股不明势力设下针对蛮龙古寨的大杀局。先是遗迹中的族人被伏击,伤亡不少,沈氏一门强者为了断后,也是死伤惨重。即便侥幸逃脱的先辈,也因为重伤后身中剧毒,受尽折磨而逝。

  同一时间,蛮龙古寨空虚,突遭不明势力袭杀。当时沈氏一脉实力雄厚,是五大蛮龙直系中最为强势的一脉。有三位先天巅峰强者,二十七位后天强者坐镇,成为那股不明势力重点对付的对象。

  那一夜,蛮龙古寨战火连天,尸骨成山,血流成河。两方大战一夜,天微微见白。蛮龙古寨一方完全陷入被动。

  寨中强者最后达成共识,由最为强大的几个先天巅峰宿老保护直系子嗣离开,其他强者牵制敌人。

  当时,沈氏与龙氏交好。遗留下来的宿老,实力以良伯为尊,龙氏最次。龙氏为了保护当时龙氏最为杰出子嗣——龙昊,求到良伯,希望能与良伯一路逃离,增大生存机率。

  而良伯,这一身的血毒,也是那次在逃亡途中,为了保护龙昊,替他挡的那一毒掌所中。若不是老天相助,连绵暴雨不断,有效的掩盖掉了良伯的气息,得以逃脱升天。那一夜,生死却还两说。

  可饶是如此,当初保护沈涵和龙昊的二十三位古寨总堂宿老与精英,也只剩下良伯。

  良伯的三子三媳五孙,也是在那一天的逃亡中陨落的,如今尸首都寻不到。若不是良伯一家,今日蛮龙古寨沈氏早以在五脉当中除名。

  自那以后,沈氏破败。其他四脉因为上古遗迹而逐渐强盛,其中龙氏在遗迹中得到的好处最多,势力最为强大。

  如今沈氏势弱,一向与自己一脉交好的龙氏渐渐疏远。十六年来,除却当初保下龙昊,那段时间龙氏过往相对殷勤外,之后便逐渐变淡以至于半年后便断了来往。而因为龙昊而身中血毒的良伯,十六年来龙氏也欠缺半分表示。

  今日龙昊的突然来访,却是让沈涵有些意外。

  “他说了什么没有?”

  “听说是仙蕴紫府的事有变动。”

  “仙蕴紫府有变动?”闻言,沈涵眼中寒光一闪而逝,现在最重要的便是进入仙蕴紫府,不然沈氏就真的要绝了。

  “走,去看看。”沈涵说完,大步流星的向前厅走去。

  沈涵与铁柱一前一后走入前厅,便见一个身着玄黄色华服青年背对着大门,抬头注视着前厅的巨幅先祖蛮龙的画像。

  “遥想远祖当年,是何等盖世。战六合,平八荒,震慑十方天地。五千年前的内乱,十六年前的伏杀,我蛮龙古寨以不付当年辉煌。作为子孙,我等惭愧。”听到了沈涵等人的脚步声,龙昊回过头来,感叹道。

  “坎坷只是一时,血脉不断,传承不灭,强武之心不变,态度决定一切。”沈涵看着眼前这张和善的笑脸,平静的说到。

  “好一个态度决定一切。”龙昊畅快一笑,走上前来双眼与沈涵对视。“相比沈兄应该听闻过仙蕴紫府的事情吧。”

  “虽然没有接触过,但是略有耳闻。听说仙蕴紫府五十年一开,距今最早一次应该是四十八年前,距离下次开启仅剩两年的时间,不知龙兄为何突然提及仙蕴紫府?”

  “半个月前,总堂精英传来消息,仙蕴紫府能量波动异常,引起了总堂宿老的关注。今天上午传来消息,仙蕴紫府传来阵阵极其微弱的至柔至阴的灵气波动,应该是仙蕴紫府中孕育出了一株至柔至阴的药王。

  根据灵气波动判断,这株药王应该还有半年成熟,所以总堂决定提前一年半打开仙蕴紫府,确保药王无恙。”

  “仙蕴紫府提前半年大开。”沈涵对龙昊带来的消息没有太大的在意,在意的是龙昊或者是龙氏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按照龙氏以前的行事习惯和沈氏现在的实力以及地位,即便需要通知,也不过是派一个管家或者长随前来传个话而已,何必需要龙昊——这个蛮龙古寨年轻一辈第一人前来传话。

  “这可是极大的幸事,传闻每一株药王都蕴含了天地至理铭文,对于突破先天巅峰境界,进军真武之境都有极大的帮助。若是我蛮龙古寨成功得到这株药王,古寨的实力比之十六年前还要鼎盛。”沈涵摸不清龙昊的来意,只能顺着他的话接下去。

  “沈兄所言极是,所以总堂宿老对于这件事情都十分的重视。你也知道,由于仙蕴紫府极其特殊,里面有仙蕴紫府主人设下禁制,只有后天实力的武者才能进入。为了确保这次行动的万无一失,所以总堂一致决定,此次进入仙蕴紫府之人,必须是先祖直系血脉。”

  “什么?”听了龙昊的话,铁柱直接跳了出来,一脸铁黑。

  众所周知,沈氏一门血脉,如今只剩沈涵一人,只有二流武者的实力。要在半年之内突破后天境界,常规方法绝对不可能。况且沈涵还需要帮助良伯压制体内的血毒,根本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突破后天境界。

  这一条限制对于其他四脉来说可有可无,一次能进仙蕴紫府的强者,不过区区三十人而已。可谓是僧多粥少,哪一次进入仙蕴紫府有外人?全都是五大氏族的直系血脉。

  这一次特别设定这样的一个限制,分明是来制约沈氏的。沈涵昨天才得到救治良伯的方法,总堂今天便做出了这样的限制,看来他们对于沈氏掌握的蛮龙躯干的秘密已经是急不可耐了,居然开始明目张胆的限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