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5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万世天妖
  4. 第三章宝物?废物?

第三章宝物?废物?

更新于:2018-03-15 13:10:41 字数:2788

  话分两头,且不说灵虚子和紫色铜炉之事。捡到蟒蛇内丹的韩昊,回到家之后,好好冲洗了一番,穿上干净的衣物,从自己房间的衣柜里翻出一个书包,小心翼翼的将捡来的白色珠子放到书包内,他背起书包朝着镇上赶去。

  彭楼镇,距离雷泽湖十多公里,韩昊坐在公交车上,心中百感交集,一方面是对于自己今天的际遇表示感慨,一方面是对白色珠子的价值进行猜测。他并不知道白色珠子具体的价值,之所以匆匆忙忙赶到镇上,就是希望能够借助镇上的典当行,给出一个大概的价值。

  雷泽湖,乃是华夏有名的古湖之一,盖因远古传说之中,在八千年前的雷泽湖,居住着一位雷神,雷神乃是由天地雷霆精华孕育的天生神灵,某一年的某一天,一个名叫华胥的女子来到雷泽湖旁,引起了雷帝的注意,雷帝对华胥一见倾心。

  奈何神凡阻隔,雷神为了能和华胥在一起,将自身灵气散出,华胥无意中吸收了灵气之后,借而成就半神,由于经受了天地雷霆之灵,雷霆之灵在华胥体内灵气孕育出了一男一女两个生命,而这一男一女正是传说之中华夏人族的始祖伏羲和女娲。

  当然这一切都是传说而已,若是寻根溯源,华夏的神话系统之中矛盾重重,又怎么作准?上古之时的事是真是幻还是古人的臆想,这一切都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之中无人知晓。

  半个小时后,韩昊下了车,他满怀期待的背着包进入了彭楼镇上惟一的一家典当行。“陈氏典当”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写在金漆招牌之上,与古朴而安静的古楼建筑搭配,显得十分的古典。

  “陈叔!陈叔!宝贝来了!还不赶快出来迎接我!”韩昊一进门,大嗓门就开始喊,典当行占地约有五六十平方,地面铺设青瓷砖,在堂内还有着一张红木的方桌以及两把藤椅。

  古代的典当行就等于是旧货交易市场一般,而且利息高的吓人。对于穷人来说,除非是真的饿的揭不开锅,否则是绝对不踏入典当行内的。而且古代的典当行内部结构也是与现今不同,而这家“陈氏典当”历经两百余年,自宋朝以来,就已经在华胥古镇之上。

  现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传统的典当行也在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现如今的典当行更像是银行一般,成为了一个投资借贷的平台。不过彭楼古镇之上的这家“陈氏典当”却还是跟古时一般,不论你什么东西,哪怕是破旧棉被,只要进来典当店主一律都收。

  “这大下午的,谁在那吵吵嚷嚷的,赶着投胎啊!”一个带着瓜皮帽,留着八字胡,穿着蓝色绸缎长衫的中年人,捧着茶壶从内房走出。这身打扮要是到了京南京北的繁华地段,保不齐会引起人民群众的围观,但是在这彭楼古镇中,这样的打扮却是司空见惯。

  “陈叔,哦不,陈爷!要是没事的话,我能来您这嘛,这不是在湖边上捡了件宝物,想让您老鉴定鉴定。”韩昊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似乎跟这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店主十分熟络。

  看到韩昊这幅嬉皮笑脸的模样,姓陈的八字胡男人喝了口差,砸吧了下嘴,悠然的望藤椅上一坐,满不在乎的说道:“你又捡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我说你小子运气也太好了点,去年那件八仙紫光铜壶,就是你在湖里捡的吧。今年又撞大运,捡到什么宝贝了,拿出来,给叔我长长眼吧。”

  “你不说这事还好,你一说起铜壶的事,我就一肚子气,那姓黄的土包子就给了三十万,加上分你那五万,就剩个二十五万,那可是明代的物件,虽不是官家物件,可也不止这个数吧。”韩昊一脸愤怒,瞪了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一眼。

  “狗屁!你这小子还真敢说!要是真是明代的八仙铜壶那可就是天价,上千万都不是问题,可你那件,啧啧,民代是民代,可那是民国时代的高仿品,撑死了也就十万出头,你小子鬼精鬼精的,就别跟我这演戏了。我陈明生要是被你给忽悠了,这两百多年的老铺子早就倒了,哪能到今天。”留着八字胡的陈明生,老神在在的喝着茶,似乎根本不把韩昊说的事放在心上。

  见谎言被识破,韩昊尴尬的笑了笑,从背包里掏出那颗白色珠子,放在手心里摩挲了一番,一边把珠子递给陈明生一边说道:“一码归一码,这颗珠子可比铜壶值钱多了,不说值个千八万的,小五百万不在话下。”

  “吹,你就吹吧,你那么牛,你咋不上天,就这破珠子还值五百万?你当你叔是属猪的啊?”说归说,陈明生还是到柜台上拿出了放大镜和手套,带上白色的手套,拿起放大镜,仔细的在观察起了这颗白色珠子。

  “叔,这珠子怎么样?能值个百八十万不?我后半辈子可都指望它了。”说不紧张那是假的,韩昊也就是个平头老百姓,要是能有个一夜暴富的机会,谁不想有钱?俗话说的好,这钱是王八蛋,可还是人见人爱不是。

  “别吵!让我好好看看,我总觉得你这珠子有些邪性。”就这么一会,陈明生的眉毛都皱成川字了。饶是见多识广如他,面对这颗白色珠子也有些难以断定。

  过了许久,就在韩昊都快等睡着的时候,陈明生放下珠子,悠悠的叹了口气道:“珠子是宝物,可惜的是….哎….”

  韩昊看到陈明生这幅样子,原本悬着的心瞬间跌倒了谷底,他十分着急的说道:“叔,您哎什么啊。您都说了这珠子是宝物了,那起码能换个几百万吧,我要求不高,一百万以上就行。”韩昊是真不贪心,那可是千年巨蟒化龙时候留下的珠子,难以用金钱衡量的宝物,韩昊说是说一百万,可低于五百万,别想让他出手卖了。

  陈明生看着韩昊焦急的样子,双手摩挲着白珠,不由的叹息道:“珠子确实是宝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内丹一类的事物,可说句不好听的,内丹这玩意,虽然是宝物,可是真不值钱,你要是能找到传说中的修真者,这个内丹别说一百万,就算是一个亿都值。”

  “我擦,一个亿!那我不就发了!叔啊,不就是修真者吗,那深山道观里多的就是,我还能找不到买主?”韩昊可不笨,虽然没真正看到过修真者,但是好歹有点修真常识,那些修真者不都爱往深山老林里跑吗,自己只要花点功夫还能找不到?

  陈明生看到韩昊双眼冒光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怒斥道:“别耍你的小聪明,小耗子,你要是真把我当你叔,就听我一句,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这珠子扔了。不然你这辈子都不得安宁。”

  “扔了?我的亲叔哎,您跟我闹着玩呢。好几千万的东西您让我扔了?我扔自己都不舍得扔它啊。”韩昊撇着嘴,他发誓这辈子都好好好保管这枚内丹,那可是价值千万的宝物,别提多珍贵了。

  “哎,我知道劝是劝不了你了,你走吧,叔把话说死了,你要不扔这珠子,这辈子你都别想安生了。”陈明生把珠子隔着门栏递给了韩昊,提着茶壶,走到了里屋。

  “砰!”的一声,韩昊连忙想起身追赶,陈明生却把门给关了。吃了闭门羹的韩昊,别提多生气了,气鼓鼓的走出了典当行。

  待到韩昊走后,陈明生才从里屋出来,他看着韩昊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小耗子,希望你吉人自有天相,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吧。一切都是你的命,叔也帮不了你啊。”

  陈明生不是不想帮韩昊,可此时的韩昊哪会听得进他的话,财宝动人心,韩昊是普通人,他自然不会因为陈明生的这句话,就放弃这枚内丹。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陈明生活了半辈子,知道人的命早就注定好了,是福是祸就要看韩昊自己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