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4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天妖蛇典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夺心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夺心

更新于:2018-03-15 11:47:22 字数:3243

  夜黑风高,还真应了杀人夜的老话。

  龟柱山下的一处密林之上,一金一清两道刺芒正不断地追逐着。金芒在前,为一身穿麻衣的质朴青年,背生一对晶莹透明的金色羽翼,面目清秀,眉间却满是焦虑,正竭力催促羽翼扇动,以逃脱后人的追赶;清光为一脂玉色飞剑,纹饰古朴,上立一白衣女子,双颊上一片恼怒之色,看似不急不缓追逐这麻衣青年,不过两人距离也正渐渐拉开中。

  似乎女子嫌不够快,担心前方青年逃脱,向前方娇喝道:“墨题,速速将灵府交出,埋入紫阴寒穴,以解周围百姓寒阴入体之苦。”

  这叫墨题的青年似乎这在气头上,逃窜间连脏话也骂了出来:“我呸!此事本就是你玄天门长老在寒穴中偷取炎珠而起,为何要我墨题给你们擦屁股!”

  女子自不会轻易罢手,面色一正:“青阳长老为修炼炼魔之法,紫阳珠为必须之物,小小牺牲何足为患,亏你墨题自命百世善人,连为民献宝的觉性都没有,果是浪得虚名之辈。”

  “杨朱不拔一毛以利天下,我虽不是杨朱,但灵府也非一毛,为何要将它给你,况解铃还须系铃人,你玄天门若有心救人,为何不让那死狗青阳将阳珠重埋寒穴,反派你来夺我性命,真是欺世盗名之辈,还老以玄天正派自称。”

  女子一时无语相辩,气急道:“混帐!侮辱师门,其罪当诛,念你乃百世善人,若是交出灵府还好,贫道自有办法救下你性命,如若不然,墨家十几口,一并祭于玄天祖师,以消祖师之怒气。”

  本是正在疾飞的墨题听话如此,一脸怒气的转过身来,展翅怒道:“修行界众仙诸能皆立下条列,祸不及无修为之亲友,连你玄天门开山祖师也在其中,你这群狗贼柄正道之名,却行祸害众生逆行天道之事,比之龟柱山上的妖怪还不如,今日就算墨某葬身于此,也不会让你谋害我墨家十几口。且看着是你玉剑锋利,还是我功德金翼神妙。”

  女子见墨题停下,自是欢喜,再讥道:“不过是得了扁毛畜生的破翅膀,也好意思出来显摆,且让你知道什么叫玄门正宗。”

  此时山风骤起,在密林上掀起一道道绿浪,虫鸣也赫然而止,似乎此地生灵也发现了一场恶斗将要开始,皆是纷纷逃窜,不见踪影。

  此时却是墨题先动的手,此时墨题面色变作虔诚,双手掐都天大法主印,金翼舒展,急念到:“甲乙之精,苍帝之子,光照三十万里,径一百里,十二年一周天……生发万物,造化生灵,唤东方岁星真皇君——澄澜。”念至此时,墨题周身上下突起一片青色雾气,响起阵阵闷雷声,青雾逐渐遮住了他的身体,忽的不知何处山风又是一过,青气消散,露出其中人影,戴星冠,蹑朱履,衣青霞寿鹤之衣,手执玉简,悬七星金剑,垂白玉环佩,若不是背后金翼尚在,否则还真以为是九霄上星君下凡……

  女子也没有闲着,自墨题手印一起,左手轻挥,袖中飞出一紫色灵符,悬于空中,再将脚下玉剑收起,剑指灵符,右手掐玉清诀,“玉池自化现金身,生九苞,放光明,毫光闪闪飞无庭。左太阳,右太阴,东斗启明星,西斗号长庾,南有萁星注福寿,北斗七元注长生。”话一闭,前方虚空大放光明,显出一飘渺的斗姆玄灵像,女子两只葱白做剑诀一指,“天下有难,玄天任之,摄!”若虚若无的斗姆神像上,右手宝珠大放光明,上空黑幕驱散,降下点点清光,入巨鲸吸水一般会入宝珠之中。宝珠化虚为实,成了一颗鹅黄色石珠,从神像右手处脱落,化作清虹滴溜溜地飞入女子右手心。

  二人施法看似漫长,其实不过才几弹指的时间,女子左手持剑,右手捧珠,后到先来比化作青衣的墨题快上一分……

  “看来你终究还是输贫道一筹,居然还要以信仰沟通神灵附身,,看来你仙人境还没炼到家,你现在应该已经感觉不到法力了吧!”似乎是暗喜自己计谋得逞,又或是觉得自己胜算大增,女子此时再一次露出了笑容。

  “少说废话”墨题左手高举,将金剑握于手心,顺势向前方抛掷,金剑迎风而长,当下化作五丈巨剑,青金相交,流光溢彩,伴随着北斗七星向女子刺去。

  女子也许知道这七星金剑不好轻惹,纵使不过是天上神剑的一缕分身,也不是她可以空手抵档的,左臂挥舞,掌中玉剑化作剑幕,是为星辰剑法南斗诀,剑势一成上下前后左右六合皆是生路,右手一抬宝珠自发向七星剑剑尖抵去。珠与剑尖相撞,顿时发出一阵心寒的哀鸣,飞回女子手心,七星剑却是如土崩墙倒一般溃散。余下几束青色剑光劈在玉剑剑幕上,激起一片火花。

  “长!”右手一挥,随着墨题一声怒叱,青袖化作巨蟒,张牙吐信,向女子咬来。

  刚刚女子看似狼狈,其实却没有半点伤害,青蟒劈来,女子丝毫不见闪躲,玉剑脱手,从发髻间取下一枚翡翠步摇,手持簪坠,以坠尖在虚空连画五下,四短一长,在空中留下一蓝色水门坎卦,将右手石珠再次抛了上去,石珠一触即融,似水一般黏在了坎卦周围,一同变作一弯水蓝色月牙弯刃。

  “斩!”月牙做劈势,重重的斩在青蟒头颅之上,只听嗤啦一声,势如破竹般将青蟒斩成两节,化作两段青袖,一段消散,另一段则回到墨题手中。

  远观墨题,数次攻击看似猛烈,却又是数次无果,金剑溃散,青袖被破,双眸中再次闪烁焦急的神色,一时状况担忧。

  请神之人被附身后自身法力暂封,换来神力加身,但以墨题的能力。岁星真皇君分身只给了墨题七星金剑青霞长袖两道破邪法门,七星剑被破,青袖也同样斩为两段,只好用上自身神通,可墨题有什么神通是不需要自身法力的呢?那就是——功德金翼!

  墨题背后金翼一展,连扇三下,伴随着金翼金光暗淡,俩人所站立的虚空中顿时浮现片片金羽,在黑夜中金芒万丈,金羽伴随着点点星光,围绕着两人不断飞舞,而女子却似乎在金羽中看见了不非寻常的一幕。

  片片金羽中似乎掩藏着个个世界,有卧病在床的老妇,有饥瘦如柴的乞丐,有落魄贫穷的商户,有离家深夜未归的樵夫,有上道观寺庙礼拜的虔诚者……他们时而痛苦又时而面露满足的微笑,又时而痛苦,时而虔诚,时而欢喜,时而迷茫……女子在金羽的影响下,同样做出了不同表情,仿佛金羽中的人们就是她自己一样。

  墨题见女子目光呆滞,面部表情不断变换,也觉得是机会,振翅飞来,右手玉简向女子面门拍去。

  果不其然,玉简临风而至,拍在女子面门上,女子却依旧僵硬毫无动作,随着咔嚓一声头颅断裂的声响,女子自是香消玉殒,从半空中坠下,但墨题显然没有半点儿喜悦,一脸恐惧的呆在那里,而在他的背后,一只玉手从脊背插入,稳稳的抓住了墨题的灵府心脏,正是刚刚背她一简拍死的白衣女子。

  本该平静安详的南龟柱山脚下,正上演着一场诡异的景象……

  密林深处,有一方圆五丈的小盆地,其中除却一柄断了的玉剑之外,只剩下满地的碎木齑粉,在山风中不断弥散……

  忽而一声轻响,一麻衣青年似是从天上坠落,背面朝天的落在盆地上,激起一阵齑粉,其脊背处却是一道触目惊心伤口,断骨可见,甚至还能看见少许内脏,此人正是墨题。

  旋即空中又飞下一位白衣带血的女子,脑袋上的发髻已经散乱,看上去十分狼狈,她轻缓的落在地上,望向地上玉剑,转而向地上尸体露出几缕怨毒之色,有继而看相右手中不断扑通扑通跳跃又被其紧紧抓着的嫣红心脏,似是感觉满意,眼中又不免显现出一份喜悦和期待。

  “待我再去取了这旁门左道的元神封入灵府,若是再交予师傅,也不知能有什么好打赏,更重要的是青阳爷爷的情况也会好转起来,话说为何龟柱山脚下如此香盈,真是奇了!”

  正待此时,异变突起。

  “呀!”女子一声惊呼,手中心脏处忽然冒起一点金色火焰,似是烫着了女子玉手,不禁使其一松。

  这还得了,自女子松手那刻起,火焰似浇了油一般,燃至整个心脏,像是入水游鱼,化作金虹,飞入倒下的尸体心房处。

  倒是那金色火焰并没有因为心脏回归原处而罢休,像是深林猛虎很快又从心脏蔓延至墨题全身上下。

  “轰!”不知为何,远处传来一声震响,而墨题尸身周围,突然出地下升起是根虚幻的白色小柱,位列在墨题正南、正北、正东、正西处!各自升起一道金色光幕,将墨题笼罩其中!女子自是不知道他这一松手竟然出现这等变化,做惊恐状,又是不知所措的用手遮口。

  火势再涨,将墨题尸身完全埋没在金火之中,在金火上方,一白色长蛇突兀而起,翻滚盘旋,夜空却是出现一白色光虹,不知从何地为始,又以何地为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