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3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苦城枭雄
  4. 第二章 背叛

第二章 背叛

更新于:2018-03-14 21:08:18 字数:2515

  陆文一家人回去后,陆文的弟弟陆林搬到了四合院攒住。说起来陆林这个人,在苦城还是有点小名气,苦城的本地居民编的有一段顺口溜,是说苦城的四个拳师:刘海林的功夫,陆林的嘴,吕剑客的花架子,王海涛的腿;这个陆林功夫是有,不过最出名的是一张嘴,平时在街上摆摊卖大力丸,磁疗表,开场的时候很有意思,弄一个笼子,用布盖住,收拾好以后,开始敲响铜锣,吸引路人,等人都聚集的差不多了,开始介绍盖住的笼子,说昨晚路过某处,抓住了人们经常说的神秘动物,都是听过没见过的物种,一下子就拉住了路人的好奇心,想看的话,要等节目进行到最后才会揭晓,路人看不到的话不死心,一般不会有人走开,这时候就开始介绍要卖的物品,譬如大力丸,磁疗表等等,先发下去,再收钱,又看到收钱想走的,就提示,这个钱收了以后一会会还给大家,收钱的目的就是看大家有没有诚意,有诚意的人,给再多的钱都不要。大家一听,看到有带头给钱的,也就附从掏钱,一会功夫就收到一堆散碎零钱,也有大票,收完以后,再介绍一会新产品,然后再把大家的钱都发回去,领钱的时候各取所需,钱虽然多,但是每个人自己掏了多少都记得清楚,所以绝不会拿错,有那贪心的,也因为大家互相监督,而不会有错误的例外。这样的话,看到钱拿出去不会有意外,有可以显示是诚心买东西,看节目,在下一次节目开始前,要收钱的时候,大家都很大方的显示自己的诚意,都用最大的票子交出去,这一次就不同一般了,数量很可观,钱收全以后,照惯例收集起来,然后告诉大家放心,一会仍会把钱发下去,看大家这么有诚意,现在决定提前揭晓神秘宠物,让大家看看传说中的闻名不见面的人脚獾,这是一记猛药,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被牢牢的吸引在那个神秘的笼子上,在揭晓前,再卖一个小小的关子,现在绝对相信大家的诚意,相信不会有人偷看,为了检测一下大家的诚信程度,现在人会离开一会,一会回来看笼子有没有人揭开,然后从人堆里走开,大家的注意力全都在笼子哪里,之前也再三检测过诚信度,所以不会有人去揭开那块布,然后就是耐心的等候,一直等,一直等,半小时,一小时,所有人的耐心逐渐的消磨干净的时候,就会有人忍不住去揭开谜底,结果就是什么都没有,呵呵,,,玩笑开大了,所有人怒气冲冲的要找人的时候,才想起来人已经走了很久了。

  这方法屡试不爽,因此陆林也赚了不少钱,但是却落下了一个不大好的名声,不过要是真有人要找他的事情的话一般还真没有,一是上当受骗的人不好讲,丢人,二是自己上过当了,当在看到这种把戏的时候,也希望别人和自己一样上次当,找回平衡,或者说通过别人的上当间接证明了自己的智商是没问题的,真有那气性大的,要去找陆林的事,一般人还真不是陆林的对手,毕竟是练过的,最后挨了一顿胖揍回去。因此,对于陆林的为人和行事方法,老百姓也只是发发牢骚罢了。陆林搬到小院以后没两天,徐土匪就找到了陆林,具体的事情不得而知,只知道陆林最后背着陆文,和徐土匪签订了卖房契约,按了手印,不管是不是房主的手印,徐土匪也不管那么多,总之是有了证据,可以名正言顺的霸占这片宅子。

  且不说陆林背弃兄弟情义私卖房产,但说陆文一家人回去妻子小珍的老家梅沟,这里是距离县城十几里的一个小村,小珍的父亲在这里是村支部书记,一个正直的老党员,年轻的时候可是真真正正的打过仗的,所在部队受到过毛主席的接见,那在当年可是相当光荣的事情,老人每说起来这事,都是精神振奋,红光满面。这也是陆家小兄弟四个小时候和小伙伴吹牛的资本,因此陆文一家人在梅沟这里,所到之处,都是村民们热情接待的对象。闲话不讲,陆小四的病回来后一直不见好转,病情一天天恶化,在回来以后将近半个月以后,一个普通的夜晚,当陆文夫妻半夜醒来,发现小四冰凉的小身体,不禁放声大哭,这事也确实难以追究谁的责任,人性就是这样的巧妙,当明确知道别人是恶意而为的时候,人可以奋不顾身的拼命,但是要是不能明确人心,当时又没有恶化到一定程度,事后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沉淀,人很难以确定别人的用心,因此也就有心无力,徒把一腔愤怨化作怨恨的泪水,却难以找到发泄的对象。陆文夫妻俩在一个小山坡把小四悄悄的埋葬,小小的身体,小小的年纪却长埋此地,与荒坡野草为伴,,,,,,

  小四离开了以后,陆文一家人在这个伤心地没住几天,就带着小兄弟三个离开了这里,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然而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当陆文站在已不是自己的家的院子门前的时候,却发现早已物是人非,徐土匪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石榴树下喝茶聊天,看到陆文呆若木鸡的站在门前,以主人公的身份邀请陆文进来坐坐,并告知详细情形的时候,陆文的精神世界彻底崩溃了,看着这个曾经的家,看着身后的几个还年幼的儿子,想想亲兄弟的背叛行为,在看着徐土匪的笑容满面,陆文突然觉得心很痛,很痛很痛,仿佛千万把刀在心脏上狠狠地穿刺,并且每一次都要扭动一下,陆文什么也没说,转身,带着一家人,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默默地离去,从此以后,陆文是一个没有家的人,有的,只是几个幼小的儿子,贤惠的妻子,一家人以后的路还很长,陆文只有一个想法,把儿子们抚养长大。等他们都长大了,在告诉他们该告诉的事情,至于那时候儿子们是什么做法什么想法,陆文不想那么远,那已经不是他所能去控制的。

  不久以后,在距离陆文老宅子胡同出来往南边方向有一公里左右的地方,靠近城乡结合部的城市边缘地带,马路边,出现了一个新盖起来的房子,说是房子,不如说是草棚更合适一些,在以后的几年里,一家人相依为命,陆家的第五个儿子陆兵也在这所栖身的草棚里出生,因为小五出生的日子特别好记,正月十五,所以每次一到正月十五,就会想起来小五要过生日了,所以小五的生日在兄弟几个里边是过得最豪华的,(哈哈)这个草棚也留下了兄弟几个长大后难以忘记的回忆,回忆有酸涩,也有甜蜜,再穷的地方,只要有家人,就会有快乐。陆文靠着卤煮的手艺,在路边摆摊,生意慢慢的好起来,老主顾知道张文的摊位在这里,仍然会来买点卤肉回去,陆文就这样一点点积累,在几年后的一个夏天,陆文夫妻终于攒够了钱,当有一天陆家小三放学回来时,陆文满面笑容的问小三:想不想住新房子?想不想有一个小兄弟几个自己的房间?”小三声音很大的告诉爸爸:“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