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0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洪荒武主
  4. 第三章 初露锋芒

第三章 初露锋芒

更新于:2018-03-15 13:39:28 字数:3689

  少女发丝轻舞,看向北冥夜的澈亮眼眸中充满了好奇,似是感觉北冥夜的话有些可疑,但很快这缕疑惑就转瞬即逝。

  她皱着秀气的琼鼻,甚是不解的看着,道:“我真的有些奇怪,你们家族里的大人竟然如此狠心…”

  北冥夜在短暂的失神后,很快镇定了下来,作出一副无奈的模样,哀声道:“族里的族规如此,他们也没有办法,说是如果能从这片森林里活着出来,就一定能进入沧澜学院…”

  “瞎说!”少女眨动美眸,瞪向北冥夜,似是有些生气,道:“如果这么容易就能沧澜,这片森林早就被人踏平了。”

  北冥夜表情真挚,一本正经的胡言乱语,不紧不慢道:“这是真的,我也不清楚真假。”

  “你…”少女神态羞恼无比,旋即,她磨着亮晶晶的小虎牙,挥了挥粉拳,说道:“你别以为凭你的几句话,就可以将我们当白痴一般糊弄,你再欺骗于我,我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

  说着,少女通体泛出红光,晶莹的肌肤下是若隐若现的蔷薇图腾,煞是诡异,却使得面前的佳人透着一股妖艳的气息,显然,实力也是极其不俗。

  北冥夜心中一惊,感应到少女丹田处蕴含着一种虚无缥缈的灵气之源,透着强大的能量,但奇怪的是,她经脉之中却几乎没有灵气存在,完全仰仗那丹田之处所散发的力量。

  这与自己大不相同!

  他心中涌起滔天骇浪,震惊无比,但是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紧接着,露出了一副极为勉强的神色,说道:“这是真的,我没有必要欺骗你们。”

  少女很是恼怒,瞪着水灵灵的大眼,气急败坏道:“你这人,满嘴谎言,我看你肯定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说完,她浑身红光更耀眼了几分,轻灵的向前迈步,轻轻挥手,祭出一柄流转神虹的小剑,作势要激射向北冥夜。

  这是什么神通?

  北冥夜颇有几分吃惊,暗暗咋舌。

  他一直都压制住了修为,从刚才开始,便在默默观察所有人,察觉这场上,除了黑衣青年的修为难以看透之外,唯有那为首大汉的实力可堪与自己平分秋色。

  少女看起来灵动出尘,但修为倒也不浅,勉强落于自己几分,由此,他也并不放在眼里,不过,这一动起手来,他便发现自己错的太离谱了。

  纵然少女修为寻常,催动的这种可怕金剑却是神鬼莫测,威势骇人,让他深感忌惮。

  就在这时,一直凝神打坐的黑衣青年霍然睁开了双眸,那眸光凌厉摄人,落在了针锋相对的两人身上。

  “轰!”

  赤虹冲天,血色长枪光芒闪耀,爆发出了一阵强烈的剑气波动,旋即冲天而起,携着一阵强烈的狂风,横挡在了北冥夜的身前。

  “锵”

  点点火光闪耀,传出一阵剧烈的金铁交击之音。

  虚空排列出道纹,神虹流转的小剑蓦然出现,水波荡漾,仿似轰击在坚不可摧的堡垒之上,直接弹飞了出去。

  “只要这位兄台路途中不惹事端,我们可以载你一程。”黑衣年轻人声音低沉,很有磁性,将冷漠的眸光落在了北冥夜身上,但很明显,这番话是说给少女听的。

  好快!

  北冥夜内心剧震,惊出一身冷汗,黑衣青年修为通天,深深给人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北冥夜表面上波澜不惊,却是悄无声息的将左掌溢出的微光散去,旋即微微一笑,神情不卑不亢,拱手道:“那就有劳诸位了。”

  “气死我了!”少女恼羞成怒,愤愤不平的看着黑衣年轻人,说道:“为何不让我教训一下他,还出手震散了我的灵器道纹,这下好了,再凝聚又得三天三夜!”

  望向少女,黑衣青年僵硬神态才有了一丝缓和,他无奈的说道:“临行前夫人特意嘱咐过,要好好治治大小姐你的脾气,免得到了沧澜学院不知道收敛,给家里惹来祸端。”

  少女瞪着大眼,随后,露出了一丝极其委屈的神情,美眸中水雾弥漫,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道:“想不到我刚刚离开家,就被外人欺负成这般模样…”

  “大小姐你这是…”黑衣青年哭笑不得,没好气的说道:“还是别装了,从小到大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偏袒于你,如今事关重大,我必须按照事情的孰轻孰重而办。”

  “哼!”

  少女轻哼,皱了皱秀气的琼鼻,斜瞟着北冥夜,不满的说道:“这次就勉强放过你好了。”

  “是嘛。”北冥夜轻笑了起来,觉得这少女很有意思,她俏皮归俏皮,内心其实还很单纯,不由得调侃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轻灵少女看似心狠手辣,出手果断,实际上方才那枚神虹小剑目标所指之处并不是北冥夜的要害,从那飞剑轨迹很容易判断而出,最终的目标,其实是他身旁的那株庞大古树。

  他早就看出来了,这少女不过是古灵精怪,贪玩,想吓唬他一番罢了。

  不过,这一举措却是被黑衣青年所阻拦了下来。

  黑衣青年神情无奈,看着两人斗嘴,着实很头疼,正当他微微张唇,想说些什么之时,他突然眸光凌厉,扫向森林深处,皱眉说道:“别吵了,似乎有点不对劲!”

  “唰!”

  话毕,插入地底的血色长枪徒然幽芒大绽,风驰电掣的飞向黑衣青年。

  “怎么回事?!”

  一众大汉顿时变色,纷纷警惕了起来,手中携着的弯刀,透发出一阵阵锋芒,他们浑身精元涌动,逐渐给弯刀覆上了一层流动的光华,晶莹如玉,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北冥夜注视着这一切,双眼不由得精光一闪。

  什么时候灵气还能如此催动,这三年间我究竟错过了些什么?

  在无尽幽暗的密林笼罩之下,点点碧绿光辉在林中周围若隐若现,仿似形成了一种包围之势。

  “这是…”为首大汉神情凝重,目不转睛的望着愈发清晰的点点碧绿幽光,面色也越来越铁青。

  一头头血盆大口的可怖妖兽接连不断的出现,口中獠牙弯长,寒光闪闪,它们体型矫健,庞大得可怕,四肢皆生有青纹巨爪,浑身淡棕毛发竖立,仿佛钢针般锋利摄人。

  “天…天呐!”

  “这是二阶妖兽雪狼,据说此种妖兽难缠至极,从来都是族群捕食,蜂拥而至之下,即便是三阶妖兽看到都要落荒而逃!”一名大汉脸色惨白,颤抖着嘴唇说道。

  这群雪狼数量极其惊人,他们粗略估计之下,少说也得有近三十头,妖兽们碧绿的眼瞳中凶光毕露,不急不缓的慢慢靠向众人。

  原来这种妖兽名为雪狼么?

  北冥夜神情自若,情绪倒并无多大起伏。

  从原始森林深处一路走来,他倒也经常遇到这种妖兽,不过都只是三两头罢了,这种程度的族群,他尚且还不敢随意招惹。

  “吼!!”

  雪狼不时发出震天咆哮,使人不寒而栗,它们每头体型几乎都有三米高大,浑身散发着血腥凶煞的气息,一滴滴口水顺着巨大獠牙滴在地面。

  见状,北冥夜心中冷笑连连,倘若不是为了接近这群大汉,自己将通体气息内敛,恐怕这些雪狼都难以临近他十里之内。

  “嗷吼!!!”

  蓦然间,一道低沉的吼啸声从森林深处传来,响彻云霄,旋即,一阵残暴的狂风呼啸而至,吹的周围林木乱舞,涌动着恐怖的气息。

  顿时,惊得众人皆脸色剧变,就连一直沉稳如山的黑衣青年都不禁皱了皱眉头。

  “咚咚咚!”

  一道震耳欲聋的奔腾之声响起,犹如隆隆战车碾压而过,震的大地一阵颤动。

  林间乱叶飘散,在幽暗密林的笼罩下,一道堪称庞然大物的兽影,缓缓从暗处迈步而出,步伐沉重如山,每一步落下众人心间便跟着一颤。

  逐渐的,那如小山般的妖兽,露出了狰狞恐怖的头颅,它生有双角,额头两支巨大锋利的锐角银光闪烁,散发着阵阵幽寒入骨的光华。

  这小山般的妖兽双目硕大,猩红无比,通体毛发隐隐有着一丝朦胧金光流转,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极其惨烈的凶煞气息,立身在雪狼族群最前方咆哮不断。

  好强的妖兽!

  北冥夜露出一丝惊异之色,神情不由得凝重了起来,这头妖兽实在可怕,透着的威势,简直堪比当初那头神异树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的天,是狼王!三阶妖兽不是都在森林深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名大汉满脸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景象,声音一丝带着绝望。

  “似乎有些棘手了。”黑衣青年目不转睛的盯着凶兽,低声对着轻灵少女继续说道:“狼王乃三阶妖兽,修为与我旗鼓相当,不过,好像刚晋入三阶不久,看起来气息尚未完全稳固。”

  “可即便如此,我也需耗费一阵功夫,待会可能无法分神将你顾及周全。”

  接着,他话锋一转,满脸凝重的对着北冥夜说道:“兄台,这场战斗绝对是无法避免,你能否替我保她片刻安危。”

  “我才不需要他保护。”轻灵少女皱着秀眉,露出不解的神色,继续问道:“阿远,你在说什么呢,他修为还不如我,应该是我照顾他吧!”

  黑衣青年没有说话,他手持锋锐血枪,静静注视着北冥夜,等待他的答复。

  听闻这番话,北冥夜心中涌起了滔天骇浪,自己表面上所暴露出的修为弱得可怜,甚至不如在场任何人,黑衣青年会说出这些话,无疑是早已看穿了他隐藏修为的事实。

  “好。”

  他神情安然如故,极其平静,简洁有力的回答道。

  无奈他根本难以拒绝,他盯着轻灵少女,神色有些复杂,感觉一阵头疼,这种境况下保护一个人实在是不妙之举。

  这一切都无可奈何。

  无论是方才初遇,亦是之后替自己挡了一剑,黑衣青年多次对自己手下留情,甚至给予庇护,这份恩情,他不得不报。

  唉,权当是为了缓和与他们的关系吧。

  他眸光闪烁,心中这般思索道。

  “我可不需要他的庇护呢。”少女美眸微皱,露出一副不情愿的模样。

  “轰!”

  突然,一股滔天的煞气犹如浪啸般汹涌而出,在那刹那,北冥夜气势节节攀升,眸光徒然变得凌厉起来,黑发轻扬,整个人如渊似海,透出一股极其强烈的压迫感,笼罩向四周的妖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