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1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堕入仙道
  4. 第二章 什么?!婚约?

第二章 什么?!婚约?

更新于:2018-03-14 18:47:49 字数:2231

字体: 字号:
  被称为“刘员外”的男子走入院中,说:“老翎啊。听说你们这儿来了个年轻人,是令郎回来了么?”言语间竟带着几分期待。

  事到如今,宸爸已经无法再隐瞒什么了:“是的。小儿正在屋内。请刘员外还跟我来。”宸爸躬身伸手作请状。

  “诶,这不就见外了吗?亲家公,何必多礼啊?”刘员外上前扶起宸爸,似乎在他心中,早已和宸爸是一家人了。而宸爸却是没受得起这份礼,退到刘员外身后道:“是。刘员外。”

  而刘员外似乎对宸爸的多礼显得极为不耐,可也不得不在最前面走入屋内。

  “刘员外。”宸妈微微躬身,她瞥见翎宸并未施礼,便对翎宸使眼色,翎宸却是不动于衷,傲然道:“人人平等,我的是一条命,他也是一条命,并无贵贱之分,我因何要拜?”想当初他遇见季海兰才拜过。而在他眼中,这个刘员外不过一个地主豪绅而已。

  宸妈刚要开口斥责翎宸,便被刘员外止住,他哈哈大笑道:“年轻人有骨气,哈哈哈!”而当他看到这房中还有另一个人时,,眉头不禁一皱:“这位女子是?”

  宸妈赶忙应道:“她是小儿的朋友。”

  “只是朋友?”刘员外追问道。宸妈点了点头。

  刘员外的脸色瞬间阴了下来。“具体事宜,咱们明日再议。”说完,转身便踏出房门,径直出了院子。

  待他走后,宸爸才进屋,反手关上房门,从窗户里透过的光,也是只昏昏暗暗的。

  “爸,妈。”翎宸问道“这个刘员外来我家所为何事?”宸爸并未回答,反而看向洛羽伤。“羽伤姑娘,还请回避。”洛羽伤知道,这是别人家事,自己一个外人,当然听不得,她点点头,轻移莲步,离开了厨房。

  “爹,现在可以说了?”翎宸问道。

  宸爸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会儿,似乎做了很大的决定,对翎宸说道:“宸儿,你喜欢羽伤姑娘吗?”宸爸没有说事,反而问了一个让翎宸摸不着头脑,反而问了一个让翎宸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我不喜欢她。”翎宸说道,可他的神色中透过悲伤。他怎么会不喜欢洛羽伤呢?只是他自己知道,洛羽伤貌美似天仙,又精于学识,自己却是不能高攀。

  靠在门后的洛羽伤听得全身一震,三个月以来,她发现,自己竟然对这个出身平凡,并不怎么帅气的男子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是爱么?”她不止一次问自己,最终,她从自己内心深处得到的是一个肯定的答案,可刚才,翎宸却说不喜欢。这对她,莫不是一种打击,听到自己第一个爱上的人说不喜欢自己,这对她这个美似天仙,气质如出水芙蓉的女子实在是一个巨大而沉重的打击,她的脸上,挂了两行清泪。

  听完儿子的回答,他似乎也打消了什么顾虑似的,对着凌晨说道:“宸儿啊。你已经有婚约了。”

  “什么?!婚约?什么时候,和谁?”翎宸听到父亲的话,不由大吃一惊,他更是早在心里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接受这份婚约,因为,他的心里,早已容不下其他女子。

  宸爸平静得有些意外的说道:“是刘员外家女儿,叫刘辛舞,长相,身材,学识都算上等,宸儿啊,接受了吧,爹娘也是无奈之下才干涉你的婚姻大事的啊!”

  “父亲,明日刘员外不是要来咱家么?到时候再议便是。”说完。便起身离开,宸爸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任凭翎宸离去,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非常固执,自己也是多说无益。

  而刚出门的翎宸正撞上慌忙避让的洛羽伤,翎宸疑惑道:“羽伤?在这儿干嘛?”他竭力保持平静,而他的声音显然是颤抖着的,刚才的谈话,似乎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的心境。

  “我是想来告辞的,实在不好麻烦你们了。”洛羽伤的声音很小,小到甚至连她自己都听不到。她不敢像原来一样直视着翎宸的双眼,她怕自己的眼眸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羽伤。”翎宸极其温柔的唤了一声。“恩?”洛羽伤终于抬起了头凝视着翎宸。

  翎宸长吁一口气,道:“明日,等明日把事情处理了之后,我和你一起走。”翎宸下定了决定,他要和洛羽伤一起走,他知道也许现在还配不上眼前这个完美到极点的女子。但这一刻,他已然有了信心,他看出洛羽伤的反常,他也猜到了洛羽伤因何反常……

  “恩!”洛羽伤使劲地点了点头。便同翎宸一道离开了。他们离开后不久,宸爸走了出来。长长的叹了一声:“唉!宸儿啊,感情的事情,还是你自己决定吧。”说完,便离开了房间,而那扇刚刚翻新过的门。还在嘎吱嘎吱的晃动着。

  ……

  第二日,刘员外如约来到了翎宸家中,除了随从与一个媒人之外。还跟着一个女子,想来,便是刘家千金,刘辛舞。她虽不及洛羽伤的绝世容颜。却也算得上相貌出众,尤其是那对水灵灵的大眼睛,滴溜溜直转,想来便是一个可爱得禁的女子。

  刘员外这次来翎宸家可并不是上次那样叩门得准后进门,而是家丁在门口高喊道:“刘员外到!”宸爸宸妈闻言大急。速速打开院门,将刘员外一干人等一同迎了进来。

  他们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多言语,只说:“小儿在屋内,刘员外还请跟我来。”刘员外点了点头,随二老进了屋。

  天空中没有了太阳,云朵惨淡的悬浮在空中,好像,在低声述说着什么。

  “哈哈哈,宸公子可在屋内?老身带着小妹来看你了。”他并未直接破门而入,而是立于门外高声喝道。说完,还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

  “恕小侄难以从命,我不过一介书生,连功名都并未考取,匹夫一个,何德何能?能让刘员外屈膝将令千金下嫁于我?莫不是图我翎宸什么其他的?”翎宸不卑不吭的声音适时响起,他这话明摆着不给刘员外面子。或者说,他直接给了刘员外一巴掌!

  是啊!他刘员外家大业大。若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又能图到翎家什么?“哈哈哈!”刘员外双眼微眯。负手立于翎宸门外,他这一阵笑声和这番动作让他手下的人却是不寒而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