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33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阴阳法则之三清
  4. 山村鬼事

山村鬼事

更新于:2018-03-15 15:32:34 字数:2425

  一九八五年,夏。

  这只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小茶馆,说是茶馆,但是在这个人人吃不饱饭的年头,哪来的茶叶,有碗水给过路人喝,便是很不错了。

  这平时本应该冷清非常的小地方,今天竟然挤满了人。透过一层又一层的人群,最里面的位子上,竟端坐着一个老道士。

  很显然,他就是人群的焦点,穿着带补丁衣服的相亲们手里或是一碗小米,或是两个鸡蛋,不过我想,这也许就是他们家中最值钱的东西了吧。

  他们来这的目的,就是让着老道士给“破一破”毛主席推翻牛鬼蛇神虽说彻底,可是有些东西是根深蒂固的,更何况,在这人人自危的年代,大家也就只有靠着这些平时都觉得不靠谱的事情,来给自己悲惨的生活平添一些希望吧。

  不过今天遇到的这位,可不是现在大街上的神棍,那时候,这个职业是有道统,有道义的,说好听点,叫他们阴阳先生,道士,说难听点,就是跳大神的,不过在这里我要说一下,其实人们的的确确是把这两个职业混淆了,因为性质差不太多,所以被归为了一类。

  跳大神的,也就是出马弟子,活动在东北三省居多,他们信奉东北的五仙家,胡,黄,柳,白,灰。也就是狐狸,黄鼠狼,蛇,刺猬和老鼠,他们驱鬼的方式叫做请仙,也就是仙家干活,他们当下手。

  而本文的主人公,则是三清一脉的传人,他们驱鬼讲究“气”!也就是电影里那些画符的道士,后面会慢慢讲述的。

  言归正传,这老道打发了一波又一波的相亲,每个人都是高高兴兴的离开的,其实他自己知道,这年头生活已经不易,又何必给人家徒添烦恼呢,所以每个人他都会说“没事,以后会太平”之类的话,私下里能破的,自己就给人家破一破,遇到实在没办法的,也就只好作罢。

  至于来询问未来的,他一概不提,因为天道,不是看不到,而是不能看,学道之人都会有五弊三缺,几乎没有善终,但是也不排除异数。

  天色慢慢黑了下去,老道士口干舌燥的起身准备离开。人们才有些不甘愿的让开了一条路,

  就在他刚要走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了一声惊慌失措的声音“出事了啊!!救命啊!我家出大事了”

  。。。。。。。。。。大汉慌忙的带着老道士往老爹的坟头处跑,身后那一群想来看热闹的乡亲被老道士一个眼神警告,也都悻悻的停住了脚步,不过这老道士也的确厉害,跟着一个壮年的汉子一路快跑也是一点气不喘。

  大约一刻钟,两人大老远就看见了坟头,老道士眯着眼睛用余光一撇,那地方煞气浓厚“停!”老道士突然开口止住了大汉的脚步,随后从怀里拿出来一个罗盘,两张黄纸,“急急如律令!”这是两张护体符。

  防备妥当,他自当其冲的跑到了坟头上,半蹲下,用手搓起一小撮土,随后脸色大变!“你爹的坟里哪来的母鸡血!”

  在这里说一下,正常鸡血这东西是驱邪的,不过那是公鸡,而母鸡血一点用没有,反而是阴邪之物最喜欢的。

  “啊啊。。”大汉被这突然的大吼吓的愣了神,“我。。。我们这穷,一年也吃不上几次肉,我寻思俺爹死了不能饿着走,就杀了之鸡”道士虎眼一瞪!荒唐!人死下葬无棺木,还被淋上了血!今天又是十五,你爹他,怕是变成了血尸!

  “啊!那可咋办”大汉一听急了。“你明天去给我买两只黄鸡!一定是公鸡!”说完老道士就一声不吭的走了。

  尸变分很多种,中原一共有十八种尸变,最常见的就是诈尸,僵尸,血尸和荫尸。

  诈尸,也就是有活物在尸体身旁经过,带动了生物电,民间说法叫串气儿了。

  僵尸就不多说了,近来浮夸的电视电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而血尸!也就是今天这个类型!则是因为尸体淋上了血,并且没有棺木,也就是接了地气,故而起尸害人。

  尸变的人是六亲不认的,他只有生前的一些微弱的记忆,但是他分辨不了,所以他记忆中最深刻的人和地方,就会第一个遭殃。

  老道士紧缩着眉头“该来的总会来,这年头邪物这么猖獗,欺我道门无人吗!”

  三尸拜月,最后一次出现是清朝初期,三具尸体屠杀了一个村子,不过当时道门众人并没有遭受特殊时期这场大劫难,最后还是收复了它们。

  不过今天,唉,飞尸向来狡猾,血尸则又残暴异常,荫尸。。。唉

  老道士接连叹了几声气,开始准备明晚的东西了。。。。。老话说得好,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三尸拜月一定是在月光最充足的时候,这样才会更好的蜕变。

  第二天一大早,天才刚刚亮,大汉便挨家挨户的敲门找公鸡,那个年头,虽然人穷,但是人味都还在,不消一会儿,就找来了两只彩色尾巴的大公鸡。

  而老道士也没闲着,用桃木泡过的水一遍又一遍的擦拭这手里的铜钱剑,身后的布袋里是干粮和符篆。

  最高的山头离这里有差不多一天的路程,老道士杀了公鸡取过鸡血以后给了大汉一只长寿香,“你记住,今晚月亮出来的时候,你就把它点着,插在磨盘上,就算房子倒了,也不能让他灭掉!切记!!”说罢,就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路的长途跋涉,老道士自己体力也越来越差,知道远远的看见了房子,才放下心来,同时也暗自心惊,自己毕竟是老了。

  到了村子门口,老道士暗暗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正是做饭忙碌的时候,虽说烟筒正在冒着炊烟,但是到处都寂静的吓人。不由加快了脚步推开了第一家的房门。

  “嘶!”屋子里的景象让老道士倒吸一口凉气,灶坑里还着着火,显然整准备做饭,但是这人。。。。。两具尸体就这么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男人的脸被什么东西啃去了一半,露出了森森的白骨,老道士咬着牙退出了屋子,他知道,他来晚了,也许整个村子的人都死在了血尸手里。

  接连几家都是这样的惨状,不过再往后就不见尸体了,想来是逃走了,想到这,老道士自己松了口气。

  村子旁边有一口枯井,老道士就坐在井边等着天黑,他一边吃着冷干粮一边盘算这今晚该怎么办,突然,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书上写着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三清符篆”他抚摸着封面喃喃自语“难道这道统就在我这断了后?”“唉。”老道士抬头看着天,一阵不甘心。

  “簌簌。。。”有动静从井里转出来,他一个机灵坐了起来掏出一张“丁酋子舟接火符”手中徒然冒出一团火,他符咒直接扔进了枯井里,又从背后拿出了铜钱剑,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