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8:58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三国诡道
  4. 第二章 大战前夕

第二章 大战前夕

更新于:2018-03-14 17:24:20 字数:2849

  曹操接过书信拆开来查阅,一边看一边脸上掩饰不住的流露出笑意,“公达你刚刚想说的是什么?”

  荀攸淡淡一笑:“布诱敌之计行欲擒故纵之谋。”

  曹操闻言后哈哈大笑两声,随后说道:“好一个荀公达!好一个郭奉孝!未入兖州,尚在反途就已经在算计对方!”

  “什么啊?主公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啊。”夏侯渊等人听得有些莫名其妙。

  “公达,你就和他们说说吧。”

  “是,主公。”荀攸对曹操拱了拱手随即转头面露笑意的说道:“妙才勿急,我问你,如果你是敌将知道我们兵退徐州,欲汇合鄄城部队你会如何?”

  “我。。。”夏侯渊低下头沉思片刻后说道:“欲破三军先夺其志,回鄄城途中林茂路险,我会假意放过敌军主力部队后,派小股部队袭击敌方后续的粮草辎重部队。若大量的粮草辎重被劫或者被毁,就算大军汇合也兵无战力,将无战心。仅凭城内余粮可能也难以供给大军发动大规模的反击。”

  “不错,且我军乃是班师回救,敌军可以佯装猛攻我方城县,兖州守势本就紧张,哪怕知道敌军意在我军,但我们却不得不加快速度行军,此乃阳谋!如此,必然与庞大繁重的粮草辎重部队脱节,只能由主公率大部分部队先行赶回,而留下将领再运送辎重部队回来。吕布军多以骑兵为主,机动性和侵略性非常适合这种突袭任务。”荀攸缓缓说道。

  “那么主公和先生就是以此定下计策了?”乐进试探性的问道。

  曹操重重的一拍桌子答道:“对!”随后把信递给其余人观看,“奉孝信上说,大军可以照常撤离,而后续的辎重部队可先换成诱敌部队,将木屑、油罐等易燃物装于车上,用油布盖好,等到敌军突袭部队到来时可以佯装惊慌溃退,沿途刻意散落些贵重物品。当敌人哄抢进入车阵中,便可以用火箭引燃,之后只需要等到他们慌乱逃窜之时便可以歼之!”

  “而且凭此胜仗即可以给敌军一个下马威,又可以稳定兖州余下三城的军心。还可以此向兖州百姓证明我军强大,那么一些帮助吕奉先的人将会犹豫甚至可能倒戈向我们,若此计成功可谓是一箭三雕啊。”毛阶也不禁微微点头。

  “不错,正是如此。”能够先胜敌方一筹曹操心情也开朗了些,随后吩咐:“那就先这样,你们下去准备三天后我们开拔。”

  “诺!”

  ——

  于禁刚回到自己的营帐中却看到一个人正背对着坐在那里,手上摆弄着什么东西:“郭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哟,于将军回来啦,来来来,看看这东西。”郭嘉一脸笑意招呼着于禁过去。

  看到郭嘉递过来的东西于禁愣了愣,随即翻动一番,结果大吃一惊:“这,这箭囊,怎么会。。。”于禁看着手上的箭囊,里面插着约三十只箭,但是在手上随意翻动摇晃却没有一只掉出来,而且取之简易迅捷,与之前军中通用的完全不同,“郭奉孝怎么回事?!”

  郭嘉听得于禁惊讶的连称呼都变了,也不在意随即说:“我观察了下我军原来的箭囊,发现只能装填二十支箭左右,而且制作简陋松散。一旦战端一开,箭矢既不利于拿取且在拿取过程中容易散落,不利于持续形成箭雨,往往拉弓射箭一波后需要段时间调整才能再次群射。”于禁听到郭嘉的话不禁连连点头,的确,在他指挥的时候很多将士往往会在取箭过程浪费很多功夫,从而让对方有缓冲时间。见于禁点头郭嘉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你看,我将箭囊改做成了这种挤压式箭囊,皮囊设置成上宽下窄形式,里面层层叠叠,每一层皮革相距大约一拇指宽,整体呈扇形,如此通过挤压就可以让箭支固定而不掉出来,每次取箭就可以变得更加轻松连贯,即可以加快士卒的装填和射速,又可以缓解箭矢在使用中容易掉落的消耗状况。”郭嘉一边展示着箭囊一边解释着。

  “嘶——”于禁不禁倒吸口冷气,“先生,这,你怎么想到的?主公知道吗?”

  “我待会儿会和主公去细说,不过这种箭囊也有个缺点,就是消耗材料过大,目前我先让工匠打造了三百支,对了,我们几时出发?”

  “主公说整备三天,然后出发。”

  “三天。。。这样,于将军你在军中调三百名射术好手,日夜训练。务必三天后让他们能够流畅使用习惯这种箭囊。我现在去禀明主公,我的计策你们应该知晓了吧,三天后你和乐将军先就与我殿后作为后续押运辎重部队,嗯。。。这样你再把你们之前的议事和我说一遍,我想知道有没有遗漏之处要禀明主公。”

  “好!”

  ——

  曹操营帐中,看着手中的箭囊眉头深深皱起:“奉孝。。。箭囊先采用三百将士试用的确可以,但是三天后的行动你不行,你与我和大军一起,歼敌交给公达即可。”

  “主公。。。”

  “好了你别说了!我心意已决!”

  “不是,主公,这计策我先写于与你,你也说你看了我的计策后在问之于公达,与他不谋而合,那么既然是我先,怎么能让公达实施呢?这最后算谁的功劳,以后论功行赏那我没参加不是吃大亏了?让公达也行,让他自己再想一个计策出来由他执行呗,我绝对没有意见。”

  “啊?”曹操惊讶的抬起头,本以为郭嘉会以各种理由说服自己,没想到居然是担心自己被抢功劳而要亲自行动,当然曹操也深知郭嘉良苦用心,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你这家伙,讲的道理都是这么歪。”随后抬起头郑重的说道:“你有几分把握?”

  “若宫台亲至计有三成;若王楷,许汜亲至计有五成;若三人不至计有八成!”

  “恩?陈公台,许祀,王楷。。。你倒是把对手都分析的很透彻啊。”

  郭嘉听闻微微一笑:“战非儿戏,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好!好一个知己知彼,既然奉孝把对方都分析透彻了,那么就交给你了,将领你可以自由选择。”

  “好,不过独不要妙才将军。”

  “哦?为何不要妙才?”

  “因为元让将军的伤情。”

  曹操紧紧的盯着郭嘉许久,随后大笑道:”好你个郭奉孝!你因该早就计划好了吧,也罢。”随后伸出一只手重重的拍在郭嘉肩膀上,“切记,保重身体。”

  “诺!”

  ——

  晚上,郭嘉躺在床上双手虚张做射箭状:对付吕布骑军只能用箭!这折叠式箭囊是明代发明的,自己以前倒是在博物馆看到过,到没想到今天能用得上。呵,也是,想想如今穿越到三国,看来自己的优势就是这领先近1800年的知识了。。。只不过自己处于的这个三国是正史上的三国,还是小说演义中的三国呢。。。又或者是。。。夏侯惇。。。印象里好像是先与荀彧、程昱力保兖州三城,在反攻吕布时却被流矢射伤左目,败北而回,然而演义中是为了驰援刘备,先退高顺,被曹性偷袭所为,之后一枪刺死曹性;还有就是荀攸,历史上荀攸是请求担任蜀郡太守,但是因道路不通,只能停驻在荆州,直到建安元年才有曹操写书请为军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哎,郭嘉头痛的揉了揉脑袋:目前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不管是正史还是小说除了一些细节大体局势还是相同的,自己的优势仍然不会改变!况且自己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以前对历史自己是极富兴趣的,特别是各个朝代的大大小小的战役,并且对那些晦涩难懂兵法阵略都有解读,只不过那些只是所谓的纸上谈兵罢了,现在倒正好来试试,况且还有这个鬼才的大脑在!想到这里郭嘉伸出一只手突然发力,紧紧攥成拳头,喃喃道:“先破吕布重夺兖州!呵呵,人中吕布,真是期待呢。三国啊!且让我这个鬼才看看三国中诸位群雄猛将、智者良帅的能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