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4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绿琼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奇遇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奇遇

更新于:2018-03-15 16:50:17 字数:4449

字体: 字号:
  月光皎洁洒在了这片被黑暗笼罩的的森林上。地面上铺满了雪,月亮放出的冷光,照的雪分外的白,越发使人感到寒冷。空气中不时扩散着鸟的呜咽声。乌云将月亮遮住,在进行最后的酝酿,整片大地被笼罩在黑暗之中,树林原有的张牙舞爪也浸泡在一片死光之中,显得那么颓然无力。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宁静,随即一股白雾弥漫到了这里,渐渐充盈了这片寂静的森林。顿时森林变成了雾蒙蒙的一片。“我的猎物,停下吧。”苍白的声音在这森林中飘荡。

  脚步声仍未停止,一个年轻男子的脸庞浮现在黑夜中。他的脸上带着极度的恐惧,四肢似乎也不受使唤,他极力奔跑着,想要摆脱后面的猎食者的追捕。雾已经很浓了,四周什么也看不见,只有白色。这一刻,他感觉到了所有的情绪都集中到了脑中。无助是能形容他的唯一词语。

  突然一声惨叫,打乱了他的思绪。雾似乎已经慢慢变淡了些。随后又有一声清脆的铃铛声响起。雾还没有消散,他返了回去,想找到那声音的源头。可是看到的还只是一个人影闪过。

  这个神秘的人他已经见过多次但他从来没看到过这个人影的脸。但在他的想象中,那张脸应该是美好的。

  躺在地上的是那个追杀他妖怪的尸体。依旧是心脏处被划开了一道口子,一个小铜铃铛在尸体旁边。那惨叫声应该是这妖怪发出来的。那手持铃铛的到底是谁,是谁救了他呢?为什么这些妖怪挑中的偏偏是他?这些问题困扰了他很久很久。

  自从他出生以来,他的生活似乎就从没有平静过。有很多奇怪的东西缠绕着他,想取他的性命。能活到现在应该是个奇迹了。虽然他只是人类,但每天都与另一个世界的生物接触着。而且那些生物并不友好。

  他叫樊城,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似乎他平凡的人生蕴含着不平凡的命运。他的生活中也总有一个陌生的人在帮助着他。每次他遇到危险后,那个神秘的带铃铛的人都会帮他化险为夷。而且每次都会留下一个小小的铜铃铛。

  “今天又多了一个,一千零八个。”樊城握着那铜铃铛放入了一个大玻璃瓶中。随着一声清脆的铃铛声,铜铃铛被放入了瓶中。从小到大那个神秘的人已经帮助过他一千零八次了。但樊城从来没见过那个神秘的面孔。每当他已经快要揭开他神秘的面纱时,看到的都只是背影。他矫健的身姿已经在樊城的梦中出现过多次,他是多么想见到这个使他刻骨铭心的人。

  寒冷的空气包围了这里,冬天早已来临。可樊城还只穿着一个长袖衬衫在森林小路上晃悠。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他三年前就被人类的世界抛弃。现在危机四伏,每处都有一个充满**的眼睛盯着他,想要掳获他的性命,能活到现在真是幸运。

  清晨,一束阳光照到了他身上。此时的他正躺在大树下,一脸的倦容,四处为家的漂泊生活他已经习惯了。阳光下,他头靠着树干,像只被遗弃的猫一样,蜷缩在树边。樊城身下的雪已经被他的体温融化。

  包围他的只有寒冷,身上冷,但心中更冷。他心中牵挂的,还是人类世界的生活,他不知道他的家人朋友在他失踪的三年中过着怎样的生活,是否还记得有过他这个人,是否为他的失踪而伤心过。想到这里一颗晶莹的泪珠像短线的珍珠一样从他的脸颊滑落。融化了身旁的积雪。

  樊城的身体已经被雪水浸湿冻得通红。手脚也不听使唤。他静静的坐在这里,眺望着远处白茫茫的一片,没有任何目标。他已经到达了极限,他有气无力的打开了随身的背包,里面已经找不到任何食物,可他三天没吃东西了。这场旅程无异于挑战极限,而且是一个生命安全得不到任何保障的游戏,他能做的只有逃亡。

  这时旁边的树丛中一阵窸窣,一条花白大莽窜出,缠住了樊城的脖子,一颗颗细小的鳞片在他脖子上不停蠕动,他能感受得到蟒蛇肌肉的收缩。可现在的他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听天由命吧。何况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那个保护他的人一定会出现,能见到他实现自己的梦想即使用死亡做代价也值了,这大概是他所有的想法。等待救援的时间格外漫长,即使一秒也像一年一样,现在他正在死亡线上挣扎,随时有致命的危险。他的脖子已经被勒的通红。

  不出所料,一道刀光在他眼前闪过,蛇已经被切为两段,血流了一地,但似乎有些晚了,因为那致命的毒液早已经通过蛇的毒牙输送到樊城的颈中。但樊城并没有在意疼痛,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在眼前的这个人身上,想凭他最后的一点意识把他寻找多年的人的样子记下来。

  但这次让他失望了,没有那熟悉的铃铛声他突然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他。他支撑不住了,不情愿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神的判处。他不知道,此时一个人正站在远处的树干上望着这里发生的一切,手中摇着那熟悉的铃铛。

  似乎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他被一股热量唤醒了,好像有一块烧红了的铁在靠着他的身体,一会后又有一股沁心的凉爽慢慢注入他的体内。他慢慢的醒了,看见了周围闪烁的火光。

  “你终于醒了,真幸运啊,竟然没有死,换作一般的猎妖师,肯定撑不下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他极力的想转过身体,但没有力气移动。

  那声音似乎快乐的很,同时又让人感到活泼可爱。他回过了头,一个男孩正在一边搬着木柴一边喃喃自语。他的眼睛麻木,只能看清楚一个白色的人影。他最终还是支撑着大地,想站起来。

  “我叫雪七,你是谁,唉别动。”虽然是个男孩,但他的声音比女孩还要柔软纯洁,让人感到酥酥麻麻的。

  “你是妖怪。”樊城紧张的睁开眼打量着眼前男孩,他全身上下都是白色的,一头可爱的白色头发,头上还长着一对白色的小鹿角,身高也只有一米左右,一张孩子气的脸足以唤起所有女生天然的母性。让人总想去保护他似的。最让人着迷的是他的双眼,好像囊括了所有的纯洁。黑白相间的眼睛像能把人吸进去一样。如果不仔细看也许会错认成一个女孩。露出的皮肤也是雪白的,像是用水组成的。无疑,他一定是妖但眼前的孩子无论怎样打量也不像具有伤害性的人。可他刚刚杀死了一条巨蟒,这实在不能让他相信自己的双眼所看到的一切。

  尽管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但他的嘴张不开,也不想说任何东西,大概是**所致。“我带你去吃东西吧。”雪七似乎看到他脸色苍白,早已读懂了他无助的眼神中的饥饿。说完他双手合一,嘴中在呢喃着什么。瞬间樊城身下的雪凝成了固体,托着他浮到了半空中,他躺在雪板上跟着雪七向森林深处走去。

  他们在一条被冰封的大河前停了下来。冬日阳光下的大河散发着阵阵寒意,冰封数尺。但在冰下仍有鱼在游动,只是想靠人力撬开这冰是不可能的。雪七把樊城放回了地面,双手合十,不停的默念着什么,声音柔软但却像一团火一样。

  这时冰开始融化冰面上也有了一滩水。没多一会冰面开始出现细小的裂缝,接着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冰裂声,水面上飘着碎冰。

  冰下的水清澈的很,雪七一手向着水面缓缓抬起,只看见,有一个晶莹的水球悬在了半空中,水球中能清晰的看见一条鱼在里面游动,还像在河中一样自由自在。这大概是樊城见过的最奇怪但最美丽的景象,可想而知他心中的惊讶。完全可以肯定的是,雪七是妖,一个能够操纵水的力量的妖。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有了几十条鱼。

  冬日寒风瑟瑟,拂过樊城苍白的脸颊,他终于忍不住饥饿昏了过去。一会后,一股焦香味笼罩了这里,他被烤鱼的香味唤醒了。接着是一阵的狼吞虎咽。“听说鱼很补的,希望能有利于主人身体康复。”樊城并没有听见,但雪七仍然微笑着看着他。樊城吃饱后才注意到旁边的雪七,内疚的问了一句“你要吃吗?”

  “主人身为猎妖人应该知道我们不会吃这种东西的,真让人对你的身份有些怀疑啊。”

  “猎妖人”这陌生的字眼不经意间从樊城口中滑出,充满了疑问和惊讶,他的脑中从没有这词语的概念。眼前的这个人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明了,日后怎样担当重任,如果不是现在形势危急,也不会这么快就找上他,这时的雪七心中一阵无奈啊。现在两人心中各有所想。

  “您真的忘了吗。”雪七试探性的问道。为了进一步辨别真伪。雪七走进了樊城,踮起脚尖,把手放到了他胸口心脏处。他脸上出现了一阵欢快的笑容。“终于找到你了,之前我还在犹豫,预言中的人怎么会落魄到这个地步,但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虽然比我想象中弱了一点,但死马当活马医了走,跟我回去吧。大家都在等你呢他们的性命都靠你了。”说完雪七就拉着樊城要走,雪七的音调中都带着欢快,但坚定的很,有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樊城的心中已满是疑问。眼前的这一切是多么荒唐,他早已置身于一个荒诞的世界。“雪七,你是妖吗。”对于发生的一切,他大概已经无言以对,只能明知故问的问这个问题。

  “你早已经知道为什么还要问呢,您现在心中必定有很多疑问,可能这些你一时接受不了,突然把您这个局外人扯进来,我们对此感到抱歉,但既然你身上有吾族之宝,就已经是我的主人,也就不再是局外人。”雪七还是那样彬彬有礼,只是有了几分的急切。

  可无论雪七怎样说,樊城也不能忍受一个陌生人胡扯一通后,要求自己去拯救什么听都没听过的灵族。便道“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但我不能接受,告辞了。”说完,手撑着地站起来,准备离开。

  他没注意到,雪七的眼中多了几滴晶莹的泪水。接着泪水落到了雪地上,樊城想都没想过的一幕出现了,只是几滴泪,方圆几里都被冻成了坚固的冰。而此时樊城的脚也被冻进了冰里,动弹不得。

  雪七的心中别提有多沮丧,他奉命寻找樊城已经有两个多月现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可他竟然会拒绝,他的心像碎成了八半一样痛。

  雪七走到了樊城面前,只听砰的一声,双腿跪地,那声音对樊城来说是多么刺耳,他心中一震,到底是什么事情,可以让雪七这样看重,不惜折辱自己,也要达到目的。但现在樊城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何谈拯救他的朋友。

  “请,跟我回去吧。”他的声音不再像先前一样欢快,而是充满战栗和犹豫。仅仅几个字就足以让两人形成这样尴尬的局面。

  一阵沉默过后。

  “可能你把我当作另一个很强的人了吧,事实上,我可能不会是那个你要找的人,现在,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才会落到现在的地步,还需要你来救。你要我拿什么去帮你。”樊城的音调瞬间升高了几度,他拼命的想解释这个天大的误会。

  最终经过几个回合后,樊城的思想防线终于被打破了。

  现在他毕竟也无处可去,说不定去那还能安全些。“我们现在就走吧,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我找你已经三个多月了。”说完。能让樊城近乎疯狂的事情发生了。雪七瞬间就变成了一只庞大的雪鹿。

  不由得让人赞叹这雪鹿真是人世间不可多得的尤物啊。红鸽血般的鬃毛,银白的暗纹镶满了全身,闪着耀眼的光芒,还有那双巨大的黑玉鹿角,雪白的皮毛看起来就很柔软。真的像雪一样,洁白美丽。

  “快上来吧。”雪七的声音也变的粗犷,像只野兽。樊城的嘴还惊得没有合上。就费力的拽着雪七的毛爬上了雪鹿的背部。

  雪七带着他驰骋在空中,不紧不慢,似乎云就在他的脸边。“雪七,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樊城费力的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

  “这就是我的前身,妖力足够强就可以幻化成人,刚才的模样是我用妖力维持的。”樊城若有所思的看着天边的太阳,想知道,这个决定对他来说是好是坏,毕竟他对那个世界一点也不了解。

  他又会遇到什么困难,这些他一无所知,只是一些新的成分加入到了他的生活中。一个美丽而又危险的旅程开始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