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3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决绝血路引路人
  4. 第二节 毫不设防

第二节 毫不设防

更新于:2018-03-14 17:02:15 字数:4771

字体: 字号:
决绝血路引路人目录
共2章
  时间在碌碌无为中总是很快地流逝。森月虽然也不太清楚修炼方法,只是靠自己摸索着控制灵力,但也并非是虚度光阴,整日闲聊的人——她主要在消化一些平白多出的记忆,多了解些事情也并非坏事,起码森月现在就知晓了一些关于灵术师战斗技巧,森月已进入这间密室四天,密室中也由之前的二十五人变成了四十人,后来者中还有一名白字27号的黑发女孩天眉,沉静如水,天明几次与她说话聊天,也没见她有什么反应,最多也只是默认他称呼她为眉眉而已——较之陵,她显得更加淡薄冷静,仿佛是某个隐士家族。

  而在一些蓝字、黄字的人之间,竟然还有一对双生子的存在,森月这几天沉下心思消化脑海里的记忆,自然知道双生子有多么罕见——灵术师的诞生,往往需要母亲耗尽心思去用灵力温养灵魂,同时父亲以灵力为牵引修补不足,双生子并不意味着温养灵魂的灵力只需要翻倍,更意味着母亲要时刻保持灵力,不能修炼,甚至不能冥想,才能使两个灵魂达到契合,稍有差池,哪怕是出现了一点断裂或者多吸收一丝灵力都可能使双生子成为死胎,许多母亲甚至会不惜燃烧生命力来守护一对双生子。毕竟灵术师虽多,但每一个灵术师的诞生都是宝贵的财富,万不得已是不会放弃幼子的,只有源源不断的新生血液进入灵术界,才能是灵术一脉传承长久。

  尤其是双生子因自有生命来便共生,灵力轨迹往往非常相似,很多融合灵术都是双生子甚至三生子的杰作——如果森月所记不错,以极东之地为中心的东应帝国皇室就有三生子的出现,虽然母亲并非东应族人,是三个混血孩子,但也不妨碍人们对这三生子未来成就的想法——可惜的是,三人在一年前失踪,不知去向,令东应皇室震惊,也由此迁怒其他几国,最终成为那一场混战的胜利者。即便是现任六代一崖到十崖十人开启灵魂诱杀融合灵术也难以抵挡,堪比神念又能如何,在灵魂研究世家的东应一族怒火之下,任何灵魂技能都可以说会被削弱十之七八,而且还导致四崖和七崖受伤,使连落塔战败东应——虽然仅仅失去三座城池,但于六代十七崖也算是一种侮辱,这样的出师不利,让人难免有些担心这些十六七岁的少年如何撑起连落塔的未来。

  竟然想到这么远了。森月揉揉太阳穴,每一小时都会有人报时,现在已经到午饭时间了,大家都在慢吞吞地吃午饭——食物并不多,也不会额外送,意识到这一点的未离早就提醒过大家,不然就那么点食物,恐怕也支撑不到今天。

  森月低头吃着天明硬塞给她的半个玉米,看着只剩下些许的食物,如果再没有人送食物或者离开密室,他们很快就会被饿死,灵力温养的身体虽然比普通人要强壮一些,但并不代表不吃不喝不死。

  森月吃到一半的时候,密室里忽然响起了声音,清脆而利落的声音,男子、女子都有,似乎是在报数。

  “一至二百密室,每间四十人,齐。”

  “二百至四百密室,每间四十人,齐。”

  “四百至六百密室,每间四十人,齐。”

  “六百至八百密室,每间四十人,齐。”

  “八百至一千密室,每间四十人,齐。”

  原来每间四十人是标准人数,森月心道,突然皱起了眉头,一间四十人,一千间就是四万人,可把他们关起来,既不训练也不教导知识,恐怕接下来会出事——或许就是杀人或者其他任务。

  报数结束后,一个低沉的男声又响起,森月四天前听到过,属于那个裹着普通长袍却拥有惊人实力的十七崖。

  “各位,你们都是两亿孩童中选出的惊人之才,我相信,你们的未来会一片光明,你们中有人将率领连落塔走向辉煌。但前提是你们得活下来……”说到这,卷屠似乎轻笑了一下,“这里其实是第二关,从这里活着走出来,才有一点微弱的资本自称是十七崖的候选人之一。好吧,每个密室留下十个人,你死,或者他们死,还有,你们没有选择的权力,剩下十个人的时候,密室的门就会打开,希望等会儿能听到你们和我说日安。”

  卷屠的话音未落,森月就听见血肉被刺穿的声音,她丢下手中的玉米,躲过一把匕首的袭击后才看见第一个死者的胸口多出了平常总是笑嘻嘻的天明的左手,他快速的抽出来,从地上捡起一把短刀,反身插入一个女孩的心脏,又迅速将一个想要偷袭的男孩的左臂砍下来,眼神平静,仿佛是在看一件死物,完全不见平时的嬉闹欢欣的模样。

  森月微微走神,脸上被一把匕首划破了,她迅速收回心思,一个翻滚从地上随手拿了一把长剑,暗暗回想脑子里的格斗技巧和三岁那年试练教官的一些教导、以及在连落塔那些见不得人的小巷里生活了半年的经验,一剑没有任何花俏地穿透最近的一个人的心脏,接着迅速抽出,凭着本能往背后劈下,由于森月个子较高,而身后的人又偏矮小,森月依附上灵力的一剑竟然将那人的头颅砍了下来。她快速收走了那人手中的匕首,房间里已是一片混乱,不说鲜血遍地,残肢和撕碎的肉块表明这里厮杀之惨烈,死去的多是没有经历过什么战争大事的平民孩子,最后留下来的往往都是有一定背景的人。——家族也好、黑暗势力也好,甚至是皇室也有可能——太干净的人,是走不过这条血路的。

  森月的思索间已经又了结了两个人的生命,那把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剑刃弥漫着血光。密室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最后一个人是双生子中的哥哥舍生杀死的——紧接着,她听见了开门的声音,紧张的神经猛然断开,手中的剑也变得越发沉重,干脆丢到地上,抽出自己藏起的一把轻便的短匕,微微喘着气看着其他人。谁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

  密室中还活着的人差不多都至少杀了两个以上的人,反应和森月都差不多,不至于吐出来,却还是浑身发软,有两个女孩直接跌在了地上,在场唯二的两个黄字,一个27号,一个458号。她们旁边是一个喘着粗气的男孩,把一把匕首插入了砖墙的缝隙,整个人像虚脱了一样,不断地冒冷汗,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了匕首上,蓝字1号。比未离还要早到这里。

  未离还算镇定,只是握着匕首的手还在发抖,鲜血粘在她灿烂的金色长发上——当然,活着的大部分身上都已经算是血衣了。天明的两只手都是鲜血,但握刀的手还算稳当,除了似乎体力消耗略大外没有其他影响,也暗暗让其他人吃了一惊——天明至少杀了五个人,这是战斗,而不是三四岁时对那些毫无反抗能力的俘虏的单方面屠杀,这里的人经过几天的接触都算上熟悉了,尤其天明是早到的一个,和密室里的大部分人关系都还不错,他竟然下手干净利落,没有一点犹豫不舍,完全像一个杀人机器。

  双生子也显得很平静,甚至比天明看上去还要好,他们都是以手为刃攻击,鲜血顺着收到袍子里的手掌流下来,白袍子除了下摆沾上了血外竟然还是干净如初。森月回想起刚刚战斗时不断闪过的两道白影,这对双生子显然是来自一个大家族,并且估计和连落塔关系不错——会是擅长速度的冰室么?抑或者,是一个连落塔也惹不起的地方?

  黑衣黑发的天眉也是如此,她的衣服较之其他人简直干净得不似经历过一场杀戮,神情淡漠,只是在看向双生子的时候嘴唇翕动了几下,像是在说什么密语,如归转身张了张嘴,做了几个口型,便在哥哥身后半步的地方站定。森月略一惊讶,难道这三人还是相熟么?之前可是连句话都没说过。

  最后一个人是陵,他本身攻击似乎并不强,武器也只有一把轻巧的剑刃,而且似乎很不顺手,主要是通过令人眼花缭乱的步伐躲过攻击,再挑时间给予最后一击——他是除了双生子外最后一个解决完身边敌人的人,森月也有近半分钟的时间观察,他的步法看上去还很生涩,甚至像是临时想出的,但每一次移动又恰好可以躲过对手接下来的攻击,虽然战斗略微长了些,但不可否认,他的攻击和防御确实是没有弱点——至少现在的他们看不出弱点!这又是一个大家族的子弟么?森月在心中想。

  过了大约半小时的样子,森月觉得自己身上的体力恢复了大半,然后听见了卷屠略带笑意的声音,“日安,一千间密室的进度都很好,我很高兴。尤其是723密室的那一位……”话到此,卷屠顿了顿,“黄字2781号,我以一名军人的身份向你致敬。”

  所有人着实被震惊了,黄字2781号——这么靠后的排名,明显是平民或者不入流的小灵术家族的人,竟然让卷屠说出致敬这种话,这个黄字2781号究竟是谁?

  “好啦,你们会见到这个勇敢的战士的,不要窃窃私语了,到走廊去,会有人把你们引入真正的‘伽伐洛之营’。”

  森月把匕首放到顺手的地方,她现在在离门较远的一个拐角,天明就在她身边,应该可以略微松懈一些,至少今天是安全了。而离门最近的未离犹豫了一些,微微侧了侧身快步走出,这个角度是为了让她可以时刻防备身后的偷袭,又不会无法顾及到前方。接着是双生子和天眉,两个女孩也互相搀扶着走了出来,蓝字1号紧随他们,再然后是陵——他倒是完全懈怠了的模样。看天明明显想要最后一个离开的意思,森月耸了耸肩,先他一步走出去,却被猛然拍了一下肩,“阿月。”接着就递过来了一些食物,森月略略吃惊地看了看他,他只是压低了声音说,“其实所有人都我设防了,除了你。”

  “我那个时候比较天真,以为大家都是战友,自然不需要设防。”森月说道,她从小看见太多的肮脏,有一对连亲子都可以随意抛弃的父母,因此对战友的执念异常之深,自然不会对天明有怀疑。

  “那现在呢?”天明的目光冷下来。

  “我想我们已经是战友了。”森月笑了笑道,她继续朝外走,又突然回过头来,“天明,你能带来这个世界的黎明吗?”

  天明抿了抿唇,“当然。”

  随着走廊越来越拥挤,森月忽然听到几声惊呼,她皱着眉毛看过去,看见了一个浑身鲜血的男孩,蓝字2781号——被卷屠致敬的那个人。他身上的伤口经过了一点处理,似乎还依附着灵力,不过只有几道大伤口用布扎紧了,其余的小伤口处理都很粗糙。

  天明拍了拍她的肩膀,迅速融入到一些刚杀过人还恍惚着的人中,很快就带回了、答案:“阿月,我听723的另一个姑娘说,这个黄字2781号,跟另一个白字345号争夺最后一个活下来的名额,身上被连捅了近五十刀,有一刀差一点就扎到要害,但最后活下来的却是他,而且,他是战斗后唯一能够站起来并且活动的人,身上的伤口处理全部是他自己做的,连灵力外放控制血流也是。”

  森月惊讶地抬起头看着那个一站就几乎无人敢上前说话的男孩,她侧了侧头,说,“那怎么可能是黄字两千七百多号,这种隐忍和耐力……”

  森月的话突然被天明打断,“阿月,这个人……我记得他好像是亡弑街的人。”

  周围不断传来倒抽冷气的声音,亡弑街是连落塔首都东南一块被大量灵术隔离开的空间,原本是关押一些凶残、罪大恶极的罪犯的,可是到后来,却不知道为何成就了“永不消逝的小型战场”的威名,据说进入亡弑街,就如同踏入地域和死亡直面,每一任亡弑街的首领都是实力足以挂十四颗星甚至单挑连落塔十七崖的人物,而就是这样,还往往是一两年就会被杀,然后改朝换代——最长的一任亡弑街首领也才连任了十年!他们从懵懂时便开始记忆杀戮,从会走路是就学会屠杀和战斗,素质可以称得上是连落塔部队中精英中的精英!

  连落塔的一些选拔也确实会牵扯到亡弑街,如果这个男孩是亡弑街出身就算是可怕了,将来很可能问鼎连落塔的最高荣誉——十七崖中的一员,并且十一崖之上也是非常可能的,就算有人觉得他资质不好又怎么样,这样坚定的内心,早已可抹平一切差距,空有天赋的人永远是死的最早的一批人!

  “还有,他的名字很特殊,他叫废血,发誓总有一天,要让血统论去死。”天明凑近她说。

  “你打听的东西有点太多了吧,这可不是那几个腿发软的小女孩能知道的。”森月奇怪地看了眼他。

  “我不介意和信任我的人分享一些有趣的事。”天明笑着道。

  “我的信任很廉价的……好吧,或许是我经常摔倒在对别人的信任上。”森月想起那个可以对着她浅笑也可以对着她的亲弟弟下毒的女孩,想起在黑巷里自己第一个信任的人目的是要把自己卖掉还钱,自己差一点就要永远地留在那了,还有对自己巧笑嫣然的姑娘,许诺不会背叛的战友,可以为了一块面包把自己出卖。

  天明叹了口气,“我也是诶。不过我会让你一直平坦地走的。”他说到最后又笑了起来,一个非常干净和灿烂的笑容。

字体: 字号:
上一章
决绝血路引路人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