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妙宣
  4. 山中的庆典

山中的庆典

更新于:2018-03-14 13:39:45 字数:7525

字体: 字号:
  大山中的庆典是一年中每个村子最热闹的时候,差不多生活在这茫茫无际大山中的人都会相聚一堂热热闹闹的玩上半个月才尽兴而归。

  庆典一般举行在冬去春来的时节,离上次通知一个月后的庆典还有三天的时间,在每个人期待着庆典的时候,有一个正一刻不停的忙着自己手里的活儿。

  一声低低的哼声,“兴儿是不是划到手了”一位母亲担忧的问道。

  “没什么…”少年将扎到肉里的竹刺在炉火的火光照映下拔了出来。将出血的手指放在嘴里。“天都黑了兴儿也别编竹篮了”。

  虽然在村里的二伯那学了怎么编织竹篮的手艺但晚上天黑还是被山中硬竹的倒刺给扎到了手。

  “真的没事只是擦破了点皮,明天就可以给娘上药还能让您看见庆典我想想就高兴一点打瞌睡的想法也没有人精神的很随便就编下竹篮”。

  “呵呵庆典我年轻的也看过了,我现在最想看的只有我的儿子”妇人眉开眼笑的说道,话语中满载了欣慰与满足。

  第二天,东方徐徐升起了一抹鱼肚白,柔和的阳光洒向了大地,深深的吸上一口气都让人清爽无比,淡淡的雾气在林间环绕细细倾听可以听见悦耳的鸟鸣之声搅扰在其间。

  不同于昨日,今天的草妙兴精神饱满早早的就出门了,为了去给母亲的药采集今天的露水,山中的空气十分的清新,让妙兴愿到更深处去采集露水,林间的路多半是山林的关系显得有些曲折蜿蜒。

  妙兴在穿过几道矮树丛后,听见了有人交谈的声音。

  “如果在山里再找不到青叶翠哎…”听到这妙兴原版要打招呼而张开的嘴又闭了回去,这三个他都认识都是自己村的长辈对自己也很好。

  “我看没多大希望了在山里不可能再找到第三株青叶翠了”之前说话叹气的是教他编过竹篮的二伯,话语里带着失望的人是草笼叔。

  “大家在山里找青叶翠干什么呀?”草妙兴躲到了竹丛里,想听他们接下去说的话。

  “你们别说了庆典就只有三天了能找到是好找不到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站在中间的中年人很有主见的说道,这人长的虎背熊腰一张脸长的极为粗犷话语中带着沉凝的感觉“是石叔”石大伟是石村倒投娶到我们草氏村的人一个性格爽直的人。

  “而且这也并不是一件坏事能跟从在主人身边出了大山,也许会比我们呆在这里好的多,何况村长家的丫头也同意了”。

  其余的两个人相视也只是互相发出了一声叹息,二伯是一个很热心肠的人现在的脸上像盖上了一层霜“从前大黄和他媳妇在那丫头小的时候就遭了山难,现在村长唯一的孙女也要和他姑姑一样走了真是可怜老村长他了”。

  “村长还有一个女儿但次问村长老师他都是闭口不言的样子,黄希又怎么了他们好像都很担心的样子”,妙兴这时候突然想起了昨天他和黄希走在田地时的场景。

  “没事我们再努力找找吧”石叔拍了拍二伯的肩膀表示安慰。

  三人又交谈了一会这才分头钻入了山林之中直到看不到人影为止,这时妙兴才从竹丛里钻了出来。每当回想起昨天的场景妙兴的心中就莫名的升腾一种不安的阴霾。

  当采集完露水妙兴决定去找黄希谈谈,在林中听到的事情妙兴回去时并没有和母亲说,因为他感觉这个事情和自己现在捧在手掌上磨成粉末的青叶翠有关系。

  为母亲治疗的青叶翠粉末并没有那么简单是妙兴在取露水前花了一个时辰慢慢磨成粉末的,粉末掺合露水绞成了浓浓药汁必须要泡一天才能让药力充分散发,晚上将它们敷在一块素布上在缠上母亲的眼睛上时母亲的手碰到了妙兴为她绑素布的手,若有所思的妙兴手被碰了一下本能的缩了缩。

  “兴儿有什么事瞒着娘吗”。

  “没没…”妙兴连忙回道。

  “别瞒娘知子莫若母娘怎么感觉会感觉我儿有些什么不一样呀”。

  “娘知道红姑姑吗?”红姑姑也就是黄希的姑姑但她和妙兴都从来没有见过,他们都以为这位姑姑嫁到别的村长里去了。

  母亲被缠上了素带蒙在眼睛上想了片刻悠悠的道“你问这个干什么,红姑姑的事有些你不应该知道”,母亲的反应有些奇怪,一改之前谈笑的摸样话语中变的严肃了起来了。

  “兴儿千万也别怪我娘话说的有些重我也是为了你好,早点睡吧”。

  躺在自己的床上妙兴翻来覆去并没有因为为母亲撩去眼疾的问题而放松,这几年的辛苦还不是为了自己母亲吗,但脑海里还是挥之不去的浮起那个少女的昨天的摸样,妙兴发誓他这辈子自打认识黄希以来是第一次看见她那般那样。

  “明天一定要去找黄希问问到底怎么了…”

  天明妙兴早早就起了来,将头发简单的梳理了一下就出去了,走过几亩田地来到村长家的门前,刚想敲门突然一个大嗓门叫住了妙兴“村长今早就赶往庆典了不在家的”妙兴回头一看既然是昨天在林子里见到的石叔。“那黄希她在吗”,“那丫头啊也走了”。

  “谢谢石叔告诉我”,“小事情那我还有点活要办那就先走了”。看着石叔走远的背影又看了看村长老师家黑黝黝的门,看来半晌妙兴还是回头走了开。

  妙兴离开的时候,不远处两个人静静站里着望着这里。“爷爷我们这么就走了吗”,老者爱怜的抚着有些愁楚的女孩的头道“也许还会回来吧”老者说这话间想起了二十年前同样的场景,不经年长平淡的心也是发出了一阵感慨。

  妙兴这几天都没能看到黄希让他不然的感觉又强了几分,让妙兴等待庆典寥寥两天的时间过的非常漫长。

  终于在最后一天,全村的人都动员了起来,三十户人家虽然谈不上浩浩荡荡但也能说的上有些气势,因为这是全村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在高处看一行人流如蚂蚁搬家一样排成一条长龙近百人显非常有秩序。

  全村都做好了连夜赶到青氏村落的准备,虽然青氏几个村落中心的村长离别的村子都是最近的邻居,但却不能小瞧了这邻居的距离百号人一日的不行是绝对赶不上青氏村的。

  往往妇孺走的都比较慢所以村里磨墨的两头驴子卸下墨来牵上了小车给孩子和老人休息。妙兴当然已经不能算是孩子,他跟在小车旁和自己的母亲说着话。母亲的眼睛上还蒙着素布只有满七天才能摘下不然母亲的眼睛还是不会好的。

  在草氏一族人赶往庆典的路上,庆典举办的青氏一族。青氏位与各个村落的中央,管辖的山林面积和人户都是别的村落的倍许多。在青氏族人居住的地方是在一座山上,并不是像山间阁楼的居所,而是在一节平坦的山顶,这座山有如一格格阶梯慢慢将人带之其上,在山腰处更是像被莫大神力削去了山峰只剩下空旷的地方,青氏的房屋井然有序都是砖瓦房屋,地面是由一块块整齐摆放的砖石,还有小亭走廊,和青氏一比别的村落简直没不能同日而语。

  而在青氏一族一所较大的厅堂内,几个老者正坐立不安的在其中踱着步子。在大厅的中央只有一名老者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悠悠的喝着手里的茶水。

  “青兄…大人指名道姓要我们这些代理族长的门人子侄,你怎么像没事人一样”,下面几个人一脸焦急谈论着的老者中的一个显然和青氏老者关系比较好终于忍不住说道,此人是杨氏的族长鹰钩鼻浓眉星目一看就是个极为会察言观色的人但此时也是焦头烂额的摸样。

  “别急等草氏族长来了我们再一起谈也不迟,”青氏老者在各个老者面前显得极为有威信,虽然话是对杨氏老者说的,但下面的人一下全都安静了下来。

  这时在大厅口的门开了,一个老者牵着一个与自己差不多高的女孩走了进来。几个老者见到来人分分为了上去面上焦急的摸样终于消去了小半。

  “草族长你也来的太慢了,大山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只有你和青族长两个人不紧不慢的样子,让我们好等啊”。先开口说话的是一个高个白须的老者,石氏人一般都长的高大说话也是直来直往,连族长也是如此。

  村长的脸色并不是怎么的好看,也没有说话,只是站在他旁边的黄希感觉爷爷握她的手微微紧了些。站在石村族长一侧的杨氏族长知道老石这个老小子说话不是有意刺激草族长的于是打圆场道“草族长老石不是故意的”石氏老者还想说话却被其他的族长给阻止了。

  谁都知道草氏一族是他们几家中生活过的最不如意的小村落,而草氏族长他的儿女都已经不在身边现在唯一的孙女又可能都被带走,连一向脑袋不太灵光的石氏族长在想了片刻后也就明白了。

  “老草你别生俺的气,你也知道俺的嘴不脑子动的要快”。

  “草族长又怎么会是这么小气的人…”端坐在厅堂的青氏族长终于从桃木椅上站了起来。

  “黄儿你先出去”村长吩咐黄希出去,黄希看了村长后才悄悄走了出去。

  “现在人都到齐了青族长也应该可以说了吧,大人到底什么的意思”。在黄希离开厅堂后几名族长都分分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询问起传达这次消息的青氏族长。

  “大人的意思很明白今年上交的贡品中青叶翠改为两株”。

  “可是大山里顶多一年里采到一株青叶翠,这已经是我们竭尽全力找到的了,又那有像宇族长他们村的好运一年既然发现了两株青叶翠”,询问的是鸿氏一族的鸿族长也是之前在厅内踱步担心的人之一。

  “我们青氏也没有像宇族长他们一族的好运也只得了一株青叶翠…”青族长说着说着自己的话渐渐变的高了起来“但我已经决定让我的孙儿跟随大人了…”

  “青族长你就一个孙儿和一个孙女你真的愿意让自己唯一的孙儿去跟随大人吗,从前跟随大人的人从来都没一个回来的”。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进厅堂的草村长,他的话一下子触到了其余那些族长担心的问题。

  “大人明确要求如果没能安数上交青叶翠的话就必须让族长的后人出山跟随大人,而且我相信有着像神仙中人莫大神通的大人们,他们一定不会害我们的是他们守护我们这些部落能以一代代的延存”。

  虽然青族长的话很有道理但别的族长的脸上担忧的神情却没能消减分豪,因为草族长说的出去的人回来的真的一个都没有回来过,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习俗但流传下来的几乎没有提到过有人回来过,之后过去几十年直到把那送出去的人都忘掉,那还记得二十年前草族长的女儿就是这么被带走的。草村长虽然知道这样的结果但脸上还是变的憔悴了数分人一下子又变老了十多岁的摸样。

  “娘你渴吗…”妙兴将自己装有水的竹罐递给做在车上行动不便的母亲,此时井然有序的队伍前面好像传来了什么声音。

  “兴儿前面怎么了”娘喝了几口水后将竹灌递了回来,好像是和别的村子的人碰上了,应该是石氏村的人,虽然妙兴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但他达到开云境界的眼睛一下子就将几百米开外的石氏人看了个清楚。

  和石氏人的相遇让两村子的人走在了一起,因为难得见面的关系两村的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的也是好生热闹。

  虽然和石氏的村人一起走但速度却没有变慢下来,而且石氏村的人大多都长的高大威武,还帮草氏村的人负担一些行李。

  赶往庆典的时间比想象的要快了不少,在吃过两村人一起火野炊烹煮的饭食后,再赶了四个时辰的夜路后青氏一族的住处伴着月光既然就能遥遥而望了。

  西露丘犹如一个株只剩下树基根部参天巨树,青氏村落真坐落其上,几大村落中最为兴盛的青家虽然全族人都生活在西露这座不完整的大山上,但其上的占地也是不容小视,青氏修建了大大小小各色各样的各类房屋,光是为了迎接庆典客人所住的地方就有摆列了八九所大型房屋之多,每个房屋都有四五十个小房间,每个建筑不光建筑美观而且非常的坚固牢靠。

  夜色已经开始朦胧了天空中皎洁的月光开始在云中穿梭,虽然现在已经是三更时分但在青家的护栏旁还有一个人靠着栏杆。少年如无暇白字不沾任何杂质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波动。真个人不是妙兴很能是谁,在来到青氏一族后妙兴将母亲安顿在了一个房间里自己便走了出去。

  前几日对发小黄希的担心现在在赶到青氏一族的住地后自己也终于放松了不少心里的大石头也放了下来,想想当天在林中听见的石叔他们的话真的让妙兴极为的不安,黄希可能因为自己拿走的那株青叶翠跟她的姑姑一样离开。“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明天问黄希就好了…”妙兴心里这么想着。

  夜虽然深了但妙兴还是没回去睡觉,青氏一祖的建筑和风景都很好妙兴索性就在这个比自己村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的地方转了起来。

  青氏的西露丘对于建村来说已经很大了,这座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地基山丘现状想树桩地基,一圈圈的扩散而开边缘很是近似树皮的皱点山石,在西露丘在边缘都被一道道用石料围其的栏杆,防止别人失足摔下去,边缘旁还建了很多花坛里面摆放了各式各样的盆景,丘上还搬移植种了很多大树让丘上更多了几丝生气。还有大大小小的凉亭建在各个特别的地方,凉亭里摆放了石桌石椅。

  妙兴索性就走进个一所凉亭中坐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来,一本书普普通通的书,书面隐隐还有些发黄。这是妙兴十一岁无意中捡回来的一本书“清自在”至于其他能对这本书的介绍那就只是个迷了。每当能拿出这本书看上一会其中作者描写如神仙居所那飘渺如烟尘的场景时,妙兴都会不由自主的心驰神往,被其中那优美而细腻的语段牢牢征服,神奇到可以在脑海中清晰的描绘出场景来。

  自从数天前采到青叶翠和达到连妙兴也不大清楚的开云进阶后,这几天以来自己的事多的都没法让自己清闲一会,还为了黄希那个丫头担心,所以一直都没机会放松下来看这本书,乘着来到青族放下心来的这段时间,妙兴打算还想看会手里的书。

  和别人不同妙兴的眼睛只要有一点光就可以看清黑暗里难以察觉的东西,视力比夜里的猫还好,翻开泛黄的书页正在看这第一页的时候妙兴突然不敢相信的喊道“怎么回事”,妙兴难以掩饰的表露出吃惊的摸样,他看的第一页是一些云雾的描绘,是浓浓挥之不去的云雾,而在妙兴脑海中勾勒出飘渺的云雾之时,识海中的云雾突然变了,变的和以前不同开始渐渐稀疏了起来。更令人吃惊的是在云雾的后面一座高大到仰视不得顶端的巨大石料建筑巍峨的耸立在哪。

  瞳孔猛的一缩吃惊的神色表露无遗,这用巨大岩石堆建而成的简直同如无比高大的天门。原本如梦如幻的云雾在多出了这道巨大门廊后并没有失去原本那飘渺无法琢磨的韵味,反而多了一抹生意,虚中带实中带虚的生意。云雾围绕着这大门八人都可能围抱不住的巨大而古谱的玉色石柱,在上头翻滚缠绕就好像互不分离的情人依依不舍的摸样。

  妙兴意识到这是自己可能是达到了开云这个境界后的变化,在书中一文内并没有写入石柱的半毫语段,写的只是关于云的变化与飘渺。而一开始妙兴也只能在脑海中勾勒出云的摸样,而现在却出现了一所莫虚有的石门这怎么不让妙兴感觉到诡异。

  原本妙兴只是感觉作者能把人带入自己描写的世界中感觉到鬼斧神工,而现在的现象却使妙兴如脚踏云端神鬼莫测的感觉。

  妙兴从自己的意识里回过来的时候,看天上的月亮却以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在凉亭里呆到了五更。看这泛黄的书页妙兴越来越觉的这本书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

  书中一共有十段文序,开云就是其中的一段文序讲载是云的变化,妙兴虽然没去看其中晦涩难懂的正文,但经常看一文云的描写也达到了云开的境界。“如果再能达到后面的境界也许还能看到后面更好看的场景吗”妙兴像是找到了目标的孩子这几天的阴霾顿时挥之而去几天以来头一次开怀的想到。

  他不知道如果他的想法被这本书呕心沥血写出这本书的前辈高人听见非再吐出一口血不可。

  正在妙兴暗下决定的时候,他这才发现在远处的凉亭里坐着一个人。“是黄希她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休息”。凭借过人的眼力妙兴很快就认出了那个做在凉亭上的。

  于是妙兴便走了上去,来到凉亭旁在凉亭内的黄希根本没有发现来人是妙兴,但来人要走进凉亭的时候黄希有些惊讶朝的看向来人。

  “是你…”黄希的话带着些生涩让妙兴感觉不太习惯。“你这么晚了怎么…”妙兴刚要说话,黄希既然出乎妙兴意料的没有理睬他,从他的旁边就这么悄悄的走了过去。

  黄希就要离开,妙兴的脑海中有什么在碎裂一般,而后一道声音突然传达到脑中“拉住他”妙兴下意识的将黄希拉住了。黄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拉住她的少年。没有说话只是把头低了下来。“我…我…”这时在识海中的那道声音已经消失不见,拉住黄希的手淡淡的传来她的体温,妙兴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可以缓解尴尬的样子了。拉紧的手又渐渐松了开来。

  黄希的手没有马上抽回而是一点一点的从妙兴的手中滑了下来,一个转身后妙兴只能看到黄希远去的背影。

  第二天,第三天…青氏陆陆续续有其他的村落赶来,各个村落的年轻人门都分分加入到了为庆典打点的工作中,张灯结彩打扫整个青氏的每个房间忙的是焦头烂额。这几天里妙兴也分到了一些比较轻松的活儿,也经常去找黄希但总是找不到她的人影连村长也是找不到。这样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几天前那只能被动等待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青氏村落到处穿流着忙碌的身影,天还没亮青氏的厨房就冒起了炊烟,陆续有人在门口穿来涌去接递着水和食材。西露丘周围被无数红绸围了一圈添加喜庆的气氛,花绣被挂上了门廊每个人人的脸上都满是微笑见到面都是笑脸相迎,比过年还要热闹。

  这两天里在和别的村子交谈中妙兴了解的很多事,母亲没有告诉自己也许只是把自己还当成一个孩子,而村长老师不告诉自己这件事却和他有关系。因为他的孙女黄希也要和红姑姑一样被送去跟随主人。虽然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反而使得妙兴更加担心与浮躁“要是自己把青叶翠给村长的话黄希也许就不用被带走,走后就再也回不来了,村长老师家的伯伯伯母红姑姑都不在了现在要是连黄希,虽然没说但绝对是不想黄希离开村长的”。

  妙兴也绝对不想让这个从小和自己长大情同妹妹的黄希被带走,而且在其中也有大半的原因在与自己,给母亲的治眼睛虽然很重要,但黄希被带走就永远回不来了,而自己的母亲的眼睛以后却可以再找第二株第三株等等…的青叶翠以后的机会还很多。

  “村长…”妙兴在护栏旁看见了村长老师站在那里,看到妙兴村长还是云淡风轻的摸样一点也看不出失去孙女的感觉,“妙兴啊…怎么了…”“村长你为什么那天不告诉我黄希的事如果你告诉我的话我就不会只想着我娘的眼睛了,黄希走了可能就再也回不来而我的娘却可以再等几年……”村长刚开口就被妙兴那如连珠炮般的话说的毫无还口之力。

  村长宠溺的抚上妙兴已经像个大人的头道“青叶翠又怎么是那么好找的,也许再过十几二十年也不会找到下一株的,妙兴你能找到是你的缘分,这是上天对你这份孝心的奖赏我又怎么能要,况且黄希这丫头也许到外面磨练一下会更好一些”。

  “黄希什么时候会离开”,“今天庆典上连同贡品一起带走”,“这么快……”。

  “黄希这个表面坚强内心柔弱的女孩子,绝对是不想离开村子的,因为她比谁都要害怕一个人,我一定不能让他们把黄希带走,黄希是为了治好我母亲的眼睛才决定要走的,就算我母亲知道也一定会原谅我的想法的。”

  妙兴心中生出了一个大胆而又疯狂的想法绝对不能让主人带走黄希。

  “黄希住在青氏的后院平时他们都是不会出来的……”妙兴以想看黄希最后一面为由问出了黄希住的地方,看着妙兴村长又怎么知道这个年仅只有十五六的孩子怎么会萌生出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

  来到了后院妙兴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黄希的房间,在里面黄希正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自己长长的头发,身上穿了一套另类的黑色服式。

  “妙兴…….”。黄希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少年。

  与黄希相视妙兴毅然决然的喊道“我不会让你走的”。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