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灵魂道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落魄的贵家少爷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落魄的贵家少爷

更新于:2018-03-15 16:46:55 字数:5328

  (一)

  星极神殿,大罗圣域,安阳府,临水县

  黑夜袭来的临水县,有种迷人的景色。灯光以及月光散落下的白水河,泛起点点银光,涌动下的水波犹如激游中的鳞蛇。河上漂泊着零星几条灯船,数量稀缺,但又不突显得孤寂。船上有各种各式的人种,吟诗才子;调情侣人;游戏贵少……总之不是钱财富足就是地位颇高。

  河岸筑有精工的台阶,沿着河岸每六步便有白光的灯笼,往内则有诸多观赏的植株林木或者休息的街亭,继续内走是一条可供八辆马车齐驱的大路,大路两侧是商铺、娱乐场所、客栈等,一直向内延伸便是临水县城的居民住宅。

  大路名叫“白水大道”这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白天大路全部开放供行人车辆通行,夜间靠河的一半设有各式摊点,形成独特的夜间市场。在的鱼龙混杂的夜市中,真正的大势力,大家族没有,小帮派、小势力却不少,他们不缺时间更不缺钱。

  叶然有意故装无意的向此摊点一角望去,小圆桌入坐三人,居中间是一青衫男子,看其身份地位不低;居其右是一黑衣男子,面无表情,显的相当稳重,多半是个高手;右边的是……着红衣的妖娆女子。

  叶然猜测她十有八九是那个青衫男子的玩物……嗯?她在看我。将目光在整个夜市游扫一遍,叶然回忆着那女人表情,是……戏谑?为什么是戏谑的表情……

  叶然心中升起一丝丝的不安。

  思绪不由的回到昨夜,大概是半夜,叶然莫名醒来,再无睡意。

  准备掌灯夜读几卷书等至天亮,结果撞见奇怪的一幕,非常奇怪!

  摇了摇头,似乎是想压制对昨天的回忆,可记忆越来越清晰。叶然打算不去想它,回到现实。

  刘胜拎起一个瓶子往此摊主头上砸去,伴随着清脆的响声,摊主头部鲜血流淌,染红了整片衣领,“又是下个月交!”

  “胜哥,胜哥!”摊主一边慌忙的捂住伤口,一边乞求道,“再宽限一个月吧,我……我实在拿出钱啊!”

  刘胜将摊主踢开,傲慢的指了指四周,“要是大家都和你一样嚷嚷着没钱,一个劲叫我宽限,我们兄弟几个喝西北风去啊!”

  同刘胜来的十几个小混混听到这,全部气势一涨。被刘胜踢开而刚爬起来的摊主,这一吓又软滩了。

  这时邻边摊点的客人也几乎吓跑了,周边三三两两的聚了一些胆大的看客。叶然再次望向那个角落,可能是太过靠近,那三个怪人也有点像围观人群,所以刘胜他们一直没注意到那三人,只当是此摊点的平常客人。

  叶然将目光投向张异,当张异注意到叶然时,叶然又把目光转回那个角落,暗暗的朝异摇摇头,叶然知道他能明白。

  张异是青帮的分堂堂主,也是这次收保护费的头头,刘胜、叶然等十几名小混混都是他的手下。但对于叶然,他相当敬重,因为叶然的能力、心机都在他之上,也就实力在他之下。张异想着,若叶然不是修行废体,地位定在自己之上。

  收到叶然的暗示,张异心中也多了几分警惕。

  刘胜还在威逼着摊主,摊主则心理和身理都饱受折磨。木琪目睹这一切,正感到无聊至极,看到叶然和张异眉来眼去、暗送秋波的,饶有兴趣的走近叶然,“然哥,怎么了??”

  叶然微微皱眉,看了眼木琪,缓缓的摇头,“没事。”

  酒红色的短发,灵气又妩媚的大眼睛,脸蛋清清秀秀,一身全蓝带有细密银纹的紧身衣,将饱满的胸部和圆润的臀部完美的勾勒出来。

  木琪是分堂堂花,更是整个青帮数一数二的美女。叶然露一丝无奈的苦笑,都什么时候了,不该想些这种东西。

  木琪听了叶然简短的答,嘟了嘟小嘴表示不满。

  恍忽间想起昨夜。

  叶然掌灯,取过书卷坐在小桌边凭着微弱的烛火读书,突然间发现他对面还坐着一个人,但也不能完全说是人。

  男性,大约而立的岁数,有种飘逸脱俗的韵味,极美,最关键是……他身体呈半透明,如幽灵般在浮动。

  叶然愣了愣神,对方自故自取过小茶壶为自己满茶,送入口边饮下,然后就看见茶水从口入,沿着喉咙,穿过身体,撒在地上,溅起,散成一滩。

  叶然明白他在故意展示这一点,但仍是吓了一跳。

  刘胜快要结束这次任务了,举起钢棍便抡下去,心慌的摊主用手去挡,肉与铁的碰撞,摊主吃痛但又不敢大声喊叫,跪在地上,拼命磕头,低声求饶。

  叶然对刘胜示意了下,说道,“好了,去下一家吧。”

  刘胜看向张异,张异点点头。

  “下个月……下个月要是还不交,我废掉你!”

  “谢谢异哥,谢谢胜哥,谢谢然哥,一定……下次一定交。”

  “走吧。”刘胜对几个小混混挥挥手,临走之际又无意向摊边角那三人看了眼,青衫男子猛的将小圆桌一踢,圆桌直接撞上刘胜的腹部,刘胜抛飞而起,一连撞倒了几张小桌。

  十几人顿时惊怒,但一时又不敢轻举妄动。

  那三人安然的坐着也不进退。

  张异对边上两小弟示意了下,两人试探性的上前,“你们什么人!我们青帮的人也敢动!”

  青帮是临水县地下黑帮势力的三大巨头之一,拥有四名后灵境高手,但是黑帮势力终究是见不得光的势力,如果按整临水县的势力来说,青帮只算二流势力。

  “青帮……”青衫男子升起一丝不屑的笑容。

  两小弟见对方没什么反应,便更进一步,挂着钢根指向青衫男子,“听见没!爷问你话!”

  “找死!”黑衣男子淡淡的吐出两字,单手一抬,白光闪烁,不待众人反应,一只持着钢根的断臂抛向天空,鲜血喷撒,几人迅速将断臂小弟救下,堵住伤口,剩下十余人随时准备战斗。

  缓缓起身,黑衣男子面无表情,“少爷岂是你们这些下等人所能指的!”

  “妈的,我们是下等人,你算个什么东西!”刘胜握着钢棍做势冲上,“兄弟们,我们人多,怕他不成。”

  十几人紧了紧手中的武器,张异挡住刘胜,威严道,“都退下。”

  或许别人不清楚,但身为初灵境巅峰的张异,非常清楚那一道白光代表着什么,灵气外放!后灵境高手!他身边虽有十余人,但除了木琪个别几人是初灵境后期,其它都是初灵中期,叶然甚至还是前期。

  如果对方是后灵前期,或许可以拼拼,那还得不把青衫男子,红衣女子算进去。再者……他背后很可能有个青帮得罪不起的大势力。

  张异上前两步,拉下身子陪笑道,“这位少爷有些面生,不是本地人?要是外地的,那我们临水县可好玩着,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少爷介绍介绍。”

  青衫男子带着玩味的笑意说道,“这就想把你人冒犯我这事给揭过去。”

  “怎么会,怎么会。”暗中不爽,却又一面继续陪笑,一面回头命令道,“周强,快过来给少爷道歉。”

  伤口还没完全堵住,周强忍着剧痛,一步步上前,低声道,“对……对不起。”

  青衫男子笑意更盛,“跪下!”

  周强一愣,看了眼青衫男子,又盯着张异,没有下跪。

  张异心中暗叫不好,这青衫男子明显是故意的!伙微有些发怒,“这位少爷,这样好吧。”

  “不好?”青衫男子摇摇头,“我已经饶过他性命了,下跪算什么。”

  张异见此,直了直腰,后退两步,表情严峻。

  刘胜明白的大步向前,“我们青帮好期负不成,兄弟们!管他什么少爷,砸烂再说。”

  “慢!”青衫男子后退一步,黑衣男子上前,灵气运转,盘绕在身边。

  所有人一阵心惊,后灵!

  这时围观人群越来越多,临水县的城卫也到了,只是现在还充当着看客,首先这里还没出人命,其次他们只来了一支小队,大队未至,上去也镇了场面。

  “怎么?”张异看向青衫男子,后者向张异抛出一物件,张异狐疑,接过一看,青色的令牌,正面有个“林”字,反面刻有花纹。

  林家……青令!林家的直系子弟,有后灵当护卫……这……张异心慌了。

  “林少,怒小的有眼无珠。”张异低声下气,“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跪下!”

  “周强,跪下!”

  周张咬了咬牙,“嘭”一声跪下了。

  “你也跪下!”

  “我……”张异盯着青衫男子,没有下跪。

  青衫男子又指着刘胜、木琪、叶然等人,强势的说道,“全部跪下!”

  “怎么?不愿意?”扫视一眼,青衫男子悠然道。

  张异将目光收回,表情阴冷,在众小弟及观众眼下缓缓的下跪。十余人见此,陆陆续续的跪下,最后一个是木琪,但叶然……没跪。

  叶然知道他真正的目标肯定是自己,就算现在跪了,他也会想办法找麻烦。况且……叶然真的不想跪。

  “啪—啪—啪—”青衫男子满意的看着一切,不由的鼓起手掌,搂着一脸谄媚的红衣女子,慢步走向叶然。

  “跪下!”

  叶然没理。

  “跪下!”青衫男子一拳击中叶然腹部,后者一口鲜血喷出。

  叶然半伏在地,昨夜的场景又在眼前不停的跳动。坚难起身,最终还是没跪。

  呈半透明的神秘人饮下一杯茶水之后,将杯子平稳的放回圆桌上,尴尬的笑道,“老夫倒是忘了,我这身体吃不了东西。”

  叶然咽了咽口水,确定不是做梦后,三分好奇,七分惧怕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东西。”神秘人摇了摇头,“你可以叫老夫元启。”

  “元启……你名字?”

  “算是。”

  叶然努力放下恐惧,“那个……元启老先生,你半夜来我这……有什么事吗?”

  元启没有理会,单手一抬,壶中的茶水随着指引飘浮在半空中,突然射向叶然。叶然想要躲避,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茶入口中。

  “你觉的我实力怎样?”

  叶然再次咽了咽口水,也许是茶水,“非常恐怖。”

  “那么我是来帮你脱离修行废体,提升实力的。”

  “提升实力!”叶然紧咬渗出血液的牙床,透着发狂的双眼盯着青衫男子。

  木琪紧张的看着叶然,心中满是担忧。

  “小月,你说怎样才能让他跪下?”

  红衣女子听此,笑指木琪,“她有办法。”

  “哦?”青衫男子看向木琪,心中升起一丝炽热,“是个办法。”

  轻轻的推开小月,也不待木琪反应过来,猛的抓起来将木琪按在桌上,完全不顾周围一堆观众,一把撕开蓝色的衣布,露出里面粉白的内衣。

  木琪尖叫着反抗,但徒劳无功。

  “放开我!放开我!”

  “嘶——”又撕开一片,露出了白嫩劰手臂。

  “放开我!求求你了,林少……不要!”

  青衫男子愈加兴奋,一把扯掉了外衣,上身除了木琪捂住胸口的那一块内衣,全部裸露在空气中。

  叶然麻木的看着一切,身体板直。

  “对!提升实力!”元启重复道。

  “怎么提升?”

  无启抛向叶然一粒白色的小丸子,说道,“地灵丹,只要你服下,便可直接晋升至地灵境,我帮你引导灵力,不会爆体身亡。”

  接这地灵丹,叶然能明显感受到充裕的灵气,狐疑道,“你为什么帮我,我凭什么相信你?”

  “对于你的提问,我无法回答。”元启说道,“我要害你完全不必这么麻烦,而且你应该能辨认那灵丹是否是真货。”

  “是的,灵药是真,但我不确定你是否做有手脚。”

  元启点点头,“灵丹有一定副作用,服用之后,几乎无可能再有突破,也就是说,你将永远停留在地灵境。这副作用是自带的,不是我的手脚,除此便无。”

  “我又如何知道还有没有其它副作用。”

  “你觉的我有必要骗你吗?”

  “…………”

  叶然陷入思考。

  “一旦服下,便是一飞冲天,但会永远止步,你自己想好,若不放心我给的灵丹大可请灵药师检查一下。明夜此时,我会再来。”

  思绪点点回复。

  “求求你了,林少!林少!不要!求求你了……”木琪带着严重的哭腔,只有苦苦乞求。

  青衫男子继续拉扯着仅有的那一块粉白内衣,一时间也没扯下来,便将手顺着光洁的小腹摸向下体,木琪大腿紧夹,但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修行前期力量上男人本就更占优势,加上青衫男子是初灵巅峰,更是完全压制木琪。

  情况愈加疯狂,青衫男子一下子没扯开裤带,又开始撕扯着裤条,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大片大片的暴露,木琪依旧苦苦哀求。

  “青帮最强不过是后灵境,林家最强也不过玄灵境,你若服下便成地灵境,站于临水县最巅峰位置,到时候你眼前的男子一拳一个,漂亮女子一抓一大把。你叶家也会因你再次崛起,叶家面临的困境也因你而迎仞而解,你大可让你妹妹、父亲过的舒适。你也可以摆脱废材的称号,让一切污辱你的人后悔,让一切疏远你的人巴结你,让一切想杀你的人去死。你可受万人景仰,受万人饮佩…………”

  不知何时元启诱导的声音响起,也许是自己神经太过敏感。叶然发狂的眼神透露出一丝丝平静。

  “嘭”一声,叶然猛的跪在地上。

  青衫男子一愣,笑了笑,意犹未尽的将手探进木琪大腿之间摸了一把,然后收手,一手搂着木琪一手搂着小月,一脚踢向叶然胸口。

  叶然跌撞到桌角边沿,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也不起来,任由自己躺着,紧闭双目。

  “你说你废人一个,还要装高贵啊!”青衫男子顺手捏了捏小月那高隆****,后者一声娇吟,接腔道,“就是嘛,人家十三岁就到初灵中期了,看他都二十左右的人了,竟然还是前期,丢不丢人呀。”

  叶然十七,因体质太差、经脉过细,修行数载都无法跨入中期。

  见叶然久无反应,兴趣已乏,青衫男子淡淡的开口道,“都起来。”

  跪伏的众人不解,但又都起身。

  青衫男子又指着叶然,“打!”

  无人反应。青衫男子似有预料的点点头,随手端起一把椅子朝一混混头砸去,那人反应不及,应声倒地。

  “听见没!打!”

  这时众人才缓慢的一下一下去打着叶然,“嘭!”又一人应声倒地。

  “下手重点!”

  众人加快拳速,一声声充满力道的响声回荡在白水河上,围观人群笑嘻嘻的指指点点,城卫也持着武器看的热热闹闹。

  青衫男子搂着木琪大步离开,木琪反抗,青衫男子一把抓住木琪的短发,强迫式的将人拖走。

  拳声渐行渐远,张异带着小弟远去,白水河上的银光还在闪烁,叶然仰望星空,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