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56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红颜诺
  4. 第二章 出尘

第二章 出尘

更新于:2018-03-15 12:36:27 字数:6535

字体: 字号:
  古珲也不知道身在何处,只觉得很温暖,温暖到不想睁开眼睛。心想原来死亡是这样的滋味,古珲不禁觉得好笑,人们那么怕死,自己也一直以为死亡是个很痛苦的过程,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滋味,不禁笑出声来。

  笑声刚刚发出,古珲觉得自己脚上一疼,忙睁开眼,只见陈文辉站在自己面前,手上拿着一根树枝,小木屋里的火炉炯炯,温暖原来是火炉带来。见古混睁开眼,陈文辉问道:“你怎么回事,我醒来你怎么湿漉漉的睡在门口?还怎么也弄不醒你。”

  古珲一愣:“什么,我睡在门口?”

  陈文辉笑道:“你要不是湿漉漉的睡在门口,我哪里会生炉子帮你取暖?”

  古珲一看自己的衣服,的确不是自己的了,不禁诧异:我明明跳进池塘了,怎么又会在木屋门口?

  陈文辉见他发呆,以为怎么了,摸了一下他的额头,体温也正常。问道:“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的?”

  古珲失笑到:“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的了。我的衣服干了没有?”

  古珲个子比较高,陈文辉的衣服在他身上很别扭,所以想出去就先问衣服干了没。陈文辉拿过古珲的衣服,古珲站起身来换上对陈文辉道:“你怕鬼吗?”

  陈文辉一愣:“怕鬼?这和鬼有什么关系?”

  古珲此时也不能隐瞒了,说道:“昨晚我半夜醒来,看见你睡着了,就又去池塘了,我是想自杀。我明明跳进池塘的了,怎么会又在木屋门口的呢?”说完拿起木桌上的纸条递给陈文辉。

  陈文辉接过纸条,只见上面写着:“陈大哥:你我萍水相逢,救命之恩小弟此生没能报答。我生无可恋,你虽然救了我一次,却也救不了我一辈子。池塘若真能淹死人,就是我最好的归宿,若是你发现了我的尸体,请保存好这张纸条,以便证明我的死和你无关。小弟古珲绝笔。”

  陈文辉识字不多,不过对于这张便条还是看得懂的,不由问道:“你为什么要自杀?有什么想不开的?只是因为没有工作吗?”

  古珲看着陈文辉微笑道:“我寻求一种温暖,一种幸福,追寻了这么多年一无所获,看什么都觉得索然无味。死亡,也许对我来说是一种最好的解脱。”

  陈文辉似懂非懂:“你大好青年,什么温暖会没有?什么幸福会不能追求?要绝望到去死来解决?”

  古珲知道自己也不能对这位憨厚的大哥说清楚,这样憨厚的人对幸福的期望很低,很容易满足,而自己,追求的是飘渺虚无的温暖和幸福,自己都不是很确切,哪里能对这样的憨人说清楚?想罢笑笑道:“大哥你说过那池塘死过很多人是吧?”

  陈文辉紧张地说:“你还要去吗?那里死了不少人了。以前原本到了夏天就有不少人去那里洗澡的,你也看见了,那池塘清澈见底,附近很少有这么干净的池塘,所以附近的人会成群结队的来这里。以前也一直都很平安。前年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单独去洗澡的时候淹死了,人们原本也没在意,可是自从那女孩被淹死之后,只要一个人去洗澡,就都会出事。陆陆续续淹死了五个单独去的人,后来就再也没人敢去,现在就算是大家一起去也不敢了。”

  古珲笑道:“不想死的都淹死了,我一个诚心求死的,它反倒拒绝我了!”

  陈文辉急道:“小兄弟你到底有什么过不了的坎?你说出来,就算我帮不上忙,也可以叫别人帮你呀,为什么一定要寻死呢?人就一次生命,可不能胡思乱想呀。”

  古珲见他如此热诚,不禁心中一热,说道:“我现在不是想死,是想弄明白我为什么会跳下去之后又回到了这里,你敢不敢陪我一起去看看?”

  陈文辉一怔,随即凛然道:“你要去,我就陪你去,总比你一个人去安全多了,何况现在已经是早上了,不会有事的了。”说着到角落里拿起一根齐眉短棍,就朝池塘走去。

  古珲见他如此仗义热心,心头暖暖的,也忙跟了过去。

  陈文辉熟悉路况,百来米的距离,眨眼间就到了。两人站在堤坝上,见池水依旧清澈见底,没有丝毫异样。古珲走到自己昨晚跳水的地方,看到被自己踩倒的枯草依旧贴着地,还有沙土被借力踢开过的痕迹,看来自己昨晚是来过这里的了。可是为什么会又回到了木屋前?而且衣服是湿的,那就是真的跳进湖里过的了,那又怎么会回去的了呢?难道自己上岸跑回去的?那自己怎么会一点都不知道呢?

  陈文辉见古珲沉吟不语,有些担心,过来拍拍肩膀问道:“没事吧?有没有想起什么来?”

  古珲摇摇头,叹息道:“只有一种很简单的办法,不知道陈大哥愿不愿意帮我?”

  陈文辉讶然到:“我能做到吗?能做到就可以。”

  古珲道:“我今晚再跳一次,你跟着来,就能看见为什么了,好吗?”

  陈文辉惊呼出声:“你还要再跳一次?”

  古珲淡淡笑道:“不再试一次怎么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说罢回身就往小木屋走去。陈文辉也忙跟了过来。

  回到木屋,陈文辉还想劝阻,但见古珲态度坚决,陈文辉知道没机会劝服,就也只能随他了,心中却打定主意,要是古珲落水后不会上来,自己就再下去救他一次,反正上次就是古珲拉上来了,大不了当上次没上来了。

  两人捱到半夜又来到池塘边,月色依旧明朗,陈文辉站在堤坝上静静不动。古珲走到昨晚跳下去的地方,回头看了一眼陈文辉,见他盯着自己,心中一暖,回头对着池塘一跃而下。

  陈文辉眼眨都不眨盯着古珲,见他一跃而下接着听到扑通一声,忙走近前去。月色明朗,却没看见水里有任何波澜,似乎古珲未曾入水一般,陈文辉大惊,干声呼喊:“古珲…古珲…”

  寂静的山林回声飘荡,却没有任何古珲的反应…

  陈文辉原本打算下水,可如今却连水纹都没看见,根本不知道古珲在哪,以他的水性又怎么可能在水底找到古珲?

  陈文辉喊到喉咙沙哑,也没有听到古珲的回话,似乎古珲跳下去后就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了。猛然想到,昨晚自己醒来古珲就在木屋前了,现在会不会也已经在木屋前了呢?虽然这样的想法似乎很可笑,眼前却也只能先回去看看了。

  陈文辉疯也似的跑回木屋,月光下屋前趴着的不是古珲是谁?陈文辉忙扶起古珲,拖拉着进入木屋,一看古珲却和昨夜一样也是湿漉漉的昏迷不醒,忙又生起火来,把他湿衣服换下。古珲依旧怎么摇也不会醒,陈文辉无奈又拿起树枝打古珲的脚,可是打了几次也是没醒,一想,可能是时间没到,到了自然会醒的吧。他在池塘边喊了半天,又跑来跑去,也很疲惫了,便也在古珲旁边躺下,片刻就睡着了。

  陈文辉隐隐觉得有人推他,但是实在太疲倦了,怎么都不肯睁开双眼。直到朦胧间听到古珲叫自己,才挣扎这睁开双眼坐起来,只见古珲穿着自己的衣服滑稽地蹲在面前,一脸关切:“你怎么了?我怎么回来的?”

  陈文辉细想起昨晚的事情,忽然觉得很惊恐,忙把昨晚古珲昨晚跳入池塘后的事情告诉古珲,问道:“你可有什么发现?知不知道是为什么?”

  古珲呆了呆,一脸疑惑地道:“跳下去后就不见了?就回到这门口了?太不可思议了,难道这世界上还真有妖魔鬼怪不成?”

  陈文辉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好在现在天色已经亮了,而且又是两人在一起,至少不会觉得恐怖了。

  古珲站起身来,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对陈文辉说:“大哥你稍等一下,我去找点东西回来。”说罢跑了出去,陈文辉心中疑惑,却也来不及问,只能自己起来烧了早饭来吃。

  吃完早饭,古珲已经回来了,身上多了个背包,原来古珲是去捡回当日遗落在树林里的背包而已。陈文辉盛了一碗饭给古珲,古珲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吃完抹抹嘴对陈文辉道:“能不能把那池塘的水放干?我想看看下面有什么玄妙。”

  陈文辉道:“放干水是容易,只是以前每年都会放干水,下面也没什么特别的呀。不过这两年死了人后就没人再去放水了,不知道水渠还能不能放水,不能放的话就要去村里拿水管来吸干了。”

  古珲道:“那咱们现在就去看水渠吧。”站起身就往池塘走去,陈文辉拿起一把锄头也跟了上去。

  好在两条水渠都还可以放水,陈文辉又用锄头清理了一下阻塞的地方,两条水渠放起水来速度很快,很快就觉得水浅了下去。两人见水渠顺畅,就回木屋做饭去了。

  等午饭后回到池塘边,已经只剩下半池水了,四周转了一圈也没看见什么异样,就回到木屋休息,等第二日水干了再去检查。

  一夜安安静静度过,第二日两人一早就起来跑到池塘边,水已经干了,奇怪的是竟然偌大一个池塘没有一条鱼,连那些螺蛳也都是空壳,古珲上次竟然没看清楚,现在看见都是空壳不禁有些毛骨悚然,难不成这池中不会有一点生命吗?不由得问陈文辉:“以前这池塘有鱼吗?”

  陈文辉道:“以前放干水就是为了抓鱼过年吃的,没想到现在会成了这样。”

  古珲不再说话,在池底淤泥里拼命的翻找。陈文辉见状不由得问道:“你找什么?”

  古珲头也不抬:“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很奇怪,这池底一定有什么古怪的东西,不然不会连一点生命都没有。”

  陈文辉听他这么说,也脱掉外衣到池塘里摸将起来。

  两人摸了半天也没什么发现,整个池塘的淤泥都被翻遍了,不由得泄气。陈文辉忽然道:“你白天可以进池塘的,可是晚上你跳下去就会回到木屋前,你觉得会不会和白天晚上有关?”

  古珲沉吟片刻道:“不管是否有关,晚上再来看看就知道了。”两人又回到木屋,做了饭吃下,然后就在屋里休息养神,准备等晚上再去翻找。

  晚上依旧月光如水,这次陈文辉带了一把手电去池塘边,两人一人照着,一人拼命翻找,就在古珲翻淤泥翻到池塘中心的时候忽然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陈文辉大惊,呼喊着古珲的名字冲了过去,手忙脚乱的把古珲拖到堤坝上。古珲呼吸均匀,只是怎么叫也叫不醒,就和前几晚跳水后发现时一摸一样。陈文辉心中虽然惊慌,却也没别的办法可想,只好把古珲拖回木屋。等陈文辉把自己和古珲冲洗干净的时候,古珲又已经悠悠醒来,问到:“怎么回事?我怎么又回来了?”

  陈文辉把自己所见告诉古珲,古珲看天色还未亮,对陈文辉道:“要不你去摸一下,我照着灯,怎么样?”

  陈文辉心中虽然有些害怕,但是好奇心也是不小,两人又回到池塘边,这回古珲用手电照着,陈文辉下去摸了起来。摸到中心位置,陈文辉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但又十分好奇,也想试试自己是否会也忽然晕倒。但是摸来摸去就是没事,古珲在岸边问道:“我刚刚是不是在那里晕倒的?”

  陈文辉四下看了看,说道:“你就是在这里晕倒的呀,可还是我怎么没有反应呢?”说着往更深的淤泥里摸索起来,忽然手指碰触到一颗圆圆的东西,好像是颗珠子,心中又惊又喜,双手一起用力把那东西扣了出来。等陈文辉走到岸边古珲用手电一照,是颗乌黑的珠子,古珲便伸手来接,陈文辉也不细想递了过去,哪知道古珲一接到珠子,人又软软的倒了下去,陈文辉大惊连忙扶住,心中一思量明白一定是古珲碰到这颗珠子会晕倒,忙把珠子从他手上拿了过来,推了几下,古珲也不苏醒,只能把他又拖回木屋。

  这次古珲到第二天中午才悠悠醒来,陈文辉已经把洗干净了的衣服晾干了,看见古珲醒来就让他把衣服换了。古珲边换衣服边问道:“我是不是又晕倒了?”

  陈文辉把昨晚古珲接到珠子之后晕倒的事说了一遍,古珲大奇到:“怎么我碰到就晕,你却没关系呢?”

  陈文辉闷声道:“我哪里知道。对了,你现在有没觉得怎么不舒服或者什么的?这珠子不会有毒吧?”说着从口袋掏出那颗珠子来,只见是颗黑黑亮亮的珠子,并不见有什么特别,触手和普通的玻璃球也没什么区别。古珲还是忍不住伸手来接,这次陈文辉有了防备,一缩手避开了古珲的手,说道:“你不怕再晕倒吗?”

  古珲呆了一呆道:“我晕倒的时候是一点感觉也没有的,醒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不怕,现在反正在屋子里,我试试看,会不会再晕倒。”

  陈文辉将信将疑递了过去古珲伸手结果黑珠子,却没有再晕倒,只是那颗嘿黑色的珠子到了古珲手上似乎光亮了一些,竟然发出些许白光来。两人不禁目瞪口呆。古珲双手把珠子擦来擦去,那颗珠子的光越来越亮,慢慢的外面那层黑色竟然渐渐褪去,变得晶莹剔透起来。

  两人正自注视着这颗珠子的变化,古珲忽然觉得头有些晕,陈文辉见古珲擦珠子的手动作慢下来了抬头一看古珲的脸,大吃一惊,只见古珲的脸色变得漆黑,就像那颗珠子本来的颜色一般,忙伸手打落古珲还在摩擦的珠子,那颗珠子一落地,古珲的脸色也渐渐又恢复了过来。

  古珲见陈文辉打落了自己手里的珠子,自己的头就不再晕了,知道陈文辉一定是看到自己的脸色不对了,低头看那颗珠子,颜色已经晶莹剔透,并没有变回黑色,就又伸手捡了起来。

  陈文辉见他捡起珠子原本有些害怕,但看那颗珠子已经不是黑色,而且古珲的脸色也很快就恢复了,就没说什么,继续看着古珲擦着珠子。那颗珠子在古珲手上慢慢的就变红润起来,陈文辉看着看着忽然心中惊怕起来:“莫非这珠子会吸走古珲的生气?”抬头看看古珲的脸,反而觉得也和那珠子一般红润起来了,心中一松问道:“你有没觉得不舒服?”

  古珲摇摇头:“你拍掉珠子之前我头晕过,现在没事了,反而觉得清爽了很多。”

  陈文辉道:“那就好,你先坐着,我去弄点吃的,饿得慌了。”

  古珲说了声好,双手依旧抚摸这那颗珠子,隐隐觉得这颗颗珠子和自己很熟悉一般,却又不明白有什么关系,想来想去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熟悉,慢慢的竟然不知不觉倦意涌了上来,双眼怎么也睁不开,恍惚间发觉自己走进了一个暖暖的房间,有个很熟悉却不知道是谁的声音说道:“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知道我等你等的好苦呀。”

  古珲奇道:“你是谁?你认识我吗?”

  那个声音有些不快的道:“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吗?这三十年来我一直等你回来找我,你却连我是谁都忘记了。难道你就忘了我陪你度过了那么多年吗?”

  古珲笑道:“我今年也才二十八岁,你却等了我三十年,你不会认错人了吧?”

  那声音道:“你才二十八岁?你真的二十八岁?难道你真自甘堕落,进了轮回?”

  古珲大笑道:“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有什么自甘堕落的,什么轮回?你说清楚点。”

  那声音道:“看来你什么都忘记了,难怪你不记得我了,难怪你这么多年不来找我,原来你已经进了轮回,已经成了凡人,看来,要你恢复记忆是不容易的了,你回去吧,如果机缘巧合,也许你会再想起我,现在我说什么你也不会明白。去吧。”

  古珲还想问什么,忽然觉得有什么在推自己,不由得睁开双眼,只见陈文辉在不停的推搡自己,见他睁眼,问道:“你是睡着了还是晕倒了?”

  古珲也是茫然,把自己刚才不知是梦是幻时听到的话对陈文辉说了一遍。陈文辉呵呵笑道:“应该是梦吧,我小时候听了聊斋的故事,也会梦见这样的事情,呵呵。这颗珠子可能和你有缘,你就带着吧,只要它不会伤害你就好。”说罢端来饭菜,依旧是米饭咸菜,两人饱餐一顿。古珲心中有疑惑,但是知道陈文辉只是个老实人,断然解答不了自己的疑问,也就不说了。

  陈文辉吃完饭对古珲道:“这两日来也没好好招待你,你休息一下,我去村里拿点酒菜来,晚上咱们喝一点,这屋子里的酒前几天被我喝完了。”

  古珲知道这人古道热肠,也就随他了,看他出去后,自己呆呆的拿着珠子看着,这时这珠子晶莹剔透带点粉红色,和婴孩的脸色一般红润,触手带着自己的体温,忍不住放在脸上贴了一下,再看那珠子,似乎更红润了,不禁有些好奇,又抚摸了起来,慢慢的竟然又觉得睁不开眼进了方才进去过的那间温暖的房子里,那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你还是又来了,现在想起我是谁了吗?”

  古珲这次不再想错过,温声问道:“我究竟是谁?你究竟是我什么人?”

  那声音道:“你还是没想起你自己是谁,我又怎么能告诉你?你可知道你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古珲道:“我摸着摸着那颗珠子就觉得自己睡着了,就进来了。”

  那声音道:“不是睡着了,是你的元神出窍了,进了你手中的珠子里,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忘记了,难怪这么多年你才找到我。”

  古珲道:“元神出窍?我有那么厉害吗?”

  那声音道:“这不是厉害不厉害的问题,是你和我原本通灵,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只是你现在还没恢复真身,我也元气大伤,看来我还不应该告诉你你我的关系。。现在我的法力也很微弱,帮不了你什么,不过你要记住,我就在这颗珠子里,你要好好保管。如果你想再来找我,就拿起珠子想着我,就可以进来了。你虽然刚才为我解除了黑煞之气,但是我还是没有复原。你要投湖时我为了保你不被黑煞吞噬只能耗尽真元把你送回这木屋,没想你还会一而再的投湖,我差点被你害死了。好在后来你用先天真元解除了黑煞之气,我才能在这珠子里慢慢恢复真元,等我恢复了,我就能帮你寻回前世的记忆,你就会知道我是谁的了。”

  古珲惊道:“你有法力?是你送我回来的?黑煞是谁?难道我也不是凡人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