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梦幻交织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相遇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相遇

更新于:2018-03-14 13:47:39 字数:3677

字体: 字号:
  铃声响了,我的心也快空了。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直到监考老师

  收走试卷。周围的人收拾了一切,或焦虑,或忧心,或者不在乎地对

  答案,周围是热闹的,只留下一个真实的地带让我龃龉独行。黑白灰

  的世界,我该怎么形容这一切?就如同那波涛拍岸的洞穴,九条铁柱,一个受伤的野兽。流水是它的知音,岩壁是它的床,偶尔发作的伤

  是它的调味剂。如果一天可以算是一千年,它在此生活了几千年。

  “翟墨,终于考完了,”一个159公分的女生小心翼翼的问,“准备去干什么?”

  沙漠的终点肯定不是沙漠,但走在沙漠的途中是绝望的。我抬头,瞧了瞧睁大眼睛满眼激动的她,说:“啊,是你啊,考的好不好?”

  她张大了嘴,兴许想说个什么,但又把头低下不知在想个什么,反正当她那句“一会儿啊唱歌好不好”说出口时,我已飘的很远很远。

  拿出自己的音乐储备器,塞上耳机,开至最大声,啊,这嘈杂的世界终于安静了。《双截棍》熟悉的旋律在耳中回荡,特别是那二胡的弹奏,拉得我情感“哗”地如火山爆发了,潸然泪下。我并不是一个性格怯弱的人,只是那考试的打击也太让人心碎了。被梦想抛弃的人,是罪人,犯下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让人心碎。

  留下一滴泪珠在地面干涸的痕迹,深深吸进一口气,望望恶毒的太阳,一阵子昏眩,以致于我没有看清楚迎面而来的人。是仇人抑或换个准确的说法,是一个我恨的人。其实我性格是开朗豪爽型的,虽然外表粗犷,但有一颗挺细腻的心。我最喜欢笑,并不是盲目的,而是带着对世界充满感激之情的笑。笑容灿烂,就是因为那个我恨的人。

  “翟墨,考得还好吧?”那人开口了,一个黑乎乎地模样。

  取下耳机,定定心神,看清楚了她的样子:短袖轻衫,暗红短发,左手拿着轻质紫金镶边魔杖。我也一反常态,先笑了笑,说:“啊,是你,你应该过了那个什么高等级魔法深造进一步锻炼考试,简称‘高考’的东西吧。”

  “不出意外应该可以去个好点的学院吧。”

  “哦,那赶紧好,以后毕业了可以去政府方面当个官吧。”

  “唉,现在战乱频发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拉去打仗。”

  “翟墨,”那个159公分的女生跑过来,“去唱歌好吗?”

  “哦,李亚九,来,我给你介绍,”我指指暗红短发的女孩对她说,“她叫危丝丽,我以前的同堂学友。”转过头对危丝丽¥说“那是李亚九,现在的好朋友。”

  “哦?”危丽丝眉毛抬了抬,用一种惊讶的表情看着我,“你居然会有朋友了。”

  我呵呵一笑,摸摸后脑勺,正想开口,李亚九已经开口了:“你那谁谁,请走开,翟墨的事不是你的事。”

  “你说我吗?爬虫,不自量力,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危丽丝把胸前的七彩徽章亮了出来,用魔杖指着李亚九说,“平民,三等贱民,知道这是什么吗,刚刚你的话可以让你受点罪的,想尝尝被烈火烧光头发的滋味吗?”

  “咳!”我咳了一声,打断了危丽丝的话语,“危丽丝,看在我的面上,放过她啦。”

  “哦?”危丽丝用一种鄙夷的眼光看着我,“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你吗?没有了高傲的外表,没有了令人惊羡的才华,没有了冰冷的气质,没有了那些的你,还有什么资格说我?哼,你别又说是我害的你,懦夫,胆小鬼,街上一抓一大把的货色,看着都审丑疲劳了。”

  “住口,凭什么你可以乱说翟墨?”李亚九已是怒火中烧了,“翟墨虽然丑了点,但心地善良,他一直跟我说要用一颗快乐的心过每一天,用笑容去感染周围的人或事——”

  “够了,别说了,你有我清楚他么?”危丽丝不耐烦地打断,“别看他现在这蠢样子,那是因为他被我甩了。”

  “啊?”李亚九的怒火不知跑到哪儿去了,一脸好奇,“快说说,怎么一回事?”

  “平民,这也是你能知道我这个贵族的私人秘密的吗?滚!”危丽丝念起了咒语,“焚术”,烈火从魔杖顶尖冒了出来,一大片的红盖住了李亚九。一声惨叫,一丝冷笑,一个号啕的身影,一个决绝的背影,一滩艳明的鲜血,一张麻木的脸庞。

  我呆站,看着火红在自己的瞳孔里不停扩大,不停扩大不知什么时候视线模糊,眨眨眼睛,泪水滑落。惨痛绝伦的声音,我没有听见,耳中只回荡着危丽丝的话语;惨绝人寰的景象,我没有看见,眼前只播放着以前的种种;亟待解决的措施,我没有想到,脑海中充斥着“翁翁”地轰鸣。双拳,紧紧地握着,握到发白,握到了没有知觉,然后,眼前一黑,我倒了下去。

  模糊中,光明医师的白光一闪,然后我又陷入了昏迷。

  李亚九,对不起…原谅我这个被甩之人…

  四个月后……

  “墨,你在干什么,我在学校,你有空没?”

  轻轻地关闭传音石,我一个鲤鱼翻身从床上起来,并回复了一个传音石过去:“九,等我,我马上来。”

  九,就是李亚九,上次那次意外事故让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她,便试着让她进入了我的世界。别看我一天到晚都笑得无比灿烂,但粗犷的外貌没有与别人有过深的交情。李亚九在学校里占我分一个组学习魔法,呵呵,不过都是平民魔法,用来基本的生活。导师上课时,我听懂了便小声唱歌,李亚九就很认真地听。因为认真,所以我也唱得不脸红,假装只有自己听见继续唱。其实很感激李亚九的,以为我五音不全嘛。一次,她说等毕业考试完了便去唱歌。我当时允诺答应了下来,但我们的交往仅限于此,一下课我便用音乐储存器塞住自己的耳朵,用篮球填补我双手的空白,一个人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乐不此彼。谁知这一接受李亚九才发现她有好多好多的优点,在加上上次的那个事件让我的心非常自责,便一点点喜欢上了李亚九。这不,去约会嘛。

  飞快地来到学院,我便看李亚九,一身红装立在那儿。

  “墨,准备去哪儿?”李亚九笑着招手。

  “不是你叫我来的嘛,你说噻。”我走近了回答道。

  “去训练场吧,今天放假,大家肯定没有在学院吧。”李亚九说完已拉着我走了。

  “哇,真的没人。”李亚九又感叹了句,我已经有点哭笑不得了。我说:“九,带我出来干什么呀?”

  “训练…”一句半认真的话让我更是无奈,大放假天的,来这儿训练?

  “好吧,你要训练什么?”李亚九其实很勤奋的,除了偶尔搞白坐飞机外,上课都很认真。自从知道我笔试很坏了之后,李亚九便经常拉我到训练室开小灶,力图实战的时候我可以有很好的表现。毕竟笔试占20%,实战占80%,实战好了照样可以进入深层的学院学习贵族的魔法。参加高等级魔法深造进一步锻炼考试是平民脱变成贵族的唯一正式途径。已经是贵族的人参加这考试意义并不大,但家族要让他们学的很多系统的知识,换句话说,把学院当成托儿所了。

  “熄活术,”李亚九说完训练内容,使用“生火术”燃起一堆木材。

  望着眼前的一堆小火,李亚九出神的说:“我只会这个一级的火系法术,六级火系法术‘焚术’我有机会操纵它吗?”

  “九,对不起,”我开口,“如果——”“不,”李亚九出口道,“没什么的,过去了,就让它随风而逝吧,墨,快用‘熄火术’!”“九——好吧,”我沉入心神,用精神力感知活元素的雀跃,轻轻的说出一声,“灭”,火应声而熄。

  “哇!你好厉害哦!”李亚九一脸惊讶。

  “你才无聊呢,放个假叫我来练这种法术,”我很无奈地耸耸肩,“这种法术如果考到了岂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得满分?再说了,考试考的是一种综合能力,应变能力吧,哪有这么容易就知道用什么法术的题啊?”我用一个看笨蛋的眼神看着李亚九。

  李亚九拍了一个我的背,说:“笨咧,你没发现你的瞬发的吗?”

  我“哦”了一声:“啥,瞬发嘛,很简单……等等,你说瞬发?”

  这回轮到李亚九张大她的眼睛来看我了:“笨猪…”

  “这,真的YE,”我随手又来了个法术,“真的YE,这下好了,我可以不用参加高考了。”

  惊喜中我抱起李亚九,转起了圈,“太好了,我可以向危丝丽报仇了,太好了。”

  笑容刚刚泛起,一眨眼便已消失不见,听见冷冷的声音:“你与危丝丽有过什么仇?”

  我放下李亚九,拉着她在凳子上坐了下来,对她说:“她,我的初恋,本以为自己可以和她一路走下去,然而她把我甩了,借口是她找到了一个与我的不瘟火不同的,让她觉得她很重要的人。”

  “说好的,三年不见面,用我们的爱把时间留住,她说这是我们的考验,我们的约定。三年来我没有去找过她,放心地让她过没有我在身边的日子。两个月前,我偶然碰到她,问她我们之间的种种,她说不可能,说两年前的某一天,她背叛了我。两年前的某一个不小心却让一颗心毫不知情地继续坠落在幻想中。终于醒了,发现了世界末日,麻木的心突然一丝挣扎,却发现自己疲惫的身躯,浑浊的双眼,再也无法恢复过去的样子,过去的年华,过去的辉煌。曾经找过她,最后她打倒了我,走之前给我留下一句话,‘我还能知不足而奋进’——”

  “等等,”李亚九听得很糊涂,问:“如此说来你以前很有才华?她不是贵族吗?怎么会和你一个平民谈恋爱啊?”

  “才华?呵,有什么用?一样是感情的奴隶。”添添嘴唇,揉揉头发,轻轻地开口:“九,愿意跟我一路走下去吗?也许以后我只是个啥也不会的平民,恩,一起,简单的生活?”

  “我梦想有一天有个战功赫赫的将领,用他的勋章做成的轿子把我抬回家。”李亚九起身,“我相信你,等你一辈子,如果不够,再加上下一个轮回。”

  俯身,柔软,拥抱……这就是约定。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