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43
  1. 爱阅小说
  2. 职场
  3. 日娱大和号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5 10:29:46 字数:6500

  众人正坐在休息室里面吃着超高级的食盒,女孩坐在一旁安静地喝着茶听着山口哲跟SMAP五人聊着天;,然话题转到了女孩的身上,木村指着女孩对山口哲说:「哲酱,那个漂亮女孩是谁啊?」比了比小拇指,「这个?」

  然后山口哲将手上吃完的蟹腿往旁边的垃圾桶丢了过去,碰的一声转过头来对稻垣吾郎说:「吾郎酱三比零了喔。」再对木村撇了一下嘴说「光酱她是个刚出道的歌手,从以前就很崇拜木村桑了,我想说今天正好要过来录SMAPXSMAP就顺便带她过来开开眼界了,木村桑你们以后要多多照顾人家喔。」

  坐在一旁的女孩赶紧站了起来紧张的开始自我介绍,「初次见面你好SMAP桑!我是宇多田光今年十五岁;美国学校初中部三年级,这个月二十八号会先用艺名『Cubic-U』出道的宇多田光,请多多指教。」说完后就深深一鞠躬。

  SMAP四人浑不在意「嗯嗯嗯」的回应着,让宇多田光感觉有点尴尬时,木村摆了摆手一脸笑笑的对着宇多田光说「别那么紧张,你是哲君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我们顶多在节目上帮衬你一下而已,要想出名你还是要找那个家伙,让他认真的写一首歌出来就好了。」

  山口哲又丢了一只进垃圾桶,对着稻垣吾郎比了个四后说:「木村君,写歌是要消耗很多脑细胞的好不好,我写出来的每一首歌都是我的珍贵财产,没有一个我满意的报酬别想从我这边拿走一个小节。」这时正坐在一旁安静吃着的草彅刚突然开口说到,「哲君不是写了很多女生的歌吗?你给她几首不就好了,正你还欠中居君好几首不是吗?」坐在一旁的中居君放下手上的刺身丼,脸上带着贱贱的笑容出了个馊主意「嘛嘛...那宇多田酱就给哲酱一个吻先当订金吧,没关系我不会说出去的。」

  一旁的香取慎吾马上瞬间吐槽,「你绝对会说的吧,绝对会说的。」中居正广摇了摇头「放心啦,绝对不会说的,要说也顶多再广播电台里面说。」山口哲吃了片刺身接着吐槽,「那有差吗,只用听的听你一本正经的胡说比看电视发现你脸上带着怪笑胡说还惨吧。」

  一旁终于看够食谱的草彅刚回过神来问着宇多田光,「那个...光酱那你接下来的单曲有头绪了吗?」宇多田光想了一下后摇摇头,「完全没有,现在脑袋里面只有一些简单的旋律而已。」木村突然面无表情的坑了一下山口哲,「那你现在弹出来让我们的大音乐家哲桑听听,说不定今天你就能够带着一首歌回去了,会弹吉他吗?」

  宇多田光点了点后就看到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SMAPXSMAP制作人放下手中的蟹脚,对着站在旁边的工作人员挥了挥手,工作人员砰砰砰的跑了出去又砰砰砰的带着吉他跑了回来,宇多田光接过吉他呆呆的看着山口哲,山口哲无奈的擦了擦双手从一旁的包包拿出了笔记本跟笔,对着宇多田光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宇多田光拨了几个简单的和弦哼了哼几个音从头到尾只有一句清楚的歌词「you-will-always-be-my-love」山口哲听完后简单的问了宇多田光几个问题,包括她的音域、擅长的音乐类型、喜欢的歌曲,接着就从包包里拿出耳塞跟耳??罩,戴上后山口哲就几乎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了,在休息室里面的人全都在看着山口哲,除了依然在吃着美食的SMAP,不过SMAP就算是在吃也尽量放低了声音,宇多田光更发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休息室里面竟然有两个摄影师在拍摄着,一个拍全景另一个则在拍山口哲的特写。

  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从山口哲嘴中吹出的口哨能够清楚地感觉到正在从简单的几个音符慢慢转变成旋律,同时他手中的笔也不停的在涂改着歌词,距离开始已经半个多小时,坐在休息室的众人已经开始目不转睛的专心盯着山口哲,这时的山口哲已经拿下耳塞耳罩接过吉他开始放声高歌;对词曲做最后的修改,就连预定要开始的彩排都延迟了,就连宇多田光所属的「U3MUSIC」的经纪人和唱片公司「东芝EMI」接到消息都赶紧派人过来。

  到最后所有人就连呼吸都不敢大声,休息室里的人数不少,称得上是真正的音乐人就更少了,可是不管是任何人都听得出来这首歌的优秀,也都能够预料到这首歌只要不出差错就一定能大卖,从开始的之前就在现场吃着蟹脚的制作人更是被U3MUSIC的经纪人拉了出去,经纪人另外一只手拉的则是东芝EMI派来的人,经纪人已经在思考着利用现场拍到的影片来造势,他知道这个女孩本身就有资质,外形不错还会作词作曲,现在配上一个跟她同年纪的天才创作者为她现场立即创作出一首歌的噱头,只要宣传得当那下一张单曲就肯定能大卖。

  而当这次山口哲第一次停下来喝水清喉咙,所有人都开始专注了,山口哲的手指轻轻的拨动了琴弦;当山口哲嘴巴一张开所有人都震惊了,虽然刚刚在试唱的时候山口哲也有在唱,但是大家现在才发现刚刚山口哲的演绎只是所谓的随便唱唱,宇多田光不敢相信的双手捂着嘴巴睁大了眼睛看着做在房间正中间的山口哲,那带着青涩感却又拥有丰富感情唱法、性感清晰的低音与嘹亮高亢的高音、流畅的转音和空灵的气音、清秀却不时充满爆发力的嗓音,宇多田光不敢相信山口哲竟然能够唱的这么好,尤其是在中间那段之前没有的清唱,看着正陶醉在唱歌中的山口哲速呼浑身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在一想到这首歌将会是自己的,宇多田光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现在体温正在迅速升高;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耳朵正散发出惊人的热度,不用照镜子也能猜到她的脸现在有多红。

  享受完自己刚刚创作出来的歌,山口哲精神显得非常好,转过头笑着接受了房间内众人最热情的掌声,将手上的吉他往工作人员手上一丢,招了招手叫过自己经纪人然后指了指刚刚赶到的宇多田光的经纪人,又指了指桌上的笔记本最后又比了个金钱的手势,经纪人小姐会意的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嘛嘛不愧是哲酱,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是每一次都让我印象深刻阿!尤其是这次竟然是这么好的歌,我都有点后悔了呢。」中居正广站了起来拍了拍山口哲的肩膀嘴上还一直大喊这次赔大了;而SMAP的其他人也纷纷附和着,不过山口哲可是很了解这几个人;虽然他们嘴上说着后悔,但是他们主要的发展跟兴趣也不在音乐上,虽然真的很可惜,不过SMAP的几个人可不会因为少了一首好歌就志气消沉;他们可是从出道就一路爬升上来的,越是深入了解就越会被SMAP的「根性」所吸引。

  已经超过了排练的时间,SMAP众人和山口哲也不多聊些什么,赶紧化妆换衣服准备上场了,约莫半个小时后,山口哲走到了后台准备入场,很快就听到了工作人员的声音,「正式开拍前五秒、四、三、二...。」然后就听到中居开始一段开头的极短剧,接着听到门铃的音效后山口哲就走了出去,一段简单的对话过后就开始了料理,聊着聊着中居正广提到了刚刚在休息室里山口哲创作的部分,「其实就在不久之前;我们SMAP五人正在哲君的休息室里面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要让哲君现场创作,真的很厉害!真的很厉害!真的!很厉害!大概半个多小时就一首歌出来了。」而人在下面做料理的SMAP另外四个人也都纷纷点头,山口哲也不好说什么自夸的话,只好很谦虚的回话,接着中居正广又说:「其实我在SMAP出道之前就跟哲君认识了;那时还这么??小一只,前几年某一次聚会中哲君就曾经表演过这种天分。」

  山口哲歪着头想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的说「对对对,是有这么一回事,那是在濂仓的海边对吧。」

  「没错!那个时候每天晚上19:30就会拨灌篮高手,哲君跟他表哥都超喜欢的,于是就说要带他们去那边玩,对了!我是先认识哲君表哥在认识哲君的,第一次看到哲君的时候哲君才八岁对吧?」

  「不对喔,SMAP是1988年4月成立我是1981年11月出生,怎么算都不会是八岁。」

  中居正广稍微想了一下,「欸?五岁?」

  山口哲脸上带着很可惜的表情说:「准确地来说中居君是在1987年的12月跟我表哥一起过来玩的。」

  中居正广抬着头两手算了算,「所以是......六岁?」

  突然山口哲大声的喊了「正确」两个字后站起来鼓掌,就连正在做料理的SMAP成员也都停下手边的事开始鼓掌;嘴上还说着,「恭喜;中居君恭喜。」尤其是香取慎吾竟然喊的是新婚恭喜,摄影棚里的工作人员都开始大笑,山口哲坐下来后喝了口饮料说:「这段可以拿来当预告呢,『中居正广宣布结婚喜讯?!』然后配上慎吾酱那句『中居君,新婚快乐』收视一定爆表!」中居看着摄影棚里所有人都在大笑;脸上都微微的红了「白痴!笑什么阿!白痴!」骂完又害羞的用右手挡着嘴巴笑了起来,没过多久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拖鞋用力地打了山口哲的脑袋,「就那一两个月谁会计较啊!」

  摄影结束后木村又来休息室找山口哲,「哲酱下礼拜日还要不要去冲浪?」山口哲歪了歪头想了一下,又看了看旁边又睡过去还流着口水的职业装经纪人,无奈的从她的包包里拿出了笔记本看了看那天有没有工作,「我看看吼......OK!那天没什么事情。」木村又问了宇多田光,「光酱要一起去吗?」宇多田光看自己的经济人点头就也跟木村说可以去,跟山口哲约定好那天要过去载她。

  又是一个无聊的上学日,最近同班同学总是会缠上来问这个问那个的,好在这里是男校,如果有女生的话一定会更麻烦,中午吃完饭就借口录影翘课的山口哲无聊的骑着他那台改装过的黑色雾面碳纤维外壳Harley-Davidson-Sportster-883来到了涩谷的健身中心,虽然他要到年底满16岁才能拿到驾照,不过这点小事对他们家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山口哲开始了每周四次的塑身训练;虽然他是不容易胖的体质,但是身体完全没有线条也不好看,更何况他还爱吃,以他现在的饮食习惯要是不运动很快就会变圆了,而且没有好身材的话山口哲可不敢去冲浪呢。

  「你好!今天也请多多指教!欧巴桑!」山口哲对着一个起码有两百公分高的壮汉认真地打招呼,被叫欧巴桑的壮汉哭笑不得的左手举着一个26KG的哑铃,右手正举在脸的前面在用手机传讯息,壮汉点了点头等到传完了讯息后才无奈地对着爬到旁边的健身器材上偷看他的讯息的山口哲,「你好捏哲酱...拜托可以不要叫我欧巴桑好吗,请叫我一良桑,你叫姐姐也可以嘛,就是拜托请别叫我大场桑(大场音同Oba)人家才25岁还很年轻呢。」

  山口哲抖了一下鸡皮疙瘩又说:「嗨嗨!知道了知道了,一良桑你现在穿的这么MAN就别在用女生的声音了吧。」大场一良很认真的看着山口哲说到,「不行唷,做配音员是我一生的目标,现在男配音员竞争很激烈呢,要是不随时随地练习很容易就找不到工作的。」

  山口哲也懒的继续争执,大场一良在这家健身中心做了好几年,早已成为了看板娘(?)一般的存在,据说有不少的男生是为了她(?)而来的,山口哲也没办法,每次见面都会两个人的开头对话都跟上面差不多;山口哲依然叫完欧巴桑后被恶的起一身鸡皮疙瘩。

  刚跳完有氧舞蹈的山口哲正倒在地上累得像只狗一样的吐着舌头,旁边刚出一身汗还很有精神的大场一良(一直打成娘)还在旁边玩手机传讯息。

  「纳纳,哲酱。」

  「什么事阿,欧巴桑?」从躺着变成趴着的山口哲头也没转过来就背对着大场一良回话,其实自从大场一良穿着粉红色的小背心跟热裤出现后,山口哲就没正眼看过大场一良过。

  撇了撇嘴不想搭理这个正在闹别扭的死小孩;刚刚一直问他新买的小背心跟热裤好不好看,但是山口哲就是死都不肯看一眼,「哲酱现在还有在练剑道吗?我男朋友说他最近去看比赛都没看到你捏;是最近工作太多吗?可是我都没看到什么有关你的消息捏。」

  山口哲坐了起来喝了一大口水后叹了叹气,「最近只是懒得去摸而已;去年升段考试那天机车停在学校外面结果被不知道哪个混蛋撞烂害我那天心情很差,结果在考试的时候师匠认为我杀气太重,说我『气』的修行还不到位,所以不给我升段,我回家后一气之下把竹剑给烧了,就跑去学『居合道』了。」山口哲把手上喝完的宝特瓶用力一扭压的扁扁的丢进了垃圾桶。

  「捏~?所以你有买武士刀喔?」

  「拜托...居合道的练习剑虽然是订制的,但是根本就没办法开锋好不好。」居合道的练习刀的刀身材质一般是使用砂型铸造特殊合金,这样的刀身除了不能开锋以外也无法做热处理。

  「原来如此,不过哲酱你最后还是会需要一把真刀吧,居合道不是都要斩桩吗?」

  休息够了的山口哲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跟大场一良走向一旁的重量训练室,「真刀还没打好。」说完就躺了下去开始卧推,大场一良也不急着搭话,开始配合山口哲做重量训练。

  健完身后山口哲穿着重机的防护衣戴着太阳眼镜和口罩,走在大街上摸了摸发出惊人哀号的肚子,剧烈运动过后果然还是大吃大喝最爽快,虽然足够的进食摄取能量可以让脂肪消耗的更快,但是山口哲的大吃大喝绝对超出了正常的热量摄取标准。

  「我看看现在谁会有空呢...光酱在上课...凉子在上课...SMAP昨天碰过面了...上课...上课...工作...上课...讨厌...上课...这个讨厌烟味...来去找二哥好了。」山口哲往停车场走过去顺便拨了电话,「喂?阿哲找二哥要干嘛,是不是有麻烦了?哪个组的二哥叫人去灭了他们!X的我要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不想活了竟然敢动我弟!」电话刚拨通就听到电话里面瞬间蹦出来一连串的声音;好在山口哲有先见之明是先把音量调小了才没让耳朵受到伤害「冷静!冷静!二哥冷静!我只是要问你在哪里。」

  「喔是这样啊...喂喂!把家伙放下,我弟只是来问我在那里而已」山口哲莫名地感觉到一阵凉意,他真的觉得直接跟二哥通电话不是个好的方式,但是只传讯息这家伙又常常懒得看,他每次跟二哥抱怨传讯息都没反应每次都会得到相同的回答,「既然叫做携带电话当然主要就是拿来接电话的,讯息什么的想看再看就好了。」

  「二哥我现在在歌舞伎町入口旁的据点这边,快楼下打电话过来,二哥下去接你。」山口哲连忙大喊,「等等!二哥你们那边今天有几个人在阿?」

  「干嘛?真的遇到麻烦了喔?你跟对方约今天晚上吗?放心吧!二哥等等打电话叫人...。」

  山口哲感觉自己快要脑溢血了,他二哥每次都动不动就以为他有麻烦,虽然山口哲不否认自己很会惹麻烦,但是大多数的麻烦他都能自己解决,但是就算自己解决不了也不会找二哥解决阿!人家找外力帮忙好歹还会先坐下来谈谈聊聊,但是这个的解决方法就只有带着一堆人冲过去一种。

  「就说了没事!没事情不能打电话给你喔!」停车场里并不只有山口哲一个人,当他在停车场里对着电话大喊时不只所有人都转头过来看,就连监视器都转过来了两三只。

  挂掉电话的山口哲正在气头上,转过头来把口罩脱下来就对着路人大喊,「看什么看!没看过阿!」好死不死,刚刚才跟二哥通电话说没惹麻烦;刚吼完就发现自己还真的被那个乌鸦嘴二哥说中了,他在吼的时候头正好是转向右边,而那边正好有三个一看就是不良的高中生。

  看了一下手机上二哥的电话号码,这家伙真的是自己的克星,小学第一天上学被他提醒不要欺负同学结果进教室没多久就因为棒棒糖跟同学打架了,小时候被他提醒睡觉不要踢被不然会感冒生病,结果隔天就重感冒住院去了;小学第一次校外教学去动物园被他提醒不要走丢,结果竟然上个厕所人就迷路了,每次回想起来都很感谢他没说「小心不要被狮子吃掉了喔。」

  看着嚣张走过来的三个不良高中生,山口哲看了一眼手上的钛合金安全帽,这是去年外公从美国改装好的重机还有身上穿的这套防护衣都是特地订制好寄过来的,除了没办法跟换的部位其余的全都换成钛合金或碳纤维,「很轻也很硬,所以打起人来一定也很痛吧。」

  当痛这个句尾的最后一个字在山口哲的脑袋里闪过时,山口哲发现前面这三个不良高中生穿的是驹场高校的制服,「阿...是二哥的学弟呢...是那个乌鸦嘴的学弟呢...乌鸦嘴的学校教的一定也都是乌鸦嘴吧...乌鸦嘴来找我麻烦了呢...。」

  山口哲越想越气;没等走近了的不良学生开口说话,山口哲右手狠狠一甩嘴巴大喊,「你这乌鸦嘴给我去死吧!!」站的最靠近的那个不良就飞了两颗牙齿同时喷着鼻血晕了过去,双脚成弓箭步右手拿着安全帽还垂在地上的山口哲转过头来看着另外两个吓呆的不良,在两个不良的眼中前面这个突然抱走的人有着一双赤红的瞳孔,随着呼吸喷吐着灼热的气体。

  「救...救命阿...暴走的初号机阿!对不起请放过我吧!」两个不良哭喊着对不起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