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1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迷失的异域空间
  4. 迷失的异域空间

迷失的异域空间

更新于:2018-03-15 10:26:07 字数:7236

字体: 字号:
迷失的异域空间目录
共1章
  有一个年轻人,大学毕业以后顺利地进入了一家小型企业,跟所有上班族一样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其实跟许许多多每天奔忙于各大招聘会还为找不到工作犯愁的大学生相比,年轻人已算幸运。可他自己却并不满意现在的生活,他总觉得自己应该活得更好一些,比如挤着公车上下班的时候,他觉得他应该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私家车;啃着快餐的时候他幻想着摆在面前的是山珍海味;甚至回到住处时还抱怨为什么这不是一幢豪华的别墅……

  年轻人总在幻想的美好与现实的残酷中无比苦恼。这天,他到酒吧里喝了好多酒,出来的时候已是凌晨时分,年轻人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走着,街上安静极了,一个行人也没有。年轻人显然喝高了,一路上又是哭又是笑的,最后居然向着路边的一棵树拳打脚踢起来,嘴里还不忘大骂命运不公。

  突然,那树干里头攸地伸出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年轻人脸上“嘭”的一拳打了过去,年轻人应声倒地,当他回过神来,发现眼前站着一位披头散发的老人,看不清脸,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脸。年轻人立刻被吓的汗毛倒立,本能地坐在地上往后挪了几步,酒意也醒了三分。

  “小伙子,”老人发话了,声音阴森恐怖,仿佛从幽深的洞穴里传出,“你对自己的命运不满,也不应该拿老朽来出气呀!”

  “你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年轻人声音颤抖着问道。

  “我是人是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助你。”

  年轻人听老人这么一说,懵了一下,心想:今天要么是碰见个疯子要么就是就是见鬼了。但是眼前这个人说话倒也清晰不含糊,一点儿不像是个疯子,难不成这次真见鬼了?

  年轻人心里暗暗叫苦,反复默念“阿弥陀佛”。然而他忽然转念一想:反正都已经够倒霉的了,管他是人是鬼,豁出去了。于是他挣扎着站起来,故作镇定地问道:“帮助我?你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你不就是因为不满意现在的生活而烦恼吗?”

  “说的没错,可是你根本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那你能告诉我你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吗?”

  “我要像那些亿万富翁一样,住别墅开名车,天天山珍海味美女相伴,在家有佣人伺候出门有保镖护航,呼风唤雨无忧无虑。”

  “哈哈哈,”老人突然大笑,“从表面上看来,他们的确是‘呼风唤雨’,可又有多少人能够明白这‘呼风唤雨’背后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再说,你又不是他们,又怎知他们‘无忧无虑’呢?”

  “哼!刚才还口口声声说可以帮我,现在看来你根本就是在吹牛。”年轻人一边愤愤地责骂老人一边迈开脚步要走人。

  “等等小伙子,你连自己真正需要什么都搞不清楚,叫别人如何帮你呢?”

  年轻人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指着老人骂道:“你个老不死的,成心要耍我是吧?还在这装疯卖傻……”

  “小伙子,别动不动就发脾气。依我看,你刚才所说的那些东西也是很多人穷其一生所追求的,然而能否拥有它归根结底还是要看你自己的造化,所以这些东西我并不能给你,但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所谓得失自有天命,不可强求之。这样吧小伙子,我送你一样东西,它可以让你体验一下别样的生活,也许是你想要的,但也许跟你想象的有所背离,不管怎么样,我希望通过它能够让你有所领悟。”说完,老人从身上掏出一个闪着银光的东西递到年轻人面前。

  年轻人定睛一看,却嗤之以鼻:“给我一块破表干什么?”

  “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手表,”老人似乎对年轻人的无礼并不生气,依然很耐心地讲解,“你只要戴上它睡觉,就可以随它去到一个异域空间,在那里你可以尽情地释放自己,享受一份与现实世界完全不一样的生活。但是,你只有在每个星期的星期天才可以去,也就是说每个星期只有一次机会,每次只能在那边待24小时,一旦时间到了你就会回到现实世界,然后一切如故。”

  年轻人接过手表,仔细地观察着却怎么也看不出来这块表有任何独特之处,于是心里也就将信将疑。

  “还有一件事你必须记住,除了星期天,其他任何时候你都不能利用它到异域空间里去,否则,每违反一次你的生命里都将会失去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

  “我不能再多说了,否则泄露了天机我自己也要遭殃的。最后再说一次,万万不能违反,切记!切记!”

  老人言讫便闪到树后面消失无踪。年轻人只好把手表揣在兜里径自走回家。

  回到家以后年轻人还一直在想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想着想着头开始痛了起来,他安慰自己说大概是喝多了,是幻觉,于是便迷迷糊糊地爬到床上睡觉去了。脱衣服的时候只听到“啪”的一声,有东西掉在地上,年轻人捡起来一看,顿时吃惊不少,这分明就是老人送给他的手表嘛。年轻人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脸,很疼,这不是梦。他开始认真地回想着老人跟他说过的话,最后,他戴上了那只手表,因为他突然想起了,明天是星期天,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今天。

  年轻人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似乎睡了很久,但又好像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不是在他租的那间逼仄的房子里,而是一间宽敞豪华的睡房。他抬起手看了看手表上显示的时间,早上八点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跳起来去开门。

  “先生,早饭都已经准备好了,请问您是现在就餐吗?”站在门外的一个穿着佣人服饰的人恭恭敬敬地问道。

  “你看看现在才几点,这么早就把我吵醒!”年轻人生气地指着手表责问佣人。其实他并不是真正生气,他只不过是想体验一下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就是人类虚荣的本性。

  “对不起先生,您好像忘了今天早上约了冯总和李总他们打高尔夫球。”

  “什么冯总李总,鬼知道他们是哪家破庙里的和尚。”年轻人在心里嘀咕着,并没有跟佣人明说,只是随便挥了挥手道声“知道了”。

  洗漱完了,年轻人由佣人引着走下楼下,才发现这间房子的奢华程度远远超乎他的想象,简直跟皇宫似的。他心想比尔.盖茨也不过如此罢。

  用完了一顿精美而丰盛的早饭之后,年轻人在他全是名牌的储衣室里东挑西选,最后将自己武装得像个王子一样出了门。

  司机把车开到一个高级会所,下车以后两个体形健硕的保镖小心翼翼地保驾前行。这时候,有两个中年男人笑脸盈盈地迎了上来,热情地跟年轻人打招呼。年轻人尽管确信自己并不认识眼前这两个人,但是他已经猜到他们一定就是佣人所说的李总和冯总了。

  几个人一路寒喧着来到高尔夫球场,年轻人深知高尔夫这玩意儿都是有钱人最热衷的东西,还好他以前也经常陪着自己的老总来玩,所以球技自然一点儿也不比李总和冯总逊色。

  仅仅几个回合下来,那个冯总就不行了,不是球技问题,而是身体吃不消,老说腿疼什么的。于是三个人只好退到一边闲聊。

  “我说老冯啊,你这是怎么回事?每次都是上场才一会儿就退下来了,革命本钱不够硬呀!”李总关切地问道。

  “哎呀,怪我这条腿不行啊,这都是年轻时候落下的毛病。”

  “哦,是吗?”年轻人和李总异口同声道,并且都饶有兴趣地盯着冯总的腿看。

  “年轻的时候我曾经在建筑工地上干过活,有一次不小心从楼上掉下来,把腿摔伤了,”说着冯总弯下身去把裤子撩起来,可以看到他小腿上有块很明显的伤疤,而且伤疤周围的肌肉还肿起来了,“我当时痛得晕了过去,流了不少血,还好很快醒过来,居然还能勉强站起来忍痛走上几步,所以也就没上医院去检查,再说那个时候也根本没钱看医生,只是简单休息几天又继续上班了。后来伤口愈合后小腿上却一直肿着一块,怎么也消不去。现在每逢刮风下雨都会痛,更不能久站。”

  “真没想到在房地产界呼风唤雨赫赫有名的冯世豪竟然还有这么一段坎坷的创业往事。”李总开玩笑道。

  “这人活在世上,哪能一步登天,干大事的人就得背负一些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你老李这手臂上的伤痕不就是最好的印证吗?”一说到各自身上的伤痕,冯李二人都会意地开怀大笑,然后目光又默契地转向年轻人。

  “老冯说的是一点儿没错,我们那一代凡是干出点儿成就的人,哪一个不是卧薪尝胆过来的。”

  “就是,想当年我像你这个年纪,”老冯一只手搭在年轻人的肩膀上,无限感慨地说,“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在哪个工地里拼命干苦力活呢,做梦都不敢想有一天能够过上像现在这样的生活。”

  “要不怎么说后生可畏呢,再不努力我们这些长江前浪就快要死在沙滩上喽。”老李这一句话说得年轻人甚是羞愧,只觉脸上微微发烫。

  “哎,你们不饿吗?我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李总突然站起来摸着肚子说道。

  经他这么一说,其他俩人的胃就像是沉睡的婴儿被惊醒了一样,“呱呱”的哭喊起来。年轻人瞄了一眼手表,已经是中午12点了。

  “走,我知道有一家酒店很不错,咱就去那儿吃,今儿我请客。”

  李总一副慷慨豪迈的架势,明显已经由不得人推辞了,所以三人一起驱车去那家山吞海咽了一顿。结账的时候年轻人被吓了一跳,这一顿饭就吃掉了他将近两个月的工资,有钱人那种用铜臭熏出来的潇洒和奢靡让他既羡慕又嫉妒,心里也就不由的产生了怨愤,特别是当看到李总毫不在乎地去买单时候的神情。

  李总最终还是没有结成账,年轻人抢在他前面把账给结了。

  没错,在这个空间里,年轻人也是一个有钱人,不是做梦也不用幻想,一切都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摆在面前,只要他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挥金如土。年轻人很庆幸自己在最关键的时刻想起这些来,及时让他如愿地充当了一回大款。这个时候的年轻人心里充满了幸福感和成就感,走起路来都趾高气扬了。

  吃过饭和冯李二人分手后,年轻人直接被司机拉到公司,因为下午2点公司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

  本想着当公司老总一定是很气派,像皇帝老儿那样见谁不爽就训谁,可是当坐在会议室里,面对着一拔高层人员为了公司这一个月以来出现的种种问题七嘴八舌争论不休的时候,年轻人很是无奈。这本来是他在现实世界里极力想躲避的地方,可没想到居然来到另一空间里还是逃不过,他甚至有点分不清楚这到底是现实世界还是异域空间。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那些人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年轻人实在受不了了,他“腾”地站起来,怒气冲冲地甩门而去,留下一张张错愕的脸在会议室里面面相觑。

  走到公司楼下正准备上车,突然不知从哪个地方跑过来一个面容姣好身材高挑,穿着也很时髦的女孩儿。

  没等女孩靠近,两个保镖已经快步上前把她拦住了,年轻人见女孩长得标致,立刻喝止了保镖。

  “哟!才几天没见就不认得人家了,你们这些有钱人真是没良心!”女孩嗔怪道。

  “小美。”年轻人明明不认识这个人,却竟然鬼使神差地喊出了这个名字。

  女孩立即笑靥如花地扑进年轻人怀里撒娇道:“宝贝儿,我都想死你了。”

  “我也想你呢。”年轻人被女孩这一声“宝贝儿”叫得心里花开一片,一下子找不着北了。

  “宝贝儿,陪我去逛街吧!”女孩央求道。

  “好好好!”年轻人满口答应,心里暗忖:方才正为不知道去哪儿消磨时间发愁呢,这下可好,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真是天助我也。

  年轻人三言两语把司机和保镖打发走了,然后陪着女孩疯狂购物,珠宝店名牌服装店等等,全是一些普通工薪阶层不敢问鼎的地方。把女孩打扮得脱胎换骨雍容华贵的同时,年轻人的虚荣心更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逛完街年轻人把女孩带到一个高级餐厅,享用了一顿既浪漫又昂贵的烛光晚餐。酒足饭饱后女孩提议去夜总会玩,接着又打电话叫上一票狐朋狗友,风风火火地杀奔目的地。那一晚所有人都玩得很疯狂,年轻人也很开心,那种轻松愉悦的心情在现实世界里已经丢失得太久太久,以至于恍忽间心底竟泛起一丝莫名的酸涩,仿佛那一杯杯从喉咙里灌下去的酒。

  凌晨两点多,包间里依然人声鼎沸,划拳的划拳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年轻人大概又喝高了,眼前的东西开始模糊不清叠影重重,身上一点儿力气也没有,终于他放下酒杯往沙发上一倒便呼呼睡去……

  年轻人醒来是因为手机的闹钟响了,他闭着眼睛循声摸索着手机。还是困得不得了,好像压根儿就没睡过似的,整晚都在做梦,好长好长的梦。

  他有点儿懊恼昨晚临睡觉前忘记把闹钟关掉,搞得这个原本应该随心所欲睡到自然醒的星期天早上变得如此叫人难受。随便按了一个键让手机停止叫唤,年轻人继续蒙头大睡,然而十分钟之后闹钟依然不折不挠地响起来。这一次年轻人彻底崩溃了,他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机,企图把这个讨厌的家伙关掉,可是就在屏幕亮起的一瞬间他止住了,因为他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日期是“星期一”……

  年轻人再一次被迫在脑子里翻箱倒柜寻找一些蛛丝马迹,等他终于整理出一点头绪,抬起手却发现手腕上空空如也——原来在他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那块手表也自动脱落下来了,此时正安然无恙地躺在被褥底下。

  理所当然地,年轻人上班迟到了,然后又理所当然地被老总劈头盖脸臭骂了一顿,所以一整天下来他的心情都郁闷不已,老是想着昨天的那一段快乐时光,恨不得一头扎进那个异域空间永远不要出来。

  可想而知,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年轻人的心都被那个美好的“梦想天堂”牵引着,一天到晚只盼着星期天快点到来,工作上没少出错,为此又挨了几次训。好不容易熬到星期天,年轻人便迫不及待地带上手表再次踏上他的幸福之旅。其间所发生的事情不过跟上一次大同小异,不必细说。

  星期一醒来的时候,年轻人心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矛盾,他没有忘记老人的嘱咐,不可违反规定,否则他将会失去一些东西。可这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呢?年轻人左思右想却始终找不到答案。老人说是生命里很重要的东西,也许对他本人来说却并一定重要。抱着这样的想法,年轻人决定冒一次险,他已经抵挡不住诱惑了。

  又一个24小时过后,年轻人在醒来第一时间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房子,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然后他又跑到银行去查了自己的账户,分文不少。

  年轻人很得意地走在街上,心想老人的话不过是危言耸听罢了,自己违反了规定可是依然好端端的,啥也没缺。天堂似乎越来越近了,年轻人笃定地认为。

  不知不觉间到了公司楼下,年轻人气定神闲地走了进去。出来工作这么久,他还是头一次觉得上班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没有压力和顾虑,像似一个普通的告别仪式——向同事、向老板,更是向他生平第一份(也可能是最后一份)工作告别。

  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像往常一样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年轻人回到自己的座位刚坐下就听到有人叫他去开会。到了会议室发现整个策划部的人都已经整整齐齐坐定,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上班又迟到了。找到位置坐下之后,年轻人扫视了一下整个会议室,却突然察觉到有些地方不对劲儿,他发现部门里多了许多新面孔,而某些旧同事却没了踪影。最诡异的是,就连原来的部门经理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当初和他一起应聘进来的小王——此时正意气风发地站在台上滔滔不绝。而在这之前,这个小王的工作能力根本比不上他。

  年轻人一下子成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才一天的时间没来上班,为什么公司里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而且更让他惊诧不已的是,小王在会议上谈到的一些策划理念以及公司未来的计划等,让他听得如坠雾里云烟。

  整个会议使年轻人如坐针毡,但是有一点他大概可以猜到的,那就是他确实失去了一些东西,而且这个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像记忆。然而事态的发展却往往超乎人们的想象,有可能没那么严重,但也有可能会更糟糕。

  年轻人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是3月10号星期二。时间似乎没错,他记得自己上一次在现实世界里睡觉的时候是3月08号,那么再一次在现实世界里醒来的今天就应该是3月10号。

  事实上时间还是错了,年轻人手机上显示的3月10号前面是2010年,而他睡觉时候的日期是2009年3月08号。换言之,这一觉睡了整整一年,尽管事实上他只过了一天。

  年轻人一开始并不接受这一事实,他觉得肯定是手机出了问题,可是当他问遍了办公室里的人以及通过查看一切可以指示日期的媒介后,所有的答案都指向2010年……

  一年的时间意味着什么?可能是无数个企业成立又无数个企业倒闭;也可能是一些新兴行业的破土而出;又或许某项可以改变人类历史的重要科技成果诞生……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一年是时间里,社会肯定是日新月异不断向前发展的,当一个的脑子里对这一年里所有的“更新”完全空白的情况下,他跟时代的差距该如何计算?

  当然了,事情也许并不一定是很糟糕的,一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只要有恒心和毅力,这段空白的记忆应该还是可以填补回来的。

  年轻人最终还是选择了不起那块手表,没有过多的思想斗争,是那样轻松地住手腕上一套便安静地睡着,24小时后准时醒来,复又重新睡去……如此轮回不知时间已过几许,足以让他心安理得地认为自己已然找到所谓归宿。

  直到有一天,正当年轻人沉迷于异域空间里贪图享乐时,老人突然闯进来给了他当头一棒,愤怒地责骂道:“你这冥顽不灵的蠢物,想我当初见你虽有几分轻浮与懦弱却也算是个可造之材,方将你引入此境,希望能够助你平衡自身,不再怨天尤人,没想到你非但不曾认识错误,反而执迷不悟愈陷愈深,白白浪费我一番良苦用心。如今快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去,从今往后不许再踏进此地。

  老人言罢从年轻人手上夺回手表,化作一缕青烟飘去。

  年轻人呼喊着从梦中惊醒,在他租的房子里。呼吸是凋荒已久的浓重的尘埃味道,蜘蛛网在头顶缠绕。年轻人疯了似的寻找那块手表,可是任由他把整个房子掀翻了也不见那块表的踪影。他终于像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干瘪得只剩下一阵又一阵的心慌。

  走到卫生间,站在粘满灰尘的镜子前一照,蓦地发现镜子那头似乎站着另外一个人。年轻人赶紧用手拂去那个人身上的尘埃,顿时被吓得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昔日面容俊朗的年轻人如今已经变成一个满面皱纹形容憔悴头上点点秋霜看起来年过半百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人蓬头垢面地冲到街上,看到的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他不停地走不停地寻找,可是再也找不到当初遇见老人的那个地方,一切都被那一幢幢崭新的高楼大厦压倒了——死死的压倒了。

  这个男人木然地走着,目光呆滞,嘴里还念念有词。路人经过他身边时投来复杂的眼光,虽然没有说话,却可以从一双双形状各异的眼睛里同时读到两个字“疯子”。

  他不是“疯子”,他只是一只迷路的羔羊,却回头太晚……

字体: 字号:
迷失的异域空间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