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2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帝煞
  4. 第二章 魔剑惊变

第二章 魔剑惊变

更新于:2018-03-15 08:52:15 字数:4267

字体: 字号:
  白骨骷髅将目光转向了老者所站立的地方,当老者看到白骨骷髅那黑洞般的眼睛时,神情陷入呆泄,完全僵直的站在原地,眼睛中满是恐慌与不安,白骨骷髅两只空洞的眼睛射出两道黑芒,黑芒瞬间将老者包围,当老者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身体被黑芒包裹着来到了白骨骷髅的身前,知道一切都太晚了。

  当老者临近白骨骷髅身前的时候,白骨骷髅已经抬起了他那如同刀刃般犀利的手骨,空中溅起一道血光,老者感到自己胸口处一阵钻心的疼痛,仿佛千万只蚂蚁在嗜咬,自己的血液在向身体外不断的流失着,老者低头看去,[啊……]不禁惊叫出声,白骨手臂刺入了他的胸口,而自己的血液从伤口不断的向着白骨骷髅移动。

  白骨骷髅张开血盆大口,猛然一吸,老者原本血红的眼睛立刻充满了血丝,血丝不断的膨胀,最后老者的眼睛破碎了,血液和脑浆从破碎的脸部皮肤和空洞的眼眶中被白骨骷髅吸入,只是一瞬间,老者便成了一具干枯的木乃伊。

  在将老者的精气榨干之后,白骨骷髅的右手臂已经布满了肌肉和血管,但是依旧没有皮,白骨骷髅看着再生的手臂,活动一番后,依旧是那副可怕的声音道:“还不够,我要吃,我要吃……”

  白骨骷髅发出一声令人胆寒的叫声,身上散发出庞大的魔气,白骨骷髅飞升到天空,俯视着帝都。

  老者先前布下的强大结界随着老者的死去已经彻底的不复存在,当路过的行人看到里面的场景的时候,胆小的人不禁陷入昏迷,众人议论纷纷。

  这时,天空中发出一声如同鬼哭狼嚎般凄厉的声响,人们的目光从天鹰教废墟中转移到空中,当看到空中被庞大的魔气包围的白骨骷髅的时候,所有人的大脑[嗡]的一声,不知道是谁高声喊道[快跑],人们这才反应过来,人群一哄而散,慌乱的人群中不断的有人摔倒,还来不及爬起的人就被后面的人踩在脚下,人群中惊叫声、惨叫声一片,大地上血流成河,尸体堆积如山,一副人间炼狱。

  白骨骷髅看着慌乱的人群,没有人皮的脸上血肉抽动,翻起一丝耐人寻味且异常邪恶的笑意,白骨骷髅张开血口,仰天一声震天巨吼,天空中惊雷霹雳而下,满是大地上的人们四处逃散,被践踏而死的人不计其数。

  白骨骷髅空洞的眼眶中突然射出两道惊人的红色诡异光芒,身体周围布满了红色的可怖鬼雾,黑色的鬼雾中的白骨骷髅显得是那样的恐怖与狰狞。

  白骨骷髅看着惊慌失措而满是逃散的人群,口中发出阵阵的阴笑声,让人使之不寒而栗,再看地面之上的人群,真是有种魔王降世与世界末日般的感觉。

  白骨骷髅右手手骨不断的爆发着黑色的细小闪电,那些黑色闪电如同一条条黑色小蛇在飞舞一般,天空中更是惊雷阵阵,闪电交错如同银蛇飞舞。

  黑色的闪电不断聚集,逐渐的再白骨骷髅手中形成了一把通体黑色,长四尺,看三寸,剑柄与剑身相接处镶嵌着一颗闪耀且异常诡异的红色血宝石的魔剑,其剑柄处可有三个篆体小字:黑魔剑!!!

  黑魔剑周身之上不断的闪烁着可怖的红芒,而白骨骷髅更是阴笑不断,将黑魔剑高举过头顶,黑魔剑立即将天空中不断交错的闪电吸引而来,刹那间整个天空爆发出一道耀眼的白芒,直照的人睁不开双目。

  白骨骷髅一声怒吼,怒声道:“狱龙破。“

  一条长达数十丈之长的黑色且狰狞的巨龙形成在白骨骷髅身体周围,血红色的双目让人心惊胆寒,其庞大的邪气使之天地都为之失色。

  一刹那之间,整个天地之间充满了悲惨的哀鸣,鲜血破体而出的声响,整个大地之上出现一幅如同地狱一般的场景,血水三尺深,血水之中更是飘散着人的支离的尸身,天空中更是飘洒着混合了血液的血雨,其场景足以让神都为之胆寒,让魔王都畏惧三分。

  在白骨骷髅在血水中修炼了三昼夜之后,身上逐渐出现了血肉,已是一幅正常人类的面貌,这当真是让人不可思议,白骨骷髅竟然从一只战狼魔兽中惊世而出。如同魔王一般的一招之内屠杀一个城池之中的三十万人之多,竟然利用人的怨气与精魂修炼出了人类的身体,这一切的一切不得不让人沉思,白骨骷髅到底是什么来历?一个拥有这样可怖实力的绝世强者又怎样会被封印在了一只普通的战狼的身体之中?这一切似乎都是一个谜,谜一样的白骨骷髅。

  当白骨骷髅,不,应该说是青年,此时的白骨骷髅在经过了修炼之后完全是一幅青年的形象,俊美的面目让神都为之自叹不如,银色如丝绸般的长发。

  当青年睁开双目的时候,眼中冲满了迷茫,迷茫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疑惑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我又到底是谁?”

  当青年注意到自己手中那把现在变得普通的黑色铁剑之时,痴痴道:“黑魔?黑魔剑?……“青年的口中不断重复着‘黑魔’二字,似乎想从中寻找出什么,但是结果却让少年失望,自己好像根本不能够从这把黑魔剑之中找到任何的答案。

  青年一声长啸,怒吼道:”我到底是谁?我到底是谁?谁能给我答案?我到底是什么人?啊……”

  这时,青年才注意到在自己的手臂之上又一处纹身,纹身上刻的是一朵极为美丽而说不出名字的花,在花的一旁刻着两个秀丽的字:帝妃!

  “帝妃?帝妃……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我的身上会纹着她的名字?我……”青年仿佛脑海中出现了一位蒙着面纱,身着白色宫装,长发如瀑,异常美丽的女子。“帝妃?我……我想起来了,,她是帝妃,她是我的爱人,可是为什么我没有了其他的记忆?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的爱人呢?我的帝妃哪里去了?为什么?啊……我的头好痛!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可恶!可恶!可恶!啊!这到底是为什么?

  青年双手抱头在地上痛苦的翻身,拥有令神魔都胆寒的少年如今却沦落为一个可怜之人,这不得不让人惊叹。

  青年一声长啸,冲天而起,像是疯了一般的冲着远方飞去,发泄着心中的悲痛与愤怒。

  白日升起,夕阳西下,月生日落,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年只感到全身酸痛,体力不支,从高空中跌落而下,眼皮如同千斤一般再也无法睁开。

  青年彷徨中好像看到一位仙女从身旁经过,好奇的睁大了她充满灵气却又显得稚嫩的双眼,道:”你是谁啊?为什么会倒在这里?“声音仿佛黄莺般的动听。

  但是彷徨之中的青年却再次的陷入了沉睡。

  白骨骷髅从死去的战狼尸体中突破封印而出,一招之内残杀一个城镇的三十万人口之多,在血池中修炼之后更是恢复了人类的面貌,而那赫然是青年的面貌,可是这是为什么?这怎么可能?一个青年人怎么可能具有如此通天的功力,一招之内残杀三十万人之多,这是何等的功力啊!难道这个从白骨骷髅蜕变而出的青年的背后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随后的事情更加让人惊异!青年失去了对从前的所有记忆,身边有的只是那把名为黑魔的古剑,而之后青年发现了留在自己身上的异常艳丽却说不出名字的花,上面用篆体刻着两个秀丽的字:帝妃,青年为止迷茫。

  而当青年回想过去与帝妃的时候,青年感到无尽的痛苦在从自己的心灵深处蔓延,青年怒吼一声冲天而起,在不知道飞了多久之后坠地,在迷茫之中感觉到自己的身边出现过一位女子。

  青年朦胧中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轻轻的的摇动,青年朦胧的睁开双目,呆呆的看着上方,他发现自己正坐在一辆飞驰的马车之上,可是令青年疑惑的就是这一点,自己的朦胧中分明感觉到自己的身边有个女子,可是现在为何又身处在一辆飞驰的马车之上呢?

  这个时候一个如黄莺翠鸟般动听的声音在少年的身边响起,“你醒了,你已经整整睡了三天三夜了。”

  青年匆忙间回头看去,那位女子丝毫没有注意到,而青年又如此的匆忙,两个人的脑袋正好来了个KISS,更巧的事情发生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马车突然剧烈的颠簸,加之两个人脑海都处于空白状态,谁都没有对这一突发事情做好准备,就这样两个人从马车上跌落而下,青年双手紧紧的环抱住那位女子,将她的头压在自己的怀中,在翻滚了多次之后青年撞在一棵苍天古树上才停止。

  整个车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惊动了,而随后除了女婢之外的男人都拔出了长剑纷纷如火烧眉毛般的来到两人身前,将剑逼向了青年,而这时,令人惊异的一幕发生了,一把通体漆黑,长四尺有余的古剑从马车之上化作一条黑芒如光速般来到了青年前方,直插入地面,大地随之发出了剧烈的颤动声,等到青年看到之后马上认出了这就是跟随自己的黑魔剑。

  侍卫都为之呆泄了几秒钟,几乎在同一时刻想着青年披落下来,轰隆一声巨响,古剑拔地而起,而随后又落了下来,这个时候身前十几个侍卫都如同雕像一般的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呆呆的望着前方.

  所有人都为之惊奇,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呆呆的矗立在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有一个侍卫推了一推前面矗立的侍卫之后,那个侍卫的四肢竟然慢慢的从身体上脱落,可是在这一过程中断肢的地方却丝毫也没有流下一滴鲜血。

  有些侍卫被这一幕吓得牙打哆嗦,木讷的问道:“这……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到底发……发生了什么?“

  其他侍卫也是有些惊慌的开始慢慢的后退,但对青年依旧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而真正知道事情的经过的只有那个被青年抱住的女子,女子的功力完全可以办到这一点,和那些无能的侍卫丝毫不在一个档次上。

  女子可以十分清晰的看到当那把诡异的古剑拔地而起之后,在空中以光一般的速度在那十几个侍卫的身上划过。而侍卫的鲜血正是被那把诡异的古剑所吞噬了,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青年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点,这令青年回想到了自己在蜕变之前曾今以一招之力将整个城镇的三十万人之多的生命,并在血池中修炼除了自己的身体和一切。

  可是青年对身边的这些人有着一种不安心的感觉,根本不会把自己想到的事情说出来,否则将来发生的事情可不是青年可以想象得到的。

  青年佯装出一幅诚惶诚恐的样子,慌乱的将自己的手从女子的身上收回,这时青年才注意到这位女子是如此的美貌,此女身穿一袭白色衣裙,乌黑、亮丽的柔顺长发自然披散在肩头,雪白的肌肤如同凝脂美玉一般隐隐有辉华闪现,一双灵动的眸子充满慧光,琼鼻挺俏、秀美,红唇泛着惑人的光泽,秋水为神玉为骨,堪称绝代佳人。

  竟然和自己在潜意识中遇到的帝妃有着七分相,一样的美貌动人,清新淡雅,如天使般圣洁,如母仪天下的皇后般尊贵。

  可是青年丝毫没有为之所动,佯装慌乱道:“这位姑娘实在是抱歉,由于事情太过突然,只顾着保护姑娘的安全,所以没有注意礼节,请姑娘谅解。”

  那位女子这时才将注意力从诡异的古剑上转移,轻盈的笑道:“公子何必如此,小女子还要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咧!也怪我的手下太不懂规矩了,要真是伤害到了公子您,那小女子我可是担待不起啊!”

  青年同样客气道:“姑娘过谦了。”

  那位女子回礼一笑,随后对那群侍卫道:“你们还不把这些人的尸首好好安葬了,惊吓到他人可就不好了。”

  其他侍卫,相互对望一眼,相互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了解。这件事情也就为此不了了之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