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1:44:14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我的猎人手札
  4. 序·新手猎人与轰龙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序·新手猎人与轰龙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更新于:2018-03-14 21:29:10 字数:3442

字体: 字号:
  “给我站起来!放弃是不行的!”

  模模糊糊的眼前是教官那被猎人面具挡住的,只露出脸的下半部分的脸,还有那横飞的唾沫。

  【这是…走马灯吗?】

  提比娅?露露耶这样想着。

  眼前的教官看着露露耶走神的样子,气打不出一处来,“白痴!你这样在战场上是会失去性命的!”

  “战,战场?”露露耶似乎被吓了一跳,“可是,我们不是猎人吗?战斗什么的是士兵的工作啊?”

  【这个,是小时候的记忆吗…果然是走马灯啊…】

  “笨蛋!那种士兵之间的只是自相残杀和傻瓜对于只有傻瓜才会想要的东西的占有欲而已!战争可不是这种闹着玩的东西!”

  “我们是猎人!所以我们要向自然宣战!”

  【对了,这是我第一次到了能接受训练的时候,教官是这么和我说的…当时还不理解…现在理解了,我也要死了啊…】

  【真难看啊…第一次出任务,就死掉什么的…害怕和悲伤什么的都没有,在于自然战斗的过程中,不,还是说与自然的战争中死亡,本来就是每个猎人的宿命,只是…有点不甘心罢了…】

  从走马灯中醒来,露露耶下意识的抖了个哆嗦。这里是雪山,在接近山顶的位置,有一个废弃的猎人营地,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废弃,但确实帮了现在的露露耶一个大忙。

  “全身都有冻伤和挫伤吗…右手臂骨折了,啧,真是雪上加霜的局面啊。”露露耶检查了一下现在的身体状况,又在猎人包裹里翻找了一下,身上只有剥取用小刀和骨质的片手和一些补给品,这猎人营地也只剩下了小石子和一些小刀,并没有什么对现在的情形有帮助的东西,而身上的雪山装也有多处破损,这似乎是最绝望的局面了。

  远处悠悠传来的咆哮似是来自远古蛮荒,而那咆哮主人的特征也对应了这个说法。

  这就是从远古以来,一直霸占着生态位高位的存在——轰龙?迪加雷克斯。

  虽然存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其特征还是和远古时代没有太大的改变,从它出现开始,就是这个样子,虽然会因为地区的不同而有所改变,但其本身的特征决定了它极强的适应性。

  “所以为啥会有轰龙啊!老娘只是来弄几个波波的舌头而已!波波舌头对轰龙那么有吸引力吗!原来满山都是的波波今天全特娘在山顶了啊!老娘爬上来热饮都喝了两瓶啊!”凶悍的吐槽不断从露露耶的口中说出,似乎把紧张和惶恐都一口气吐了个遍,或者说,临终之言。

  “再见了面善心黑的村长婆婆,

  再见了凶悍的教官,

  再见了只有外表看起来很可爱的不老喵,

  再见了总是给我糖吃的行商龙人大叔,

  再见了总是拱我的小猪猪,还没来得及给你换衣服呢…”

  感觉到眼皮越来越重,营地破旧的布根本无法挡住外处不断侵袭的风雪,而重重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这种慢悠悠的脚步是不可能出现在轰龙就在附近的波波身上的,也就是说,轰龙正循着气味找到她。

  【身体已经没有知觉了…】仿佛下一秒就会合上眼睛的露露耶迷迷糊糊中想到,【刚刚都看见走马灯了,我马上就要死了吧…】

  不知怎的,教官的话语又出现在耳旁。

  “傻瓜!你以为和草食龙战斗就是猎人了吗!你以为战争,猎人,自然是那么弱小的东西吗!”

  “可是,不狩猎的话,不是还会有很多强大的猎人来除掉那些魔物的吗?”

  “...智障!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那你还不如放弃当猎人的想法吧。”教官的语气一下子冷了下来,“世界上有着无数个王国,每个王国的兵力都强过我们的村庄数万倍,为什么我们能接受他们的委托,由我们来狩猎魔物,而不是由王国出兵剿灭那些魔物?”

  “因为只有我们猎人!才在与自然的战争中!获得了与自然作战的力量与经验!”

  “这不是人数可以弥补的东西!我们科科特村和其他各种各样的狩猎村,处在怪物遍地的地区中央,能开辟出这么一块净土,靠得就是猎人!”

  年幼的露露耶自然不服气,吐槽道:“那和我不想出去狩猎强敌有什么关系嘛!”

  教官一脸卧槽这货居然没有被我忽悠,哎呦卧槽此子未来不可限量的惊诧表情。

  记忆就此中断。

  “...现在,我大概知道为什么要和强敌战斗了”露露耶摸上了背后的骨制片手剑和右手臂上的小圆盾,眼神渐渐清明。

  “为了,生存。”起身,拔刀,向外走去。

  而远处突然暴起的咆哮声让这个刚刚下定决心去战斗的新手猎人手一抖,差点把刀插在自己的脚背上。

  “呜哇!果然还是好可怕!”露露耶吓得差点哭了出来。

  她又等了一会儿,在废弃营地的门口悄悄探出一个脑袋,老鼠似的向外张望。

  一个男子正傻愣愣的坐在雪地上,穿着明显不适合雪山顶的短袖和短裤,身上也没有喝热饮后冒出的热气,身上也没有任何,任何用来狩猎的装备,包括剥取用小刀。

  而他呆呆的面庞所对的正前方,正是发出暴怒咆哮的轰龙,狂暴的冲锋而来。那姿态让露露耶想起了村里行脚商人逗她时说的故事里的击龙枪和人类王国作战的工程车。

  “危险啊!”“卧槽!”几乎同时露露耶和那个不明男青年吼出了口,然后在露露耶诧异的眼神中,男青年起身,蹲伏,起跑,飞身翻滚一气呵成的在不到一秒内完成。

  从轰龙龙车时前后腿之间的缝隙里穿了过去。

  “卧槽!”“危险啊~”男青年松了一口气,与之相对的露露耶吓了一大跳。

  轰龙一击没有造成结果,在惯性的作用下向前继续滑动了一段距离,带起了一片片积雪和一道深深的沟壑。

  在冲出去一段距离后,没有扑杀到猎物的感觉让轰龙凭借着自己强大的肉体力量硬生生扭过了庞大的身躯,向着翻滚躲过一次龙车的男青年再次咆哮而来。

  翻滚过后起身的男青年略略瞄了一眼轰龙冲过来的方向,便向露露耶所藏身的废弃营地跑了过来。

  然后他便发现有个脑袋露在营地外面。

  男青年一愣,随即不由自出的喊出口:“卧槽鬼啊!”

  露露耶勃然大怒:“谁特娘是鬼啊!老娘这么青春亮丽的美少女你都能认成鬼你是眼睛被怪物的粪填满了吧!”

  男青年发现了眼前的是一个还不算太大的女孩,切了一声:“我以为还是那种传说中的在雪山出现把旅人诱拐走啪啪啪一通再送下山的漂亮聚乳大姐姐鬼呢,结果是个贫...”

  露露耶火气越来越大,当准备用小圆盾拍扁那个看不真切的青年的脸时,极速接近的隆隆声让两人都会想起了还有一只从远古以来就是猎手的顶级掠食者在。

  男青年跑进了废弃营地,大吼出声:“有武器吗!”露露耶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进入营地,相貌平凡却耐看的青年。

  “有就给我拿过来!看你的装扮你也是新手猎人吧!”露露耶更犹豫了,因为她注意到话语中的那个也字。

  不过下一瞬间,她咬了咬牙,递了身后的剥取用小刀给男青年。

  男青年看了看手上的,恩,匕首,再看了看那个十分显眼的骨制片手,摇了摇头,转身冲出了营地。

  露露耶吓到了,呆了一下后,便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一个巨大的身影即将冲进营地,而这个身影的头上便是那个男青年。

  “今天真是,老娘怎么这么倒霉啊啊啊啊啊!”内心悲愤与惊恐交加的露露耶使出了从练习猎人技巧以后,最为完美的一次翻滚。

  下一个瞬间,废旧的猎人营地被巨大地冲击给冲垮。

  待烟尘散去,露露耶不知所措的看着营地的废墟,听到了几根营地骨架下的咳嗽声。

  她赶紧跑到营地那里,用已经冻得龟裂的双手开始寻找那个咳嗽的主人。

  “他肯定还活着!”她这样想到,在外,猎人之间相互帮助是传统中的传统,猎人不得自相残杀更是列进了集会所的条例之中,进入集会所的猎人第一眼就能看到。

  而越挖她的心就越冷,相当多的新鲜血迹出现在身下的废墟中。她想到:“那个人难道死了吗?”

  眼泪从她眼眶中慢慢流出,一滴滴的滴落在身下废墟的血迹中,将鲜红的血迹染成了樱花的颜色,她在行脚商人带来的商品中见过樱花,很美。

  “为什么啊....你是笨蛋吗?你是白痴吗?”颤抖的声音混杂着眼泪滚落在废墟之上,“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救我,但我这样的新手猎人和你肯定是不用救我的啊...”

  露露耶早就判断出来了,从那个男青年翻滚时的身手来看,要跑绝对是没问题的。

  “咳咳...”

  咳嗽声从背后传了过来,然后露露耶便感受到自己的臀部有着奇怪的触感。

  “少女...能否从我身上下来...?我要被你...压死了...”

  那奇怪的触感,是他的手。露露耶感觉出来了。

  原本梨花带雨的面庞,瞬间充满了微笑和一丝黑气。

  啪!啪!

  “唔哦!噗!哈!”

  男子身体还在废墟下面,手不停地拍地板。

  并不断地被露露耶在废墟上跳着踢踏舞。

  露露耶满面春风:“呀这废墟这里好软呀,是不是轰龙还没死呀,我可得好好补刀才行呢~”

  男青年泪流满面,哥我错了还不行吗?可惜出口后只剩下噫吁兮的惨叫声了。

  这便是少年与少女的第一次见面,充满了虐待【?】与热血的猎人手札就此开始。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