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2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许,你不孤单
  4. 第三章 对不起我亲爱的女孩儿

第三章 对不起我亲爱的女孩儿

更新于:2018-03-15 09:46:03 字数:6766

字体: 字号:
  [1]八岁那年,在妈妈的百般诱骗下,我终于迈进了校门。我的第一个学校——敖九小学。那时候我极度暴脾气而且自闭,上课也很少去听。班主任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头,现在我仍记忆犹新,毕竟是我的启蒙老师。在敖九小学,一至三年级是低年级,四至六叫高年级。虽说我刚刚成为了一年级的一员,可是没过两个星期,我已经与三年级学生打成一片,一起去欺负一二年级的小屁孩儿。

  我很少说话,但是下手特狠。所以“强哥”这个称呼打我小学起就已经伴随我了。在我三年级时,我成为了低年级的“头儿”,每节课间都带着二十几个小弟挨班窜,为的那是“打抱不平”“平反昭雪”。从那时起,我成为了学校老师公认的“坏孩子”,不过我不在乎!

  “成为‘坏孩子’也是你们没有教育好,还好意思说!真不要脸!”我常常是在背地里这样说他们。

  我是一个很懂得向前看的人。在三年级时,我已经和高年级的头头儿们交情甚好,可谓是在小学的前途一片光明!

  许丽丽是我三年级时的同班同学——她最漂亮!为了可以臭不要脸的坐在她身旁,我是千方百计的逗她开心,现在想想真是恬不知耻!哈哈!许丽丽和我越来越好,小弟们都叫她“月姐”。我们也曾许下那童稚的诺言:许丽丽,我非你不娶。唐强,我非你不嫁。这像大人般的诺言,在我们两个小屁孩的心里根深蒂固,拉过勾,也盖了章。

  岁月静好,可偏偏有些事情不随人愿。原来许丽丽被王猛(他是五年级的头儿)盯了好久,王猛警告过我多次并且通知我离她远一点!我都没在乎。我以为我们混的都那么熟了,也不能咋地。直到那一天他们找我“约架”,我才知道是我太天真了!

  出于男人的尊严,我带着二十几个兄弟还是硬着头皮去迎战了!他们人很多,也很高,我们成了他们的活靶子,毫无还手之力。兄弟们伤痕累累,鼻青脸肿的,有的还在流血。我呢?我更是惨不忍睹!蜷缩在地上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鼻子在流血,嘴也在出血,看上去奄奄一息。可是王猛还在不停地踹着我的身体!然而我却什么也感觉不到,我快要死了。在我的眼睛即将垂落的刹那,我看见许丽丽飞奔过来,推走了王猛,挡在我的身前,大口的喘气。她在我的脸上摸了摸,然后哭的厉害。

  “你放了他,我和你走!”

  那句话犹如晴天霹雳,痛在我心!可我什么也说不出口,我真的要死了。我眼睁睁的看着许丽丽被王猛搂走,她在哭,一步一回头的看我,我却无能为力。我望着许丽丽渐行渐远渐模糊的身影远去,然后,然后,我昏死过去了。

  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妈妈在旁边坐着做针织。满屋子充斥着中药味儿!

  “妈,我渴了。”我有气无力的对我妈说。

  “唉,等着哈,这就给你倒去,这水啊我都不知道凉了几次了,大夫说你最多睡两天,谁知道你这么贪睡!”我妈高兴的说着,拿给我一杯白开水,我咕咚咕咚的喝到见底儿。

  “妈,我睡了几天?”

  “不多,三天。”

  “啊?三天?我还得去上课,还有两个礼拜就要考试了!”

  “儿子,你听妈说哈,先好好养伤,咱就不考试了,我都和校长说好了,啊?下学期咱们换个学校读书,啊?”

  “那怎么行!我不想转学。”

  “这事儿由不得咱们娘俩儿做主!必须走!”我妈特意提高嗓门对我说,同时眼角开始泛红了,后来泪珠儿晶莹。

  “妈,我被开除了,是不是?”我恍然大悟。

  “嗯,”妈妈在我面前一个劲儿的点头“明天,你去学校把你东西拿回来,下学期转学!”

  “哦。”

  第二天早上,我去了学校。

  听学校学生议论,一个说:“你知道么,学校这次开除了三个,两个高年级,一个低年级的。”

  “是么?我咋不知道?”另一个说。

  “你那脑子学傻了吧!咱们年级的那个就是唐强,低年级的学生都叫他‘强哥’的那个,高年级的两个叫……”

  “唐强,我听说过他,不爱和同学说话,成天打架斗殴,那回咱班马小亮不就是他揍的么,也太狠了!听说前几天被人打的不像样了,差点没死了!哎,那高年级的俩人是谁啊?”

  “王宁和宋凯,听说是王猛他爸找人拖关系,才没让他转学。”

  “要我看,没一个好东西,天天欺负我们,都得开除!”

  “我看也是!”

  两个同学走远了,可我却是有些发呆了。

  “王猛没被开除?怎么会呢?”

  “学校就是这样不分黑白?”

  “班主任干啥吃的?”

  ……

  我边走边叨咕,一抬头就来到了班级门口,向里面探探头,老师还没来。我就大步进去了。

  “强哥!”

  “强哥你回来啦!”

  “强哥!”

  ……

  不管同学们说啥,我一句话也没回,连头都没抬。我怕我看见他们,我会无地自容,我怕我看见他们,我会难受。我迅速的收拾好书包,转身就走!在我回头的那一刻,我看见了所有兄弟们的脸,一块块的淤青,一块块的擦痕,一股负罪感顿时涌上心头!

  “刘洋!你出来!”我走出教室,靠在墙上喊刘洋。

  “强哥!”刘洋脸上没一块好地方,他曾经是我最好的兄弟。

  “还疼么,洋仔?”我用手摩挲着他的脸问道。

  “不疼!打架哪有不受点伤的!你说是吧强哥!嘿嘿!”

  “好兄弟!”

  “强哥……”

  最后我们都哽咽在了一起。

  “洋仔,这是我攒下的一点钱,给兄弟们买点吃的,虎子就爱吃辣条,小飞飞爱喝饮料……”我掏出了兜里的全部家当交到了洋仔手里。

  “嗯,知道了强哥!”

  “如果王猛再欺负你们,你来中心小学找我,我特么弄死他!”

  “行,知道了!”洋仔回答的很利落。我也就得到了些许的宽慰。

  “得了,回去吧!”

  “哎!”

  我目送着洋仔的背影一点点儿的远去,沉重的负罪感使我再也轻松不起来。在某一秒钟,我看见了许丽丽,那个我热恋的女孩儿,她梨花带雨,而我却“无动于衷”。我扮了个鬼脸儿给她,想以此了却这段本是错误的感情。但是许丽丽追了出来,我感觉的到那就是她的脚步声,她就那么无声无息的跟了我好长时间,可我始终没有回头。我无法面对由于自己的软弱和天真导致自己喜欢的女孩儿向别人委屈求我身全!对不起,一切都怪我。我的步伐越来越快,我们之间的距离也就越来越远,直至感觉不到。

  安静,沉默,最终——我哭了。

  老爸得知王猛没被开除的消息后,带着大伟叔,小山哥,当天就把王猛他爸给揍了,为我出了恶气。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2]“也不错,没了考试”我这样安慰着我自己。被敖九小学开除后,有两个月的假期。老爸给我买了好多健身设备:沙袋、哑铃、臂力器、杠铃等等,应有尽有。那天老爸替我出过恶气后,回家对我说:“打不赢,就别给我出去丢人!”这句话,我恶狠狠的记在了心中。

  时光飞逝,两个月的与世隔绝,练了一身的肌肉,加上老爸时不时的指导我一些动作要领,我相信自己已经有能力去解决问题了。

  九月一日,我如期的到中心小学报道。班主任是妈妈的同学,待我很好。所以很快安排我入住校寝。一切都好,只是略显孤独。

  四年级时,全年级大流行早恋,交好的几个兄弟也纷纷的向喜欢的女孩儿展开追求,情书满天飞!如果可以或是差不多,女孩儿就会很高兴的答应你。为了适应时代潮流,我也开始疯狂追求,写情书,买戒指,送情侣项链。总之,那时商店大卖这些。不得不说,我是一个有心计的人。选在了一个大雨滂沱的天气,去商店买了一对儿情侣项链,聊表心意。不想却没费“吹灰之力”!

  中心小学不同于敖九小学。敖九小学是高年级压低年级;而中心小学却是一级压一级。所以常常有五年级学生来“教导”我们,像是大日本皇军颁布统治政策!然后再逐一的下发良民证。我们真真是受够了,但无能为力。

  “假使动起手来吃亏的一定是我们!”我对兄弟们说。

  “那你说说怎么办?强子”说这话的是刘海南,他是当时四年级的大哥。

  “南哥,如果我是你,我会等到来年下手,今年无论如何都要忍住!”

  “理由。”

  “虽然我是新来的,但是咱们学校的规矩我还是知道的,一级压一级。如果现在动手,我们的敌人不仅有五年级,还有三年级,如果他们联手,我们必死无疑!”

  “对,说的好!强子!”

  “咱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团结下面的年级,等以后六年级走了,五年级就没人可找了,那时候,呵呵,想怎么揍他,就怎么揍他!”

  “好,强子,你要是能替咱们四年级出了这口气,你就是大哥了!”南哥豪爽的说。

  “那怎么行,南哥!”

  “我说行就行!叫强哥!”

  “强哥!”兄弟们一同应喝!

  “哥几个,一句话!‘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知道了,强哥!”

  南哥的行动很快,当天下午就召集了四年级全体兄弟,说了我的想法,并且安排了人去一二三年级搞团结,强调务必不能让五六年级知道。南哥是个懂得任人为贤的大哥,只要有道理的话他都听。但是从那天起,他说出的话就再也收不回了,我们之间的天平慢慢的开始倾斜。

  四年级就这么“平平常常”的过去了,我们表面顺从五年级,忍气吞声。

  终于!终于!终于进入了大反攻的时间——五年级。新学期伊始,我们就开始表现得不耐烦,与六年级针锋相对!我们三五成群的的开始找茬,他们也不太过嚣张。然而,该发生的终究要发生。

  “大家都是做男人的,不能让人欺负一辈子!丢不起那人,是吧?”我压低声音继续说“女生们,都看着呢!”

  “哈哈……”

  教师节那天,为了给老师们一个大大的“惊喜”,我们一致决定“约架”六年级,地点——东厕所。时间——间操后。

  为了这一天,我们整整忍了一年,这回一定要出了这口恶气!兄弟们各自带上了自己的甩棍,而我带的是甩鞭。相比之下,甩鞭比甩棍伤人更甚。藏好在衣袖内。上过间操,兄弟们在我的带领下径直去了东厕所。六年级的老大叫刘强。我们到时,他们六个人正在厕所外有说有笑的抽着烟,鄙视的目光“唰唰唰”的向我射来。我走在前头,拿出藏在袖子里的甩鞭,“咔”的一声,甩鞭被我狠狠的甩了出来,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兄弟们也一同甩出了棍子,瞬间把刘强一伙人围的水泄不通。刘强的烟头“嗒”的一声,掉在了沙土地上,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坑……我把甩鞭搭在了肩膀,直立在他的面前,用一种前所未有的目光盯着他那张极度扭曲的脸,从高高在上变成低三下四,叫人恶心,我向地啐了口唾沫。然后对他说:

  “刘强,别TMD给‘大哥’这两个字抹黑,叫人恶心。”

  “强子,没,没必要,”他看了看兄弟们的铁棍,又看了看我手里的鞭子,咽了下口水继续说,

  “这样,哥知道以前是我不对,我承认,可这就是我们学校的规矩啊,也怪不得我……”

  我身边的王宝忍无可忍,给予有力回击:

  “滚你妹的!规矩就是给你绑鞋带,买零食是吧?就是给你揉肩捶腿交保护费是吧!我们欠你的啊!再说唐强怎么说也是个头儿吧,你……”

  “宝的,闭嘴!”

  “强哥?……唉~”

  “唐强,你今天放过我,以后咱‘强强联手”,到中学时还能做大哥,咋样?”刘强人模狗样的说着。

  “滚你妈的,跟你联手你也配!”说罢,我一脚踢在了刘强的肚子上,他后退了几步,我追上去跳起来抡下了我的鞭子,不左不右正好打在刘强的右侧肩膀上,刘强顺力跪了下去。兄弟们一齐上去给他们一顿乱棍,刹那间——尘土飞扬。刘强一伙在地上叽喳乱叫……

  “铃铃铃……”上课铃响,我们班师回朝,偌大的操场只剩下了他们几个在那“娇喘”。我们向往常一样的上课,可是心里难以抑制的高兴……我们自由了!像是反法西斯战争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一样,我们从心里欢呼着:和平万岁!

  老师们果真被惊呆了,我们没有被开除,也没有人被处分,我们只是站了一天,没什么埋怨,两个字:痛快!

  你无法想象,当一个人死死的压在你的头上,让你喘不过气时,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屈辱!屈辱!还是屈辱!作为一个男人,你可以什么也没有,但是一定要有尊严!

  兄弟们一起聚餐庆祝这个不凡的日子!南哥说到做到,当众让位给我。从那天起,我,唐强成了五年级的大哥。

  “谢兄弟们抬爱!哈哈”

  “强哥万岁!”

  “众爱卿干了!”

  “喳!”

  “那特么是公公!”

  “哈哈……”

  南哥在我们玩得正嗨时,偷偷的走了。从那以后,他不再参与任何“军事与政治”的活动,销声匿迹,隐居课堂。

  兄弟们喝的烂醉,醉到大笑而我醉到哭……因为——郭月,那段我永生难忘的记忆。

  [3]五年级轻松加愉快的过去了,在中心小学里再也没有谁可以对我们颐指气使,因为我们是这所学校的王!唉~13岁了,我也成为了学校里的大哥了!时间真是经不起折腾!不过这样的地位不正是我想要的么?年级兄弟每天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没有压迫、没有打架斗殴、没有父母亲的担惊受怕、也没有女朋友的伤心流泪。

  哦?!王悦!!!我对象!“擦!我给忘了!”

  一年半了?我一年半都没有和她正常说过一句话!那天早晨,我背着书包和几个兄弟一起说说笑笑的来到班级。不想,在某一瞬间,我竟然与王悦的目光撞到了一起,没有宇宙爆炸,一切看似平静如水。我有点不知所措,可是王悦似乎对这一刻期待已久,没有丝毫惊讶!在那十几秒钟的对视里,王悦由一开始的些许高兴变得些许气愤,继而变得些许悲情。就在几乎要抽泣的一刹那,她起身跑到我面前,把我拽到教室外的墙东。

  “王悦,怎么了?”我装的十分温情的问她。

  “唐强,你,你到底喜不喜欢我?”王悦十分坚定的问我,双眼殷红。泪水似乎随时可能喷泄出来,可是她没有,她继续故装坚强,故装恶狠狠的说:

  “唐强,你不是人!你当初说你爱我,会对我好一辈子,你做到了么?你!来来来,你看,这是啥?”

  她从胸前拽出那个我在大雨滂沱中带回来的情侣项链给我看,

  “我一直戴着!500天了,今天整整500天了,你除了四年级开学那几天好好和我说话,你还说过几次!除了‘早上好’‘拜拜’‘好好学习’你还会说点啥!你说!你说啊!”

  王悦一下子摊在我身上,胡乱的拍打着,眼泪“唰唰”的倾泻下来!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我能不能告诉她那个项链我早就丢了?那个我留给她的号码从买了那天起就没上过手机里,甚至那些我给她说过的话根本就不是出自真心,当初我想得到她只是出于我的虚荣心而已。王悦在我怀里哭的歇斯底里,而我则陷入了深深的内疚之中。

  “你什么都不用说,唐强,就这样吧,我们分手了。”

  王悦一字一字的咬出来,铿锵有力!而我在她说出的那一刻一把搂住她,贴在她的耳朵上不停地说“对不起”,她只是不停地哭着,那一刻我知道说什么也挽回不了了,是我伤害了她。我想说我们重新来过,我会好好爱她,可是我张不开口,我怕臊的慌。我捧着王悦的脸蛋,心里一阵阵的刺痛。我摩挲着王悦梨花带雨的脸颊,不由得眼睛开始泛酸。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然而此刻“对不起”又有什么用呢,我终究是伤了她的心。

  晚上我回到宿舍,换上那买过就没用的话卡,“未读信息500封”!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每天都有所期待,而每天的期待都会化为泡影。我只能任天去黑,任自己去流泪。曾经希望王悦亲口提出分手,我就可以轻松了,而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我开始追悔莫及。

  假如,一个女孩真的那么爱你,请好好珍惜,千万,千万别让她的等待成为遗憾……

  一天中最美的时光是晨曦。有一个最美的心情不是晚上的梦境有多甜美,而是当你醒来的时候你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微笑。

  王悦的故事终究会淹没在时光的岁月里。我望着东方朦朦的曙光,一种事过境迁的感觉顿涌心中。我抹了抹脸,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准备迎接这个好日子!

  兄弟们接到我的通知后,早已在班级等候了,我到班级时他们正有说有笑。

  “哥几个,大家都知道,咱们当初是过着怎样的日子,低三下四一点儿尊严都没有!咱们暗地里团结各个年级,把他们都当成是自己的兄弟,如今咱们做了学校的大哥,可不能重蹈覆辙!咱们继续搞好团结,都别给我去欺负小老弟们,让我知道,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有事多沟通,别一生气就揍人家!”

  一片默然……

  “行,就这些,哥几个想好了,到各年级通知一下。”一通说完,哥几个都点头答应着,

  “行,知道了强哥!”

  预备铃声打响了,铃铃铃……

  七点钟的阳光正好,投在五年级时那张最美的脸上——王悦,我爱你。

  [4]六年级毕业,除了一张毕业照,什么也没留下。听妈妈说,爸爸醉酒聚众斗殴,砍了霸王虎(孙虎)。所以又一次不得不搬家。那次奶奶气的半死,哭着说:“好不容易安稳了家,又要换窝!儿啊,你都气死我了……”我还是什么也没说,我不知道该说老爸是惩恶扬善,还是自讨苦吃,总之,对于他的行为我感到有些麻木。临走时,我和兄弟们告别完,独自去了中心小学:墙壁粉刷了,桌子换新了,东厕所及大操场再也看不见沙土飞扬了,我们这届老生也再不会回去了……再见,我的学校。再见,我的兄弟们。再见,王悦。

  走了之后,想过,却再没联系过。我不知道王悦还有没有过伤心,也不知道中心小学还有没有过以大欺小。总之,这一切都已与我无关。可是,在某些特定的夜晚,我的心会隐隐作痛;我也会想想许丽丽,想想她在何地,生活如何,然后默默的流下几行热泪.......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