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1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术武惊天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入伍名单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入伍名单

更新于:2018-03-15 10:35:48 字数:4194

字体: 字号:
  大明国境内,陆灵山脉连绵几百里,蜿蜒在大地之上。山上树木繁茂,群山连亘,苍翠峭拔,云遮雾绕。

  在陆灵山脉的群山山脚下,分散居住着几百个大小不一的村子。

  这些村子分布很广,但是都属于罗阳城管辖的范围。罗阳城,并不是特指一个城池,还包括城池周围的一些地域。

  以前陆灵山脉下的村民们生活平静,虽然日子过得清贫,且在神州大地的最底层苦苦挣扎,可是至少过得很安稳。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自从十年前,有个落魄的武者发现,陆灵山脉中居然蕴含着有几千米之长元晶矿脉,整个大明国沸腾了。

  元晶,在整个神州大地是个奢侈物。其内蕴含着充沛的天地元气,乃特殊地貌或者特殊原因凝结了天地元气所形成的,有着无穷的妙用。

  大明国立刻派出铁血军队驻扎在元晶矿脉的周围,进行挖掘和开采,有胆敢擅自接近者,杀无赦!

  开采元晶矿脉是个苦力活,而且很危险。如果安全的挖出元晶还好,可若是不小心挖到了状态不稳定的元晶,则有被炸得粉身碎骨的危险。若是山体发生震动,挖掘出来的通道则有坍塌的危险。

  开采工作进行的并不顺利,十年间,开采的进度还没有进行一半,伤残事件却每天都有发生。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大明国的铁血军队的人数共有五千之多,而现在,剩下来的不过三千了,伤残的人数近乎达到一半之多。

  大明国禁不起如此的消耗,要知道,这些铁血军队的成员,每一个可都是大明国苦心培养的武者。

  于是大明国开始征收陆灵山脉附近的村民,让他们入伍,负责开采和挖掘的工作。并承诺只要是成年人应征入伍,除了每月都有一笔报酬,而且入伍三年可以恢复自由身,并且会得到一笔极其丰厚的酬金。

  虽然一开始,那丰厚的酬金让被贫困缠身的村民蜂拥报名,可是最后能活着且健全回来的人却没有几个。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们迟疑了。可是在大明国铁血军队的血刃面前,他们又不得硬着头皮应征入伍。

  已经成年却不愿意去应征入伍,死!

  这些村民只是普通人,没有话语权,更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今天是月中,是那些入伍挖掘元晶的村民可以回家休息三天的日子。

  此刻的田林村的村口,早已站满了许多村民,这些村民大多是些老弱妇孺。

  妇人牵着自己的孩子站在村口,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担忧,就连嘴唇被咬出鲜血都不知道。她们此刻眺望着远方,祈祷自己男人能够平安归来。

  齐云牵着自己的弟弟齐宏站在人群中,望着前方。

  “哥,你说全叔今天能回来吗?”齐宏仰着头,问齐云道。

  “当然能了。”齐云摸了摸齐宏的头道。

  “来了,来了……”此刻大地震动,远处灰尘飞扬。

  只见三头体型巨大,全身有着暗红色毛发的犬类怪兽从远处疾奔而来。每一头犬类怪兽的身上都被套上了缰绳,缰绳上拖着一辆很是宽大的木车,木车上身影绰绰,皆是这次回来休息的村民。

  这犬类的怪兽在神州大地上属于最低等的蛮兽,叫红犬兽,拥有不错的脚力,被各大势力视为最佳的代步工具。

  每辆木车最前方的,都站着一位身穿银色铠甲红色披风的男子,他们正是铁血军队的军士,此刻他们面容冰冷。

  铁血军士一拉缰绳,那红犬兽微微低吼一声,放慢脚步,那木车行进的速度减缓,最后停在了村口。

  “田林村入伍共计九十七人,伤五十六人,死三十二人。”

  “李二柱,死!”

  “王黄亮,死!”

  “王木头,死!”

  ……

  一位铁血军士拿出名单,仿佛一个死神般,声音冷漠的念出一个个死亡的名字。

  随着开采次数的增多,村民们也积累了不少经验,所以死亡率相较之前大幅下降,可是却还依旧高得吓人。

  “二柱……”一个穿着朴素的妇人如遭雷击,面色惨白的。她身体摇晃了下,直接昏死过去。

  对于她来说,她的男人就是她的天,她的地,此刻,她的天地坍塌了。

  “亮亮!”一个少女闻言大哭了起来,她的心上人自此一去不回了,只剩下无尽的哀伤。

  那身穿银色铠甲的铁血军士每念一个名字,村民中都要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但是那哭喊声无法影响到身穿银色铠甲的男子丝毫,他的声音依旧冷峻,一个又一个死亡的名字从他的口中吐出。

  待那铁血军士念完死亡名单,他抬起头,冷漠的看了那些老弱妇孺一眼,转身对着站在木车上的汉子冷声道:“休息三天。三天后,未满三年之期且手脚健全的,必须一个不少的站在这里。”

  “少一个,屠尽他全家之人!”

  铁血军士那冰冷的话语让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静得掉针可闻,只剩下村口树木上树叶的沙沙声。

  大明国的铁血军队里面最弱的军士,都是武者。在整个神州大地,武风盛行。你若不是武者,那只能做个仰人鼻息的普通人,随时都有可能被厄运砸个头破血流!

  按照大明国律法,武者只要不大量的杀害普通人,仅仅杀死几个普通人,是不会有任何惩罚的,因为没有人会关心普通人的死活。

  可是若普通人胆敢挑衅一位武者,侮辱武者,那么他必死无疑!

  田林村的人不是不想反抗,但是他们根本就是有心无力,这便是普通人的悲哀。

  “大人,您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我们田林村的人安分守己,到时候肯定会一个不少的出现在这。”这时候,一个大约五十岁,头发斑白的老者匆匆走出人群,他语气虽然恭敬,但是脸上却是有倨傲之色。

  那发话的一位铁血军士对那老者点了点头。

  那头发花白的老者名叫刘明天,是田林村的村长。身为田林村的村长,平时可没有少欺压村民。

  可是偏偏老天不开眼,他的儿子刘重在以前被他花重金送往习武堂,因为有着不错的资质,被选中成为了大明国铁血军队的一员,成为铁血军士。

  而那发话的铁血军士,正是刘明天的儿子刘重。他负责田林村这一片的村民入征事宜。

  他们父子俩经常一唱一和,利用刘重手中的职权,来谋取利益。

  “下个月,你们田林村必须拿出十个成年人,扩充挖掘的队伍。”刘重正色道。

  “大人放心,小老儿一定完成任务。”刘明天嘴角都要笑歪了,这次的十个名额,恐怕又能足够自己大捞一笔了。

  刘明天和刘重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然后让站在木车上的村民下车,刘重和另外两位铁血军士驾驭着红犬兽绝尘离开。

  现场紧绷的气氛为之一缓,随即那些老弱妇孺们,开始哭喊着寻找自己的亲人。

  “全叔!”齐云也拉着自己的弟弟来到一位中年汉子面前。当齐云听到全叔没有出现在死亡名单上的时候,大松了一口气。

  “哈哈...齐云齐宏,你们两个小鬼头来了。”那叫全叔的中年汉子爽朗的大笑道。

  “全叔,你的胳膊……”齐云来到全叔面前,当他看到全叔缺了一只左手,不由得发愣。

  “哈哈,没事,出了一点意外。幸亏我老全命大,躲得快,只丢了一条胳膊,没有把命丢下。”全叔伸手摸了摸齐宏的头。

  “这次回来,终于不用去挖那狗屁元晶了,而且还领了不少抚恤金呢。”全叔拿出一个袋子,发出阵阵金属碰撞的声音。

  按照规定,一旦挖掘的村民有人残废,便可退出挖掘的队伍,并可以领取一笔丰厚的抚恤金。

  齐云的鼻子有些发酸。一个正值壮年的汉子丢了一条胳膊,又哪里是抚恤金可以弥补的?

  全叔那爽朗的笑声背后,满是心酸和无奈。

  “大家刚才听到了吧?刚才铁血军队的大人说了,下个月我们村必须拿出十个人,来扩充挖掘的队伍。有自己报名的吗?”这个时候,刘明天在人群中大声的喊道。

  人群一时安静了下来,他们的目光均投向了刘明天。

  见没有应答,刘明天从怀中拿出一个册子:“既然没有愿意报名,那我就按照规矩来点名了。”

  听到刘明天的话,一些刚刚成年的少年纷纷抱着自己的父母,紧张的看着刘明天手中的册子。村子中的中年汉子几乎都去挖矿了,现在需要扩充人手,那么这些名额百分之百会在这些刚成年的少年中挑选了。

  “黄力!”

  人群中一个少年闻言居然吓得大哭了起来,他正是黄力。对于他来说,让他去扩充挖掘的队伍,即使不死,也要残废。三年的时间,谁又能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我不要,我不要……呜呜……”那叫黄力的少年猛的扑进一旁的妇人怀里,那妇人紧紧的抱着黄力,母子俩哭成一团。

  刘明天很满意这种效果,他继续点名。

  “赵高林!”

  “宁双!”

  ……

  “齐云!”

  当刘明天念完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目光看向齐云所在的方向,眼神中有着阴冷。

  齐云听到自己的名字,心中骤然一紧,他狠狠的捏紧自己的拳头。他知道自己和刘家有过节,却没有想到刘明天居然如此明目张胆的整他,要知道,齐云才十五岁,在神州大地,男子十六岁才算成年,这明显就是要和齐云过不去。

  “这老不死的,太过分了!”全叔浓眉大皱,粗声道。

  “这老不死的,太过分了!”齐宏睁着明亮的双眼,学着全叔的语气气鼓鼓的道,让齐云和全叔不禁莞尔一笑。

  “还是老规矩,被点名的人,只要交上两个金币,我就可以把他的名字从上面划掉。”刘明天晃了晃手中的册子道。

  “什么?”人群中立马有人怒道,“上次明明才一个金币,这次怎么变成两个了?”

  两个金币,对于田林村的人来说,可以让他们一家人衣食无忧的吃喝一年了。

  刘明天不紧不慢的道:“觉得不划算你们可以不交,没人勉强你。”

  “你!”村民们怒视刘明天。他们对刘明天的怨气积累已久,可是慑于他那个铁血军士的儿子刘重的威势,不敢动手。

  “我交!”有刚刚从挖掘队伍中回来休息的汉子,见自己的儿子被点名了,无奈咬牙从怀中掏出金币,交给了刘明天。

  有人带头了,后面又有三个汉子交了两个金币。

  “我帮齐云交了!”全叔单手从袋子中拿出两个金币,准备交给刘明天。

  “全叔……”齐云连忙拉住全叔。

  “不就两个金币么,你全叔还是能付得起的。”全叔转身朝齐云爽朗一笑道。

  “别人交两个金币就行了,可是齐云要交二十个金币才行。”刘明天道。

  “什么?”全叔的表情一凝,随即怒视刘明天道:“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全叔残废之后的抚恤金,也就二十个金币而已。

  “就凭在这田林村,我说的算!”刘明天面色冷淡道。

  “老不死的,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全叔几乎暴走,抬起那唯一的右手,就要冲上前去。

  “全叔。”齐云拉住了他。如果全叔真的对刘明天动手了,那么他的下场一定会很凄惨。

  “我们走吧。”齐云深深的看了一眼刘明天,拉着全叔离开了村口。

  “齐云,你别忘了,一个月后来村口集合,应征入伍。如果你不来,结果你是知道的。”刘明天远远的喊道。

  是的,齐云知道如果自己不去的结果。按照铁血军士的规矩,被点名却没有应征入伍的,不但会被铁血军士杀死,还要连累自己的家人!

  “哼!”齐云的指节处都被攥得发白了。

  (新人新书,求一切的支持!)

字体: 字号: